• 第五十章 千鹤信太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7本章字数:3451字

        熙子看到来人之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她不喜欢这个人。但她知道,她不能得罪他。因为这是城主的孙子,千鹤家的嫡子千鹤信太。

        “信太公子,我是转系了,我父亲同意的。”熙子恭敬地朝千鹤信太行礼。

        “我是问,为什么?”在千鹤信太的眼里,熙子就是他的女人。所以他问话的口气就像一个发现妻子藏私房钱的丈夫一样。

        很是难听。至少凌锐听着不舒服。

        不过,目前在还没有搞明白状况之前,他还不打算插手。

        “因为我觉得……机械工程很适合我……”熙子忍住心中的愤怒,平静地给了他一个理由。

        千鹤信太挥了挥手打断了熙子的话:“适合什么?嫁到千鹤家,你什么都不用学。你只要学好如何做一个妻子就可以了!”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的,男人是一家之主,而妻子只需要贤惠听话就可以了,至于学习知识这不是女人该做的事情。

        如果不是当今皇后,也就是他的祖姑母推行妇女解放运动,号召女人也要学习知识为国家强盛做贡献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熙子上完大学的。

        可原本还有一年就毕业的熙子转系了,而且还要从一年级从头学起。这就让他无法忍受了。

        “可是我还没打算嫁人,信太公子……”熙子耐着性子对千鹤信太解释道,“我曾经表明过这个意思,我不适合做千鹤家的媳妇……”

        千鹤信太依然蛮横地打断熙子的话:“屁话!我说你适合你就适合。如果要说不适合的话,除非你在三十岁之前生不出儿子。”

        在千鹤信太这种人看来,女人就是生孩子的工具。如果生不出儿子的话,当然是不适合继续当千鹤家的媳妇的。不过那个时候他差不多也应该厌倦这个女人了。不过自我感觉良好的他竟然会在还没有得到女孩芳心的时候,就把这种大实话说出来。

        一旁的凌锐听着都差不多快要笑了。这家伙可真是奇葩,至少很诚实。虽然很卑鄙,但并不虚伪。

        “你……信太公子,请您别这样说好吗?”熙子听着这话本能的有一种反感。

        自从皇室推行妇女解放运动以来,越来越多的和族女孩开始走出家庭学习知识。而这些接受了先进知识和理念的年轻女孩对于以往的那种,夫大为天的理念的确是非常反感的。特别是把女人作为生孩子的工具这一点尤为甚至。

        千鹤信太也不想和她多废话了,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如果只是单纯玩玩而不是打算娶回家的话,早就不合她多费这个口舌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过来准备拉熙子回家:“好了!不用再多说了!我现在送你回去!”

        “等等……”凌锐这时候再不开口,他都有点忍不住了,要直接打人了。

        千鹤信太转头看了一眼凌锐,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不好意思,我想先问问你,你是谁?”凌锐似笑非笑地反问了一句。

        他虽然有点不想理会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但看他是城主的孙子,表面的礼仪还是要讲的:“千鹤信太,千鹤家的嫡子!”

        “那你的学生证呢?”凌锐装地一本正经的,用学校老师的口吻问道。

        千鹤信太没反应过来,顺口回答道:“我不是鹤大的学生,没有学生证……你到底是谁?”

        他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两条眉毛倒竖起来,眉头皱成一个川字。

        “原来是这样?自我介绍一下,小林瑞一,熙子的老师。”凌锐这才恭谨有礼地说了一番话,“有个情况你可能不清楚,熙子学习不认真,被罚打扫卫生还有罚抄作业……”

        但他的话显然让千鹤信太非常生气。欺负他媳妇,这怎么可以,惩罚?千鹤家的一条狗都不能让别人随意惩罚的,更何况是他的未婚妻呢?

        千鹤信太呵斥道:“放肆!熙子是千鹤家未来的儿媳妇,你怎么可以惩罚她?”

        “未来的?”凌锐耸了耸肩双手一摊,表示对千鹤信太的说法不能认同,“那就是还没确定,没确定的话这还是必须要罚的!熙子同学,你可以去擦桌子了!”

        “嗨依!”熙子很乖巧地拿起了抹布。她已经知道凌锐再捉弄千鹤信太了,虽然可能会惹麻烦,但是现在这种感觉很好玩。本来就非常活泼的熙子自然很乐意配合。

        “等等!”千鹤信太叫停了熙子之后对着自己的一个仆从吩咐道,“你去!”

        “还有把黑板擦了!”凌锐继续差遣熙子。

        “嗨依!”熙子又拿起了粉笔擦。

        “等等!”千鹤信太再次派出一个仆从,“你去!”

        “还有窗户玻璃!”凌锐又给熙子派了一个任务。

        “嗨依!”熙子跑到窗前站在了一张桌子上准备擦玻璃。

        “等等!”千鹤信太已经派出了最后一个仆从了,“你去!”

