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卑微的贱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48本章字数:3006字

    星辰大陆,从上古时代开始,便有修行一说。

    经过数千上万年的历代传承,终有修成神灵的种族个体。

    他们分别为各大元素之神、兽神、精灵神、矮人之神、战神、死亡女神……

    众神达成协议,各自发展自己的种族与信徒,经历数万年后,人类变成星辰大陆上最大的势力。

    终有一天,神灵内部生出纠纷,死亡女神遭到背叛,各大神灵将死亡女神封印在罪恶深渊,千万年不出。

    星辰大陆分为三大区域,西北区域乃斯坦因帝国,中部区域为自由联盟,东南区域为哈斯达特魔法联盟。

    哈斯达特魔法联盟以十几个国家组成,是以魔法师为主的联盟势力,这里魔法师的地位远高于战士。

    哈斯达特魔法联盟、艾斯兰王国、木林小镇。

    木林小镇是靠着河流,树木成林、绿草如茵的一座小镇,这里的建筑非常复古,特色闻名,常引人前来驻足欣赏,也是附近远近闻名的贸易小镇,各类物品应有尽有。

    依零过着如往常一般生活,每日乞讨,饱一顿饿一顿。

    他今年九岁,来到这片大陆也已经九年。

    没错,他是穿越者,准确来说,在出生的那一刻,他的灵魂就降生到那位婴孩身上了,自此便拥有两世记忆。

    四岁那年,父母均被杀死,自此依零便一人生存了下来,这五年多,再艰难,再苦痛,他也忍着,一直忍着。

    要为父母报仇,要杀死那个卑鄙的魔法师,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闪着紫金光织的……魔法师徽章。

    “今天也乞讨到了五枚铜币,那位外来的商人真是大方……”依零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肚中发来饥饿的叫喊。

    依零将五枚铜币给抓在手中,这是他的宝物,谁也不能抢走。

    只是,突兀的,那五枚铜币落在地上,清脆的响声没有挽回依零的神智,他木然地、呆滞地看着前方,那口吐鲜血,气息哀弱的小男孩。

    依零快步跑去,他眼中含着泪水。

    “林特,林特!”

    “你醒醒,你醒醒啊!”

    “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我们不是说好,十岁一起考入星光魔法学院嘛!”

    “说好的……一直都说好的……明明说好的……”

    他的呜咽声伴随着语句的落幕,渐渐发出。

    林特是和依零一共乞讨的小乞丐,他们互帮互助,才避免了虚空中的死神亲临。甚至于在好几次他即将饿死的时候,都是林特伸出的援手……

    这是他最好的兄弟,最珍重的兄弟。

    “不知好歹,一介乞丐,竟然敢挡山姆大爷的路。”

    说话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少年,约莫十一二岁,身边跟着三名侍从,一脸骄横气息。

    这也难怪,他不仅是男爵之子,还是星光魔法学院的学生。

    那枚闪着光织的徽章,异常的耀眼。

    依零抬头看着山姆,宛如疯狂,“为什么,他没有招你惹你,只是跪下乞讨……为什么……”

    “一介乞丐,我山姆大爷想杀就杀,我是贵族,杀了这等贱民不需要负责任,你有意见。”山姆高高在上,身上的肥肉也是晃个不停。

    他前些日子追求一个女孩,追求未果之下,心中自然来气,这时一个乞丐挡在前面向他乞讨,他当即挥拳将这乞丐打的吐血不止。

    对山姆而言,他心情不好,还有贱民挡路,那么贱民就该死。

    “少爷说的是,这等低贱的存在,的确该死。”

    “少爷,那小子敢顶撞你,要不要让我出手教训教训他。”

    “是啊,区区一个乞丐,不知天高地厚,敢和少爷这样说话。”

    “仅仅只是乞讨,他没有丝毫得罪你的意思,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依零呆滞着,喃喃自语着。

    他的拳头,也紧紧握住,那瞳孔深处,燃烧熊熊火焰。

    他憎恨这个世界,憎恨没有力量的自己,憎恨那个杀死父母的白银魔法师,更加憎恨贵族的体制。

    他们可以随意杀人,以力量碾压,而不必付出任何代价。

    在他们眼中,乞丐的生命便不是生命,那和蝼蚁一般,随时可以宰杀,也不用内心愧疚,那种存在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

    山姆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依零,那眼角带着残忍之色,他大腿一抬,一脚猛地踹来。

