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 司徒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8本章字数:3486字

        司徒雁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正准备开门的时候,她突然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昨天晚上也出现过……

        她打开了手提包,拿出一支唇膏,还有小镜子,装着补妆的时候,用镜子查看了一下身后……

        当确认没有发现异常之后,她打开了门。不过在进门前,她的手里依然还是拿着那只唇膏。

        这是一把经过改装的小型无声手枪。

        当她开门之后赫然发现屋子里站着一个人。此刻这人正背对着她。

        “不许动!举起手!”司徒雁将门关上之后,就站在门口,用枪瞄准着那人的背心,“慢慢转过来,不要耍花样……”

        这人也依言慢慢转过身来了。不过当她看清这人的面貌时,心里陡然一惊。

        “我想,司徒雁小姐,你可以把枪放下了。你知道这对我没用的。”凌锐的声音有些戏谑,不过语气很轻松。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司徒雁打算把他当作私闯民宅的人处理,她并不像暴露身份。

        不过凌锐知道了她是一个华族记者之后,基本上已经判断出来她属于哪个势力的秘密情报人员了。只不过还需要确认一下。当然他也知道司徒雁不会报警,这样很傻。至少倒霉地会是她本人。

        凌锐笑着坐在了沙发上,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很轻松地说道:“我想作为一个这些日子天天报道机甲比赛的记者,你不可能不认识我。而你刚刚的那个问题,显然已经把你自己给暴露了。”

        “我不懂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司徒雁立刻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屋里的情况,她要确认一下是否还有其他人埋伏在屋子里。还有万一有什么情况她该怎么逃跑。

        凌锐咬了一口那红红的苹果,笑着对司徒雁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东皇帝国的情报人员……”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是里奥纳共和报的记者。虽然我是华族,但我出生在里奥纳,我是欧拉联盟的公民。”司徒雁当然会否认,不管这屋子里有没有窃听装置,她都不可能承认的。

        “那很不幸,如果你被捕会被以间谍罪和叛国罪处以重刑的。”

        凌锐说了一句话让司徒雁更加怀疑他应该是菊帝国警视厅的暗探。看来这个所谓的小林瑞一,并不是真正的大学教授,他只是一个诱饵。

        “你有什么证据,你私自闯入我的公寓还指控我是间谍?你有证据吗?”司徒雁冷冷地反问道,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不管怎么说,看来自己已经被怀疑了。但是司徒雁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错失的地方会让自己暴露。作为一个老牌的情报员,她在脑海中飞快地反思和分析着。

        “我不需要证据,我也不是在指控你,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凌锐正色地说着,他知道司徒雁不会承认,但该说的还是要说明白,“一个东皇帝国的情报人员,昨晚闯入我的家,试图谋杀我!这就是事实。”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司徒雁摇了摇头,她已经盘算过了,自己应该没有疏漏,难道是五年前那次接头?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五年了,怎么可能直到现在才来找她,还要用这种诈术骗她上当呢?要是有证据早就拿出来了。

        “你不用否认,你也不用怀疑我安装了窃听或者偷拍装置。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查一下。至于我的目的,很简单,我需要和你好好谈一谈。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等你的来电,当然是以接受您专访的名义,地点可以由您决定。”

        凌锐接下来的话更让司徒雁困惑了。难道是菊帝国想私下里和东皇帝国情报机关搭上线,秘密交换情报?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过,但帝国情报部门相信并遭受了几次损失之后,已经严令旗下情报员接这种关系。

        司徒雁还在思考的时候,凌锐留下一张名片之后就走了。

        “司徒雁小姐,再见”

        凌锐离开的脚步声和关门声让司徒雁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那种感觉消失了。

        不过现在司徒雁没功夫去了解自己的这种奇怪的心灵反应。她必须将屋子彻底的检查一遍。

        检查的结果是肯定的,没有监听和没有偷拍设备,什么东西都没有。

        凌锐的出现和他的离开一样,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痕迹。

        不过司徒雁今天晚上注定是要失眠的。怎么办?她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不过司徒雁并没有让凌锐等很久。三天后,他接到了司徒雁请求单独采访的电话。而地点则是在一家位于千鹤城市区里的小型神社里。

        当凌锐来到这家神社的时候,神社的入门处,有两只石头蟾蜍,瞪着眼睛张着大嘴。在蟾蜍旁有很多来参拜的市民。

        原来这里原本是当地一位富商的宅邸,有一年周围发生了大火,邻片的房屋都烧毁了,唯独这座宅邸保存了下来,逃过了大火的劫难。据说是因为栖息在花池中有两只大蟾蜍从口中喷水,将宅邸周遭的火给浇灭了。

