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偷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0本章字数:3144字

    墨知运起全身的灵力小红裙十八道符文闪亮,火光大盛照的两边的街道隐隐显得暗红,嘹亮的凤鸣声再起。

    墨知要硬接这道丹光!

    庞大的丹光携着罡风撞在了小红裙上,直接将没有动用肉身力量的墨知轰飞出去,直接撞上了了丹行的门板。

    饶是有着强悍身体,墨知也感觉道有些微微发闷,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也是破丹境界,但是要比上次的盗修强大很多倍,而且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动用法器。

    打斗的声响和灵力的波动惊动了很多人,他们都在观望,毕竟胆敢在坊市如此明目张胆的打斗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墨知佯装重伤,手持小红裙撑着地面,缓缓地爬起来,带着愤怒的语气怒吼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偷袭我?就不怕墨王府的追责吗?”

    墨知是故意如此,以墨王府在云墨国的地位,在坊市里自然有自己的眼线,墨知只要撑到墨王府来人就行!

    “还能站起来,果然有些门道,跟我走吧!”

    黑影微微诧异说道,突然向着墨知袭来,快若闪电瞬间到了墨知的身前,五指虚张隐隐的带着黑气,那是有毒的征兆。

    墨知不慌不忙,原本用来撑地的小红裙猛然陡转,直刺黑衣人胸口,没有激发符文只是淡淡的一剑,黑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一跳,周身灵力一震,青灰色的护体罡气撑开,直接将墨知连人代剑震飞进了店内。

    墨知本以为会撞在一处丹架上,已经暗暗调动全身气血凝聚于后背,以免受伤,却没想是一张大手接住了自己,随即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墨公子,好久不见了!”

    墨知咬破下唇,鲜血微微流出嘴角,翻着虚弱无力的眼皮,看了一眼接住自己的人,是张敬重,当时自己卖凶兽尸体的那个老头。

    难怪老黑给自己传声让自己不要慌,有个熟人就在旁边呢!

    墨知也知趣,喊了一声张老板就不再言语,看上去就像是受了重伤一般。

    “阁下要插手此事?”

    黑衣人见到有人出手相助,冷声喝问,言语中尽是威胁!一把黑色的长剑幻化而出,显然一语不和就要出手。

    张敬重微微笑了笑,示意墨知不要担心,随后大手一甩,三枚铜钱翻飞而出,直奔黑衣人而去,同时口中大喝:“你打坏了我的店门!”

    墨知一看张敬重出手,微微一惊,这个看着不起眼的老头,居然会灭级上品武技翻弦手法,而且已经练至化境,这老头不简单啊!

    毕竟下界修士除非是一些那些组织内的修士,不然还真的没有几个能够弄到灭级的武技,炼至化境那就更需要一定的悟性了!

    黑衣人面对飞来的三枚铜钱,略微有些吃惊,黑剑凶气暴涨,当当当的三声击飞了飞过来的铜钱,同时自己也被逼退五丈远。

    “金之道意,你摸到了门槛?”

    黑衣有些惊讶的说道,道意这可不是一般修士能够触碰的,就好比墨家的元婴修士大约有十位了,除了那个不知为何隐藏在祖地内不问世事的老人得道之外,其余的没有一个人触碰到了道意。

    在修真界更是有一句话:朝听晨钟暮听鼓,万千元婴成枯骨。

    说的是元婴修士为了感悟道意,清心寡欲抱元守一上千年,最终熬成了一堆白骨,也没能感悟道意凝结道心结成道境。

    拥有道意的修士会比同阶没有道意的修士强大不少,就像张敬重刚才随意从袖子里甩出三枚铜钱,却能够击退手持法器的黑衣人,可见道意的厉害。

    张敬重没有理会黑衣人的问话,只是冷声喝道:“这里是坊市,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看黑衣人,这就是底气!张敬重有足够的自信能够打败黑衣人,所以没有太看重此人,而且从黑衣人的身法打扮来看,应该是刺客联盟的人,没有多少人愿意招惹刺客!

    黑衣人对张敬重的轻蔑态度很不满,一跃而起,飞到空中,怒喝一声,黑剑上乌光四溢,剑身暴涨两倍,直接向着张敬重和墨知斩来。

    巨大的剑气斩开虚无的空气,直奔张敬重身旁的墨知,黑衣人也看出来了,自己可能真的一时半会拿不下张敬重,但是杀掉墨知还是很简单的!

    他接到的命令就是能生擒最好,如若不行杀掉也无所谓,所以他才会一开始的时候没有直接下杀手,不然以墨知爆发出的那么点实力早就一命呜呼了!

