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世界几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8本章字数:3136字

    一直到了下午,墨知也没能够达到坐忘,反倒是修为精进了不少,墨知运转了灵力,感觉到五官比以前灵敏了很多,手臂上的力量也增加了不少。

    “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坐忘怎会如此简单,魔族百年结的元婴是都是天才,就算人族因为魂力要求减半能够百岁之内结的元婴也已经是天骄道子了!”

    墨知自言自语的说道,劝自己不要过度的求快,防止弄巧成拙废了自己的修为。

    起身走到了二楼,发现墨小蛾并没有修炼,而是站在窗前望着远方,显得很安静深刻,这种情绪很少在她身上出现。

    这小丫头心思澄澈,胸无城府,对墨知也是真心的照顾,不然墨知也不会随意把功法传给她。

    “少爷,世界有多大?”

    墨小蛾突然转过身来,瞪着大眼睛看着墨知问道,很显然她很想从墨知这儿得到答案。

    这个问题直接把墨知难住了,世界有多大,墨知不知道。

    在他五岁以前,他的世界最远就是到过自己的舅舅家,在那时的他看来,世界只有三四山那么大,这山当然就是那座墨守山,要在父亲的背上走个三天三夜才能下山。

    可是后来,世界一下子变得太大了,上古史记中记载说世界有九界,自己当年被爷爷放在了魔界,来人界的路上,他看到了鬼界和妖界,人界之上还有仙界和神界,还有那言语不详的三界,到底有多大,墨知真的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墨知回答道,其实他更想说,你个小丫头片子,没事别瞎想,但是这墨小蛾的状态,最终没说出口。

    “少爷给我的功法,让我在想世界真大,竟然还有以三灵脉修成了真人,我想去看看!若是我不能去,少爷看到了记得回来告诉我!”

    墨小蛾好像有些伤感说道,神情低落,似乎是有些欲言又止一般。

    “别人说道始终不如自己看了真切,你还是自己去看看这个世界有多大,这个世界大着呢,有好多宝贝,额……是有好多好玩的事情!”

    墨知安慰道,心中万幸刚才差点就说漏嘴了。

    “哦!”

    墨小蛾诺诺的回来一声,就转身下楼拿着食盒去了饭堂。

    墨知也跟着下楼,到门外的花圃中转了转,算是放松了一下,顺便思考一下如何才能够进入到坐忘境界,老黑今早的话也是自己一直忧心的事情。

    此后的三天每天墨小蛾都会送饭来,但是吃完之后就走,不会在海云阁停留,墨知也没在意,以为她可能是贪玩,不想打扰自己修炼。

    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墨知突然睁开了眼睛,今天他刚入定没有多久就感觉到了魂境内那团灵云无论如何吸收灵气都不会在变大,最后感觉到那团灵云急剧收缩,不断凝实,最后凝成了一滴液滴,凝云成液,这是凝气境界的第二层。

    墨知站起身,深深地呼了口气,很是兴奋,三天凝液,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肯定是要轰动整个修行界,就算是那些开启二十七条灵脉的天才,比起自己也要狲色不少,自己到了墨府也有一个多月了,倒也不用因为修为的事情担心,实在不行就推脱说是服用了丹药。

    墨知心情很是不错,思考了一下,现在已经有一定的修为,短期内要想凝液成晶是不可能的,所以要选一下武技了,墨知想了一上午,因为武技太多,兵器类、身法、步法等等太多一下子决定不了。

    想了想已经是中午了,墨小蛾应该快要送饭来了吧,于是起身决定到院子的花圃里再走走,放松一下,以免自己操之过急错选了武技。

    “吱呀”

    墨知放开门,却发现一个小胖子蹲在自己的门前的台阶上,墨知记得这个小胖子是经常和墨小蛾玩的那个。

    “墨知少爷你可出来了,那……那个小蛾被音痕少爷打了,你快去看看吧!”

    小胖子叫做小石头,孙管家的孙子,应该也就十岁的样子,有点憨憨傻傻的,所以孙管家也不是很在乎他,毕竟对于修士来说,能够在修行一途走的远的后辈才值得培养,至于那些不能够在修行一途走的远的,就算是有灵脉开启,也不可能修为精进,老祖们还不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在哪?带我去!”

    墨知心理咯噔一下,连忙说道,那丫头说了那个音痕确实说要找自己,自己整日挂着谢客牌,别人也不好打扰,没想到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竟然连累到小蛾。

    “在演武场,我带你去!”

