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丹神殿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099字

    麻脸老人向周围设置了禁制,然后说道:“公子让查的和丹神殿有联系的组织,我等已然查到,分别为商盟的丹行,千道盟的医家和农家,另外神将府联系的最是紧密,当年的千道盟和商盟互相攻伐,也是那个丹无声亲自出面化解。”

    墨知喝了一杯茶,轻轻的放下茶杯,陷入了沉思。

    自己当年身中奇毒,专伤神魂,听冷脸师傅说,这丹药是时神徒所下,定然是来自神宗,而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个人,也是神魂被人下了手脚,神魂被摄,想来应该也是神宗所为。

    炼制丹药的是丹神殿,那个丹无声来自神界的丹家,东皇陨落之后立刻加入了神宗,神尊对他好像还很是敬重,那么当年神尊的丹药来自丹家的可能性很大。

    要想夺回被摄去的元神,就一定要能够和丹神殿联系上,然后混入丹神殿,查找才行。商盟的丹行,千道盟的两家,神将府三者和丹神殿有联系,自己若是想要混入丹神殿,定然是要加入一家。

    千道盟的传承重视家族血缘,神将府纪律森严自己身上疑点和秘密太多也不宜去,由此看来只看天资实力,不问出身的商盟才是最好的选择。

    心中有了决断,墨知也不再多想,平静的问道:“关于凤翔国,可有什么消息?”

    老人一直在等着墨知的发问,听到询问老人便回:“以前落凤坡有一个大的宗门叫做寒雪宗,当年神尊下旨得道升天,但是这个宗门却拒绝,最后在“修剪外枝”的行动中被灭了,但是寒雪宗的人并没有完全死绝,在约莫三千年前的时候,落凤坡被毁坏的土地恢复了生机,渐渐有了人烟,很多修真者便来此建国。”

    “其中最早的便是这凤翔国,原国王冷氏一脉便是这寒雪宗的后人,三十年前老国王冷水寒离去,便由他的大女儿冷姬雪继任国王,但是冷姬雪多年前产下独女冷凝雪之后不久便离奇死去,后来神界夏侯家的夏侯昭因为取了冷雪瑶,也就是姬雪的妹妹,以外戚之身坐上王位,所以凤翔国现在被窃国了。”

    墨知得到这些消息,倒是有些能够理解那个金殿使所说的昭王姓夏侯,原来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看着麻脸老人欲言又止,墨知果断的说道:“前辈直说无妨!”

    那麻脸老人略显无奈的笑了笑道:“我们收到的消息说,少主与那冷公主定了亲事,所以便深究了一下,原来凤翔国的习俗便是一夫一妻制,即便是那个夏侯昭目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招揽妃子!”

    说完他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墨知一眼。

    夏侯家想要用过了气的公主拉拢墨王府,而墨问天用自己回绝了夏侯昭,墨问天当日说要带自己去凤翔国结亲,估计顾及的是墨王府的面子。

    墨王府在云墨国和周边还算有点影响力,但是和神界的紫道之家夏侯家还是差的十万八千里,就算墨王府内隐藏了一位真人也不行。

    墨问天胆敢无视夏侯家定然是有所依仗,只是这依仗是什么墨知还不知道,但是也和自己无关,现在看来虽然和那个冷公主的婚姻不是很简单,不过这些都是别人需要去考虑的,自己就是服从安排就行了。

    想到此处,墨知也就没有多少担心的,转而问道:“前辈,影部在上三界,只有神都渗透不了对吧?”

    老人微微一怔,随即便回到:“影部在上三界的的职员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分布很广也最隐蔽,不过还是有些地方去不了,像是保皇派,北神宫,刺客联盟的移动城堡,以及一些奇险之地。”

    保皇派是东皇陨落之后,不愿听从神尊昊天之令的人,当年这群人受到了神将府疯狂的打压,后来渐渐转向了地下,力量还有留存,但是却根本不能够和神尊抗衡了。

    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叫做吴心的化神,暗影好像和他是旧识,但是当年讲到这一点的时候,暗影没有多说只是说保皇派一直在等魔尊,至于是为什么,墨知也不知道。

    墨知给自己续了杯,吹了吹热气,然后道:“将处在人界西夷大陆的影部职员全都撤出,一定要隐蔽,然后请一位修为最高的职员在西都待命。”

    老人听了这话略略惊讶,但是随后还是恭敬地应了下来。

    墨知喝了杯茶,然后又道:“传讯给影叔,说我半年内进入外商学院!”

