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嗜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53本章字数:3344字

    当依零返回了正厅,便看到两个穿好衣服的女人,这两人,一个年龄只有十六七岁,一个二十岁出头,都是挺清秀的模样,却被那任火糟蹋了。

    两名女子虽是普通人,但看到依零从卧室中走出来,哪还不明白战局如何。走出来的不是任火,那么就代表任火已经死了。

    这名十分年轻的魔法师,将那个凶神恶煞般的紫金级战士,给杀了!

    而且,他全身上下都完好无损,这到底有多惊人,想想都让他们感到恐惧。

    依零也懒得遮掩面孔,他将魔法长袍拉下,露出了较为坚毅的那张脸,这让两个女人一惊,难以想象,杀死任火的魔法师,竟然只有十五岁上下的年龄。

    他到底有多么强大。

    像她们两人,是得不到依零这个通缉犯相关的情报的,即她们便听过依零的名头,也不知道这位通缉犯的具体情报——年龄、相貌、实力等等,尽皆不知。

    “你们两个,随我一起前行。”依零神色平静,对两名女人道。

    “大……大人不知道要我们做什么?”那蓝衣少女,显得惊慌失措,她害怕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倒是那二十来岁的绿衣女子坦然一些,面前的少年即便再坏,哪能坏的过任火,若他能看上自己,倒是自己的一种幸运。

    依零要是知道这两个女人想的是这些事情,估计得郁闷的吐血了。

    “我的身份十分特殊,不能暴露,而你们则见到了我的真身。”依零缓缓说道,“我不杀你们,但不可能放任你们两人乱跑,跟我去魔法工会待着,这些天不能离开。”

    知道没有性命危险,两人心中均是一缓,稍松了口气。

    “大……大人,不知我们要待到何时?”绿衣女子询问。

    “快一点三四天,慢一些十来天,不会太久。”依零和气道,“就算你们不认识我,但关于我的名字,想必你们应该听!”

    “听……听过?”蓝衣女子不解,她们只是普通人,哪听说过这些强者的名讳。

    红衣女子同样迷惑,毕竟面前的少年,只有十几岁年龄,不可能是成年多年人物,她们真的能认识?

    “我叫依零。”依零出声道。

    依零并不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在灭掉神圣教会的杜克之后,他的身份一定会暴露,那么泄露出来也没有关系,这两个女人,一定会被关在魔法工会一定时间,知道了自己的名声之大,她们反而更加忌惮。

    两名女子惊愕到说不出话来,依零这个名字,她们自然是听过,还是从任火的嘴中听到的,一个能让任火如此忌惮的人,竟然只是一名小孩子……

    比她们两人的年龄,都要小上一些的小孩子……

    星翠城,魔法工会分部。

    桂媚其实一直都很担心依零的安全问题,他真的能对付的了任火嘛!任火可是一名紫金级战士,不是阿猫阿狗啊!

    虽然说依零杀过一名紫金级战士,但这无法打消她的质疑,不过在当天晚上十点过后,她就没有了这种疑虑。

    依零毫发无伤的返回来,那么结果只会是一个,任火被他杀死了。

    当依零将这两名女人的事情说给桂媚听,桂媚古怪的眼神才缓解下来,她还以为其中穿插了什么爱情故事了,原来是这般。

    当即,这两名女子就被放在了魔法工会,她们都是普通人,不会太起眼,也有自知之明,不可能将依零的情报随意乱说。

    等事情都解决完毕之后,桂媚才拉着依零,询问起了相关的事项,看她一脸兴奋十足模样,显然是对于战斗十分感兴趣,毕竟依零能杀死一名紫金级战士,她对过程自然好奇。

    依零从简说明了一下,也就是两道魔法的事,胜的还算轻易,顿时这桂媚眼睛瞪得大大的,如见鬼一般看着依零。

    这让依零不竟觉得好笑,虽然她是情报相关的负责人,但年龄上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性情淳朴点也不太奇怪。

