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月轮之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0本章字数:3186字

    眼睛是身体中比较脆弱的地方,墨知对此再清楚不过了,面对强大的魔兽,墨知总是先选取它薄弱的地方下手,而其中最长下手的就是眼睛,眼睛一旦被戳瞎,再厉害的魔兽也变成了无头苍蝇,任人宰割。

    修炼月轮之眼的过程就像是一场自我屠杀,其中的痛苦常人难以想象,不过对于修炼过九转生死诀的自己来说,疼痛没有多少威胁,再痛还能超过蚀骨灭体,还能超过那冷透了神魂的黄泉池水,对于经常下黄泉的墨知来说,这点都不算痛!

    涌动的灵力像是蹦腾不息的河水,在经脉内奔腾不息,不断地向着下一个穴道涌去,渐渐的存留在一处眼睛形状的子瞳穴内,在墨知的眼角处行成两个光点,光点不断的变大变亮,像是钉着两只萤火虫。

    墨知的身上不断的冒着蒸汽,别人修炼都是讲灵玉握在掌心,以此炼化吸收,而他是直接将灵玉在地上铺了一层,然后坐在上面吸收,大量的灵力入体,一部分被自己的肉身吸收,一部分直奔眼睛而去,随着眼角血液的流出,屋内散发着一股芳香,那是灵血的香味,若是一点还好不是很明显,但如果量多了,就会清晰可闻。

    不知过了多久,墨知眉头一皱,眼角的光斑瞬间熄灭,随即便看到眉心的位置有一个灵点在渐渐滋生,这就是最后的明睛穴,只要冲破这个穴道就可以开启月轮之眼。

    窥微神目的法诀一遍遍的在墨知的心中流过,疯狂的灵力也在不断的冲刷着墨知的肉体和经脉,滋润着灵骨。

    墨知时不时的皱褶眉头,眼角的血迹已经被全身的热量蒸发殆尽,又过了很久,眉心的光斑依然如同一轮明月,突然光斑碎裂墨知的眼睛周围升起了淡淡的月华,就如同两轮明月在那紧闭的眼睛中。

    “刷!”

    墨知突然睁开了眼睛,只见墨知的眼睛中透着洁白的灵光,原本黑色的瞳孔如见已经变成了一轮明月,带着眼睛周围那淡淡的月华,看起来神鬼异常,给人一种透彻世间的感觉。

    确实是透彻世间!

    此刻墨知眼前的场景变了,心念一动就可以越过练功房的墙壁,看到屋外的花花草草,那一处腊梅上有一朵六瓣的梅花,随风摇曳煞是好看,此刻已经是正午了,不过就算是黑夜也无所谓,月轮之眼只要不遇到空间吞噬和厉害的阵法禁制,都能够看的清楚。

    越过花园,墨知看到了海云阁小院的门外的那条小路,时不时的有家族子弟经过,两三个少年经过自己的庭院时指指点点,不知道说些什么。

    再往远处去,墨知能够看到演武场,墨家的子弟正在练习武技,其中墨知有些印象的是那个拿着刀的少年,其余的大都没什么印象,不过没有见到墨音痕的踪影,墨知有些奇怪,因为墨知只是打碎了他的胸骨而已,修真者体魄强悍,若是有着灵药,用不了多久就能痊愈。

    越过演武场就能够看到祖堂,祖堂内没有人,紫檀木制作的桌椅静静的呆在那里,桌子上的清茶还冒着若有若无的热气,显然刚刚招待完贵客。

    墨知又看了看孙管家的院落,果然已经空无一人,院内空无一物,估计是打斗的时候完全摧毁了,但是竟然没有一丝的动静露出来,让墨知不得不佩服墨问天的手段,作为一个家主他确实很合格!

    再往祖地内看去,石门紧闭没有任何动静,门上应该是设置了精密的阵法,在试图越过的时候,墨知感觉到了很强大的阻力,最终还是失败而归。

    一个个院落看去,男男女女们在做着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察觉到墨知的存在,目光一直延伸了很远,墨知估计以自己现在的灵力,大概能够看清楚三百里左右的距离。

    突然看到了让墨知心惊肉跳的一幕,因为他看到了墨音痕正在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交合,屋内还有这一个宫装丽人,此人正是墨音痕的母亲!

