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富山秘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19本章字数:3442字

        千鹤信太输了比赛,也输了自己的未来。如今他被扔到了伊川神社成了助理神官。以嫡子出家修行,也算是千鹤家族对神的一种献祭。而他就是那个祭品。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对于熙子肯定不会那么客气。

        当初第一次见到熙子的时候,他就被迷住了。一个分家的女儿,平民的身份。按照他的想法,如果能嫁给千鹤家的嫡子,作为女孩来说绝对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可他偏偏想错了。熙子拒绝了他的求爱,甚至他利用秋元家的长辈施加压力都没能成功。

        更可气的是半路杀出个小林瑞一来。他现在想想,自己不就是迷恋于熙子的美色吗?要搞女人,何必那么麻烦。这些年来他玩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也许就是因为所谓的男人的骄傲吧!他无法接受熙子对他的拒绝。他就是想要让这个女人臣服于他。所以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后果。

        如果当初直接就让森永组出手,最多也就是花点钱罢了。根本就没这么麻烦。

        当他看到被绑的严严实实的熙子的时候,心里真想打自己两个耳光!真是猪啊!搞那些风花雪月的求爱和浪漫有屁用。现在这样多好!

        “熙子!没想到我们最终还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啧啧……身材真好啊!”千鹤信太一脸的得意,笑容里充满了嘲讽。

        当熙子看到千鹤信太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她怒目圆睁着狠狠地骂道:“千鹤信太!你真卑鄙!放开我……”

        千鹤信太居高临下地看着被扔在墙角的熙子。浑身被捆得紧紧的,这是一种很专业的捆绑技巧。以前千鹤信太玩过,那时候还是请的专业的绳缚师。没想到森永组里竟然有这么专业的高手,把熙子的身材用绳索完美地勾勒出来了。这一下子直接点燃了他的邪欲。

        他眯起了眼睛,眼睛聚焦在熙子身上来回地扫视着,嘴里却在不住的赞叹:“哼哼……放开你?这可不行……你瞧瞧这绳缚捆得真专业啊!这么凸显身材的捆绑技术……我可舍不得放开了……”

        “变态!……”熙子看着他的眼神中闪露出来的邪念,又怎么能不知道这家伙心里在想些什么。她一边骂一边挣扎着想要将身体蜷缩起来。可一动就会让自己的手脚和脖子被勒得生疼。

        “没想到温柔可人的熙子也会骂人呢!”千鹤信太邪邪地一笑,“你不妨继续骂好了……我去拿个东西!”

        他在屋里找了找,最终找到一把剪刀。看到这东西他心里突然有了个念头,转身朝着熙子走去。

        “你想干什么!”看到他手中的剪刀,熙子非常紧张地喝道。她的身体也一个劲地往后缩,脸上的表情也现出了几分惶恐。

        千鹤信太邪邪地笑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的身体被捆得可能紧了些,有些地方还是要松开一点才好……”

        “不要……”熙子的呼喊和抗拒根本就是徒劳的。

        千鹤信太用剪刀剪开了熙子的衣服,一个个的破洞里,裸出的是雪白的肌肤。傲人的双峰和两点殷红从破洞中挤了出来。

        千鹤信太狠狠地捏了两把,满足地大声笑道:“真白啊……呵呵……这个真大!哈哈……哈……”

        熙子拼命地转过了身体,可前身虽然被遮挡住了,但身后再次露出了破绽。千鹤信太就像玩弄实验小白鼠一样,并不急于完成他今天想要做的事情。现在的游戏让他有些乐此不疲了。他用剪刀又在熙子衣服的后臀处剪了两个大洞。他还顺手把熙子的小裤剪断了之后拉了出来。

        “真是迷人的小裤裤呢!粉色的……呵呵,我喜欢!”千鹤信太手里拿着熙子的裤头凑到鼻子前面,深深地嗅了一口。一股少女的体香让这变态的家伙心头的欲火一下子旺了一倍。

        他走过去将熙子猛地往床上一扔。这时熙子的衣服已经无法遮蔽那些隐私部位了。这样的场景让千鹤信太看了更是欲火中烧。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念头。

        “森永君!你这里有没有跳蛋之类的……”他走出房门对着楼下客厅里正在等着他的森永重信大声地问道。

        森永重信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我说信太少爷,你不会是想在这里把事情办了吧?我们可是说好的,先来这里看看这妞,然后就去办理那块土地的过户手续的!”

        “那块地,我说了给你,就一定会给你的。现在时间还早……让少爷玩痛快了,这妞就送给你处理了,把她送到你的场子里也能赚钱的!”千鹤信太一脸不耐烦地再次问道,“有没有跳蛋?”

        “没有!……我记得有一把电钻!”森永重信想了想既然他有这兴致就随这位大少爷怎么折腾吧。他只要把那块地拿到,吉次郎少爷可是答应他会把久留米町的地盘帮他弄到手的。

        千鹤信太玩女人的招数也多了,听他说有把电钻,他立刻就有了新主意:“把电钻给我拿来!”

