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章:人生转折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0本章字数:3200字

    强势击败墨音痕,墨知在墨家的地位可以说是有了一个巨大的转变,修道之家子嗣,最重要的还是修行天赋的高低。

    以前明知道墨音痕欺压墨知,这些老人们都无动于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看不见,为什么?

    因为墨音痕开启了二十一条灵脉,励志要进入凝气榜单,更是有希望进入到一些修道院。

    相比而言,墨知一个九灵脉,起步晚,在王府内没有任何靠山,如果不是因为带回了一颗道果,很可能都会安排住到一些仆人的大院内。

    为了家族的未来,王府的老人们默许了这种欺压。

    但现在不同了,墨知强势击败了他们的希望,取而代之,现在他才是墨王府的希望,所以不必再像以前那般忍气吞声,装孙子了!

    墨问天微皱着眉头,眼前面带微笑的红发少年,深深的叹息一声,道:“你和你父亲很像!”

    墨知一听,心中微微一颤,他不担心别人问道自己的功法,武技,资源,却唯独对于那个墨海有些担心。

    因为关于墨海他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这人死了,在死之前和影部的一个成员关系很好,后来消息被传回了魔界,才有了墨知的瞒天过海。

    墨问天没有在意墨知的反应,反而眼神迷茫,缓缓地道:“当年,云家天骄云翳来到了墨家做客,喝多了酒糟蹋了府内的丫鬟,墨家后来选择了沉默,就想把那个丫鬟收拾了一下嫁人了!但是没成想那丫鬟性子刚烈,婚礼的前一晚悬梁自尽了!你父亲从千道学院回来之后,勃然大怒当天找到云翳,斩了头颅祭奠在了那丫鬟的坟前。”

    说到这里,墨问天顿了顿,面露痛苦,一时间像是一普通的老人,不再是王爷,也不再是老祖,哀伤的似乎不愿再说一般。

    墨知大概明白了什么,试探性的问道:“后来呢?”

    “唉,后来,云王大怒直逼墨家交人,墨家和云家的矛盾也在这一刻全面爆发,最后到了直接对峙的局面,那时候云家势大,情况很危急,后来你父亲为了不连累墨家,只身离开了墨王府,发誓不入道境不回来,谁曾想一去几十年竟回不来了!”

    墨问天的话语中能够听到对自己的自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啊,有些事不亲身经历很难做到感同身受。

    墨知心中觉得这个墨海还蛮有种,不过方法用的有些不对,你傻啊,腆这张熟面孔去杀人,蒙个面不就得了!

    想归想,这老头跟自己讲这些是为了让自己收敛锋芒,就顺顺他的意吧!

    墨知微微施礼,对着墨问天道:“多谢老祖教诲,弟子明白了!弟子以后再也不会意气用事,而且弟子想前往外商学院,还望老祖恩准!”

    墨问天会心的笑了笑,这孩子天资聪慧,没有继承墨海的鲁莽,反而外柔内刚,绵里藏针,一点就通,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想来自己孩儿能够如此优秀的血脉,墨海也会含笑九泉了吧!

    没有询问墨知所修炼的功法,也没有追问他的武技来源,在墨问天看来,墨知的一切应该都是墨海的遗产,自己一个做父亲的,当年没有护住自己的儿子,再去抢他的遗产,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更何况,这些都是墨知的个人秘密,一个没有秘密的修真者距离死亡已经近在咫尺了!

    墨问天允诺,将墨知的待遇提升到一等,便打发他离开了祖堂。

    回海云阁的路上,墨知背着手,闲庭信步,始终乐呵呵的笑,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天,自言自语道:“老黑啊!我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装孙子了,憋着太难受了,半年没骂过人,没好好的喝过酒!”

    老黑轻飘飘的飘在虚空,一双怪眼露出欣赏的目光,指点道:“老子早就说了,你就应该自称小爷,这样才够气势,想当年,翻云寨里有个狗娃子,到哪里都是小爷这,小爷那,不输辈份!”

    老黑像是讲着至理名言一般,不断的给我墨知灌输一些强盗思维。

    可是墨知却很是认真地伸出手摆了摆,郑重的说道:“我要当爷爷,让别人当孙子!”

    “爷爷好,爷爷好,辈份更高!”

    老黑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咧着嘴刚要再夸一句,突然一个机灵瞪大了眼,怒喝道:“混小子,我才是老子,你叫爷爷不是比我辈份好高,不行,不行,还是小爷好!”

    墨知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就要当爷爷,你打我啊!”

