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决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48本章字数:3149字

    进入三人决赛的三人,分别是依零、舒圣,以及一名棕发的十五六岁少年。

    这棕发少年只是看了依零一眼,那瞳孔中的畏惧掩盖不住,最后还是摇头苦笑,索性直接弃权了。

    所谓比赛,那是相同层次的水准进行才对。可是自己面对这种逆天的家伙,完全没办法去打!与其被虐待的极惨,还不如乖乖识趣,选择聪明一点的办法。毕竟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奖励,都是一枚金币。

    所以,这种三人轮流赛,便成了两人之间的决赛。

    “你不弃权?”依零站在擂台上,看着自己的对手。

    这次比赛,他势必要得到第一,那奖励对他太重要了。至于依零唯一认可的对手,怕也只是达到了青铜魔法师的艾晴,至于别的人,他未放在眼中。

    毕竟魔法学徒这一阶级,是碾压,完完全全的碾压,绝对不可能有人比自己强。

    “我不会弃权,我是前两届新生比赛的冠军!”舒圣毫不畏惧,在他的心中,一定要赢。

    赢了,吉娜才会答应跟自己约会。

    而输了,自己也没脸接近吉娜了。

    赢?可是要怎么样才能赢?比施法速度,他是不如依零的。

    他也在想,怎么样让自己赢。

    “我听别人说过,如果老生拿了一次冠军,得到了奖励,那么就不会参加第二次了。”依零看着舒圣,“可是你,不仅参加第二次,还参加第三次,争夺本不属于你的,属于别人的资源,你却不感到脸红。”

    依零冷声质问,“为什么……你这么不要脸!”

    这一句话,简直让舒圣感到抓狂。

    他以为自己是谁?他有什么资格这么嘲讽自己?自己马上就能突破到青铜魔法师,到时候他这样的人就只能仰望自己。

    凭什么,嘲讽自己这个连续2阶的冠军。

    “你让我赢,我给你二十个金币,比学院的奖励还多。”舒圣眯着眼睛,还是将气强忍下来,他一定要赢,不择手段也无所谓。

    “让你赢?”依零冷冷笑了起来,“我如果让你赢了,那些学生会怎么看我,他们要怎么看一个卑鄙的家伙,连续争夺三届的资源。”

    舒圣面色疯狂,可是他只能忍着!

    就在这时候,导师宣布比赛开始。

    两人同一时间,开始施法。

    随后,一颗火球朝着舒圣砸去,那火球直接撞在舒圣身上,将他砸到了角落之中。

    舒圣的一张脸被这火光覆盖,那惨不忍睹的表情让人‘心痛’。

    “这场比赛,七号获胜。”导师随意看了一眼舒圣的伤势,便宣布胜利者。

    毫无意义的决赛争夺,因为根本就没有悬念。在场所有人,无论平民还是导师,都一致认为,依零不可能输。

    或许这舒圣的确很强,或者他拿了两届的冠军,可是他依然是一个魔法学徒,只要他的境界没提升,面对依零,就是被碾压。

    绝对没有悬念的碾压。

    “项台导师!”依零没有去看地面上苟延残喘的失败者,而是看向快步走来的项台导师。

    “恭喜你,依零同学。”项台导师微微点头,“但是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和你同届的一名学生,突破到了青铜魔法师,所以我们将她作为内定的第一,和你打一场表扬赛!”

    “她获得第一名,而你第二名。”项台导师看着依零,“你们只要做个样子就好,你看如何?”

    “艾晴是我的好朋友,我自然知道这些内幕。”依零笑着,“可是导师,为什么要让她得到第一。我们虽然是朋友,但也不至于打假赛!”

    项台导师很是无语,“我知道你的施法速度快,可是若你以一个魔法学徒赢了青铜魔法师,外界的人会怎么看,那样也太高调了。”

    “何况,你未必比得上一个青铜魔法师。在外面战斗,青铜魔法师会带着数名侍从战士,有他们拦截,青铜魔法师便可以安然施法,一旦完成2级魔法,你便没有胜算。”

    这种道理,依零不是不知道,学院也希望他低调一点。

    “我可以答应输给艾晴,但是第一的奖励,我和艾晴都要一份。”依零也有自己的要求。

    “这……”项台导师连连摇头,“不不,这可不行,这是上头发放下来的,又不是学院内自己出的,每一份奖励,价值不亚于十五金币,怎么可能说多一份就多一份。”

