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助你入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149字

    “既然你把奴隶契约毁了,我会保卫你十年,然后回去报仇!”

    程子明坚定地说道,他内心还是很感激墨知的,毕竟是对方救了自己,以自己奠鼎后期的修为护住墨知十年还是可以的,至于复仇他也不会隐瞒,毕竟眼前的这个人也不可能和自己的仇人有什么关系。

    “你报不了仇!”

    墨知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又不紧不慢的缀了一句:“因为你不知道你的仇人是谁!”

    墨知已然知道了那群神秘人很可能和当年灭了墨家的是一群人,全部蒙面,一族高手尽灭,鸡犬不留。

    程子明没有接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墨知说的是实情,当夜他被惊呆了,那笼罩了整个家族的青灰色,老祖的怒吼,长辈们的悲鸣,到处挥洒的鲜血,最后还是身为身为家主的爷爷动用家族深藏的神器,才将自己送了出来,身为家族的道子自然是天资卓越,更是拥有着逆天资质。

    奈何当时他却感觉深深的无力,这让他曾经消沉了好一阵子,但是爷爷的交待依旧萦绕在耳边:“飞鹏不死,必展雄姿!”

    回想这些,程子明一阵伤感,他看着墨知说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助你入道!”

    墨知笑了笑说道,放下茶杯接着说道:“我想让你进入千道盟,当然是改头换面隐姓埋名的进入,不然被隐藏的仇家发现,你可能就死于非命了!”

    程子明有些不解,这个素昧蒙面的少年为何要帮助自己,但是他还是觉得少年的有道理。

    他本来准备进入黑市打拼,想要进入刺客联盟,以图日后报仇,但是没成想黑市的人不是自己可以想象,被人暗中制服种下了奴隶契约,不然也不会落魄到如今。

    “我也有些事情,和你同道,我们需要合作!”

    墨知说着,这是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原本他想要赌约之后的再物色人选,可是现在既然遇到了也不介意提前。

    程子明思考了一番,觉得墨知说的有道理,但是还有很多不可行的地方,便问道:“你有安排了?”

    墨知笑了笑,让墨小蛾去取来笔墨纸砚。

    老黑心领神会,暗中相助,不然墨知很难把那些武技画出来。

    挥毫占墨洋洋洒洒写了一沓的纸,然后交给程子明道:“这里有功法易骨诀,武技白骨爪,身法踏骨行,我偶然得来,现在传于你,至于你的家族武技暗中修炼使用,不然会被人认出身份,易骨诀可以改换容貌,扭曲神魂,至于你那块纹身,你自己解决!”

    程子明有些傻眼,这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何人,出手就是身法功诀,皆不是凡品,比自己祖传的功法神通还要厉害,而且还是整套功法,这要是使用起来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

    “这里还有五万灵玉,你先拿去用,至于名字我倒是想到一个,就叫程雄鹰吧!”

    墨知将他叫做程雄鹰自然是为了让他不必为了家族图腾的事情而懊恼,修真者注重家族传承,所以不愿背弃名字身份,而墨知却故意没有更换名字,就是要让别人都认为自己死了!

    噬魂丹的毒无药可解,可是墨知却还活着!

    “你是男是女?”

    程子明接过资源袋,没有理会别的,反倒是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吧墨知大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资源袋是墨小蛾以前用的,现在被墨知用来装灵玉,再加上墨知的那一手女书,让他不禁产生了疑惑。

    “老子可是纯爷们!”

    墨知恼了,蹭的站起来,就要解开衣服,心中那个委屈啊!

    这也难怪别人怀疑,花花绿绿的资源袋,一手秀丽可人女书,俊秀干净的脸庞,披肩的红色长发,任谁看都觉得有些像女子。

    墨小蛾信以为真,两只小手蒙上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少爷不要!”

    “墨公子不必如此,我也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程子明看墨知认真的劲头,也赶紧相劝,心想刚才不该多嘴。

    将已经半解的腰带系好,得意的瞅了两人一眼,摞起袖子说道:“要还是不信的话,随时来验证!”

    程子明实在有些看不透这个少年,但这也无妨,站起来对着墨知行礼道:“雄鹰就此拜谢墨公子再造之恩了!”

    除去这个小插曲,他终于明白这个少年不仅救了自己,还送自己一番前程。

    “别、别、别,我们是合作关系,来喝茶!”

    墨知赶紧招呼他坐下,重新到了杯茶道:“都是自家人,记住先练习易骨诀,我就不送了!”

    程子明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豁然起身向墨知抱拳道:“后会有期!”