    说完背着手哼着小曲走了。

    “臭小子,你要造反,我们翻云寨的辈份应该从大当家的排……”

    老黑急忙飘过去,扯着嗓子跟墨知理论……

    大比之后,墨府安静了许多,家中的弟子修为超过结丹,除非一些还在学院学习潜力无限的弟子,其余的弟子都要负责家族的一些产业,毕竟几千口人要花销,钱财不能够从天而来,虽说有墨王爷的爵位在,一年有不少的税收俸禄,依旧杯水车薪!

    “少爷,那个血莲用来泡澡骨头痛!”

    墨小蛾有点委屈的说道,似乎很抵触那血莲一般!

    此刻大比已经过了三天,墨知觉得血莲对自己的作用不大,毕竟自己的肉身一般的一千年的灵药只能拿来充饥,所以便送给了墨小蛾,但是墨小蛾的底子太薄,只能用药浴的方法,足足泡了三天,墨小蛾才吸收完。

    不过吸收完了之后,墨小蛾的状态明显产生了质变,整个人精神奕奕,修为更上一层楼,已经开始铸造虚鼎,估计现在不用武技也能随意打出三四千斤的力量。

    “良药苦口,下回给你加些糖!”

    墨知和墨小蛾走在翻云大道上,驴唇不对马嘴地聊着天,周围人来人往,叫卖声不断,其中还交织着兽叫马鸣,一片繁荣盛景。

    老黑这几天在闹情绪,因为墨知答应他去红妆楼,后来墨知答应他到了天水城之后,去一家更好的青楼,可是老黑有些不乐意,整天跟丢了魂似的,念叨着红妆楼里的姑娘。

    对于他这种状态,墨知已经习以为然了,答应了给他买一把虎头刀之后,老黑才停止了念叨,但还是给人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墨知和墨小蛾两个人晃晃悠悠的来到了修真坊市。

    两岸店铺林立,阁楼繁多,其中最显眼的当然是千机楼了,数十丈高占地庞大,楼前修有广场,一块五丈高的巨石突兀地立在广场的中央,上面刻着“千机楼”三个龙飞凤舞,古朴苍劲的大字,非常的惹眼。

    千机楼是神宗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千机殿的下分机构,几乎在每个王国的王城都有存在,一般王国的千机殿只是一个小的机构,只能够进行结丹境界以下的修士进行挑战。

    这也难怪,能够排进千机楼的榜单,凝气修士要求二十五岁以下,奠鼎修士要求四十岁以下,结丹修士要求六十岁以下,至于破丹的要求稍微宽松一些,也要一百岁以下,而元婴的要求则是三百岁以下。

    能够有此等天资,早就已经进入有些求道院了,谁还会在王国这种小地方呆着。

    至于得道的修士,那都是已经属于真人了,已经没有办法再测试了。

    “少爷,你要来参加千机殿的测试嘛?”

    墨小蛾看着眼前十多丈高,金光闪闪的大楼,不解的问道。

    “来赚些钱!”

    墨知仰首看了看眼前的这座恢宏大气的楼宇随意的说道。

    对于生活在魔尊殿的他来说,没有任何的震撼,反倒是喜上眉梢,嘴角都不自觉的勾起,因为从这一刻开始他再也不用装孙子了。

    背着手,迈着轻松的步子,哼着小曲,心中美滋滋的,这也难怪,足足憋了一年,墨知都收敛性子,处处低调,逢人便笑,受了白眼还不能吭声,生怕惹出事来,动起手来,自己没有修为,这要是暴露了实力,那可就麻烦了。

    现在不同了,凝气圆满,一般的对手,同阶之间,墨知可以随心所欲的欺负,修为稍微高一些的,墨知也敢上去拼一把,占点便宜就跑。

    大殿内,有很多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大都是一些修士,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有的明显是一对道侣,应该是花了钱来此观战的,这也是一些道侣相处度日的方式。

    还有一些长辈带过来的年轻人,应该是来挑战或者迎战的,想要看看自己和同等级的修士有何差距。

    “请问二位是要观战还是挑战?”

    墨知两人刚迈进千机楼,一个小斯立刻跑过来,笑呵呵的问道。

    “挑战凝气榜!”

    墨知淡淡的说道。

    “好嘞!您这边请!”

    小斯一弓腰,对着墨知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便恭敬的走在后面,引着墨知来到了收银处,一个衣着淡雅的美貌姑娘,也就十五六岁的模样,静静的站在柜台后面。

    女子看到墨知之后有些微微的惊讶,随后便好奇的打量起了墨知,就像是看着熟人一般。

    墨知心中有些不高兴,有什么好看的,自己是长的不错,但是你那眼神也太直接了点,伸手到女子眼前像是斗傻子一般,用力的摆了摆,打趣道:“看什么呐,再看收钱了!”

    “你是墨王府的墨知?”

    姑娘眨巴着眼睛,没有理会墨知的笑话,有些惊讶的说道。

    墨知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最后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难以置信地确认道:“姑娘,我们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