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冲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48本章字数:2870字

    “这……这位学生,竟然敢向导师动手……”

    “这气场,不会真打吧!”

    “我的天……”

    “那导师估计是先出手的,我可是看清楚了,那学生感觉到不对,才立刻出手。”

    “可是这学生怎么打的过导师,他也太鲁莽了。”

    “对,那位导师是白银级魔法师,面对任何青铜级都碾压的,这不是找死嘛!”

    众人看着,都很兴奋地议论着。

    一些魔法师的学生,自然能感应到,那蔡恩导师先汇聚魔法元素,而依零则只是为了自保。

    比施法速度,依零从不畏惧过谁,这次也一样。

    突然,依零手中一抖,便出现‘爆炎火球’,朝着蔡恩导师飞去。

    莱恩倒是正在施法之中,便看到一颗火球就这么冲了过来,这一下子让他眼珠子都要掉下。

    2级魔法,才用了多久时间,绝对不超过3秒!

    “完了!”蔡恩呼吸都急促起来,但根本没办法躲避。刚才他施法,也是用的2级魔法,不过他需要5秒多点,而依零才不到3秒。

    这场战斗,怕是没有悬念了……

    蔡恩导师的脸色苍白,要是被这一道‘爆炎火球’给砸中,自己恐怕要受到很重的伤……

    可是……自己是白银魔法师,这小子才是青铜魔法师……

    自己被他打伤,这简直让人郁闷到发疯。

    “不……”看着火球与自己越来越接近,蔡恩导师也越来越急躁,但根本没办法躲避。

    要输了!

    这时候,一道身影穿插到两人之间,竟是那项台导师,这项台导师右手一抖,默念出声,顿时一道旋风术迎向‘爆炎火球’,两道魔法撞在一起,闪耀出璀璨火光,均消失于无形。

    “都住手。”项台导师目光不善。

    依零冷哼一声,也就没有再施展魔法,主动往后退了几步。

    而那蔡恩导师,则是冷汗连连,若非项台导师出手,他的下场恐怕不妙,吃这一道‘爆炎火球’,后果恐怕会重伤……

    “项台导师,是这小子,这小子竟然对我主动出手,不少人都看到了。”蔡恩导师咬牙切齿,憎恨道,“按照规定,主动对我出手,这小子应当被学院遣退!”

    “不知道是谁先动手的。”依零冷笑,“在场的战士可能感觉不到,可是在场的魔法师,有谁感觉不到你出手时候的魔法波动!”

    “你……”蔡恩导师怒火燃燃,他这次丢尽颜面,不少人都是心知肚明,不过没有明说罢了。

    可依零这么一说,即便是那些围观的路人,怕是也知道了事情的蹊跷。

    这样说来,这位学员对导师出手的理由,怕是只有自保。毕竟大家都很清楚,让一名白银魔法师施法成功的后果。

    “这件事情,我们学院会主动来调查,现在蔡恩导师,包括依零你们三人,还有地上的那三名学员,全部都跟我回去。”项台导师语气不善,“事情对错,我们自然会查出来,然后就事论事的处罚,不会责罚无辜。”

    “明白,但我不可能上交武器。”依零连道。

    “没人会让你在野外上交武器!”项台导师转瞬看向蔡恩导师,“蔡恩导师,你身为一名导师,有些事情也不要做的太过分。”

    “我……我明白。”蔡恩导师额头冒汗。

    身为黄金魔法师的项台导师,怎么可能看不出事情蹊跷。这蔡恩导师和依零有一些旧怨,以此借助这次事件向依零发难,并趁机先出手想拿下依零。

    只是很可惜,他估算错了依零的施法速度,导致依零先施展出魔法,将这场战局给完全逆转。

    这蔡恩导师,真是嫌不够丢人,若不是自己来的快,他这一辈子积累的名声,今天会全部丢尽,还会受到不轻的伤。

    一个白银魔法师,主动对青铜魔法师施难,还被反过来击成重伤,别人会怎么看?会丢人到什么程度?到时候,他还有脸在这学院待下去嘛!

    当回到扎营地点之后,这件事情很快就展开了调查,即便不想水落石出都难。

    只是从那雀斑少年和红发少年嘴中一问,便问出了虚实。毕竟在项台导师面前,他们没那个胆子撒谎!