    说着小石头转身就跑,可是这个小胖子遗传了孙管家的身材,跑起来一扭一扭的慢的很,墨知见他太慢。直接拎着他让他带路,自己带着他跑,反正他这点重量在自己看来轻若鸿毛。

    然后墨府里就出现了奇怪的画面,一个身着蓝衣的红发少年,一手挟着一个小胖子,飞快的奔跑,快的简直不像话。

    当然这还是墨知收敛了速度,不然的话即使是那些破丹境界的修士都要惊叹了,要知道当年在魔兽谷,墨知可是被一只巨齿魔豹一个时辰追了三百里,当时穿着普通的衣服,全都烧没了,后来暗影才给他专门定制了那两身黑色的衣服,当时墨知才十岁而已。

    一会就到了演武场,演武场是墨家一些年轻弟子修炼武技的地方,无论年长年幼都会在此修炼自己的武技,至于一些修为足够,天资出众的早已去了外面更好的地方修炼。

    虽然是中午,但是演武场上也有三四十人,有人在和那水缸大的磨盘较劲,有人拿着一丈长的大刀在耍,也有一堆男女在那练着剑法。

    墨知一眼就看见了墨小蛾,此刻她正被四根绳索绑在了两个架子上,整个人像是一个大字,身上有很多鞭痕,隐有血迹渗透红色的衣服,显得有点黑。

    四周围了七八个少年和青年,一边戏说着一些话语,一边在嗤笑,突然一个桃子被一个青年抛出,只见一个约莫二十岁的青年手中黑色铁鞭刷的飞出,像是一条飞舞的长蛇,彭的一声桃子被击碎,那被击碎的渣滓飞溅到墨小蛾的散落的头发上,她也不出声,只是默默的低着头。

    周围的那些人在起哄。

    “音痕哥好鞭法,这么小的桃子都能够命中,将来肯定能够进入到千道学院!”

    “就是,下面换一个葡萄试试,让这个贱丫头尝尝厉害!”

    “墨痕哥开启了二十一根灵脉,修的是墨家的洪级中等功法,自然厉害。”

    “蛇鳞铁鞭,配上这蛇舞鞭法,音痕少爷是无敌的!”

    听到周围一片赞赏声,中间的青年还是很得意,喜形于色说道:“贱丫头,孙管家明明把你重新分配给了我,你竟然还敢去给那个野种送饭,你是不是清白的身子给她他,又去偷情去了!”

    说着青年直接挥舞手中的铁鞭子,眼看着就要打到了小蛾身上,一颗石头飞过准确的将那铁鞭打偏了,铁鞭子落空“啪嗒”一声打在了地上,留下了一道痕印,倒卷而回收到了青年的手中。

    “小蛾,你怎么不早说!”

    墨知其实早就到了,只是为了平静心中的杀意,才站在一旁,顺便了解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墨小蛾听到墨知的声音突然全身一颤,抬起头看到墨知的时候突然笑了一下,稚嫩的声音颤抖着说道:“少爷,我在想你和我说的世界很大!”

    虽然在笑,可是眼泪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这丫头一直都没有哭,见到自己来了突然哭了,然后头一坑,昏了过去。

    墨知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只是惊吓过度,心里憔悴才会如此,身上的伤才是最严重的,有两根骨头断了,需要治疗。

    “你就是那个抢了我公主的野小子,告诉你,小蛾已经是我的丫鬟了,你最好少管闲事!”

    墨音痕很是得意的说道,他就是想要让墨知出来,好好的羞辱一下他,最好能够让他自己去找老祖退婚,这样自己就能够迎娶公主,有一个国王作为岳父,这样自己的修行资源就会翻几倍。

    自己不久就会去千机楼挑战,那么自己就有机会在三年内争取进入凝气榜的前一万,以后进入千道院会受到重视。

    可是他却不知道,那位公主根本父亲早就死了!

    墨知却完全无视他,手中银光一闪瞬间切开绑住墨小蛾的那些绳索,把她抱在怀中,又从怀中拿出十枚灵玉,对着石头说道:“你去买些疗伤药!”

    小石头接过灵玉,拔腿就跑,生怕有人拦着他。

    “你不知道这个贱婢是我的丫鬟?你最好不要以为有了老祖照看,就能够胡作非为!”

    “对!我墨三郎早就看你不爽了,整天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只会讨好老祖。”

    “都要娶公主了,竟然还敢如此,这丫头可是音痕少爷的丫鬟,说不定以后还要做填房呢!”

    围观的青年少年七嘴八舌,仗着墨音痕壮胆,很是嚣张,毕竟他们不是嫡系子弟,平日里不敢得罪墨知这个嫡系又得到老祖照拂的弟子。

    “小子,你最好识相的把这贱婢给我留下,然后给我下跪道歉,我或许会宽恕你刚才的不敬之罪,不然的话就算是到刑堂,你也要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