        后来富商将这里改建成了神社。而人们如果想祈求规避火灾,都专门跑到这里来,蟾蜍也就成了这神社祭拜的神蛙。

        凌锐看了看社边的石碑上的记载,心中微微一笑。看来这司徒雁很是聪明。她知道和族人都是虔诚的信徒,绝对不会在神社里搞监听和偷拍之类的事情。这样是对神明的不敬。所以选择这么个地方确实是最好的了。

        “司徒雁小姐,很高兴能够再见到你。”凌锐笑着对司徒雁躬了躬身。

        司徒雁同样微笑这回礼:“小林瑞一先生,我也很高兴能够采访您。”

        如果有谁在旁边监视的话,那他们只能是觉得这仅仅是一个很正常的采访。司徒雁依然很谨慎。毕竟她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而且她没办法及时和上级取得联系。

        “采访?哦……我明白了!”凌锐一听采访,怔了怔随即反应了过来。

        其实对于司徒雁的身份,他只是猜测。他也没办法确认。所以他还要做一下确认,否则对于他来说,贸然地和这个女人接触会很危险。

        “请坐,司徒小姐。”凌锐走到了一张石条长凳前坐下。司徒雁犹豫了一下挨着他坐了下来。

        接着凌锐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随身听模样的东西。掏出其中的一个耳机带在了左耳,将另一个耳机递给了司徒雁。

        司徒雁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不过看着这东西应该没什么危险。她就塞进了自己的右耳。从旁人看来,这就像两个青年男女,很正常的分享一段音乐。但作为司徒雁来说这就有点很不一样了。

        她突然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体也软了下来,而凌锐则很适时地将她揽入了怀中。

        司徒雁迷迷糊糊地像是做了一个梦。在这个梦境中,她看到了少年时的凌锐。她看到了他父母死亡的场面。还有他在格里岛上经历的一切……

        她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目睹了凌锐悲惨的身世。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凌锐的肩膀上,立刻坐直了身体。

        “你刚刚所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凌锐低沉地话语让司徒雁心中一惊,“当然我也看到了你的一些事情,这也让我能够确信,你是可信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司徒雁惊骇不已,他竟然就这样轻易地能够得到自己的记忆。

        “只是一段灵魂共通之后的记忆分享罢了……而且也只能使用在特定的人身上。恭喜你,你就是那个特定的人。”凌锐笑了。他的笑容让司徒雁感觉到一种轻松的安全感,就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见到了那些至亲的人。

        司徒雁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所谓的“小林瑞一”教授的真实身份。让她欣喜的是他竟然是出身在米诺联邦的华族,而且是一个饱受了压迫和陷害的华族青年。她看到了他父母被人杀害,她也看到了他在监狱里所受的磨难。但是他为什么不回国呢?

        “我不能回去……”他们俩耳朵上的耳机并没有摘掉,凌锐开始用灵魂对话的方式和司徒雁聊了起来。他把他的想法和目前正在进行的事情基本上和盘托出全部告诉了司徒雁。

        “我只能信任你一个人,今天的会面,以及和我的联系。我希望你对你的上司都不要说。你只需要向上汇报有一位L先生可以给你提供最先进的技术情报就可以了。当然,如果你的上司决定对我进行刺杀行动,你不用阻止,他们不会成功的。”凌锐看着司徒雁的眼睛,从他的眼神和心灵中,司徒雁能够感受到那种对自己全无防备的信任。同时对他的请求,她没有丝毫质疑地点了点头。

        “这里有份你今天的采访稿,你可以根据里面的信息,写一篇独家新闻出来……还有我决定跟司徒雁记者保持一种很亲密的友谊。我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联系你,希望通过你,来对我施加一些影响力。”凌锐将一个文件袋交给里司徒雁。

        这里面除了他说的采访稿,还有一份PPP级全套系列骨材调培剂的配方。这是他给祖国的一份礼物。如果司徒雁将这份东西交上去,相信对于她所搭上的这条L先生的线,东皇帝国军事情报总局会非常感兴趣的。至于情报来源,他相信情报总局的人再笨也会想到办法来掩饰的。

        “波利恩机械工业联合体。这家企业的执行总裁波诺先生,对于一位出身欧拉联盟的女记者能够和我有这种亲密友谊肯定会感兴趣的。如果他来找你,我希望你答应他。这样你的身份就又多了一重保护。这对于我们之间的接触,会很有帮助的。”而且对于司徒雁今后和自己的交往,凌锐也想好了对策。

        他刚刚从司徒雁的公开履历中发现,她竟然还在波利恩联合体做过一段时间的办公室文秘。这对于波诺来说就更有吸引力了。而且如果菊帝国千鹤家这边对于司徒雁有什么怀疑,这个履历会让他们觉得这个女人是波诺派来的。他们虽然会有防范,但不会有其他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