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做手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198字

    听到这话,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如意噗嗤笑了出来,瞅了墨知一眼,心想这少年是真的童心未泯呢,还是在开我的玩笑。

    如意走后,墨知拿着筷子大快朵颐,还不忘支支吾吾的问道:“老黑怎么样了,成了没?”

    老黑打量着那些醉倒一片的姑娘,头也不抬的说道:“下了下了,而且还有一个熟人,嘿嘿嘿,你小子还真损,竟然在这种事上做手脚!”

    “谁让那家伙在那瞎嚷嚷,给他点教训让他长点记性!”

    墨知狠狠的戳了一个丸子,像是对待仇人一般,很解气的说道。

    喝完了花酒,付了三百灵玉终于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老黑出了小竹楼,到了门前的时候又看见了那个叫做万烈的青年,此刻他正在和另一个青年喝酒,而这个青年墨知真认识,正是在清林剑阁和自己有过节的云尹。

    云尹一脸的陪笑,在他身旁还有一位老人一脸儒生的打扮,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此刻也是在对万烈陪着笑脸。

    这让墨知有点好奇此人的身份,但是本着低调的作风,墨知还是没有去打探他身份的想法。

    反正药已经下了,估计这三人今晚要好好辛苦一下了。

    快要出红妆楼小院的时候,墨知看到二世祖拿着鸟笼和亭子里的护院聊天,见到墨知出来,偷偷瞟了一眼,然后装作无事人一般,这让墨知感到有点好笑。

    出了红妆楼,墨知来到了黑市武殿,这次出来的第二件事情就在此,整日一个人修炼,终究不如在实战中进步的快,而实战除了千机殿设立在三界内的千机楼,那就要数黑市武殿还有中军学府的百战台最出名。

    在墨云国只有黑市武殿和千机楼,中军学府的百战台只有在一些都城才有。

    千机算尽排英才,武殿陪练真英雄。

    百战台上穿金甲,万古晴空谁称王?

    这句流传在修真界的打油诗,说出了三者的用处功能,

    千机楼分别给一些年轻的英才排位,挣的是排名当然为了吸引人去挑战排位,每个名次都设置有奖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每次去挑战也要缴纳一定的灵玉,总之就是一朝登临榜首,三日名遍天下。

    所以千机楼向来都是年轻英才们争鸣之地,在上三界享誉甚高。

    百战台,本是为了让中军学府的军人能够提升作战能力设置的战台,后来也演变成了整个修真界的机构,年轻的学员们若是能够同阶之内获胜百场,就能够获得中军学府铸造的百战铠甲,分别为铁甲,银甲,金甲,分别对应着奠鼎、凝丹、破丹三大境界。

    同阶战斗一次性战胜一百场,这需要逆天的天资,否则又有几人能够做到,虽说很难但是还是有人能够做到。

    最特殊的就是这黑市武殿了,武殿是为了赚钱,他的赚钱模式却突破了常规。

    修士们提高作战经验需要战斗,而五殿正是为此而设,他们有专门的陪练人员,也有一些外来的陪练人员,一些想要提升武技的修士交钱到这里找人陪练。

    说是陪练其实是比试,可以点名同阶比试,也可以越阶比试,只是价格不同而已。

    专门的陪练人员受到黑市的供养,比试的胜率决定着自己所获资源得多少,而外来的陪练人员则能够获得收入,他们比试胜率越高获得的回报越高,当然陪练的等级也就越高,从而每陪练一场的收入也越高。

    沿着黑市街道走了一会,来到武殿之外,有些人已经在此等候了,墨知找到了武殿陪练的报名处,领取了号码三十一号,外面等候。

    来当陪练的大都是一些散修,来找人陪自己练的大都是一些世家子弟,他们可丢不起这个人,让自己当陪衬来给别人练手,对于一些心比天高的天骄们来说,这比杀了他们还痛苦。

    “三十一号!”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不愠不火,这也难怪,才这里守了近百年,是个人也会觉得有些无聊乏味。

    墨知走到窗前,一身黄色道褂的老人也不抬头,默然地说道:“新人,步法陪练,外号脸谱,战绩为零,修为凝液,赢了可得一枚灵玉,输了没有,可还有疑问?”

    “没有!”

    墨知也没有多问,因为他对此有所了解,所以才会前来,像是不能够杀人,受伤自行医治等等条款,他已经很了解了,完全不需问。

    “进门左转,在笑脸厅等着,待会有人给你送面具!三十二号!”

