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凤鸣十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175字

    墨知心中盘算了一下,一把剑就要七万灵玉啊,虽然最近几天,打劫加上卖了一些凶兽的尸体,墨知赚了真多钱,但是一把法剑就要七万枚灵玉,心里还是不舒服。

    其实墨知最舒服的还是空手套白狼,也就是打劫。

    那黄裙的少女见墨知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又走到那青年的身旁拉着他那袖管,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眼泪汪汪的看着那个青年柔声道:“云殿下,你不是说在墨云国没有你办不成的事情吗?人家真的很喜欢那把剑嘛!”

    那青年看着那我见犹怜的女孩,顿时心猿意马,随后看着墨知冷冷的说道:“小子,这把剑本殿下买了!”

    他不说我而是用殿下,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墨知能够知难而退,省去自己再费事。

    墨知看了他的衣服就已经猜到了他身份,只是自己完全没必要理会他,墨云国除了国王外还有一个别的国家没有的王爷,但是既然他说要买,那么让他知难而退吧。

    墨知取出自己的那张商盟贵宾卡,递给紫先生去刷卡,然后眼睛盯着那颐指气使的云殿下翻了个白眼,嘲笑道:“你买的起吗?”

    云殿下一听,勃然大怒道:“区区七万枚灵玉,本殿下的零花钱就够了。”

    墨知把法剑收了起来,嗤笑了一下,挑着眉毛道:“一亿枚灵玉,现在就卖给你!”

    这云殿下怔了怔,一下在没反应过来,随即周身灵力释放,指着墨知吼道:“一亿枚灵玉,你怎么不去抢!”

    他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不知趣,一亿灵玉把国库搬出来都没有这么多,自己已经摆明了自己的身份,这人竟然还敢如此行事,难道此人也有背景,云殿下心中有点犯嘀咕。

    但是他毕竟是云墨国的王子,而且旁边还有这外商学院的四美之一紫芸萝,这个脸怎么都丢不起,索性一咬牙道:“小子,本殿下可是云墨国的四王子,凤鸣十杰之一的云尹,识相的最好把剑卖给我,如果不然,嘿嘿!”

    云尹直接开始了赤裸裸的威胁,毕竟凤鸣十杰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高度,那可是有希望前往东都进一步深造的人物,若是能够在东都展现天资,那么就能够进入到神界,进入神都。

    “一亿灵玉,你买不买?”

    墨知根本就不愿和他多说话,又问了一便。说话时墨知已经从紫先生手中接过了贵宾卡,一脸的不耐烦,那眼神就像是一个阔少在嫌弃一个穷鬼。

    看到这一幕,刚才那嗲声嗲气的紫芸萝脸上瞬间闪过一抹诙谐的笑容,而一直无视这两人的紫先生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紫芸萝偷偷向他做了个鬼脸,一脸的得意,这使得紫先生无奈的摇摇头,两人的动作很隐秘,并没有被两个对峙的人看到。

    云尹狠狠的盯着墨知,他不知该如何回答,一亿灵玉自然是没有,硬抢这里可是清林剑阁,背后的家族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而且在紫芸萝面前这种事情简直丢死人了。

    紫芸萝见云尹真的动了肝火,又笑意盈盈的主动上去说道:“云殿下,既然没有了法剑,那就先行告退了,近几日学院真人讲道,若是翘课会有重罚!”

    说完直接不管那云尹,径自走出了剑阁,转身便没了踪影。

    云尹本来还在气墨知,见姑娘走了,也很是着急,狠狠的对墨知说道:“小子,你是何人,叫什么名字?”

    墨知得意的笑了笑,然后盯着他回道:“墨王府,墨知!”

    云尹一听墨王府微微一惊,随后便露出凶态,冷冷的说道:“好一个墨王府,好一个墨知!”

    说完云尹便追了出去,看样子很是喜欢刚才的女子,毕竟那女子无论是身段还是脸蛋长的都是标志可人,所以云尹走了之后墨知还是不得清静,因为老黑又在和他念叨御女术……

    在墨知走出清林剑阁一盏茶的功夫,从清林剑阁的后庭中走出一个少女,不是别人就是刚才的那位姑娘。

    只是现在她已经换了蓝色紧身练功服,尽显身姿曼妙,一脸笑意盈盈的跳到紫先生身边,拉着他的胳膊陪笑道:“老爹,你怎么来了?何叔呢?”

    紫先生看着身旁的女儿叹了口气道:“云云,你怎么尽胡闹,刚才那个小王子是怎么回事?”

    紫芸萝随即笑道:“哎呀,老爹,那个棒槌是我翘课出来玩遇到的,非要缠着我,所以我就带着他去买一些亮闪闪的东西啦!这不是想要找何叔甩掉,结果遇到了老爹嘛!”

    紫先生也是无奈自己这个女儿,明明是两姐妹,姐姐是天生的武痴,修行奇才可这妹妹虽说天资不差,但是整天就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最终还是无奈的摸了摸云罗的头,慈爱的道:“想女儿了,所以来看看!”

