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1章:藏锋于袖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09本章字数:3174字

    计时员的声音再次想起,由于很多人都放弃了这一关,所以直接到了墨知,墨知直接提着红色的小红裙,飞身上了法台,场下一片安静,因为人们发现墨知对阵的也是一只二阶下等凶豹,墨家的子弟更是有些傻眼,不是说这家伙不会武技的吗!

    墨知刚入法台,就看道那只凶豹向自己冲来,龇着雪白锋利的獠牙,气势汹汹仿佛要直接把墨知撕碎。

    双手紧紧的握着小红裙,激发了前九道玄级灵纹,立刻带上了红彤彤的火焰,在那高约两米的凶豹挥着阴森森的爪子抽到墨知脸前的时候,红光一闪,鲜血随之挥洒。

    一颗豹头飞了出去,三米左右的尸体轰然倒下。

    场间安静了,一切都静悄悄的,只有那些还没有被拉进法台的凶兽在不安的嘶吼鸣叫,好像是在宣泄内心的不安。

    “墨知,斩杀二阶下等凶兽,用时一息!”

    计时员最先反应过来,带着略显激动的声音对着场下宣告。

    墨知下台的时候看到了孙管家的目光,虽然面带微笑但是内在却有一种让自己很不安的内容,就好像是魔兽谷中的笑脸魔狐一般。

    墨问天得意的捋了捋胡须,看待墨知的目光里满是欣喜啊,别人看不清楚那一剑,但是那些元婴境界的修士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全神贯注的一击可以说是凶险万分,倾力一击直接是在赌命啊!

    能够在凶险之前面不改色,出手果决凶狠,杀完之后没有任何情感流露,这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的,只有那些面临过无数次死亡的人才能够做到,典型就是刽子手,战场上的将军。

    “墨王爷,你还真是藏锋于袖啊!”

    云武王讪讪的笑了笑说道,他也惊讶于墨知的表现,如果说刚才的力气测试是巧合,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怀疑墨知是墨问天故意叫出来,因为墨知来晚了,而且还是在王族来了之后才来到的。

    “武王过奖了,这孩子比我想象的要优秀的多!”

    墨问天好像没听明白一般,直接夸奖了墨知一番。

    张敬重此事坐在第四排也是很惊讶,随即他便明白了,难怪墨问天让这个孩子去自己那里卖掉凶兽尸体呢,原来这孩子是墨家的新生代啊,自己是要考虑一下向上层推荐一下,说不定到时候还有自己的举荐人才奖呢。

    “紫先生,这位墨知公子是墨家的天才啊!”

    赫连傲蓝对着说道,眼睛盯着墨知仿佛是要把它看透一般。

    “长老你觉得呢?”

    紫先生没有接赫连傲蓝的话,而是转身问一直闭目不言的麻衣老人,这个人的境界比自己高,他想听听对方的建议。

    “修为确实是凝气圆满,但是战斗力很高!”

    麻衣老人简短的做了分析,但是依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有了麻衣老人的权威分析,另外两人都不在说话,因为说话的老人是蓝道境界的修士,应该是在座的那些修士中修为最高的,他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负责赫连傲蓝的安全。

    有人欢喜有人忧!

    墨音痕现在简直恨墨知恨到了极点,完全不能够理解自己堂堂一个二十一灵脉的天才,怎么会被墨知压一头!

    那些王子们也会永远记住那个红发少年的身影,一剑斩首,血溅法台,面不改色,简直就像是一尊杀神。

    墨家的子弟们根本就不敢直视墨知,因为他们的心境受到了打击,他们看到了真正的勇者。

    云珊珊拦住墨知,笑呵呵的对着墨知说道:“刚才谢谢你了,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打败那只凶豹呢!”

    “不用谢!你很厉害!”

    墨知笑了笑回答道,然后就走向了墨家子弟所在的地方。

    “哼,木头……蠢死了!”

    云珊珊跺了跺脚,气哼哼的回到到了自己的队伍。

    云珊珊在上台之前,跑去问墨知如何才能够快速的打败那只凶豹,毕竟自己使用是剑,虽然有剑气但是很难把凶豹杀掉,墨知告诉他凶豹的速度很快,只要打伤一只蹄子让他速度放慢,就能够很快杀死。

    这是墨知不断和魔兽战斗总结来的经验,所以墨知对于杀死凶兽有着一般人没有的经验,就算是四阶上等的凶兽,甚至是五阶下等凶兽,墨知都有信心能够杀死,只要方法正确。

    “第二轮斩杀凶兽,第一名墨知,第二名云珊珊,第三名墨音痕……”

    孙管家的声音响彻整个演武场。

    “第三轮擂台比试,只取前三名比试!两两比试,获胜最多者为第一,首先上场的是积分为十四分得云姗姗和十分的墨音痕!胜者获十分!”

    孙管家的声音再次想起,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擂台。

    “表妹,虽然你的分数比我高,但是我可是经常和家族子弟对练的!”