    老人确认完信息,给了墨知一块铁牌,这说明墨知现在是铁级陪练,等以后赢得多了,并且达到一定的胜率就能够晋升为铜级,银级,金级等等更高级别,随之而来的是收入的增加,能够在陪练的同时赚取资源,黑市武殿可以说是一些寒门修士的乐土。

    墨知进了笑脸厅,已有两三个人在等候,都比墨知的修为高,当然年龄也大,见墨知只是凝液的修为,纷纷表示不屑,实力为尊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

    一个小斯走了进来,给每个人都送来了一个面具,戴上之后,根本就看不出谁是谁。

    随后便有一群年轻男女来到这里,像是审视货物一般打量着墨知等人。

    最后墨知被一个札着两个小辫子的姑娘选了,和那个姑娘一起进了陪练室,那姑娘便褪去身上的长袍,露出紧致的黄色练功夫,凹凸有致的身材尽在眼前,略微高昂的下巴,颐指气使地对着墨知说道:“小丑,本宫要练习身法,你可要小心了!”

    墨知的面具是一个笑脸小丑,而这个姑娘也根本就没有记住墨知的代号,所以她直接叫了墨知小丑,墨知心中很是不畅快,但是他来的目的是为了能够练习疾风步法,也没有和她计较。

    “自当尽力!”

    墨知双手背在身后,脚下缓缓地运转灵力,仿佛稍微一用力就能够消失在原地。

    那姑娘也不客气,双脚磐步上前,隐隐含有规律,突然一个加速带着一条黄色影子出现在墨知的身前,芊芊玉手运满灵力对着墨知的面门就是一掌,隐隐带着风雷声,很是吓人。

    就在那充满力量的一掌撩动墨知发梢的时候,墨知动了,脚下带着罡风一般,突然后退三丈。

    女子一掌落空,岂肯罢休连踏两步,带着一列虚影出现在墨知的左侧,以手为刃想着墨知的脖子横切过去,下一刻就要削下他的脑袋。

    手刃将来之际,墨知再次横移三丈,险之又险地避过了那危险的一掌。

    女孩微微皱眉,没想到这个还处在凝气期的修士竟然能够避过自己的风雷掌,而且这还是自己使出追身步法的状态下,但是她可不会输。

    娇喝一声,脚尖轻点追身步法更上一层,追着墨知的身影,双手五指虚长成合包之势,他要将墨知擒住,然后再击败,不认为眼前的人能够胜过自己的灭级中阶武技追身步法。

    可是他不知道到的是眼前的对手在修炼的是魂级武技,只不过还在入门的边缘,所以才会险象环生,其实以她凝气期虚鼎大圆满的修为,墨知就是让她打两掌,也不会有事,实力太弱。

    但是墨知是为了练习武技,所以看到那袭来的双手,身形陡转向后退了两丈,女子的两手扑了空。

    女子没想到以这种速度,自己竟然还是没能奈何眼前人,而且他还一直背着手,仿佛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动了肝火,再也不保留,调动所有的灵力。

    动怒了的女子速度陡升,招式更加狠辣想要一招把墨知击倒,但是最多也就是擦过墨知衣襟而过,从来没有碰到过墨知身体,这让她更加的气急败坏。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反观墨知的身形仿佛带上了嘶嘶的风声,有的时候女子刚刚动身,墨知已然避开好远。

    两个人一个不断地进攻,一个看似悠闲地退守一个多时辰,像是在玩追逐的游戏一般。

    旁边的记录人员简直傻了眼,他可是破丹境界的修士,现在已经是银级陪练,原本那个陪练还动作生硬,到了后来竟然越发的流畅,更有意思的是陪练明明就是凝液修为,可是先出现灵力枯竭现象的却是凝气圆满的女子。

    他看了看记录本,名字叫做脸谱,以前从来出现过,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好了……不练了,本宫认输,你这家伙逃得太快了!”

    两个时辰后,女子放弃了追逐,双手掐腰酥胸起浮,喘着粗气说道,此时的她香汗淋漓,衣衫湿透,脚步显得有些虚浮,明显是灵力耗尽的征兆。

    “脸谱胜出,成绩一胜零负,胜率百分之百!”

    记录人员缓缓地报出了结果,然后便走了出去,出去之前还是深深的看了墨知一眼。

    “承让!”

    墨知对着女子道了一声,转身便要走。

    可是谁知刚转身,那女子竟然突然一手探了过来,墨知心中一惊,身形向左侧一闪,右手反手握住女子的手腕,一个用力直接将女子扔飞了出去。可是刚扔出去他就后悔了,因为女子手掌根本就没有灵力。

    “咚!”

    一声巨响,女子结实地摔在墙上,加有禁制的练功房,结实无比除非有元婴来,否则很难破开。

    “噗!”

    女子刚要爬起说话,一口鲜血先喷了出来。

    墨知赶紧上前去扶她,心中却有些忐忑不安,有些愧疚,虽然他不知道女子要干嘛,但是应该不是要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