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空间戒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51本章字数:3075字

    “夏衍小兄弟!”左门一身大喝,迅速加入战圈之中。

    凤红三人脸色更加不妙,他们万万没想到,依零还有帮手。

    “是你……”凤红脸色一沉,自然认出了眼前的仇家,那个无比憎恨自己的左门。

    “杀!”左门怒吼一声,手持大剑便冲向了凤红。

    “等等……”那平头盗贼祖启连忙出声道,“我们停手吧,双方都打成这样了,很可能两败俱伤,不如大家都罢手,我愿意付出足够的赔偿。”

    他此时也算是受了重伤,无战斗之力,若继续打下去,恐怕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停手?”依零冷笑一声,“刚才杀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停手。”

    也不得祖启说话,依零立刻塑造出‘石枪术’的法阵,朝着祖启投掷过去。

    “不……不……”祖启尖叫,眼中充满不信,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

    “依零,你不能杀我。”祖启大吼,“我的叔叔,是一名紫金级强……”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胸膛处已经被依零给贯穿,这位实力强大的黄金级盗贼,就这么死在了这里。

    “夏衍!”凤红发出一声怒吼,想要冲向夏衍,可惜被左门给挡住。

    两名黄金级战士,就在这场地中战斗起来,一个长鞭如蛟龙,一个大剑舞的滴水不漏,局面短时间僵持在原地。

    “接下来,是你。”依零冷漠扫向一旁的光头大汉华德。

    “你想做什么?”华德惊恐之下,都没办法持剑反击,他竟退缩了一步。

    面前的小魔法师实在太可怕了,在没有帮手之下,他都能以一敌三,并杀死己方一人。现在,根本就赢不了他!

    华德如今最憎恨的便是凤红,去你娘的白银魔法师,老子要是能活下去,绝对要将这份场子找回来,甚至要杀死凤红,这个该死的贱人。

    “杀!”华德宛如疯狂,知道再退就是死,他猛地咬牙,朝依零扑了过来。

    “雷引术!”

    依零随手便是一道如烈火般的闪电释放而出,这‘雷引术’华德怎么可能躲避的了,顿时身体就被麻痹,瘫倒在地。

    虽然用斗气抵挡了一部分伤害,可看他此时的模样,怕是有些不行了,只是强忍着不让自己昏厥过去。

    “火焰之手!”

    依零毫不留情,近距离施展火焰之手,顿时这火焰大手出现,朝着已经不能动弹的华德拍去。

    “不……不……”华德尖叫,两手麻痹住,根本无法挥剑,连动弹都做不到,他就去产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火焰大手拍了过来。

    第一下,他身上还爆发出璀璨斗气,勉强抗住这火焰大手,可是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火人,头发都被烧着。

    第二下,火焰大手继续拍了过来。

    “不……”华德疯狂,可根本挡不住这一道攻击,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被拍成一团碎肉。

    难以想象,他这么一个黄金级战士,就轻易的死了,死在一个十三岁的小孩手中。他不甘心啊!可是,他们冒险队中,他就是最强的人了,除他之外,其他人最强才白银级,不可能报的了仇!

    他憎恨,不过他恨得更深的却不是依零,而是凤红。

    这个贱女人,她为什么会招惹一个如此可怕的敌人。她真的愚蠢到,为了一个艾露,和这个可怕的魔法师厮杀嘛!

    贱女人,愚蠢的贱人,不过,你也要死了,赶紧下地狱,来陪我吧!

    这是华德临死前,最后的心愿。

    解决掉华德之后,依零才有空喘息,他急忙取出一瓶3级‘魔力药水’,吞入腹中。这3级魔力药水,以他的‘魔法药剂’造诣,自然不是普通货色,只不过短时间内连喝两瓶,效果会大打折扣。

    依零看向战场,凤红依然被华勇所牵制,但渐渐掌握了上风。轮实力,这凤红比其他人都强上一些,自然不是左门可以抵挡。

    “大地祝福!”

    依零随手便是一道‘大地祝福’加持过去,这道魔法的光辉落在左门身上,顿时左门感觉身体一轻,力量、速度、防御等,都得到了不小的增幅。

    因为之前得到的那枚3级白色戒指,依零的辅助魔法,比以前强上不少。

    这样一来,虽然左门还是落于下风,但没有之前那般的狼狈了。

    此时,只有凤红能感觉到自己的压力有多沉重,面对一名同级的战士,甚至于一名极强的魔法师在其中窥探,随时都有可能突袭。

    不可能赢,这依零太可怕了,完全不可能敌过。

    只能想办法逃跑!

