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最后一关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079字

    “要多久才能够过河?”

    墨知看着脚下的浮冰,问道。

    “一个时辰之后,你先休息一下!”

    蓝衣女子说道,她确实有担心对方的身体,这样战斗应该会消耗不少的灵力吧!

    “还有几关要闯?”

    墨知问道,他回去还需要敢几天的路,取了天火要融晶可能还要花费好几天的时间,还有二十多天便是宗族大比了,他要履行自己对小蛾的承诺。

    不然他还不想用那枚雷爆珠,原来威力如此凶悍,一般的身体还真经不起这般威力。

    “还有最后一关,凤灵雪獒,到时候,我负责吸引,你来主攻!”

    蓝衣女子解释道,她现在有些没有自信,他看到了对的拿着匕首的双手,很是年轻。她也是年轻的天才,被认为是崛起的希望,来此也是被逼无奈,否则也不会来此冒险,因为她没有多少时间,必须放手一搏。

    “好!”墨知简短的回答了一句。

    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盘坐着,墨知闭上了眼睛,体内的灵力不断的流转,毕竟自己赶了几天的路,灵力本就接近枯竭,刚才的战斗虽然没有动用太多灵力,但是也让自己觉得气血有些不稳。

    蓝衣女子时不时的打量着对方,想要看清楚这个脸谱男子是什么样子,但是对方不仅遮住脸,竟然连头发都扎在了黑色的头巾里。

    “就这么怕被人看到嘛!”蓝衣女子心想。

    墨知能够感受到对面的目光,但是全然没有理会,倒是老黑一直在和自己念叨把那姑娘打昏,看看长的什么样,若是好看就带回去做媳妇,若是不好看再给面具戴上就行了,这种无赖的说法,让墨知心里痒痒的!

    一个时辰后,数百丈的大河凝结成了洁净的冰面,墨知二人便上了路,一路无言……

    三十里之后,冰道中央躺着一只雪獒,雪白的鬃毛柔顺的耷拉在身体上,眉心一只青凤印记若隐若现,五丈高的身躯像是一座小山包,还没靠近就让人感觉的道很大的威压,这不是一知普通的凶兽。

    原本没有任何气息的雪獒,在墨知两人来到之后立刻睁开了眼,竟然是活物,前面的两关都是没有任何生气的灵体,现在却是活物,这让墨知不由得有些震惊,因为一般凶兽的寿命不过千载,从先前的迹象来看这儿应该万年无人踏足,为何这儿会有活物,难道这雪獒活了上万年。

    蓝衣女子似乎看出了墨知的心思一般,解释道:“这只雪獒本为六阶凶兽,但是因为凤神赐灵才会沉睡在此,受到了很大的压制,它就是最后的考官!”

    那雪獒突然站了起来,嘴里喘着寒气,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两个渺小蝼蚁,原本有些呆滞额眼睛渐渐变得清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渐渐的变得凶狠。

    “吼!”

    凶狠的雪獒挥动巨大的爪子向着墨知拍来,墨知可不会和他硬拼,爆退十多丈躲过一击。

    巨大的爪子在冰面拍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震出阵阵巨浪,让人真不开眼,只能以手遮挡。

    雪獒一击落空,似乎极为恼怒,雪白的鬃毛炸开,全身寒气逼人。

    蓝衣女子当机立断,挥手斩破持剑手掌,鲜血顺着寒冰剑流动,竟然燃起了青檬檬的火焰。

    青炎一出。

    雪獒立刻像是见到了大敌一般,身上的气息衰退,但是依旧龇牙咧嘴的对着女子发出了攻击,巨大的爪子带着寒影横扫而去,女子一个纵身飞跃来到獒首面前,刚要挥剑一斩的时候。

    “吼!”

    雪獒长着血盆大口吹了一口热浪,女子躲避不及直接倒飞了出去,一击得手雪獒气息再涨,上前就要拍死蓝衣女子。

    却发现身上有人,墨知借着刚才的一瞬间,踩着浮云来到了雪獒的身上,钢针般的鬃毛被墨知一斩而下,雪獒的背上出现了一片斑秃。

    雪獒怒极,纵身一跳来到并到旁边的松林,那挂着冰锥的松林受到威胁,立刻摆动着身子,漫天的冰凌像是箭雨一般,铺天开地而来,墨知没有理会那漫天飞来的箭雨,而是对着雪獒狠狠的把匕首插了进去。

