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章:二八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194字

    “唉!唉!这可不怪我,我以为你要偷袭我!”

    墨知扶起已经身体瘫软的女子说道。

    女子满脸怒容瞪着墨知,不管不顾挂在嘴角的鲜血,终于提上来一口气,狠狠的盯着墨知说道:“原来你早就可以打败我!为什么还要等这么久!”

    墨知原本以为这女子会怪罪自己伤了自己,却没想到她竟然会说这句话,但便觉的这女子虽然说话有些骄横,长的倒还不错。

    女子挣扎着自己站稳,然后盘膝而坐,闭目调息,墨知就站在她身旁不远的地方,算是护法吧。

    幸好老黑今天在外面呆得太久,现在还在休息,不然遇到这种情况,老黑还不是道会说出什么来。

    看着眼前的女子,一张鹅蛋脸稍微显得有些稚嫩,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长长的睫毛,薄嘴唇,还有点婴儿肥,嘴角还挂着血迹,微微蹙着眉,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一般。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女子调息完毕睁开眼,看到脸前的这个小丑竟然在盯着自己,脸上不自觉的浮起红晕,竟然特别想要看看这个男子的容颜,但是又有点担心,如果长得像是歪瓜裂枣怎么办?

    墨知看着女子脸上阴晴不定,心中也有点忐忑,她到底要干嘛,不会是要告到执事那里取消自己的陪练身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就再去黑风森林找凶兽练习吧,远就远些吧,但自己的计划可能就要延后了。

    那女子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站起身来对着墨知说道:“你能不能把面具摘掉!”

    墨知一听原来不是责怪自己,心中微微一松,顺手取下自己脸上的小丑面具,露出那张俊秀干净的脸。

    女子不由的盯着墨知多看了几眼,心中一阵激动,很英俊嘛!可是突然又觉得有什么不对,自己管他长的什么样呢。

    “姑娘,你也没事,我也摘了面具,可以走了吧!”

    墨知看眼前的女子阴晴不定,倒也不想多纠缠,再次说道,这里是黑市,墨知还是要收敛一些,不然会很麻烦。

    女子听到墨知说话,从自己的思绪抽回来,心中不由得一阵尴尬,刚才自己气不过,想要偷袭取下此人的面具,不成想自己被人打伤,心中不由觉得丢人,可嘴上却道:“你打伤本宫,就罚你陪本宫练习身法十日好了!”

    说完根本不给墨知说话的时间,一溜烟地跑了。

    墨知心想正好最近都要练习身法,随便是谁都无所谓。

    带上了面具,墨知再次登记陪练,不过这次的对手是一个奠鼎初期修士,墨知这次有了经验,当发现对方追不上自己的时候,果断的击败对方,以免再出现什么纰漏。

    后来墨知连赢六场,让那些记录员都有些傻眼,这个少年竟强悍如斯。

    练习了接近一天,领了七枚灵玉,墨知走出了武殿,发现那个小尾巴不在了,也觉得有些好笑,这个人还真是不够尽职尽责的。

    接下来的日子,墨知每天都过的很规律,早上起床和墨小蛾一起吃饭,然后和她交流一下修炼的心得,墨小蛾的悟性很高,经常能够提出一些墨知感到很新奇的观点。

    比如灵脉只是渠道,如果开启的不多那就想办法把灵脉变粗一些,人就好比一个瓶子,肚子大的,一开修练慢是因为要装的水多,还问了墨知一个问题:“神魂在哪?”

    墨知告诉她在魂境内,然后小丫头就沉迷在了魂境在哪,墨知也不知道,问了老黑,老黑说他也不知道。

    吃完饭墨知便会在二世祖的保驾护航之下前往黑市武殿,和那个姑娘比上一场,这次墨知没有留手,感觉到她灵力快要枯竭之后,果断出手将她击败。

    这姑娘虽然每次都不说,但是能够感觉到她心中的倔强,非常想要赢墨知一场,可是等到输了之后也同样是傻兮兮的笑着,然后跟墨知说明天见。

    墨知每天修炼到晚上才会回去,至于胜率当然还是百分之百,他为了不太引人关注,最高只会陪那些奠鼎初期的人修炼,每次都是快要耗尽对方灵力的时候击败对方。

    十天之后,墨知的疾风步法已然入门,想要小成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再去黑市武殿已经没有多少意义。

    “你要走了!”

    听到墨知和自己告别,女子明显有些惊讶,看着墨知的眼神带着莫名的情愫。

    “最近不来了,以后你找别人练吧!”

    墨知觉得眼前的这姑娘还不错,所以就跟她多聊了两句。

    “你……你是谁?”

    女子突然觉得心烦意乱,本以为日子能够如此简单的过,每天都能见到这个少年,却不想他竟然要走了。

    “墨知!后会有期!”