    墨知也站起来,端着茶杯,仰首而尽,笑道:“保重!”

    两个人的协议就此达成,墨知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这个程子明能够在囚笼中气定神闲的打坐修行,定然不是一个没有能力的宵小之辈。

    至于背叛自己,更是说不上,没有人知道墨知的身份,反倒是对方的所有把柄都在自己的手中,所以墨知根本不用担心这些。

    程子明也不是那种拖沓的性子,拜别了墨知便离开了墨王府,看着程子明离去,墨小蛾歪着头看着墨知有些困惑的问道:“少爷,你怎么有这么多钱?”

    “这是遗产!”

    墨知解释道,这也确实能够称做那些死去的凶兽留下的遗产,只不过是被抢的而不是遗留。

    不过墨小蛾可不知道这些,她以为真的是那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墨海老爷留下的遗产,所以也没有都问,收拾了笔墨纸砚,然后起身回了屋子。

    墨知则看着茶杯陷入了沉思,今天那个紫先生追问自己的身世,这让他不由得提起警惕,那个紫家的祖母,墨知自然知道是谁,只是她是否可信而且还不知道呢。

    父亲以前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任何事情,这让墨知有些摸不着头脑,墨家他不了解,墨玄自从在鬼界的夜晚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过,父亲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用墨知这个名字其实还有一点便是希望能够见到父亲。

    但是墨知有着隐约的猜测,能够随意的灭掉有着化神老祖坐镇的墨家,定然不是一般的势力,而目前在他掌握之中有这个能力的只有:刺客联盟,道盟,商盟,神将府,复皇派,还有就是聚散无形的逍遥神教,但是这种可能性最小。

    现在程家被灭,不由得让墨知心中有了更大的疑问,难道是神将府?但是不应该啊,若是神尊想要灭掉一两个家族,直接颁布法旨即可,根本不用鬼鬼祟祟的行事。

    人只能够根据已知的事情来推测结果,墨知也不例外。

    微微摇了摇头,墨知摆正了心态,喃喃的道:“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要提升修为,两个月之后便是大比,还有三个月便是外商学院招生了!”

    想清楚了事情之后,墨知便收了茶具,回到三楼的练功房,他要修炼一种武技,在这之前,他要先参透才行,谋定而后动,练功和做事情一般,都需要慢慢来。

    修行界的功法,武技,身法都是历代先贤不断结合自身的修炼创造出来,传与后人。

    身法的修炼却是最难,不入元婴难御风的言论不知道传了多少年,这话说的是修士若是不能够结婴,便不能够凭虚御风飞驰万里,那么飞行便需要一些飞行法器,或者是一些代步凶兽。

    飞行法器倒是有很多种,像是大型的飞行法器云木战船,可以承载上成千上万人,像是单人的也有像是祥云便是最常用的一种,但是这些飞行法器有一个弊端那就是要消耗灵力。

    大型的战船消耗的是大把的灵玉,而私人的祥云却需要消耗个人的灵力,修士的灵力是有限的,自然不可能长久地坚持,所以人们大都不喜欢祥云。

    所以驯养凶兽称为代步的工具,因为以上的原因变得流行,其中以飞禽为主,不仅如此凶兽还能够和主人心意相通参与战斗,所以驯养凶兽的也很多,甚至一些真人仍旧有凶兽作伴,毕竟可以增加自身的战力。

    世事无绝对,不结婴就能够御风而行的到也有。

    浮云步法,通过特殊的法门以灵力在脚下凝聚浮云,一步一浮云,让人能够凭空行走奔跑,而不是像真人一般看破虚空转瞬移动,墨知想过以自己每个时辰可以跑出几百里的速度,若是加上疾风步法应该会更快,。

    此外浮云步法能够凭空而立,这也解决了他一直以来不能够空中战斗的弊端,所以墨知决定修炼浮云步法,浮云步法很简单,至于要能够顺畅的脚下凝结一朵淡淡的浮云就行,凭借着自己对于力量的控制,墨知有自信能够做到如如履平地。

    参悟完了法诀,自然就是要修炼,在练功房自然是不行,这让墨知有些犯难了,踌躇了一会墨知便向墨小蛾交代了一下,自己走了出去。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在翔云大道两旁的街巷中穿梭了一阵,墨知便甩掉了小尾巴,然后径直像那黑风森林赶去,这次的墨知可是身披一件黑色的大斗篷,基本没人能够看见他的脸。

    边城的守卫也不会都是都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所以根本就没阻拦,他们对于怪人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