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特别的贩奴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55:20本章字数:3424字

        由于是正式的贵族觐见,凌锐特意穿上了传统的带有家徽的和服,他的家徽是当初皇室册封的时候一并下赐的“竹雀”。

        天守阁中千鹤玄和凌锐先是按照传统礼节中的伯爵像公爵觐见的古礼,互致问礼应答。这种繁文缛节式的礼仪,凌锐虽说是第一次做,但也是一板一眼的相当认真的。

        和族人无论是访亲问友或是出席宴会都要带去礼品。到和族人家去作客必须带上礼品,更别说凌锐来提亲,而且还是第一次正式的贵族觐见。

        和族人认为送一件礼物,要比说一声“谢谢”的意义大得多,因为它把感激之情用实际行动表达出来了。给和族人送礼要掌握好“价值分寸”,礼品既不能过重,也不能过轻。若过重,他会认为你有求于他,从而推断你的商品或服务不好;若过轻,则会认为你轻视他。

        凌锐给千鹤玄送了一颗金叶海龙的晶核作为礼物。第一次见到水系高级魔兽的晶核,千鹤玄也是很好奇的。

        随后就是奉茶。和族人对于传统礼仪非常重视,虽然在凌锐看来,很多都是闲扯淡,但他还不能显露出任何的不耐烦。他一边微笑着和千鹤玄聊天一边观察这这位千鹤家的族长。

        千鹤玄今年六十多岁,身材不高,但很有威势。最关键的是凌锐看得出来他是个源修者,但具体的等级却看不出来。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他这是第二次遇到这样的人,第一次就是在东皇帝国的领空遇到的那个守护者。

        看来千鹤玄也是一位相当于守护者的源修高手。

        其实凌锐在观察千鹤玄的时候,千鹤玄也在观察着他。千鹤玄有些讶异的发现这个年轻人竟然已经是下阶源侍了。这么年轻就有这么高的源修等级,的确是非常难得的。但这同样也让千鹤玄有了些警觉。按理说和族人中流落在海外的大多都是下层平民,很多都是在国内混不下去了才去国外发展的。

        源修者在国内所受到的重视不亚于贵族。那么凌锐这个海外归来的和族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源修境界呢?这就有些可疑了。

        “小林君,你的祖籍在哪里不知道你还记得吗?”千鹤玄看似随意地像拉家常一样的问道。

        “……我父亲跟我说是在富山!”这个问题其实凌锐早就考虑过了,之前也没有什么好的借口,一直都糊弄着,自从得了富山秘忍术之后,他就想好了该怎么对应了。

        战国时期富山的秘忍可是在各个大名家出仕的,而且因为秘忍的特性,这些人的姓名家谱都不可能有什么流传下来。

        “富山?!”听到这个地名在千鹤玄身边正在侍奉的千鹤吉次郎微微怔了怔。而千鹤玄也微微皱了皱眉头。

        富山秘忍天下闻名。他倒的确没往这方面想。战国时期各家大名收罗了不少秘忍,从事刺杀密谍的工作。这些人的身份都是隐匿的。当然对于贵族来说秘忍的身份地位那可是非常低的。武士阶层对藏头露尾偷偷摸摸的秘忍最是歧视。千鹤家是公爵,自然也是一样的观点。

        他随即又问道:“你们家什么时候离开故土去米诺的呢?”

        “据我父亲讲,祖上是出仕柳生家的,后来战国时期主家败了,先祖就逃亡海外了。”凌锐只是恭敬的回答,按照道理他是应该搞不懂这些等级和门阀地位高低的。

        这个柳生家是战国时期一个地方的小家族。不过倒是保皇派,后来在和幕府派之间的战争中被灭家了。作为出仕柳生家的秘忍逃亡海外,这也倒能说的通。

        千鹤玄故作感怀悲伤的语气叹了一声:“原来是这样……自古战乱多离人啊!如今既然回国了,那就让你们小林家的种子在故土扎根吧!”

        “您说的是,我现在正有个不情之请,想委托垣先生向城主大人提出请求呢!”凌锐正好把今天的来意说了出来。其实这都是双方知道的事情,绕了这一大圈才说道正题。他不得不佩服和族人扯淡的本事。

        千鹤玄故作不知的转头问千鹤垣道:“哦?垣,小林君有什么事要我们家帮忙吗?”

        “主上,小林君看上了秋元家的熙子小姐,想娶妻了。这秋元家是我们家的外家,自然是要您准许的。”千鹤垣笑着把正题说了。这话还必须他说,他是仲人,按礼凌锐是不能自己提亲的。

        “是这样啊!呵呵,这是好事。”千鹤玄故作沉吟的考虑了一下,郑重地说道,“这样吧,秋元家本来只是个家臣的身份,女儿嫁给伯爵似乎有点僭越了。让秋元家回归本家吧,千鹤家和小林家联姻,这才像话吗!”