        森永重信朝着手下使了个眼色。立即就有人把电钻送上了二楼。

        不过等千鹤信太再回到房间里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他看到了一张最不愿看到的脸。

        凌锐一把将千鹤信太的咽喉扼住拖进房间。看到他手中的东西,凌锐脸色一变,朝着他的后脑狠狠地给了一击。

        打昏了他之后,凌锐将熙子松开。不过熙子如今已是衣不蔽体,他转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千鹤信太。他转身将这家伙的衣服扒了下来。

        “先把这个换上吧……”凌锐将衣服递给了熙子之后,柔声说道。

        熙子一头栽进了凌锐的怀抱,委屈地哭了起来:“哥哥!呜呜……呜……”

        “对不起,熙子……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凌锐柔声地劝慰着她同时把目光狠厉地投向了地上的千鹤信太,“所有参与此事的人,我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换上了衣服之后的熙子,看着凌锐将千鹤信太绑了起来。

        森永重信坐在楼下客厅里看报纸。

        作为一个社团的大佬,他深知掌握时事资讯的重要性……就比如这些天,一直被热炒的全骨机甲“雪姬”。他已经让属下各个欢场里挑选出年轻貌美的年轻新人,特别是那些肤色白的,统一都改了艺名叫“雪姬”。结果就很让他满意,这些“雪姬”被客人点钟的次数远远超过其他人。有些甚至一跃成了头牌,客人都需要提前预约和排队了。

        这个秋元熙子,据说就是雪姬的机师。刚刚千鹤信太已经说了,等他玩过了就把这女人送给他。他已经都想好了,这个卖点绝对能让这女人成为头牌中的金牌……

        不过这金牌他得先享用一下,虽然是信太少爷的二手货。不过至少在她为森永组赚大钱之前还是该由他这位老大先调教调教的。

        “砰!”突然一声巨响,一个人猛地砸到了森永重信座前的茶几上。

        森永重信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懵了,不过他的反应很快,立刻抬头看向二楼。

        一个从没见过的年轻人,站在二楼的走廊上冷冷地看着他。他都不用低头看就知道那个被扔下来的是千鹤信太……

        二楼站在年轻人身边的正是穿着千鹤信太衣服的熙子。

        “你这家伙胆子不小啊!”森永重信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应该是个异能者。等级他还看不太准,不过估计和他也不相上下。

        “森永重信!”凌锐冷冷地看着楼下的森永重信,平静地问道,“你绑架熙子,千鹤家除了这个废物之外还有谁知道?”

        他还需要知道一件事情,千鹤家是不是在背后有什么针对他的阴谋。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以后就要小心应对了。

        “我们森永组不是千鹤家的奴仆,让我们做事,拿钱来就行了……不需要千鹤家的批准。再说信太少爷的指令就是代表千鹤家的意志。”森永重信双目阴冷地看着凌锐,对于自己的实力他是非常有自信的,“这个女人是信太少爷花钱买的,如果你想要带她走……呵呵!拿钱来赎人就可以了!”

        凌锐听他这么说也就没什么多说的了:“嗯!既然是这样,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你们森永组从今天开始就在千鹤除名了!”

        凌锐突然发动,从二楼一跃而下,雷刀离体后一道寒芒立时就朝着森永重信劈了过去。

        不过他没想到,这一刀竟然一下子劈空了。一道耀眼的白光在森永重信的面前爆开,伴随着一阵烟雾。

        森永重信竟然诡异地不见了。

        而这时,森永组的十几个打手果断地拔刀冲了过来。对于这些家伙,凌锐可没放在眼里,一圈刀光以他的身体为轴瞬间划出了一个圆弧。一朵朵的血雾如同盛开的花朵,这十几个家伙还未近身就已经送了命。

        “果然是异能者,等级还不低呢!”一个阴冷的声音在楼上想起,森永重信一系紧身黑衣站在熙子的身后,一把明晃晃的胁差架在熙子的脖子上。

        凌锐冷冷地抬头看着他,心里却有些懊恼。他早知道这家伙出身富山会,而且拥有上忍的称号。但却忽视了这一点,被他钻了空子。

        秘忍之术,源自菊帝国古代。修习秘忍之术的都被称为“忍者”。这是一种因战争而诞生的杀手和间谍。从其出现之初就呈现出其特有的派系组织形态。在菊帝国战国时期,秘忍组织源自富山,一直都有很多门派分布在各地,以雇佣关系依附于各个门阀世家,为他们从事各种见不得人的工作。

        到了现代最终形成了以富山城为宗门的富山会。富山会是如今菊帝国最大的地下秩序控制者。菊帝国境内外所有的和族黑帮都源自这个组织。

        而忍者最惯用的就是隐匿身形,秘密行动。刚刚凌锐一不留神就被他潜至熙子身边,挟制熙子和他对峙,这一点让他有些投鼠忌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