    说完着一些,墨知又思考了一会,然后对着老人说道:“还有几件事:一、查一下哪里有真火,二、参与灭掉墨家的那群神秘人。”

    麻脸老人不会去问墨知是怎么想的,起身行礼之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离开了麻行,墨知沿着翔云大道悠悠地闲逛,老黑又在和他吵吵着要去红妆楼,这回墨知直接当作听不见,在路边买了两根冰糖葫芦便回了墨王府。

    又在一群人的指指点点中走过,对于这些整日蹲在家中的闲人来说,说三道四就是他们的最爱。

    不时的有人朝着墨知讥笑,认为他傻,干嘛要去挑战墨音痕,这不是自讨没趣嘛!

    也有的人心怀怜悯,认为墨知心地善良敢为一个丫鬟直面失败,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认为墨知能够赢。

    对着这些墨知可以说是充耳不闻,平静的走到海云阁的小院,刚进门就发现墨小蛾坐在小楼门前的石阶上,两眼通红,很明显是刚哭过。

    见到墨知手拿一根冰糖葫芦走进来,瞬间又眼泪汪汪的,仿佛不敢见到墨知一般,立刻低下头,豆大的泪珠坠落,“啪哒啪哒”地打在石阶上,印下一个个青黑圆点。

    墨知也知道这小丫头为什么哭,便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放心吧!少爷没事的,诺!这是给你的糖葫芦。”

    墨小蛾一听这话,得道了证实心理更是难受,今天小石头和自己说这事的时候,她还有点怀疑,现在确认了,墨小蛾总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少爷,心中难受便要哭,竟然哭出声来了。

    墨知也不说话,就坐在她旁边看着这个还不到十岁的小丫头在哭,墨知因为人生遭遇的心性成熟的很早,后来又因为魔尊和暗影的影响变的更加沉稳谨慎,红姐姐又教会她心地善良和蔼可亲,老黑教会他最多,勇敢、果决、乐观、耍无赖,不要脸,下黑手,甚至一直隐藏在墨知性格中的傲气等等。

    他有的时候很同情这个小丫头,自己不能够掌握自己的未来,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小丫头竟然把墨知引向了道途,世界有大?

    墨知不知道世界有多大,哪怕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个世界有多大,他问过老黑,老黑让他自己思考。

    墨小蛾的哭泣声渐渐停止,墨知把冰糖葫芦递给她说道:“快吃吧!以后少爷给你个机会去看看这精彩的世界!”

    小蛾抽泣着接过糖葫芦,抬起已经哭的肿了的眼睛看着墨知问道:“少爷,你真的有办法吗?”

    墨知笑了笑,理所当然的说道:“打赢就是办法!”

    这场赌约的结果早就已经注定了,所以墨知根本就没有在意过,可是墨小蛾不知道墨知的能耐,自然还是有些担心,低头不语随后咬了口糖葫芦,又抽泣了起来。

    墨知对着个小姑娘也没办法,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眼泪凑着鼻涕加上糖葫芦味道怎么样?”

    墨小蛾听到这话,有想哭又想笑,也就不再纠结约斗的事情,毕竟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心性简单。

    上了三楼,取出大把的灵玉,盘膝坐在其中,魂境内的灵液已经到了不能再次成长的地步,所以他要凝液成晶了。

    凝气期分为五重,分别为:汇气成云,凝云成液,凝液成晶,灵火融晶,构筑虚鼎。

    这是上古时期的修士通过无数次的反复试验最后被一位皇者总结推广得来,这位皇者被称为圣皇,圣者亿万人之师,皇者修士的巅峰,能够同时被称圣皇,自然在修真界有着难以言喻的崇高地位,墨知对于这位皇者没有多少了解,因为太过遥远,就算是有些耳闻的太古东皇,他也知之甚少,因为根本没有典籍记载这些人的事迹,他最多也就知道东皇陨落在神尊手中。

    墨知也曾有过疑问,既然昊天能够战胜东皇为何自己不称皇呢,不仅是昊天就连魔尊也只是自称尊,却没有自称是皇者,难道他还不够强?

    但是墨知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想,魔尊若是不够强,谁会听他的,难道是因为他长的帅?

    不过这些都只是墨知自己想想而已,现在他修炼的是外道功法,破灭神诀,所谓外道就是与大众的修炼道途有所差异,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脱离轨道。

    凝液成晶是修士魂境内的灵液吸收到达一定大小之后的自然状态,说是自然其实也会有所差异,比如说在凝晶的时候能够凝结多大的晶核,这对修士以后的修炼很重要。

    墨知盘膝坐在灵玉之中,不断的引灵入体,这是别人没有的能力,渐渐的镇静下来,但是始终达不到坐忘,想要通过自己自由进出魂境墨知还是没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