    墨知可不是拖泥带水的人,既然要走就直接爽快的走,哪怕当年离开魔界也是如此。

    少年的身影毅然离去,留下女子呆呆的站在陪练室内,姓墨的嘛,不知到是不是墨王府的人,女子喃喃自语。

    墨知办理了手续,结算了自己的收入,一共三百多灵玉,现在墨知已经晋升为铜牌陪练,七十九胜零负,再赢二十一场就可以晋升为银牌陪练,那时候待遇会更高。

    走出黑市武殿,发现那个小尾巴竟然又偷懒,好像自从墨知约斗祖台之后,这人就不再想着把自己抓住一般。

    其实墨知一直找一些人流拥挤的道走,这人也没什么机会。

    无人跟踪,墨知也就放心了,因为他今天要去麻行,看看上次打探的消息,还有就是要再收集一些事情。

    路过香林别院的时候,墨知看到很多人围着窗口买东西,正犹豫要不要看看是什么事,却听到有人和自己打招呼道:“兄台也是对着太史公报感兴趣吗?今天的头条可是医家仙子和道家神子的联姻!”

    说话的人是一个布衣青年,可是修为却赫然是结婴,此等年纪就有这等修为着实骇人,听了他的话,墨知问道:“太史公报是什么?”

    墨知自然知道太史公报,太史公报是神界太史家族的产业,专门负责信息的传递,太史家是公认的上三界信息库,家中藏书无数,更是从事史书的编纂,很多时候都是以太史家的典籍为考据的对象。

    当然最令人费解的事情就是太史家主太史慈的修为,有人猜测是紫道巅峰,有人说他早就已经化神,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然而墨知还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对于眼前的青年,墨知问出这个问题自然是有意试探对方的身份。

    “太史公报当然是发布信息的了,兄台不知?”

    青年男子有些诧异地解释道,说着还将手中的报纸送给了墨知,墨知也不客气接过报纸,随便的看了两眼头条果然写的是张家的神子张道心和医家仙子秦诗瑶的联姻,但是墨知对此不太关心,文章的落款是太史梦菲。

    “不甚了解,你叫住我不会就是为了送报纸吧?”

    墨知随意的说道,他看的出来对方不是为了随意的送报,明显是有目地,只是墨知不知对方是谁而已。

    “没事,只是为了送报而已,看完的报纸对于我来说已然无用,不如送给别人或许还有些用处。”

    青年笑着随意的说道,仿佛当真如此一般。

    墨知见他不愿说,也就不再多问,拿着报纸和对方告辞之后,径自走向了坊市,心中还在想着太史公报,突然觉得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不由得让墨知弯起了嘴角。

    墨知走后,那个青年的身旁凭空出现一个老人,瘦脸白须眼眸深邃,对着青年说道:“傲蓝少爷,这个少年不像是墨家的公子吧!”

    青年也是微微皱着眉,仿佛思考着什么,随后像是在对自己又像是对着老人说一般:

    “确实不太像啊,整天在黑市赚灵石,肯接受别人的傲气,和那个墨无意简直是两个极端啊,算了咱们还是直接去墨王府直接和墨问天谈吧,至于演先生推算的什么“孤星”,留给别的家族吧!”

    那个老人也深深的点点头,带着青年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下次出现已经到了墨王府。

    没有人跟着,墨知却渐渐陷入了沉思,他总觉得云墨国最近怪怪的,因为在人界应该没有多少得道修士才对,可是墨知已经遇到了好几位,墨家那个麻衣老人,清林剑阁那个紫先生,还有刚才那个青年旁边的隐藏的老人。

    这些人都逃不出老黑的感知,这些人要干什么呢?

    想到这些墨知刚觉道云墨国的上空仿佛笼着了一层乌云,让人有种压抑的感觉。

    看了看天空,墨知总感觉有风暴要来,他若是想要了解自然可以通过麻行知晓,但是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这些都与他无关,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凝气圆满。

    黑市到坊市没有多远的距离,到了麻行的钱掌柜立刻迎了上来,一脸恭敬地招呼墨知上了二楼,而自己也一改无精打采的模样,暗中警惕麻行周围的动静,跑堂的青年更是拿着抹布在门外擦着门窗。

    到了二楼,只有一位麻脸的老人在,见墨知上来立刻起身恭敬的站好,对着墨知行礼。

    墨知赶快上前拖住他,对着老人郑重的说道:“前辈以后请不要行礼,我这担当不起!”

    麻脸老人对着墨知恭敬的说道:“多谢少主!”

    墨知盘膝和老人面对面坐着,给老人和自己到了杯茶,闻了闻茶香说道:“怎么样?有消息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