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自力更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7本章字数:3460字

        秋元卓夫今天回家的时候,一脸的阴沉。

        学校里发生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了。凌锐在海上救了他们父女。对凌锐他一直都是非常感激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竭力邀请凌锐在千鹤定居下来,同时还帮他找了工作,又让他住在家里。这一切完全是出于报恩的想法。

        但熙子是他心爱的女儿。他绝对不能容忍别人抢走她。不管是千鹤信太凭借城主嫡子的身份,还是凌锐以报恩的名义。更何况把这件事情告诉他的人,还说什么,凌锐以熙子的一生幸福为赌注和千鹤信太打赌。还开出了千万金币的价格。这更是让他无法接受。

        回来的路上,他已经决定了。他要把凌锐赶出去。而这份赌约,必须想办法解除。如果不行的话,他宁肯移居国外也要制止这件事。

        他走进家门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儿子森正缠着凌锐教他剑道。秋元森今年高二,对剑道很是痴迷。刚开始凌锐住进来的时候,他还提出过反对。但后来凌锐在他练剑的时候指点了一下。他立刻将凌锐当作了剑道高手,非要缠着凌锐学剑道。凌锐绕不过他,抽空都会指点一下。

        “卓夫先生!”凌锐看到秋元卓夫进门的时候,脸色很难看。他就知道估计是有人再他面前说什么了。随即恭敬地打了个招呼。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只要他表现地谦和一点,秋元卓夫总不能蛮不讲理吧。

        秋元卓夫忍着怒火,冷冷地说道:“小林君,请跟我来一下!”

        “爸爸,就不能等会儿吗?我还要小林师傅教我呢!”秋元森根本没注意父亲的脸色,依然在那边纠缠着。

        “巴嘎!你的学业呢!整天只知道剑道剑道!今年的期末考要是不能全部拿百分,我就要禁止你学剑道了!”秋元卓夫突然对着儿子大吼着喝骂。把秋元森都骂哭了。

        听到了弟弟的哭声,正在准备晚饭的熙子立刻跑了出来。

        “怎么了,父亲……小森不听话,您说他就行了,为什么要这么骂他呢?妈妈知道会不高兴的。”熙子此时就像个护雏的母鸡一样,把弟弟搂在怀里和父亲顶撞起来。

        秋元卓夫强忍这怒火转身进屋去了。留在院里的三个人都面面相觑。凌锐对熙子做了个手势,转身跟了进去。熙子也明白了,应该是父亲听到了他们的事不高兴了,结果弟弟正好撞枪口上,被父亲迁怒了。

        熙子哄着弟弟回房,自己也赶紧收拾了一下,向客厅走去。

        “小林君,请您离开我家。”秋元卓夫一落座就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原本他还打算好好谈的,可被儿子这么一闹。他觉得已经没必要多谈了。他相信凌锐也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出这种要求。

        “爸爸!您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这时熙子开门闯了进来,“小林君是我们家的恩人啊!您怎么以怨报德呢?”

        秋元卓夫沉声呵斥道:“熙子!别以为你们的事情,我不知道……你昏了头了,竟然签下那么一份东西。他在拿你的未来做赌注!”

        “卓夫先生,我想事实的真相您是知道的。就不用我多说什么了。我想要告诉您的是,这是熙子的一个机会,既可以摆脱千鹤信太的纠缠,还能找到她真正想要做的事业。”凌锐很诚恳地将自己的见解说了出来。他希望秋元卓夫能够支持他,理解熙子。

        秋元卓夫当然不可能同意,在他看来凌锐着是一种投机行为。今天那个学生跑来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他都要疯了,可当他赶到的时候,人都走光了。

        “但那是冒险!你竟然撺掇她签字,还提出了千万金币的赌注。你和千鹤信太是一路货色!女人的幸福是能拿钱来衡量的是吧?我女儿的幸福不能拿来当赌注!”秋元卓夫厉声地怒斥着凌锐,此刻他都根本顾不上礼仪了。

        这时熙子插话把真实而完整的事实告诉了父亲:“爸爸!您错怪小林君了。我的确签了那份协议,但如果我赢了,千鹤信太除了赔偿千万金币,还要放弃千鹤家嫡子的身份。”

        “怎么可能千鹤信太不是笨蛋,他才不会拿嫡子身份来赌呢!”秋元卓夫都觉得这样的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他的反应和第一次听到这条件的人是完全相同的,谁都没想到千鹤信太会答应这样的挑战条件。

        熙子顺着父亲的话,把自己当时的想法告诉他:“是啊!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他退缩了,那不正好可以拒绝这个挑战吗?”

        当时熙子听到凌锐的最后一个条件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

        “对啊!我……小林君,原来你的用意是这样?”听了熙子的话,秋元卓夫像是恍然大悟一样的拍腿叫好,然后转身向凌锐道歉,“真是抱歉,我没想到您的这个建议其实是反将军。那现在千鹤信太应该是拒绝了对吧?”