    在第二日的时候,关于任火的情报便传遍了整个城市之内,一名紫金级强者的陨落,没有人可以视若无睹。

    要知道,紫金级强者,就如同这星翠城的霸主存在,那等强横实力,根本就是无敌,只有他们杀别人的份,哪有别人杀他们。

    顿时众人就议论着,是谁能杀死一名紫金级强者。

    不少人觉得这是一名钻石级魔法师动的手,也有人觉得是紫金级魔法师偷袭之下将任火杀死,他们甚至猜疑到了具体的人身上,就那么二三个有嫌疑的人。

    当然,没有人猜测到是依零动的手,很少并不知道他和任火的恩怨,但唯独某一个势力,他们知道依零和任火之间的矛盾。

    这是一名神圣教会的魔法师,他穿着教会专属的法袍,模样还算年轻,约莫二十三四岁,此时已经是接近凌晨,但他却急急匆匆从酒吧赶了过来。

    什么地方情报传递的最快,自然是夜晚仍在营业的酒吧,关于任火死亡一事,在酒吧通宵喝酒的他,自然第一时间知道。

    本来想早点过来,可惜饮酒太多,导致头脑一沉,熟睡了过去,耽误了大好时间。

    伊恩来到一处奢华的府邸之中,这座府邸占地极广,周围依山傍水,有一片精致的花园和温泉,不过他没有丝毫停下,从花园中心的假山处,找到一处隐秘的地道,轻巧的走入其中。

    这是一座私人建立的地下闹房,范围还算不小,可以闻到尸体腐朽的臭味和空气的潮湿味,这让伊恩十分不适。

    没有几个人会喜欢待在这里,他自然也不例外,他将袖子卷起来,掩住脸孔,好让这种难闻的怪味离自己远点,可惜他所作所为毫无用功,越是往前走,腐臭和血腥味就越是浓郁,几乎让他呕吐出来。

    前方一处囚牢之内,有一具被吊起来的尸体,这人身躯早已不完整,是死是活依然不知,但杜克拿着鞭子,依然在这人身上鞭挞着,他因为兴奋,脸色涨红着,每抽一下,便发出一句糊里糊涂的脏话。

    杜克只是略一回头,看到是自己的心腹前来,并未停止手中的动作,并更加热烈起来,他那狂热的眼神,甚至有让伊恩一起加入鞭挞的念头。

    伊恩嗤之以鼻,自己宁愿死,也不要染上如此变态嗜好,这和毒瘾有什么两样,他想要成为一名强大的魔法师,而不是一名习惯虐待的偏执狂。

    “伊恩,这时候你找我,有什么事嘛!”杜克狞笑了一声,询问道。

    伊恩来这里自然有事,他不敢耽误,立刻将任火死亡的事件全盘说来,死因经过观察,如今也算是也确认一二。

    “任火?”杜克神色微微一变,有些难以置信,“你是说,在我们星翠城,一名紫金级战士被杀了?”

    “就是这样,而且动手的人,绝对是一名魔法师!”伊恩点头确认。

    杜克脸色一怔,魔法师?他感到微微不妙,随即立刻摇头,那定然是错觉!

    是的,他第一个念头想到的便是依零,依零的名气甚广,前阵子传言杀死过一名紫金级战士,对他已有隐隐的威胁。

    但那不可能,依零是个逃窜老鼠,他不敢来到中部自由联盟,他永远只能龟缩在‘哈斯达特魔法联盟’担惊受怕,随时都有可能被杀。

    那种垃圾,已经没有威胁了,他天赋高又能如何,被斯坦因帝国都认定为敌人,被他们通缉,依零的末路早已到了,最多垂死挣扎些时候罢了。

    但杜克毕竟是谨慎之人,他依旧询问,“那名魔法师,什么实力,施展的什么魔法?”

    “至少都是紫金级实力,根据现场观察,施展了两系的魔法!”伊恩连忙道。

    “双系魔法师?”杜克深呼口气,面色顿时警惕,若伊恩说这双系魔法师是雷系、火系、土系中的其中两系,那么他就必须警觉了,杀人的很有可能是依零那小子,世界上凑巧的事必定不多。

    “用土系和水系魔法,推测法术应该是4级或者5级,但现场破坏的太厉害,已经看不出来了。”伊恩回道。

    听到土系,杜克惊了一声,但听到水系,他便松了口气,无论如何,那依零不会水系魔法,不是他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

    杜克突然惊讶出声,自己的心里,好像在畏惧着依零,畏惧着那个垃圾?

    这怎么可能,明明在一年多之前,他只是一个从自己手中逃跑的小卒子,他有什么资格让自己忌惮。

    这是错觉,一定是错觉,自己最近睡眠不好,想事情通常都会变得复杂!

    杜克这般安慰着自己。

    “大人,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伊恩犹豫了下。

    “你说。”杜克道。

    “传闻……一旦达到紫金级实力,某些天资卓越的魔法师,可能再度得到一名神灵的认可,虽然是传说……”伊恩皱眉,“但假若,那依零达到紫金级,又获得了冰雪之神的认可,那他……可是一名四系魔法师了!”

    四系,水系、火系、土系、雷系……

    “不……不可能。”杜克惊慌失措,“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没有人这么可怕,他凭什么能得到众多神灵的认可,你想多了,绝对想多了。”

    杜克说话速度极快,显然是慌乱到无法保持镇定的程度了,即便伊恩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这位高高在上的红衣审判官,他畏惧了。

    “可是……”伊恩略一犹豫,还是咬牙,“大人,当初我们是和任火会过面的,他那时候和我们一样,在追杀这依零……”

    “据说……这依零将他的侄子,一名黄金级的盗贼给杀了,双方的仇怨不死不休……”

    “不……不可能!”伊恩彻底抓狂,身体哆嗦个不停,“荒谬、荒谬到了极点,我不听你的疯话,滚,给我滚。”

    “是……属下告退。”伊恩心中无奈,只能领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