    她的脸色很惨淡,逃跑,她很早之前便有这打算,可是将后背留给一名施法奇快的魔法师,后果如何,不想都明白。

    同时,她也不敢逼近依零,这名小魔法师太强了,那祖启的下场她历历在目,这家伙仗着速度快,逼近依零,结果死的如此凄惨。

    “土之束缚!”

    依零恢复了少许魔力,便施展出下一道魔法。

    无数的泥土如绳索一般,从地底钻出,朝着凤红涌来。

    “该死……”凤红怒吼,身体想要做出躲避动作,可是又怎么躲避,她面前的黄金战士手持大剑,猛地劈过来。

    “挡!”凤红咬牙,挡住这一剑,只是那‘土之束缚’,却将她给困住!凤红斗气这么一炸,顿时那些如绳索般的物质就纷纷炸裂开来。

    可是,她身边有一名黄金级战士。左门怎么可能放过如此好的机会,立刻凝聚斗气,一剑斩来。

    这一剑,凤红根本挡不住!

    啪!

    绳索炸裂,出现一道蛟龙般的身影,勉强抵挡住这一剑,可凤红随即一口鲜血喷出,胸口处气血翻涌,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依零,你不能杀我。”凤红疯狂无比,“那个艾露,已经被你们救走了,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很多很多的钱。”

    依零不以为然。

    “五枚钻石币,一共五万金币,这是我这些钱,赚到的所有钱了,我全部给你,只要你放过我,放我一马!”凤红疯狂叫喊。

    五枚钻石币啊!

    这是何等庞大的一笔数目,怕是不少紫金级强者,拿出这些钱都颇勉强,犹如心头割肉。凤红虽是一名黄金级,可她毕竟是‘黑心冒险队’的队长,杀烧抢掠的事情没少做,这么多年才能到五枚钻石币。

    是的,凤红身上的那枚空间戒指,至少值一百钻石币,这五枚钻石币,完全可以舍弃掉,她不在乎,只要能活下去。

    “我倒是想放过你。”依零一字一句,“不过,你还是先考虑考虑,说服你的仇家左门先生吧!”

    凤红眼中满是绝望,她可以看到,左门眼中的那种疯狂,当年左门的女儿死在自己手中,这个男人就和自己势不两立。他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因为依零插手,战局彻底颠倒。

    “放过我,左门,五枚钻石币,你和依零平分。”凤红咬牙喊着。

    “去死,贱人。”左门不屑,手中大剑的光芒更加浓郁。

    “看来,交易没有达成。”依零淡淡笑着,“那么,你就去死吧。”

    “雷引术!”

    依零这一道‘雷引术’施展,此时凤红根本不可能避开,被这一道‘雷引术’直接命中。

    她几乎就直接死亡,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她用怨毒的眼神看向依零和左门,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憎恨。

    这场战斗,凤红原本是稳操胜券的,因为无论是艾露,还是依零,都是她故作掩饰的踏脚石,将事情泄露出去,神圣教会对自己的怀疑便会小上许多,等再过去一些时候,这枚空间戒指就归自己了。

    可惜,她估算错了依零的实力,所以她输了。她甚至都觉得,这不能怪自己,哪有一名十三岁的魔法师,单枪匹马面对三名黄金级,还能进行反杀的。

    不是自己太弱,而是这个依零,太过妖孽,根本就不是人类能达到的程度。

    不过……这枚空间戒指……

    凤红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们得不到,得不到的!

    你们会因为它而死的,这是我临死之前,最后的咒怨。

    左门一剑斩出,将凤红的头颅给直接切下!

    而这瞬间,一颗戒指,落在了地上,这戒指上,有着神圣教会特有的标志和花纹。

    瞬间,依零和左门两人神色大变,惊恐不已。

    这是神圣教会,最近遗失的那枚空间戒指。它的价值,至少是一百钻石币,而且有价无市。

    两人瞬间对彼此戒备,眼中都冒出警惕之意,仿佛一言不合,便随时会动起手来。

    而此时,依零的魔力,也只剩下最后一丝了。

    “依零……”远处看到战斗结束的小姑娘艾露,脸上流淌着泪水,从数百米的位置奔跑过来。

    “怎么会这样……该死。”依零咬咬牙,斜视了左门一眼,他左手轻轻一点,顿时那枚空间戒指,就被寒冰所遮掩住。

    依零很清楚,这枚空间戒指的价值,也很清楚,神圣教会对其的重视,他不可能去信任左门,而如今他的魔力也近乎枯竭……

    如今,或是使用一滴‘生命结晶’,将其给杀死。又或者,和左门分赃?

    可一百钻石币以上的空间戒指,到底要怎么分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