        “不是的,他答应了。校长后来来了……”熙子把最后发生的那一幕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同时还把协议和支票都递给父亲看了。

        看着签有女儿和千鹤信太大名的协议,还有那一百万金币的支票。秋元卓夫失神地喃喃道:“答应了……怎么可能答应呢……这……万一要是输了怎么办?”

        “所以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赢得比赛!不能输!”凌锐坐直了身子,目光坚定地对秋元卓夫说道。

        与此同时,在千鹤家的天守阁中,千鹤玄正和千鹤信太说着同样的话。

        “你如果输了,我将取消你嫡子的身份。还会剥夺你的姓氏!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赢得比赛!不能输!”千鹤玄看着坐在下首的孙子,脸上的表情虽然十分平静。他说的话仿佛就像平时让孩子们多吃点多喝点差不多。但在千鹤信太听来却相当于最后通牒。

        “爷爷,我错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帮帮我……”千鹤信太使出了惯用的招数,扮可怜。平时只要他可怜兮兮地哀求,爷爷总会答应他的。

        但这次他想错了。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年轻人此刻正端坐在千鹤玄的身边,他穿着带有千鹤家千羽鹤纹家徽的和服。他正在为老爷子“打茶”。此人是千鹤忠伊的私生子。如今他已经得到了千鹤玄的恩赐冠以千鹤的姓氏,他叫——千鹤吉次郎。

        “信太,我不能帮你。不过为了你赢得比赛,你可以调用千鹤家的资源,帮你找最好的设计师,用最好的材料,找最好的机师。我要你赢这次的比赛!千鹤家的荣誉不容你玷污!”千鹤玄已经想好了,这次千鹤信太的赌约,涉及到千鹤家的荣誉。所以必须赢。当然赢了之后,他这个嫡子身份也是保不住的。吉次郎的资质不错,唯一的身份问题……只要他说可以,那就不是问题。

        没过多久,这件事情就被传得沸沸扬扬地。几乎全城都知道了这么一次比赛。这是因为千鹤信太在暗中推波助澜的缘故。

        他找了最好的设计师,还有各种顶级的材料和高端配件,有利用千鹤家的关系找来了最棒的机师。一次大学生业余级别的机甲比赛楞是弄来了一套专业的团队。他请的设计师南部正藏堪称机甲设计界的大师级人物。

        另一方面为了打压对手,他将自己和熙子的赌约协议暗中透露了出去。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自然所有人都不看好熙子,同时他们也不愿意得罪千鹤家。所以当熙子去买材料或者找工厂定制的时候,一律都被拒绝了。

        “现在怎么办?我们买不到配件,找不到工厂加工。我们到时候拿不出机甲,怎么参加比赛?”一个胖胖的小个子男生沮丧的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和其他人不同,千鹤大学机械工程系的学生们对熙子的这次比赛很是看重。他们组织了“秋元熙子后援会”,一起协力来帮助熙子。在他们看来这不但是熙子和千鹤信太的赌约。更是鹤大机械工程系和帝国大学机械工程系之间的较量。

        菊帝国机械工程方面的专家,基本上都集中在千鹤大学和帝国大学,这两所学校。每四年一届的校际机甲大赛,其实最早就是由这两所学校的机械工程系的毕业作品对抗赛发展而来的。

        虽然现在还接纳了其他学校,甚至国外院校的参与,正在向国际性比赛发展。但最终的胜利者,一直都是在这两所学校产生的。千鹤信太是帝国大学经济系的学生,虽然他不是机械工程系的,但他请的设计师南部正藏正是帝国大学机械工程系的系主任。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鹤大机械系的同学们都把这次比赛看作是两所学校之间的对抗。而他们的目标很简单——赢!

        可现在遇到了这种令人难受的局面,只要是对方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哪怕已经签了合同的,对方也会毫不犹豫的撕毁协议,拒绝为他们提供部件或者生产加工。

        “熙子后援会”的同学们这些天跑遍了全城,有的甚至找到神原城去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不得不说,千鹤家的名头太响,谁都不愿意得罪他们。甚至这些同学的家里听说孩子加入了“熙子后援会”,都在想方设法的劝说他们退出。

        “同学们,怎么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正当沉默和失望情绪在教室里蔓延的时候,凌锐轻松地走了进来。

        “老师,我们买不到材料,也没人愿意把部件卖给我们,更没人愿意为我们加工……我们会输的。”一个女生失落地说了他们遇到的困难。

        “没人帮我们做,我们自己动手。我上次不是说过了吗,作为一个最好的机械工程师,必须要有超强的动手能力。”凌锐笑着对同学们说道。

        “可我们没办法买到材料啊!”那个胖胖的男生嚷嚷道。

        “我们先上课,课后我带大家去看一样东西。同时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大家……”凌锐神秘地笑了,“自力更生,丰衣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