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准备受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0本章字数:3180字

    墨小蛾似乎对着墨音痕有着畏惧,眨巴着眼睛对着墨知提醒道。

    “放心吧!你家少爷厉害着呢!”

    墨知安慰着墨小蛾道,他参赛的最主要目的就是来履行承诺,现在墨音痕就在眼前,当然不能错过,更何况那血莲,根据老黑说似乎对身体不错,可以用来给墨小蛾淬炼一下身体。

    “两人上场!”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墨知手持小红裙,跃至擂台上,法阵立刻关闭,墨音痕手持铁鞭,死死地盯着墨知,满腔的怒火,他决定要将墨知废掉。

    它所不知道的是,墨知也有着要将他痛打一顿的打算,两人是针尖对麦芒,火药味十足,大战一触即发。

    “音痕少爷加油!”

    一些看到希望的拥簇再次跳了出来,在他们看来,若是墨知赢了,他们在墨府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小野种,准备受死吧!”

    墨音痕邪邪的冷笑道,一点也没有掩饰对墨知的痛恨,前两轮被墨知抢足了风头,现在是时候抢回来了,更关键的是他认为墨知和六公主一般都是光有实力,不会实战的主。

    “比赛开始!”

    随着孙管家的一声令下,墨音痕直接挥舞着五米长的铁鞭抽向了墨知。

    面对挥舞而来的蛇鳞铁鞭,墨知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墨音痕的脸前,手持小红裙,对准了护甲就是一剑。

    “轰!”

    墨音痕直接被一剑击飞了出去,场下人一片惊呼,但是奇怪的是墨音痕竟然没有受伤,就连他本人都有些吃惊,除了肋骨有一些隐隐作痛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伤害,护甲上也只是有一道白痕而已。

    发现自己没有受伤的墨音痕,立刻得意起来,嘲笑道:“小野种,你以为速度快就能伤到我,我的护甲可是黄级上品,准备受死吧,群蛇出洞!”

    漫天鞭影向着墨知打来,像是一张大网要将他罩在里面,嗤啦啦的空气撕裂声昭示着鞭子的力道。

    面对着飞舞而来的蛇鞭,墨知面不改色,只是死死的盯着墨音痕,随后脚下生风,身形带影,在那密集的鞭笼中游走,有如蝴蝶穿花,给人一种滴露不沾身的感觉。

    所有人都惊呆了,闲庭信步般,墨知转瞬到了墨音痕身前,抡起小红裙对着墨音痕的护甲又是一下。

    “轰!”

    墨音痕再次被抽飞了十多米,然后来了跌了个狗吃屎,然而奇怪的是,他竟然又站了起来,没有仿佛没事人一般。

    但是这回那些高手人看清楚了,墨知出剑的时候用的是剑背,根本就不是剑锋,更没有激活灵纹,完全是把剑当作鞭子来使用。

    墨音痕也觉察到了不对劲,刚才墨知若是想,完全有机会将一击重伤,但是自己怎么会没有任何伤害呢!

    “难道他是想羞辱我?”

    墨音痕想到一个让自己恼羞成怒的可能,这令他几乎发狂,双目血红怒吼道:“小野种,你敢辱我,我杀了你!”

    疯狂的墨音痕立刻使出了全力,运起灵力,那原本还光滑的铁鞭,立刻笼上了一层黑炎,原本披伏在鞭子上的细小蛇鳞,现在全都站立了起来,形成了荆棘刺,赤裸裸的一件凶器显露了出来。

    但是对于这种改变,墨知根本不理会,依旧身影穿梭,到了墨音痕面前一击将他击飞,然后又是一击……

    足足抽了二十几下,墨音痕再次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支撑不住自己的上半身,突然胸腔觉得一身剧痛,然后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自始至终,墨知自始至终缄口不言,最后拖着法剑,缓步走到已经倒地不起的墨音痕身前,眼睛微缩,冷笑着小声说道:“二十五鞭,力道是十倍!”

    看着眼前满脸讥诮的红发少年,墨音痕气若游丝,然后就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色在离自己远去,光线在逝去,最后失去了意识。

    那会墨音痕为了逼迫墨知退婚,鞭打墨小蛾,碍于修为的缘故,墨知没有出手,但在心中早就做了决断,若不是此刻有外人在,墨知不介意杀掉墨音痕。

    看到墨音痕昏过去,墨知微微无奈的挠了挠头,转过身来,扫了一眼台下,不经意间扫过几个人的身影。

    那些当日鉴证了墨知约斗情景的人,纷纷不敢接墨知的目光,心中惴惴不安,以前借着墨音痕的缘故,在家族里作威作福,现在靠山倒了,他们不得不想着以后的在府内如何自处。

    对于这种强势的碾压,所有人都震撼的难以附加,孙管家看着墨知目露疑色,最后有了决断,打开法台阵法,对着台下宣布:“本次大比的魁首是墨知!”

