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双系魔法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48本章字数:3239字

    外出历练第四天,久远山脉深处。

    此时艾晴小精灵被捏着一张脸,她一股可怜楚楚,又张牙舞爪的模样,那两只小手拼命向依零甩去。

    “呜呜呜,不许捏我脸,不许捏。”艾晴古怪精灵的,一会装可怜,一会又凶巴巴的,可一直都无法逃离依零的魔爪。

    小精灵年龄小,但长得很可爱,白白嫩嫩的样子,很是符合依零在地球上的大众喜好,若是能将这副模样发到那时的网上,怕是会引起极大范围的轰动,特别是大叔们,一定会惊为天人。

    这倒不是依零故意欺负艾晴,而是有起因的,事情的起因源于艾晴小丫头自身身上,她对依零两人隐藏了一个很大的秘密。

    在得知这个秘密之后,依零感到很生气,便捏起了艾晴的脸蛋,比以往都要用力不少。

    “你为什么不早说。”依零很是生气。

    “呜呜……”艾晴可怜巴巴的,“你又没让我告诉你。”

    “那你一路上怎么不用出来。”

    “你又没让我用。”艾晴更加可怜了。

    捏,用力捏!

    “呜呜呜呜……”艾晴挥着双手,拍打在依零身上,只是那力道,倒是小的可怜。

    原来,艾晴这丫头拥有的魔法资质,并不单单是水系,还有风系。在艾晴小丫头的嘴中,她虽然去了冰雪之神的神殿,很快达到了青铜级魔法师。再往后的一次,她又跑去了狂风之神的神殿,随便参拜了下,然后小丫头就幸运的成为了双系的魔法师。

    艾晴表示自己十分委屈,一路上根本就没让她出什么力,怎么就是她不愿意将这个秘密说出来了呢!

    “嫉妒,依零你是嫉妒。”艾晴小脸气鼓鼓的,“肯定是因为嫉妒我,所以才捏我脸,我抗议,我要抗议。”

    “谁告诉你我是嫉妒了。”依零很无奈,“其实,我也是双系魔法师。”

    “你?”艾晴和索明愣了一愣,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这家伙已经很逆天了,再让他是双系魔法师,其他人还能活?

    “当然了,不过这件事情你们要替我保密。”依零一脸神秘,“这双系魔法师,虽然很稀少,但又不是没有,我也一样得到两位神灵的青睐。”

    依零也是说谎不会感动脸红的,若是让那两位神灵听到,还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青睐你?你想多了。

    “这件事肯定要保密,不过依零你得到的是哪两位神灵的认可?”索明好奇道。

    “当然是火焰之神和大地母神啊!”依零理所当然,嘴巴假装动了几下,便施展出一个‘土盾术’出来。

    这一下,索明和艾晴两人便不得不信了,并用很是无语的眼神看着依零,那意思仿若在说,你这样还让不让别的魔法师活了。

    “那你还捏我脸。”艾晴立刻抗议了起来,不过小脸又被捏了一下。

    “呀呀呀呀!”这让艾晴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咬依零几口。

    本来,依零就打算在两位同伴面前展现出双系能力。四元素中,这攻击最强的肯定算是火系,可是火系在防御上,那就是比较倒数了。

    这深入久远山脉,总有可能遇到危险,万一危机时候,自己总不能靠火系的防御魔法来御敌吧!而土系魔法,防御力极强,用土系魔法来防御敌人,总能安全一些。

    本来他觉得说自己是双系魔法师,有些过于惊人了,不过趁着艾晴这丫头也是双系魔法师的情况下,赶紧将这个消息抖出来,那样艾晴和索明惊讶程度最小一些。

    在这头2级嗜血狼出现之后,三人很快进入了战斗,战斗方式和之前是大同小异,以依零作为主攻,主用火系魔法来攻击敌人。

    在接连释放了2个‘爆裂火球’之后,这头嗜血狼便哀嚎一声倒在了地上,身上值钱的材料和魔核也尽皆被取出。

    而在三人身后颇远的地方,一名盗贼跟在他们身后。

    身为杀手工会中的一把手,至少是其中之一的列夫,自然是一名极其厉害的盗贼,他暗杀过的对象已有数十个之多。

    列夫是极为谨慎的盗贼,论谨慎可以在杀手工会中排上第一。他想要暗杀某个对象,必然跟在在身后,暗暗调查其实力,确认无误后再考虑暗杀方案。也正是因为这份谨慎,才让他活到了现在。

    这一次的任务,便是暗杀一名青铜魔法师。虽然杀死一名青铜魔法师是重大罪责,可如果没人知道的话,那又怎么定罪呢!

    列夫对自己的实力有极大把握,他认为杀死一名青铜魔法师,实际很简单。这魔法师的施法速度这么慢,自己就算慢悠悠地走过去,也未必会落入下风,何况自己敏捷如猎豹呢!