    “那我不管,友谊赛我就不打了,第一我拿定了。”依零毫不留情面。

    “可是……人家一个精灵小姑娘,身为青铜魔法师还打不过你,岂不是很委屈,还可能被外界说三道四。”项台导师见硬的不行,开始来软的。

    “这我才不管。”依零道。

    不论怎么说,自己可是承受了艾晴的那一百零八拳连续技,也算是付出了代价。

    项台导师也显得很尴尬,毕竟一个魔法学徒击败青铜魔法师,还是太惊世骇俗了一些。在一些资深魔法师眼中或许没什么,可是在外人眼中,怕会说他们作假之类。

    这些普通人恐怕不会去质疑那类绝对的定则,而会猜疑这个魔法学徒用什么手段买通了学院导师,又或者是用了什么方法作弊。

    “算了,算了,随你随你。”项台导师无奈地翻了翻眼皮,也无法说服这小子。

    他又来到艾晴那边,仔细询问这个精灵小姑娘有无把握,若是真的觉得赢不了要弃权,那还不如别展开这场比赛,直接宣布依零赢算了。

    “我要赢!”艾晴咕嘟着小脸,用力点了点头,“导师你放心,我有把握的,一定要赢过依零,让他总是捏我脸。”

    项台导师有些大汗,你一定要赢的理由是这个?

    “你……真的有把握?那小子释放魔法只要2秒钟。”

    “嗯,我不怕!”艾晴点着头。

    项台导师无奈,这可不是怕不怕就能解决问题的,输了丢人啊小精灵,咱们学院的声名都会被质疑。

    “那好吧,我马上宣布一下,你们准备开始比赛吧!”项台导师面对这般执着的精灵,也只能低下头颅。

    不少观众也在等着,按照道理来说这次比赛进入了尾声,应该宣布一下冠军所属,然后就可以闭幕了。

    只是,迟迟没有下达最后宣言。

    “诸位,这位夺得第一的依零同学,将与我们学院内定的第一名,进行最后一场比赛。”项台导师的声音传遍整个竞技场,“这场比赛,双方都会全力以赴,不会掺杂一丝水分。”

    下方人群立刻展开大声谈论,个个面露不满之色,不少替依零惋惜的。

    “什么?内定第一,这星光魔法学院什么意思,将神圣的比赛当成儿戏嘛!”

    “这啥意思?内定,那这位7号努力半天算什么,凭什么那个内定第一的不参加预赛,直接进最终赛?”

    “我呸……这些魔法师做事越来越恶心了。”

    项台导师看向全场,声音再起,“当然,这位内定的第一名,属于本届入学的学生,她的实力在机缘巧合下达到了青铜魔法师。”

    这一句话响起,全场哑然。

    青铜魔法师,那是一个什么概念,那面对一群魔法学徒,也是完全的碾压啊!

    只要一个2级防御魔法施展出来,套在身上,那么再多的魔法学徒施展出魔法,又有何用。

    何况2级魔法中还有不少进攻强力的魔法,随便丢一个过去,这群魔法学徒就东倒西歪了。

    全场看着依零的目光,都是怜悯和同情。这小子实力这么强,本以为他夺得第一是手到擒来,谁想到前方还有一道墙挡着,这还不是一般的墙,是坚不可摧,高如天穹的巨墙啊!

    魔法学徒,想赢过一个青铜魔法师?想什么玩笑,他以为无数年的魔法定论是能被打破的嘛!

    “比啥啊比,有什么好比的,青铜魔法师打一个魔法学徒?”

    “是啊,我看算了,让这青铜魔法师赢吧,欺负一个魔法学徒他也不见得好意思!”

    “这魔法学徒也真可怜,明明稳赢了,却突破蹦出一座高山。”

    “我建议让这青铜魔法师打十二个,干脆那十二强一起上得了,这样才比较公平。”

    “可是那胖子下身似乎烧焦了,那就打十一个吧!”

    “你忽略了被砸了一身的第二名,估计只能打10个了。”

    这最终的比赛,是在这般气氛中进行的,说老实话,看好依零的人着实不少,可是若说看好依零能赢过青铜魔法师的人,则一个没有。

    这些人并不懂魔法,只是懂一些常识,他们也不是魔法师,自然不明白内中玄妙。

    但在魔法师眼中,这场比赛,赢面大的却不是艾晴,而是依零。同等条件下,代表着公平和公正,那么两人一同施法,而依零的魔法更快施展,他的赢面自然也大。

    可若是野外战斗,青铜魔法师带着侍从,那便不可能输,甚至碾压三四个依零都轻而易举。

    但无论如何,这里是擂台,没有侍从,也必须遵守规则。

    规则,导致依零能以魔法学徒身份胜过青铜魔法师。

    “我不会输的,依零,一定不会。”艾晴站在擂台,握着小拳头,脸蛋鼓鼓的。

    这一次,她也是少有的认真,心中也不住给自己打气。她们精灵族喜好和平,不喜争斗,可是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她却想要证明自己。

    无论如何,可不能让这个家伙看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