    舒圣三人受的伤并不算严重,经过水系的水疗术,很快便能安然行动,只不过他们三人犯了大错,虽未被直接开除学院,但也被责令待在这里不许外出,直至这次历练结束。而随后的学院处分,会在学院中对他们进行!

    至于后来的情况,项台导师不去问也大致理解,这蔡恩导师向依零发难,而被反过来压制,差点就吃了一颗‘爆炎火球’。

    “导师。”依零走过去,看着这项台导师。

    “嗯,事情我已经了解清楚了。”项台导师苦笑,“依零学员,你这小子也得给我收敛一点,别闹出太大轰动!”

    “我也没办法,被迫无奈,总不能让那蔡恩导师真把魔法施展出来,那时候我们三个岂不是任他宰割嘛!”依零倒是一脸认真反驳。

    “他一个导师,不敢伤害你们。”项台导师冷哼,“否则他也不用在学院中待了,他肯定有分寸,倒是你,做的有些过分了。”

    “人一旦疯起来什么都不会顾及,我可不会去相信他的理性。”依零对这些话嗤之以鼻。

    “你这小子……”项台导师很无奈,这罗纳德院长很看重依零,所以他对依零不算反感,倒能算几分亲近。其实说起来,依零的天赋很高,他身为一个魔法师,也没有对其讨厌的理由。

    “这件事情,虽然与你们三人无关,但我也要口头警告你们三人一下。”项台导师很无语,“你在大庭观众下,若是以青铜魔法师的身份击败一名白银魔法师,很容易闹起轰动,你低调一点,知道了嘛!”

    “只要他不出手,我肯定低调。”依零则说道。

    “嗤!”项台导师无奈笑了声,“算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还有件事情,关于你们杀2级魔兽的那事,同样要低调点。”

    “我要赚钱啊导师,难不成你给金币我。”依零翻了个白眼,根本没有照搬的意思。

    “你……你你你……”项台导师恼火。

    这项台导师是不知道,依零完全没有节制的想法,甚至打算利用魔力药剂,来大杀特杀!他是嫌赚的太少了,并不满意。

    最终,这项台导师叹了口气,完全拗不过依零,干脆不和他说了,免得自己生气。

    这件事情就便落下尾声。

    本来,今天这第三天是大好时光,依零三人准备猎杀个十几头2级魔兽,回来大赚一比,只是被讨厌的家伙扰了一遭,导致时间都是指尖流走,最终在中午过后才动身,又必须在黄昏时间回归,但总归带回了4头2级魔兽的尸体,又卖了60金币。

    阿普顿男爵很生气,非常生气,这源自于木林小镇的杀手工会。

    哈斯达特魔法联盟,以魔法师的地位为尊,像战士、盗贼这类,地位都比较低。这地位低,也代表着人数稀少!人数稀少,自然代表着实力强的难找。

    更让阿普顿男爵郁闷的是,这杀手工会的效率。

    在星光魔法学院的这批新生外出历练时候,阿普顿男爵就让人前往杀手工会,要雇佣一个杀手去将依零杀死。

    而且,阿普顿男爵很谨慎,要求对方出一名实力强大的杀手,至少是青铜级中的佼佼者!

    若是出动一个见习盗贼,那别说去杀青铜魔法师,就是能否在山脉中保命都很难说。

    可是,他妈的过去了三天,这该死的杀手工会,还没派出相应的杀手。

    阿普顿男爵让手下去了好几次,是的,足足好几次啊!

    杀手工会的话很简单,派出一名青铜级的盗贼,没有问题。可若是青铜级的佼佼者,需要时间!

    需要时间?需要你妹的时间!

    阿普顿男爵简直想骂娘,别人学院历练也就七天,如今三天过去了,你还需要时间,那你开什么杀手工会。

    一直到今天,他又让手下去催促,那杀手工会终于行动了。

    阿普顿伯爵的心情也不怎么样,儿子的那惨状他还记在脑海,栩栩如生。不过,他总算能平复一下心中的怒火了。

    不枉费我花了这么多钱,那个伤害我儿子的小杂种,你就给我乖乖下地狱吧!据说这位青铜级中的佼佼者盗贼,甚至还杀死过白银魔法师。

    当然这仅仅是传闻,因为没有一个木林小镇的盗贼在杀死白银魔法师后还能全身而退,别忘记这里是‘哈斯达特魔法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