        “还有这幢楼的卫生间!”凌锐这次的命令很离谱。如果这真是一个老师对学生的惩罚,那基本上就是故意整人了。

        “嗨依!”熙子忍着笑意再次弯腰行礼,准备去打扫卫生间。

        “等等!”千鹤信太这次总算明白过来了,他对着凌锐用不敢相信的惊讶表情他问道,“你是在玩我?!”

        他从小到大,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在千鹤城,有谁胆敢用恶作剧来整他呢?

        “呵呵!不好意思”凌锐依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他很大方地点头承认了,“是的!”

        “巴嘎!”千鹤信太怒气冲天的大骂了起来。

        这是那三个仆役立刻围拢到了千鹤信太的面前。千鹤信太一声断喝:“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千鹤家的嫡子,不是他能取消和嘲弄的!”

        三个仆役同时起身上前。这些人都是武道高手。没有一点能耐怎么保护嫡子呢?

        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遇到的是凌锐。凌锐根本没有怎么动作,很轻松的一闪一击……一闪一击……再一闪一击。总共三次闪躲三次出击。

        每一拳都打在了一处穴道之上。蕴含源能的拳头猛力的击出,然后在经脉之中源能爆发,瞬间让一条经脉出现了崩裂,而且还引起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一个源修者,对付这种普通的武道高手简直就像大人欺负小孩一样。在凌锐看来,有些胜之不武。

        三名仆役被瞬间击倒。击倒之后,这三个家伙倒地不起不说还四肢抽搐,口吐白沫。眼见着是废了。

        走到门口的凌锐拉起了熙子的手,冷冷地对千鹤信太说道:“你要生孩子可以去找一头母猪,它们的产量很高的。我郑重的补充一点,我是熙子的老师,同时也是她的男朋友。拜托,不要再打我女人的主意,OK?”

        最后配合着他的动作,他一个拳头高高举起,手提包哧溜一下挂在了他的肩头。而熙子此刻满眼都是小星星。

        帅!

        帅呆了!

        她被凌锐拉着手,而且凌锐刚刚公开说,她是他的女朋友……她顺势把自己的小脑袋靠上了凌锐的肩膀。

        而千鹤信太站在教室中间,看着他们消失在门口的背影,除了惊骇,就是愤怒!这个小林瑞一竟然当着他的面拉熙子的手,而熙子竟然还靠在他的肩膀上。

        这……这简直是无法忍受的耻辱啊!

        回去告诉爷爷!我一定要回去告诉爷爷!

        千鹤信太怒气冲冲地离开了鹤大。

        回家的路上,熙子和凌锐说,想要走走。他们就选择了步行。熙子和凌锐携手而行,当她的手被凌锐牵着的时候,她的心里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的感觉。

        这和当初在荒岛上的时候,凌锐给她的那种安全感是一样的。但是那时候的凌锐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可以保护她和她父亲的人。而现在的这种踏实感同样也是一种安全的感觉,但似乎多了一丝信任、平实和……爱。

        熙子心里想着,如果能和这个男人过一辈子,那应该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他一句话都没问,包括为什么会和千鹤信太扯上那种关系……

        男人不都应该是妒忌的吗?男人应该不会容忍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瓜葛的。特别是,她之前都从来没有和他说过千鹤信太的事情。他会不会生气呢?

        熙子突然心中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小林君……那个……信太公子……”熙子正准备把所有的事情告诉凌锐的时候,突然身子被他一扯,整个人都往右移动了两米多。

        被凌锐搂抱在怀里的熙子这才发现,原来刚刚有一个半大男孩摇摇晃晃地骑着自行车一种很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如果不是凌锐反应快,熙子就要被他撞到了。

        “对不起……啦——”男孩大大咧咧地到了个歉继续骑着自行车准备祸害下一个路人去了。

        凌锐和熙子此时正巧闪身在了一条很小的巷子里。这条巷子仅一米宽,正巧是两家店铺中间的一个间隔。

        熙子鼻翼里钻进了一股浓烈的男人味道。她心里突地一跳。接着一颗小心脏就开始“扑扑……扑”地加速跳了起来。心跳的频率比平常要快一倍。

        耳朵有点发烫。还有脸颊,脖子,甚至胸口……

        熙子的头低垂着,凌锐正好能够看到两排浓密的长长的睫毛,刷刷刷地飞快地颤抖着。

        凌锐轻轻地抬起一只手,一根手指轻轻地托着熙子那柔美的下巴。一点点地往上挑起那个小脑袋。当熙子的脸被他仰起的时候,双眼紧闭着。睫毛依然在一点点的抖动着。

        羞涩的少女是最美的。

        红扑扑的双颊,飞起的两朵红晕,比任何粉黛的颜色都自然,充满了魅力。

        凌锐仔细地端详着这张脸,看着看着,他发现熙子的嘴唇在颤抖,娇艳的颜色越发的红了,一滴晶莹的露珠一样的水滴在她的红唇上盈盈发亮,就仿佛寒露的草莓,让凌锐都忍不住要咬上一口。她的双唇慢慢的张开了一条缝,一股少女的甜香扑面而来。

        凌锐终于忍不住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