    观察,慢慢观察,确认无误后便动手。

    随即,列夫就看到一个不解的事实。

    那是一头嗜血狼,这头2级魔兽的实力他很清楚,至少是2级中的中坚实力魔兽。可这头魔兽,就在2个‘爆炎火球’的蹂躏下,奉献出了它的生命和材料。

    列夫揉了揉眼睛,魔法卷轴?又或者自己眼力不好,那魔法师很早就施法了?

    “什么情况?”列夫摇摇头,还是强自安慰自己,这只是个例外,继续观察,总能找到机会。

    不一会。

    “出现了,2级赤金熊。”列夫心中一喜,这可是2级魔兽中,防御极强的一类魔兽,这三个魔法师一定会被弄的手忙脚乱吧!

    随后,列夫又呆滞了!

    他只看到几乎是一瞬间,一个‘连环火球’便被那少年魔法师施展出来,这赤金熊吃了这么一个2级魔法,身体一个趔趄,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随后,赤金熊就面临了魔法的地狱,至少三个魔法一起发出,将它的身躯都轰出一团团肉块……

    这头赤金熊的命运,自然和那头嗜血狼一样,它们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和所剩的价值,化为了金币流向三名魔法师的口袋。

    “这……是什么情况?”列夫迷惑了,他思索着自己的任务,是刺杀一名青铜魔法师对吧!

    那名青铜魔法师,的确是那个黑发的小孩对吧!

    这真的是青铜魔法师?莫非是白银……不,不,白银魔法师的施法速度有这么快吗?

    列夫也只是青铜级,所以他的见识也不算广,他并不敢去确认。

    只是列夫可以肯定的是,这小孩若是青铜级魔法师,那么自己就该是见习盗贼了!

    那个该死的雇主,难道是想以低廉的价格,让自己去刺杀一名白银级以上的魔法师?

    列夫感觉到很愤怒,他很想折返回去,找相关的负责人抱怨一通,这不是任务,而是让自己自杀。

    他列夫虽然有杀死白银魔法师的传闻,可那毕竟只是传闻,那是杀手工会为了提高他的身价,而弄出来的谣言,可不是事实啊!

    真让他面对一名至少是白银级的魔法师,他已经感到绝望了!

    不过,列夫还是忍住了转身离开找相关负责人算账的冲动。因为他想看看,这位可怕的少年魔法师,能够猎杀多少2级魔兽!

    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情报,甚至有可能卖到点钱!

    列夫就这么跟着三人,直到天色从上午到正午,又从正午到下午三点,他已经彻底麻木了。

    他依稀可以肯定,那位少年魔法师喝了至少七瓶‘魔力药水’,而杀死的2级魔兽,至少达到了十头,这个数量仍旧增长着。

    一个谎缪到无奈的想法从列夫脑中产生,这个少年魔法师哪怕单单只是猎取一天的2级魔兽,那收入就能顶得上自己一二年了。

    “算了,回去吧。”列夫轻叹了口气,还是悄悄地从一侧小道中折返了回去,他再也没杀死这个少年魔法师的想法,那真是和找死无异。

    这时候,依零看向不远处,嘴角中露出一丝笑意。他并非是什么年龄十岁出头的小孩,而是一个二世为人的经验老道者,这种跟踪技巧他自然会发现。至于这名杀手是谁派遣来的,依零也能估算到。

    在返回途中,列夫遭遇到了一只2级闪电兔,他思考了一下那少年魔法师的战斗技巧,于是便一脸凶恶的冲向了这只闪电兔。结果当然是悲剧的,列夫遭遇到了闪电兔疯狂的撕咬,甚至还受了不轻的伤,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他才勉强逃了出去,还将身上的钱包给弄丢了。

    这让列夫咬牙切齿,自己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成为魔法师呢!但他又将自己小时候,没有魔法资质的事实给选择性忽视了。

    在这天黄昏的时候,依零三人返回到了山脚下的扎营处,而他一回到此地,顿时如明星一般,被众人包围在其中。

    这些商贩,过路的路人,都从最开始的惊讶变成如今的麻木了!

    是的,依零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他们能理解的极限,那么现在告诉他们,依零杀了一只3级魔兽,他们也不惊讶了。

    当然,即便是这样的心理,但看到十二头2级魔兽的材料和魔核堆积在一起,还是引发了一系列的轰动和吐糟,甚至有几名学院的导师都走了过来,充满好奇。

    项台导师也显得无奈,这次出门历练,是让学生们积累经验,掌握战斗时的魔法技巧,而不是来赚钱的。可是到了这依零的头上,他就是来赚钱的,而且还是让人眼红的大赚特赚。

    不用说,这批材料自然卖上了不错的价钱,那名行云商会的大人物特意让人等在这里,便是为了收购依零手中的材料。

    这十二头2级魔兽加一些1级魔兽的材料,他们依然给了一个较高的价格,一共是150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