    墨音痕风度翩翩的说道,好像是在提醒云珊珊要小心,其实他很得意,因为鞭法被称为剑法的克星,虽然前两场他处于不利的位置,但是对决的时候他却有着无比的自信。

    “废话少说,看招!风雷斩击!”

    云珊珊不想和他废话,直接使出了风雷斩击风雷剑诀是一个蓝道境界的修士自创的灭级上品武技。

    一道银光带着隐隐风雷,直接向着墨音痕斩了过去。

    “青蛇曼舞”

    一条黝黑的铁鞭直接将那剑气击溃,带着嗤啦啦的破空声,直接向着云珊珊袭来。

    云珊珊身形一闪,躲过那袭来的一鞭,运起追身步法身形如烟影,瞬间袭向墨音痕。

    墨音痕见她袭来,也不纠缠,急退同时将铁鞭挥舞的更加繁急,啪啪啪,坚硬无比的铁鞭贴着云珊珊的身周重重的落在擂台上,若是没有禁制的加持,估计根本就撑不住这雄浑击打。

    两人僵持不下,斗了百十回合,都出现了疲态。

    “引风聚灵!”

    云珊珊突然跃至空中,青钢剑高举过顶,剑身上竟然隐隐的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龙卷风。

    挥剑斩下,那龙卷风脱身而去,引动整个擂台的灵力,越聚越大向着墨音痕冲去。

    “群蛇出洞!”

    蛇鳞铁鞭交织成了一张大网,笼向了那引动了天地气机的龙卷,钢鞭和龙卷碰撞,轰轰轰的声音不断,像是天空炸雷一般。

    最终鞭影难敌不断壮大的龙卷风,墨音痕直接被龙卷风罩在里面,时不时的风刃打向墨音痕,使得他衣着破败,显得有点狼狈。

    但是他却不是很慌张,随着外衣的不断剥落,一件黄级上品的皮质软件显露了出来,皮甲上符文激发,隐隐的灵光游走抵消着袭来的风刃。

    “哈哈,表妹,你的这招不管用啊!”

    墨音痕对自己的护甲很满意,得意的说道。

    龙卷风消退,墨音痕的皮甲完全显现出来,在阳光下显得流光溢彩。所有的法器之中,最难练至的莫过于护具类的法器,一件黄级上品的护甲的价值很可能比一件玄级中品的攻击类法器,因为在关键时候护具很可能救修士一命,所以贵也难怪。

    见自己打一击不成,云珊珊眉头紧皱,皓齿紧咬,娇喝一声:“迅雷突刺”

    整个人形若迅雷,隐隐有雷光缠身,青钢剑的剑尖凝成一团青丝雷影,哧啦一声刺进了墨音痕的左肩,一击得中,立刻退走。

    “啊,长蛇缠缚!”

    墨音痕吃痛惨叫一声,随即右手铁鞭一卷将身前的云珊珊困成了粽子,原本占据优势的云珊珊就这般失败了。

    “珊珊表妹,承让了!呵呵呵!”

    墨音痕捂着还在流血的左肩,走到云珊珊的面前,显得风度翩翩,但是那微笑之下一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狠。

    云珊珊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她觉得自己很委屈,但是输掉就是输掉,因为她没有实战经验,武殿的修炼毕竟还是强度差了一些,实战之中只有胜负之分,而不是实力的对比。

    其实她心中最讨厌的还是墨知,因为她刚才拦住墨知就想要再询问一下建议,但是墨知直接没有理会自己,这让她一直产生一种错觉,因为一直以来都是那些富家显贵围绕着自己,怎么就有这个不知是傻还是呆的人对自己总是淡淡的。

    云姗姗长的很可爱,皮肤白皙,鸭蛋脸,双眼皮下一双乌黑的大眼睛,身材虽不是很高挑,但也凹凸有致,任谁看都

    “擂台之比第一场,墨音痕胜!休息半个时辰,下一场墨音痕对墨知!”

    孙管家朗声宣布了结果。

    云珊珊走下擂台的时候,杏目怒圆的看着墨知,冷哼一声走回了自己的队伍。

    这让墨知有点莫名其妙,自己招惹她了?打败她的好像也不是自己啊!

    他哪里会明白女孩子的心思,整场比赛云珊珊都有些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墨知为何总是看不见自己一般,有其是在自己已经主动搭理他了,怎么还对自己爱答不理的。

    墨问天笑意盈盈的捋了捋胡须,六公主明显不是墨知的对手,他相信如此一来,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墨家的了,面子保住了,还赚了一个千年血莲,更重要的是发现了墨知这个好苗子。

    几家欢喜几家忧,有人高兴有人愁!

    云武王就没那么高兴了,脸色阴沉满腹心事,这次打脸不成功,那个家族会不高兴啊!

    台下的观众对此也是大出意料,从前两轮结果来看,六公主明显实力更强,怎么会失败呢。

    “少爷,你等会要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