    一听这话,云罗就不愿意了,小脸一嘟囔,撒娇道:“我都在这呆了有十年了,你怎么才来,姐姐都已经汇丹后期了,我还要压制把修为压制在奠鼎后期一点都不好玩!”

    紫先生听了也是有些自责,但还是无奈的说道:“没办法啊,你祖爷爷当年问你们姐妹说谁愿意嫁给你祖奶奶的侄孙,你直接拒绝,你姐姐说了句若是能够赢她便嫁给他,所以你姐姐成了道子,你就只能为了进入黑土大陆再等上些时日了!”

    紫芸萝一听到姐姐要嫁人,立刻又开心起来,乐呵呵的对着紫先生说道:“老爹,你说我未来的姐夫会不会很丑?”

    紫先生狠狠的瞪了云罗一眼,表示对这个无法无天的丫头表示无奈,随即又想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女儿,带着一种酸楚说道:“想娶你姐姐也不容易啊!”

    “是嘛!是嘛!谁能打得过姐姐!女人就要像祖奶奶一样,你看祖爷爷还不是言听计从,要这么厉害干嘛!”

    紫芸萝带着一种如获真知般的口吻,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紫先生,搞得紫先生一阵尴尬,因为紫先生也是位妻管严。

    云罗似乎让老爹尴尬很得意,笑呵呵地道:“好了,老爹,你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嘛?”

    紫先生说道:“还不是为了这个墨王府,当然还有就是一年多以后的黑土大陆!”

    对于清林剑阁内父女的对话,墨知浑然不知,此刻他已经回到了墨王府的海云阁别院之中,手持法剑小红裙,一边观剑一边回忆着心中的凤鸣剑法心法和招式。

    墨小蛾在楼内盘膝打坐,身体在渐渐的复原,而所修炼的功法也不再是以前墨家所赐的荒级上阶,而是墨知给她的那份三灵功诀,修为提升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倍。

    凤鸣剑法取真凤身法,凤鸣之音以音入道,若是能够修至最终的剑域之境也是一种逆天的存在,以无形的剑气剑音斩破虚空即使是真人境界的修士也能击败,即使是化神也能够诛灭。

    墨知参悟心法,内心感叹创出此武技的前辈定然也是一位超然的存在,缓缓地运起灵力,尝试着激发小红裙上的灵纹,红朦朦的晕光亮起,整把剑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身材修长身着红裙的少女。

    “铸造这把剑的铸造师想来也是位秒人!”

    墨知心中想到,最终墨知只能够激发九个玄符,这些玄级灵纹是火属性加成,剑身周围那红朦朦的光晕是火焰,在一些法器上刻有符文,又或者说是灵纹,这是为了让够让法器增加攻击力,这些灵纹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却很少人能够刻上去。

    所以铸造师是一门很稀有的职业,若是能够铸造出能够进入上元武库的神器,那么这个铸造师必然会受到化神修士的重视,地位定然也是超然脱俗极高的存在。

    墨知看着剑,有些茫然!上元武库那是墨家先祖墨上元开创的神器排行榜,里面只收录神器,所以也被人称为兵器谱,上面的每一件神器都是人们向往的存在,现在负责排行兵器的又会是谁呢?

    缓缓地收回神,看向手中的小红裙,脚下运起灵力轻轻一点地,身形突进带着“嗤啦啦”的破风声,一道残影飞掠十几米站定,小红裙剑身微微颤抖,带着悦耳的清鸣。

    “这就是雏凤清鸣嘛?”

    墨知看着手中微微震颤的小红裙,也是有点惊讶,凤鸣剑法第一式:雏凤清鸣,宛若一只雏凤刚刚振翅冲天,心中像是有着难以言语的激动,那种将来要翱翔天空俯瞰众生的豪情最终化作一声清鸣。

    这清鸣在墨知听来就是悦耳的旋律,对于被人来说就是噩耗或者敌袭,是刺耳的尖叫,所以凤鸣剑法不仅是剑法攻击,还是神魂干扰,当然这些都是入门小成等阶段的威力,若是能够进入大成,化境以及更高的层次,那威力更是大的吓人。

    “鸾吟凤唱!”

    墨知双脚点地,飞身而起,身形一化为二,宛若两只真凤带着两声啼鸣一斩而下,两道红光划过天空一直延伸到地面。

    “扑哧!”

    两道剑光斩到地上,切出两条半尺身的刻痕,刻痕的两边有着烧焦了的青岩。

    “丹凤朝阳!”

    墨知飞身突刺,嘹亮的凤鸣响起,小红裙高举过顶,手中的剑身一分二,二分四……一直变出九把红剑,形成一个圈宛若一轮朝阳,每一把剑像是有自己的意志一般,从不同的角度斩向假想之敌。

    “梧凤之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