    与此同时,一个身影飘落在擂台上,一身红装,粉黛细眉桃腮,狠狠的瞪了墨知一眼,随后抱起了墨音痕拂尘而去,完全没有理会在场的众人。

    原本应该的欢庆并没有出现,因为墨家的弟子们和墨知不熟,认识的都没几个!只有墨小蛾一个人哭成了泪人,小石头挠了挠屁股,嘴巴咧的老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穿着黄衫的云珊珊,不知为何总觉得很高兴,不自觉的嘴角挂上了微笑。

    云武王直接站起身来,运起真元,朗声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老王爷,本王要亲自为他颁奖!”

    墨问天也站起身来,微微欠身说道:“能得大王亲自颁奖,那是这孩子的福气!”

    话音刚落,一个面容阴柔的礼官拿出一个碧玉宝盒,坑着头,双手奉到云武王的身前,宝盒被接了之后,自行退到了一边。

    随后墨知和云珊珊便被安排到了领奖台,至于墨音痕的奖品,自然只能由人代领了。

    云珊珊从云武王的手里接过一个红色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静静的躺着三枚香气扑鼻的淬骨丹,一看不是凡品。

    代替墨音痕领取奖品的是他的父亲墨江河,一身的书生装,给人一种柔弱之感,接过奖品之后,微微施礼,因为云武王是他的大舅子。

    墨知走到云武王面前,微微施礼,面容平静。

    云武王却拿着两个宝盒,对着墨知微微的笑道:“今年几岁了?”

    这一问,不由得让周围的一些人一愣,墨知也有些不明白,但还是答了一句:“今天十五岁,再过两月十六岁!”

    “十五岁,凝气圆满,资质不错!我愿把六儿和你赐婚,你可愿?”

    此话一出,场间一片哗然!

    尤其是云珊珊,她就站在旁边两丈处,浑身一颤,两片云霞飞上脸颊,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不自觉的低下了头,盯着手中的碧玉盒子,忐忑不安。

    台下的紫先生和赫连傲岚眉头紧皱,相互看了看,微微的点了点头,像是确认了什么事情一般。

    墨知也是有些心惊,但瞬间镇定下来,屏蔽掉老黑嚼舌根之后,先是看了看已经显得有些局促的云姗姗,心中微微感叹,这冷脸师傅让自己来上三界来,怎么别人都把姑娘往自己这里送,难道是因为自己长的好看?

    这些心思别人自然难以窥测,他把目光投向了墨问天,这件事和自己关系不大,还是留给墨问天还处理吧!

    墨问天面不改色,神情自若地说道:“这孩子已经和凤翔国的冷公主订婚了,知儿快谢过陛下的好意吧!”

    得了墨问天的话,墨知面容平静道:“多谢了,墨知已经有婚约在身,只能敬谢不敏了!”

    墨知刚说完,就听到一声女子的怒喊:“谁要嫁给你,本宫就是嫁给一只癞蛤蟆,也不要嫁给你!哼!”

    说完云珊珊直接飞奔出了人群,她觉得有生以来遭受了最大的屈辱,自己堂堂千金之躯,几次三番的和他说话,他都是爱答不理的样子,自己的示好他看不到,自己的心意他不明白,现在自己高高在上的父亲,亲自赐婚,竟然还被人家直接拒绝,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又觉的很不甘。

    她甚至有些恨自己,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喜欢上他呢?

    娇生惯养的公主哪里明白这其中的玄妙!

    云武王冷哼了一声,将两个宝盒直接塞到了墨知的手中,冷冷的道:“好自为之!。”

    说完大袖一甩背着手直接带着自己的队伍走了,一点情面都没有讲。

    他对着墨知说话,但是脸色阴沉下来的却是墨问天,但是随即他便向孙管家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立刻宣布道:“各位,感谢来墨家观礼,这次墨家宗族大比到此为止!”

    在座的人会意,都很知趣的离开了,就连紫先生和那个青年也走了,但是他们的面上却带着微笑,好像还在聊着什么。

    墨问天走到墨知的面前,墨知微微施礼,但是却被阻止了,随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让墨知跟他去。

    这些都在墨知意料之内,毕竟自己一个九灵脉的弟子,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在短短的半年之内修行至凝气圆满。

    凝气境中分为五层,凝气成云,凝云成液,凝液成晶,灵火融晶,铸成虚鼎,即使最优秀的天才也没几个能够在半年之内做到。

    然而墨知不仅做到了这骇人听闻的事情,而且效果还不错的样子,竟然能够把已经铸就九寸虚鼎的墨音痕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更是让人震惊了。

    墨家祖堂之内,墨问天独自坐在高堂之上,墨知静静的站着,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此刻的他已经有点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