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4章:福星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181字

    看了看天空中越来越浓密的雪花,老黑带着悠远的语气说了一句:“天凤燎原退涅骨,余温散尽冷雪凝。那丫头是天凤的血脉拥有着,只是有些稀薄,现在接受了你的精血,应该是血脉第一次觉醒的征兆,你对于她来说就是个福星啊!也不知道这丫头几世修来的福气……”

    听了老黑的解释,墨知也大概了解了一些,原来在上古时期,一些强大的灵兽被人类视为神一般的供奉着,而这些灵兽也会将自己的一些精血赐给人类,一方面作为自己的血脉传承,另一方面让这些人类能够在以后的修炼中觉醒自己的天赋技能,而天凤的天赋技能就是天火。

    所以眼前的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天凤的血脉的拥有着,天凤的真火有着极高的温度,会将周围的温热都抽空了一般,周围的余温散尽,便会凝结出雪花,这边是那句诗的由来。

    但是老黑说真正厉害的凤凰应该七彩色的,其他的自己已经记不起来了。

    沉思了一会之后,墨知有些期待的问道:“那我体内有上古九灵血脉,还能觉醒嘛?”

    “不会觉醒天赋技能了,因为你的肉身是在血池内根据自己的神魂铸造的,但也正因如此九灵的魂印会隐藏在你的骨头里,终有一天你会觉醒九灵圣甲,老子其他的记忆不清楚,但是对这一点记得最清楚,就好像是有人让我故意记录的一般!”

    听说自己不能够觉醒上古九灵的天赋技能,墨知不由得有些遗憾,但是想到能够觉醒什么圣甲,墨知又不由得有些好奇的问道:“到什么修为能够觉醒?”

    老黑简简单单的回了一句:“不知道!”

    在两人对话的时候,蓝衣女子已经无形中漂浮了一丈多高,身上那蓝色的火焰愈加旺盛,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漂浮的蓝色宝石,熠熠生辉。

    和老黑又聊了一会,墨知拿出肉干和水简单的吃了一些,他有些饿了,凝气期的修士可以几天不饮不食,但是墨知一方面习惯了饮食,另一方面自己的灵体也需要食物,所以还是经常性的吃一些东西。

    吃饱喝足之后,地上的雪花已经积了厚厚一层,墨知起身掸了掸身上雪花,看了看空中漂浮的女子,墨知转身走向了冰道的深处,老黑说了大约还要三天,女子才能够完全觉醒,那时会有异象出现,同时女子的修为等级虽然不会涨,但是战斗能力会有很大的提升,再加上自己送去的上百魂力,自己还真是女子的福星呢。

    冰道的深处,雪獒随着墨知的靠近再次苏醒,见到划瞎自己眼睛的罪魁祸首,全身鬃毛炸开,獠牙兹出泛着寒光,四蹄翻腾冲了上来,像是一条白练。

    撕咬声震天,两只巨大的爪子对着墨知所在的位置一阵狂拍。

    “轰轰轰!”

    冰道上瞬间就多出了大坑,墨知运起疾风步,一阵风般从雪獒的身下掠过,手中银色的匕首“嗤啦”一声切开了雪獒的后腿血脉,鲜血迸溅出来。

    “啊吼!”

    雪獒吃痛怒吼一声,瘸着腿跳开,一只独眼死死的盯着对手,可是它那里能够看清楚对手的所在。

    墨知身形一晃,带着疾风和血影从雪獒前蹄子飞过,一道血线飙出,印出大片大片的雪里红。

    雪獒的前蹄子的关节处有一条一尺深的伤痕,三指宽,鲜血汩汩的往外流,原本雪白的前蹄此刻染成了血红。

    得手之后,墨知身形不停不断的来回冲击,阵阵怒吼哀嚎之后,原本浑身雪白的雪獒变得鲜血淋漓,竟然出现了退却的心思。

    刚才因为有蓝衣女子的存在,墨知不能够使出疾风步,而因为担心空间撕裂的危险,也不敢使用浮云步,现在只有墨知自己,可以毫无顾忌的动手,原本的雪獒和墨知的速度相差无几,但是在小成疾风步法加持下,雪獒根本找不到墨知确切的所在。

    但它曾经毕竟是六阶凶兽,又有着冰寒的体制,那些被切开的伤口并没有墨知预想的一直不停的流血,而是没一会就凝结了血痂,甚至连伤口都在慢慢的愈合。

    墨知收起了匕首,正面对着雪獒猛冲了过去,每一步都带着卡擦的冰碎声,运起无声静默,带着全身万钧之力,毫无顾忌的会出的怪力爪。

    一边是划破空气的利爪,一边是悄无声息的肉掌。

    “轰隆隆!”