    面对迎面而来的巨大剑影,张敬重两只枯草棒一样的手指夹着一枚古朴的青色铜钱,直径约一寸,上面布满了玄奥的符文,随着被祭出渐渐变大,形成了一个约有两丈大的盾牌,迎着剑影而去。

    “轰!”

    灵力轰撞激起巨大的风浪,呼啸声震荡四野,丹行对面的一处民居化为虚无,只留下半尺高的基石还苟延残喘的钉在地上,诉说着委屈。

    黑衣人没有想到眼前的老人,竟然有着这般手段,一招不能得手,黑衣人直接退走,动静闹得这么大,墨家的人也该来了。

    黑衣人祭出祥云,纵身一跃刚要运转灵力遁走。

    “凶徒哪里走!”

    一声大喝声震霄汉,一个三丈高的元婴法相脚踏虚空飞驰而来,一张大手直接从虚空中抓了下来,携着无上神力让人顿生一种渺小之感,那黑影一见元婴来了,立刻扔出三枚雷爆珠,头也不回的逃走。

    “轰轰轰!”

    三声明亮的火光照亮夜空,但是随即湮灭在大袖子之下。

    墨知定睛一看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墨林,而此刻他的左手心握着一个小女孩,正是已经昏迷的墨小蛾,这丫头刚才被墨知扔了出去,没受到波及也算是万幸。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这份恩情墨家记下了!”

    墨林伫立虚空,对着张敬重道谢,只是神情还是那般有些呆。

    “墨贤侄不必多礼,老朽也只是尽应尽之事,不必言谢!”

    张敬重看着将墨知送到墨林身边,也是客气的说道,不过墨知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但是有没有恶意,所以也就没有多想,还是道了声谢谢。

    那些躲在暗处一直不出手的看客,也都出来义愤填膺的斥责,他们虽然有着庞大的背景,但是这里毕竟还是云墨国,和墨家交好总归没有坏处……

    坐上了墨林凝聚的祥云,墨知立刻向着墨林说道:“多谢大伯相救,不然我可要交待在这里了!”

    墨林的法相没有说话,只是输了一股真元进入到墨知的体内,示意他坐下调息,墨知也没有推辞,佯装着坐下调息。

    其实他是在思索,那个黑衣人应该是刺客联盟的人了,根据二世祖的口述,刺客联盟应该先是想要从自己的口中获知宝物的信息,后来自从自己和墨音痕赌斗之后,他们竟然不再跟踪自己了,而他们一直潜藏在墨家应该是另有目的。

    先是要抓自己为了宝物,后来又放弃了,这是为何?还有刚才在坊市应该有墨家的人才对,为何迟迟没有出现,难道是孙管家把那些人都支开了,或者又是那些人都已经不再是墨家的人了!

    出动一个破丹后期的杀手,看来不是自己被人悬赏,就是自己的那些武技被人盯上了,应该是凤鸣剑法被盯上了,因为疾风步法自己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最多发挥了三分之一的速度而已。

    看来有必要除掉孙管家了,一个刺客联盟的元婴修为的修士隐藏百年,肯定没有什么好事,说不定他图谋的就是整个墨王府。

    这些都不是墨知最关心的,他关心的是自己的名字有没有传到神将府,传到了之后是否会引起怀疑,当年他也想过要改性换名,可是暗影说这些不利于和自己熟识的势力接头,尤其是自己的父亲一直没有消息。

    根据魔尊所述,噬魂丹没有解药,中毒者必死无疑,确切的说墨知和死了也没有人别,肉身不是自己的,神魂之内也只是有着自己的记忆而已,他有的时候会想父亲见到自己之后会不会不认自己了。

    甩开这些情绪,墨知缓缓地睁开了眼,目光无比的坚定,石头已经投过了,既然没有反应,那么说明这条路是正确的,只管往前走就是了!

    墨林看到墨知醒来,微微有些诧异,他原本以为墨知要调息好久,所以架着祥云的速度很慢,现在他醒了也就没了顾忌直接加速,几个呼吸就到了墨王府的门前。

    墨王府有防御阵法,每天常开只有正门这儿才能安全进来,否则就算是黄道修士要硬闯也要费很大的力气。

    墨林抱着还在昏睡的墨小蛾,直接将墨知领进了祖堂,祖堂内三祖都在,而墨林则直接退了出去,墨知心中暗叹了口气。

    几天前,墨问天才叮嘱自己要低调,现在自己直接斩了紫道之家的弟子,还将人家的宝物都夺走了,不知道这位一心以家族为重的老祖会有什么反应呢!不过想来墨王府现在准备投靠紫家和那个不知名的青年,应该也不用担心才是,这一点在当时墨知剑斩何晏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在内了!

    “弟子墨知拜见三位老祖!”

    墨知行礼道,面色煞白像是受惊又像是重伤一般。

    “伤不要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