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突飞猛进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159字

    墨问天随意的笑了笑,露出了慈祥的笑容道:“听说你最近总是挂着谢客牌,看来在下苦功啊!”

    这话看似是在夸奖墨知,实际上是在问自己如何修为能够精进如此之快,墨知对此也是早有准备,平静的回道:“弟子前些日子买了一些丹药,没想到,对于修为有如此功效!”

    三位老祖一听原来是丹药,纷纷有些失望,这丹药是一门大学问,确实是有一些丹药能够让修为突飞猛进,想来这孩子为了赢赌约还真是不顾一切啊!

    墨问天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随即还是劝道:“不要为了一时之气毁了自己的修行,九灵脉还是有可能进入元婴的!”

    毕竟是自己的孙子,还是规劝一下的好,墨问天这般想着。

    墨知也能够明白他们心中所想,随即回道:“多谢老祖勉励,墨知定会努力修行,争取为光耀门楣!”

    听了这孩子理解自己的话,墨问天点了点头像是认同了墨知回答,随后话题一转的问道:“你可认识清林剑阁的紫先生?”

    墨知心中微微一惊,随即恢复了镇定,他魂力强大过目不忘,自然知道那个买剑给自己气宇不凡的中年人,但是他可不会说自己如何认识,不然定会追问灵玉的来源,虽然也可以说是墨海留给自己的,但是若是被要求交出来,墨知还是很不乐意的,毕竟那是自己一个月的努力。

    想了这些,沉静的回道:“弟子确实和紫先生有过一面之缘!”

    墨问天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满意的点点头,随后说到:“你稍微准备一下,午时随我走一趟!”

    墨知应了下来,随后三个老人便打发了墨知,走出了祖堂,墨知还是有很多的问题,那个紫先生到底要干嘛?

    想了很久墨知也没有想出结果,最后不得不放弃,带上墨小蛾到饭堂大吃了一顿,原本的打算是吃了早饭墨知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虽然有修为在身能够几天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但是这是墨知的习惯,很难改变。

    足足吃了接近两个时辰,两人撑着个肚皮圆圆鼓鼓的,墨知还好九灵肉身的消化奇快无比,但是墨小蛾就有点惨了,坐在桌子边上手里拿着自己最爱的鸡腿,嘴上还想吃,但是肚子盛不下,可把这个小姑娘难为的。

    陪大勺子和墨小蛾坐着闲聊了一会,便赶往祖堂,到了祖堂边看了墨问天站在花圃边上,墨知上前行礼问安。

    墨问天示意他免了,然后便带着他走出了墨府,这次出了墨府果然没有小尾巴跟着,这也难怪。元婴修士都有神识,不用眼观也能够感受到周身的一切,若是那个二世祖敢出现多半会被发现。

    墨问天带着墨知穿过翔云大道,居然来到了黑市,这让墨知有些诧异,他今天问自己是否认识紫先生,本以为是去清林剑阁,结果来了黑市,看墨问天没有解释的意思,墨知也就没有多问。

    穿过红妆楼,墨问天带着墨知来到了香林别院的门前,给门卫出示了一个黑色的三角形令牌,两个体型矫健的壮士立刻行礼放行。

    墨知有些困惑了,来这香林别院干嘛?

    香林别院在以前是叫做交易行,还有一个别称叫做人头榜,这儿从事的是修真物品的拍卖,和人头的悬赏,墨问天带自己来到这儿来是为了什么呢?

    大厅的侍女见到墨问天来到,赶紧过来上前接引,带着墨知来到了一处大厅的二楼,二楼有很多的房间,进了房间墨知便看到了紫先生还有上次那个黄裙姑娘。

    紫先生见到墨问天便上前相迎,笑呵呵的道:“墨王爷,别来无恙啊!芸萝快拜见墨前辈!”

    站在一旁的姑娘完全没了当日的妩媚骄横,对着墨问天很是恭敬的行礼道:“晚辈芸萝拜见墨前辈!”

    墨问天也是很恭敬的对着紫先生回礼,转而看着紫芸萝道:“芸萝姑娘年轻有为,雪丫头可是经常和老夫提到你啊!”

    紫芸萝一听到墨雪的名字,立刻没有刚才的庄重跳脚道:“真的吗?雪姐翘课也是回家了?”

    说着还不忘双手蜷缩抱在身前,那眼中的期盼都快要流出了,这让紫先生有些尴尬地向墨问天解释说这丫头从小就被惯坏了,墨问天倒也没有在意这点,毕竟是晚辈而且雪丫头的朋友能有几个正常的!

    墨知有些怔怔地看了看紫芸萝,随即明白那日在清林剑阁自己是被当作了挡箭牌,不由得有些冒火,自己向来喜欢骗人,戏弄算计别人,结果这回竟然被人戏弄了。

    看见墨知,紫先生也想起了当日的事情,略带歉意地对着墨知道:“当日小女无意牵连墨公子,还请墨公子不要在意!”