    伴随着雪獒的怒吼,鲜血飞溅,这是冰凌来到墨知一个翻身从獒首飞过,刚拔出的匕首竖直切下划瞎了雪獒磨盘大的右眼。

    雪獒怒极,四蹄翻腾,一头将墨知撞飞十丈开外。

    雪獒刚要飞扑出去咬死眼前的跳蚤,寒冰剑至,不费多少力气就切开了雪獒的鼻子,雪獒一声惨叫一爪将眼前的女子拍飞。

    蓝衣女子被狠狠的拍了一击,飞出十几丈远撞在了旁边的冰松林里,冰松受到侵犯立刻发出漫天的冰凌,如雨的冰凌,眼看就要将女子扎成刺猬。

    墨知身形如风,银色匕首准确无误的击碎飞来的箭雨冰凌。

    一手携女子飘掠几十丈躲过一击。

    可蓝衣女子正中雪獒一抓,身上骨头尽断,气息微弱昏迷不醒。

    见雪獒再次向着自己冲来,立刻带着女子运起疾风步风一般的逃了,好在雪獒追了十多里就放弃了追踪,或许它也有自己的行动范围。

    到了安全地带,墨知总算松了一口气,将女子放下,检查了一下,深深的叹了口气。

    蓝衣女子的状况不容分乐观,肋骨断了很多,腿骨也断了,全身器官好像被雪獒的一爪拍成了内伤,隐隐的在流血,最关键的是气息紊乱,自我修复功能也基本消失。

    抓耳挠腮的找了半天也,最后无奈,一屁股坐在了那碧玉般的冰道上,因为他没有准备疗伤药,而那女子的资源袋内竟然也没有,若是有了疗伤药那么此女子也能够很快的好转,可是现在他却无可奈何。

    墨知没有疗伤药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不需要,一身的灵血有着极强的自我修复功能,在受伤之后便会吸收灵力自我修复,极强的恢复能力也是墨知战斗的一大助力,可是眼前的这个姑娘明显没有这个能力。

    “老黑,你有没有办法救她!”

    墨知看着静静躺卧在地上的女子,挠了挠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问道。

    他毕竟不如老黑见多识广,这种时候只能够心不甘情不愿求助老黑了。

    “小子,她又不是你媳妇,你就他干嘛?”

    老黑懒洋洋的出来对着墨知问道,这家伙刚才还吵着要把人家打昏扛回去做媳妇,现在就不管不问了。

    “到底能不能救?”

    墨知也没心情和他多费唇舌,眼下救人才是关键。

    “有什么好处没?没好处谁要告诉你小子!”

    老黑绕着女子转了两圈,然后转头对着墨知问道,这可是难得的机会,怎么能不要点好处,那红妆楼的姑娘一个个可都是香的很,水灵灵的可诱人了……

    看到老黑那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样子,墨知简直都快无语了,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想着姑娘,不过随即他心头一动,手中幻化出一堆的女人的丝巾肚兜之类的物品,诡异地笑着对老黑说道:“你若是不说,我就把你这些珍藏全都丢掉!”

    老黑一听直接急眼了,连忙过来护着,一脸的陪笑道:“臭小子,你可不能败家啊!这可都是咱们翻云寨的财产,丢了多可惜啊!不就是救个人嘛,有你在这丫头死不了!”

    墨知听了也算是松了口气,好好的人救这么看着她死了,还真是有点于心不忍,但是转念想想又觉得不对,因为老黑说的是自己救她,于是问道:“我怎么救她?”

    自己打架还行,刚才的那只雪獒自己还没怎么打尽兴呢,传授一些功法武技之类的也行,但是洗衣做饭,治病救人这类事情自己根本就没有经验,虽然一些书上说过一些,但是那也是纸上谈兵,总不至于要自己现学现卖吧。

    老黑听了这话,嘿嘿笑了笑,然后正色对着墨知说道:“小子,这丫头不是你媳妇,你真的要救她啊?”

    墨知一听这话,以为老黑又在开玩笑,立刻把手掌的财产抖了抖,准备扔掉。

    老黑上来一把抱住,对着墨知喊道:“臭小子,老子跟你说真的,这丫头不是你媳妇,你救她干嘛,你以为你的血液是白给的吗?”

    一听老黑这么说,墨知也知道对方没有开玩笑,收了手上的财产,问道:“我的血能救她?”

    墨知一直以为自己的血也就是用来保护自己,现在竟然还能救人,让自己惊讶不已,若是一点血的话,自己还是牺牲的起的。

    说着就要把自己的手腕切开,可是还没开口,就听到老黑说道:“手上的血没用,要精血!”

    墨知一听也是怔了怔,精血他可是知道那是什么,含有神魂的才是精血,换句话说神魂就藏在精血里,所以才没有人知道神魂的确切位置,但是用经血不是要伤了自己的神魂吗?

    看到墨知若有所思的样子,老黑使出吃奶的力气,拿开那女子的兔脸面具,惊咦了一声,咋了咋嘴道:“奶奶的,你小子运气怎么这么好,这简直就是国色天香啊!啧啧,你看着脸蛋长的……臭小子,不如你就娶她吧!不然你就亏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