        按照他这么说,就是他是为了照顾凌锐的面子,才让一个分家旁系重新回归本家的。

        “恩,主上考虑得甚为妥当!那就先操办一下秋元家回归本家的仪式,然后就是千鹤家嫁女,这样一来顺理成章。也不辱没了小林君伯爵的身份。”千鹤垣自然是在一旁敲边鼓。

        他们的话凌锐自然听明白了,顺势对他们表示一下感谢这是必须的:“多谢城主大人成全了!”

        这么一来秋元家恢复千鹤本姓,熙子作为千鹤家的女儿嫁给凌锐这个伯爵的事情就算定下来了。在天守阁继续闲扯了一会儿之后,凌锐提出了告辞。而千鹤垣则代千鹤玄送客。

        他们离开之后,千鹤玄对身边的千鹤吉次郎问道:“你怎么看小林瑞一这个人呢?”

        “神秘!”千鹤吉次郎简短扼要的说了两个字。

        “哈哈……哈哈!”千鹤玄大声笑了起来,笑完了之后,他淡淡地对吉次郎说道,“那就想办法剥去他神秘的外衣吧!”

        “是的,主上,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千鹤吉次郎恭敬地回答道。

        米诺联邦多科尔城。这里是凌锐的故乡,他让霍信和周媛一起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以多科尔城建立一个秘密网络的中继点。

        霍信化名市川信孝,而周媛则化名市川织子。两人假扮兄妹,前来接收遗产。这份遗产自然是来自森永重信。他在多科尔城投资了一个寒晶石矿。这种寒晶石主要用于提炼源能晶体,也算是能源产业。之前森永在这个矿上的投资不多,仅占10%,凌锐接手后,指令当地的代理律师,将矿上其他投资人的股份全部收购过来了。如今这家矿的矿主就是来自菊帝国的市川兄妹了。

        多科尔城是米诺南大陆的首府。它的建城史早于米诺联邦首都霍森城。在米诺联邦还没有成立之前,占据这里的多科尔家族就是米诺南大陆的统治者。后来南北战争时期,多科尔家族败于北部联邦。南大陆这才并入了米诺联邦。

        米诺南大陆人口基数比北大陆大,但是经济却只占全国的三分之一。而且南大陆最多的就是华族、穆族、墨族等低等民族。其中以华族最多。而占据统治地位的欧拉族和艾美族相对人口较少。

        数百年前和族也开始移民米诺南大陆。可以说南大陆是米诺联邦移民最多的地方。凌锐选择这里作为在米诺联邦的据点是有着很深的用意的。

        霍信和周媛接手了多科尔寒晶石矿之后,在多科尔城内又注册成立了一家雷霆投资公司。这家公司是凌锐交给周媛管理的。目标就是米诺联邦的金融市场。他需要大量的资金,而这些资金他需要周媛利用这家投资公司从米诺联邦的金融市场中套出来。

        而霍信则负责寒晶石矿,同时他私下里开始在南大陆众多的孤儿院里寻找合适的目标——孩子。

        按照凌锐的指令,他需要用矿场劳工的名义大量收购那些孤儿。这些孤儿的资料,都会经过认真的核实。主要挑选的都是年满十五周岁的孩子。而且对于这些孩子的过往都会进行调查和筛选,被选中的大多是那些受压迫欺凌或者是被从小贩卖的。

        这些孩子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身负仇恨。凌锐要用他们的仇恨之火在米诺联邦燃气一场冲天的大火。

        王铮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今年十六岁,父母在他十一岁那年因为偷窃被判刑入狱。警察和所谓的社会福利机构就将他送进了一家私营孤儿院。

        这些私营孤儿院从来都不是什么慈善机构。在这家孤儿院里,那些比他小的孩子都要工作。这种孤儿院其实就是工厂,而这些孤儿就是免费的劳工,只要给点吃的,饿不死他们,他们就要替老板拼命的工作。

        孤儿院的孩子很少有能活到十八岁的。按照法律规定年满十八就算成年了。成年之后就必须离开孤儿院的“监护和养育”自行谋生了。王铮和他的小伙伴们在这家孤儿院干了五年。现在孤儿院给他找到了愿意“收养”他们的家庭。收养者是一对菊帝国的夫妇。当然这些都是编造的。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被卖了。

        收购来的这些孩子,很快就会被转卖掉。这种奴隶交易,在明面上是不合法的。当然只要打点到位是没有问题的。而众所周知,做奴隶买卖最多的就是和族人。而被贩卖为奴的,大多都是华族。所以霍信这种名为开矿实则是贩卖奴隶的生意,即便是在米诺联邦的情报部门看来也是很正常的。

        这些孩子被装上船之后,很快发现这是一艘很特别的“贩奴船”,船舱里的设施很齐备,卧室和卫生间一应俱全。而且每餐饭都很可口。不像是传说中的那种闷罐舱和铁笼船。

        王铮自然知道格里岛的故事,他父母就死在那里,现在这条船就是向西航行的。他猜测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格里岛。

        “好了!孩子们,你们的目的地到了,该下船了!”船舱里响起了船长的声音。

        当王铮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下舷梯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预想中的铁丝网和大批的军警。

        一个空荡荡的码头,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