    带着飞溅的碎冰屑,墨知的双脚陷入了地下一尺之深,四周的冰道全都碎裂,手掌在微微的颤抖,隐隐的发麻。

    雪獒的关节处本已被切断,再次受到重击,力有不逮,庞大的身躯踉踉跄跄的后退。

    蜷缩着一只蹄子,三只蹄子站立的雪獒,瞪着一只独目,龇牙咧嘴向着墨知发出敌意的怒吼,但是蜷缩的蹄子已然被一股灵力侵入,在里面不断的横冲直撞,不停的切断这肌肉和血脉,现在基本上废了,如非它兽身强悍,早就已经碎了。

    一击重伤,墨知不愿停歇,纵身一跃三丈,手中的匕首幻化而出,他要戳瞎雪獒的另一只眼睛,先前雪獒有两只前蹄,能够交替挥舞防御空中,现在只有一只根本无计可施。

    先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六阶凶兽确实厉害无匹,即便是它被天凤种下风灵压制了能力,对于墨知来说硬碰硬依旧没有胜算,所以墨知借助自己速度和身体小巧的优势,先消耗后决战。

    面对飞来的敌人,雪獒无可奈何,只能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墨知一阵狂咬,但是空中哪还有墨知的影子,那锋利的獠牙下一片雪白的浮莲消散。

    雪獒只觉得眼前一个黑影闪现,一道银色丝线划过,接着便是眼前一片血海,最后是无尽的黑暗,不甘的嘶吼,召唤来的是一股怪力重重的击打在自己的脑袋上,原本就是三条腿站不稳,重心微偏,踉跄了一下轰然倒地。

    刚想强撑着身体站起,又是一记重拳打在自己的脑袋上,顿时变的浑浑谔谔。

    在一阵悲鸣中,雪獒的脖子别人切开,最后失去了所有生机,原本印在眉心的天凤印记消失。

    它曾经是这座雪峰的霸主,纵横在雪岭之间,不可一世。

    但是那一天一只怪鸟来了之后,给自己下了禁制,把自己封在了这个没有人烟的鬼地方,说是作为自己血脉考验的守关兽,然后自己就进入了冬眠状态,现在终于逝去,这也是一种解脱吧!

    确认雪獒丧生,墨知深深的呼了口气,看了看手中的匕首,竟然一点血迹都没有沾染,墨知突然想给它起个名字。

    “就叫你杀狗刀好了!”

    收起匕首,又把那小山般的雪獒收了起来,静静的坐在冰雪的天地中,平息了好久。

    醒来之后,环伺四周杳无人烟,墨知向着冰道深处走去,在雪地上留下一排孤独的脚印……

    蓝衣女子没使诈,果然接下来的一段路程果然没有任何阻碍,数十里后,墨知来到了一处祭坛的面前。

    祭坛约有三丈高,二十丈方圆,沿着祭坛的周围,四只栩栩如生的青铜凤凰雕像蹲守四个方位,凤目犀利,炯炯有神,翎羽花纹清晰可见,活灵活现,若不细看,还真的会被吓到。

    沿着冰阶走上,便来到祭坛的边沿,一个巨大的阵法罩在祭坛上,阵法由三十六块半丈高的阵石组成,应该是用来守护其内部五丈大小的真凤遗骨,真凤遗骨上燃着紫色的火焰,那就是真火中的天火,焚烧一切的真火。

    阵法将凤骨和外界完全隔开,蓝色的壁障宛若坚不可摧,还有着攻击的性能,这应该是防止凤骨被盗所用。

    “臭小子,所有的阵法都逃脱不了八门,你只要找到生门便可以安然无恙的走进去,现在有三十六个镇石,只有三十二块是参与布阵的,其余四块是用来迷惑人的,但是这些对于我……”

    老黑给墨知讲了一堆的阵法原理,但是墨知也只是听了个大概而已,毕竟阵理是一门大学问,阵石又被称为阵基,阵基上刻有符文,阵基又分为很多种,像这种无人操纵的只是简单的阵法,用的是青灵玉。

    青灵玉也是灵玉的一种,但是和一些普通的灵玉以及属性灵玉不同,这种灵玉时时刻刻的散发着灵力,所以能够在无人的状况下自行维持阵法。

    在老黑的帮助下,墨知闲庭信步走向了天凤遗骨,还没靠近就能够感到那紫色火焰的灼热感,墨知只需要引入一些真火到体内便可。

    盘膝坐在凤骨前,取下面具,运起破灭神诀,神魂内那七彩的灵晶缓缓地旋转,而墨知的眉心也出现了一团七彩的光团,那原本依附在凤骨上的紫色火焰像是受了召唤一般,拧成一股细丝,悠悠荡荡缓缓没入墨知眉心气海。

    墨知的魂境内,铺天盖地的紫色天火不断的涌入,扑向七彩的灵晶,七彩光芒大盛,灵晶以几乎不可察觉的速度缓慢的减小。

    老黑背着双手盯着那燃着紫色天火的灵晶,眼神一阵恍惚,这破灭神诀是他记忆内的最宝贵的东西,原本自己醒来之后的意志是要告诉那个冷脸的,但是传给了这小子,不是是福是祸啊!

    墨知的骨头也不知不觉中金色光芒大盛,那原先几不可查的符印似乎更加清明了一些,而他的皮肤也变得更加富有质感,像是一段上好的绸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