    墨知行礼道:“紫先生言重了,不妨事!”

    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很是不舒服,尤其是老黑还在笑话自己。

    墨问天刚才没有想让墨知行礼,就是存着一个心思想要打听一下为何紫先生会认识墨知,现在倒也有些眉目了,原来是这丫头牵连到了墨知!

    紫先生倒是没准备就此完了,反而问道:“听闻墨公子是前不久才回的家,不知以前身在何处?”

    听了这话,墨知心中咯噔一下,但随即恢复了镇定,他将眼睛望向了墨问天,意思很明显这就是想要询问墨问天的意思,毕竟这是家族秘闻,而且还牵扯到了道果。

    墨问天见此情景,也是略微皱眉的对着紫先生问道:“知儿却是我那流浪在外不孝子所留遗孤!不知紫先生为何对此如此关心啊!”

    紫先生也不觉的尴尬,而是对着墨问天说道:“前几日,我将墨家族谱交给了祖母,祖母也是特意问及此事,所以我便问问,还请墨王爷不要怪罪!”

    墨问天一听是那位紫家的祖母,倒也不敢多问什么,而是对着墨知说道:“知儿,你就说说吧!不用有所保留!”

    说是不用有所保留,其实是让墨知不要把道果的事情说出来,墨知也知趣,和紫先生说了说以前准备的那套说辞,自然不可能有任何漏洞。

    说完了之后,紫先生略略感叹了一句道:“墨公子命途多舛,当真是让人扼腕。”

    墨知略略露出一点悲伤,然后对着紫先生说到:“虽说以前多有不幸,但是现在老祖多般照顾,弟子也没有觉得有多少遗憾!”

    听了这话,紫先生优雅的笑了笑,而墨问天也看了看墨知笑了笑,心想这小子还真会说话,虽说修为不够但是能够有如此心智倒是一个可塑之才,做家主要有勇有谋,否则如何带着家族乘风破浪。

    紫先生已然问完了墨知的问题,便对着已经听的哈欠连天的紫云罗说道:“芸萝,墨公子刚回王城不久,你陪他多走走,算是对上次的赔礼!”

    芸萝姑娘一听可以走了,立刻来了精神,杏木圆睁精神迸发跳着上前娇媚道:“墨公子,人家陪你去走走吧!”

    墨知可是见过这个姑娘的另一面,可当着两方家长的面,便彬彬有礼的说道:“有劳姑娘了!”

    说完便向两位长辈告退!

    紫先生看着芸萝回头对着自己办的鬼脸,心中已经在向这个墨家公子带着歉意了。

    紫芸萝和墨知下了楼,便一把拉住墨知的胳膊,用能够酥碎人骨的声音娇媚道:“墨公子,上次的事人家对不起了!”

    墨知眉头一皱,心想就知道这个姑娘会如此戏耍自己,转过脸来笑道:“既然觉得对不起我,那就请我到食尚斋吃一顿吧!”

    这话把原本准备坑墨知一下的紫芸萝吓了一跳,松开手微微离开墨知一点,装憨笑道:“墨公子真会开玩笑。”

    心中想着,这小少年居然想从自己这捞点好处,哼,门都没有。

    “紫姑娘别误会,我没开玩笑!”

    墨知挂着淡淡微笑,一双黑色的眼睛比谁都真诚,要是暗影知道,自己含辛茹苦教授了一个月的控制表情的能力,被墨知用来耍无赖蹭饭,一张老脸都不知道该往哪藏。

    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两转,计上心头。

    紫芸萝有些不好意的抿了抿樱桃小口,似乎有些委屈一般,竟然啪哒啪哒的哭了起来。

    这一哭,墨知就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墨知现在很难静下来思考,外有紫云罗不断的抽泣,内有一个老黑说他不懂得怜香惜玉,没心没肺以后找不到老婆,甚至还诅咒自己以后生小孩没屁眼,自己也不觉得前后矛盾。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墨知还是对着紫云罗道歉说道:“刚才墨知冒失了,还请紫姑娘见谅!”

    一听墨知道歉,紫芸萝就开心了,破泣为笑,心想也就这么回事吗,嫩的很!

    刚想抬起头高傲的拒绝时,却发现墨知已经走远了,心中顿时火冒三丈!

    紫芸萝掏出铜镜,对着自己左照照右看看,看了看头顶的带的紫藤花,又理了理自己的项链,把胸口的真丝衫也向外拉了拉,这是怎么回事,本小姐失去魅力了?

    心中愤愤,紫芸萝气的跺脚,快速赶着墨知前去,心中已经决定一定要拿下这个小鬼。

    只是她不知道,墨知刚才也就是想出出气而已,现在都已经把对方难为的梨花带雨,也就没有多少心思了,至于紫芸萝的美貌,墨知现在大部分的精力要应付老黑的牢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