    这山姆体重怕是有一百六七十斤,一脚下来,那力道恐怕能将依零这样瘦弱的乞丐直接踹飞,甚至有生命危险。

    就在这时,那躺在地上,本一动不动的乞丐林特,竟然支撑起身体,那一脚,便踢在了他的身上。

    林特口中鲜血一喷,喷洒在依零的脸上,让他目光中的世界,被涂上了一层血红。

    林特没有多大力气说话,他只是用灵动的眼神看着依零,轻轻摇摇头。

    不要……

    不要得罪贵族。

    我们是乞丐,在他们眼中,只是贱民。

    他们杀了我们,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而我们顶撞他们,会被卫兵关入大牢。我们辱骂他们、殴打他们,会被卫兵杀死。

    至少现在不行,只有成为一名魔法师,才有和他们平起平坐的身份……现在不行。

    林特的目光鲜明。

    我们等了这么多年,已经坚持了这么久,不要放弃,就快要到了。

    即便我们不能一起达成愿望……但我将自己的愿望寄托在你身上……

    一定……一定要成为魔法师。

    “对……对不起,山姆少爷,都……都是我……的错,不……要怪……罪他。”林特的气息已经哀弱到极点,每吐出一句话,就伴随着大量血迹。

    “对……不……起,请……饶……恕……他。”

    然后,林特就闭上了眼睛,呼吸也渐渐停下。

    “哼,我们走……”山姆发泄了一番,也没有连翻杀人的意思,他只是冷笑一声,充满不屑地看着依零两人,大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行去。

    几名侍从陪伴在一起,溜须拍马。

    依零抓着林特的手,不住颤抖着,他的眼中,有无尽的痛楚。

    在这个世界中,想要成为一名魔法学徒,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向神灵祈祷,献上自己的灵魂,成为他的信徒。

    在上一辈子中,依零出身于中国,是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他不信神。他本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成为信徒,可惜命运的曲折,却让人不得不低头。

    维克多神殿前。

    “想要进入维克多神殿,交纳一枚银币。”

    牧师的眼中充满鄙夷,他毫不掩饰地表明自己讨厌乞丐。

    他们那破旧的服饰,肮脏的臭味,瘦弱的身体,都很让人讨厌,甚至怀疑是否带有疾病。

    但牧师也清楚,即便是乞丐,也想要改变命运,想要出人头地。

    可他们做得到吗?他们也配吗?

    他们做不到,他们不配,他们永远都只是最低下的那一层,永远都只会被踩的爬不起来。

    维克多乃是火焰之神,他也不可能让乞丐成为信徒,那种低劣的存在,不配成为信徒。

    在依零交纳了一百枚铜币之后,牧师轻笑一声,“进去吧,但时间不要太久。”

    依零走入维克多神殿内,这里装饰富丽堂皇,鲜红地毯铺在地面上,有神职人员默默祷告,他们服饰华美精贵,只是但凡有人看到他这个乞丐,都是满脸厌恶。

    这不是乞丐该来的地方,不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地方。

    若不是为了那一枚银币,他们只会告诉这名乞丐,滚,有多远,滚多远,伟大的神灵不是你们能亵渎的。

    依零无视这些人的眼神,他走到维克多的神像面前跪下。

    他闭上眼睛,开始祈祷,奉献自己的灵魂,成为其信徒,并随时愿意为其付出生命。

    依零明白,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成为魔法学徒,否则,只会被神灵拒之门外。

    但是他的心中,渐渐却只有获得力量的渴望,只有变得更加强的信念……那灼热的忠诚,则渐渐被排挤到了一边。

    他是地球人,是华夏人,是无神论者,他不相信神灵,只相信自己……

    即便想要改变,可是又怎么能改变,除非将灵魂给泯灭,给重塑,否则他永远都是那个他。

    依零感觉到了,他无法成为神的信徒,无法奉献自己的生命,无法将一切交给他们。

    这个世界,永远永远,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可以依靠的力量。

    “时间到了,滚出去。”

    一声冷喝将依零从虚空中拉了回来,这是一名女性神职人员,她看向依零的眼中充满了无尽的厌恶、恶心,仿佛如垃圾一般。

    “滚出去,你这样的人,是对神灵的亵渎,你不配待在这里。”另一名神职人员走来,他们讨厌乞丐,真的很讨厌。

    “这个世界,出生便决定一切,乞丐什么的,那些低贱的存在,为什么还没有死绝。”

    “滚吧!”

    “滚……”

    “滚出去。”

    “好好想想,伟大的火焰之神,怎么会选择你这种垃圾。”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