    这一幕让墨知震撼不已,急忙错开目光,饶是如此墨知还是有些面红耳赤,以前在自己只有六七岁的时候,老黑没少给自己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年自己还被他蛊惑咬了红杉姐姐的胸口!

    结果红杉又羞又恼,威胁说不给自己做饭,从那以后墨知就开始小心老黑的一些鬼点子了,到了后来只要老黑说的关于女人的事情,墨知直接不听。

    百世幻境中,墨知有的时候裤子都快脱了,一想到老黑在一旁看着,就会兴趣全无,这他娘的睡能忍受自己欢乐的时候,还有个人观战啊!

    现在看到这一幕,饶是见过无数次血,心平气和即可杀人的墨知也有些不太自然,但是随即想想又觉得不对,墨音痕的母亲怎么会在那里?

    思考无果,墨知还是有些不安,因为在墨王府对自己敌意最深的就是墨音痕,事出反常必有妖,墨知不得不留心,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暗影,交给了墨知很多东西,这件事情让自己感觉到了不合常理!

    沉思良久,收了月轮之眼,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诱惑道:“老黑,别睡了,有好看的你去不去!”

    墨知自己不方便,但是有人愿意啊!这老黑可是一万个乐意,老黑说自己最得意的就是当年用掩息神诀偷看了一位仙子洗澡,说是自己一生难忘,可是墨知却不信,因为老黑还说过自己当年在翻云寨抢了一堆压寨夫人,一起泡温泉呢,他说那滋味简直就是人间仙境,总之他就是有了姑娘就是仙境!

    老黑懒洋洋的从墨知体内出来,有些不耐烦的道:“臭小子,叫魂呢!老子正在和美女瓜田李下呢!”

    墨知有些无语,我这可不就是叫魂嘛!但是等把事情说出来之后,老黑已经神采飞扬了!

    “这种时候想起我!果然是好兄弟啊!我先去了啊!”

    老黑一溜烟的走了,头也不回,生怕错过了好戏,也不知有没有听到墨知最后说的那句早点回来,不然忘记了时间他可就真的形消神散了!

    墨知这次为了开启月轮之眼,花费了大约五天的时间,起来伸了伸懒腰,下楼来看到墨小蛾两人都还在打坐修炼,也就没有打扰!

    以他们俩的修为,估计真得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完全的吸收,完全吸收之后的收获也将是巨大的,估计应该能够突破一个小层次!

    自己在院外挂了谢客牌,这几天也没有人来打扰,以墨问天的神识应该能够探查到小石头的所在,既然没有将他擒拿,应该是默许了他的存在,关键还是他对墨王府没有多少威胁,所以才会被放过。

    院内北风呼啸,严冬已至,花圃里的腊梅开的正欢,蛋白色的花瓣上带点点的红点,就像是洁白的雪上凝着一点血红,格外的醒目。

    以前的墨海没有见过梅花,很小的时候,连墨知自己都不知道其实他居住的那个地方在东海的一个小岛上,当然对于墨知来说却大的没边,四季如春气候宜人。

    魔界生活的时候,一直居住在魔尊殿,虽然魔尊殿很大,但是气候缺少变化,现在到了这个人界,却是让他感觉到了天气的变化,已经来了十一个月了,再有一个月就是外商学院招生的日子,自己在外面的名字应该已经传开了,是时候启程了。

    打开院门,将谢客牌摘掉之后,沿着青石小道,去往饭堂吃饭,几天没进食,腹内空空如也,饥饿难耐。

    正值正午,所以很多家族子弟在吃饭,三三两两的闲聊,见到墨知之后都微微侧目,像是见了鬼一般,端着饭碗就走了,跟躲瘟神一般。

    对于墨家这些人怪异的目光,墨知直接无视,遇到一两个目光不善的,有的时候还回瞪回去,反正现在自己在墨王府身份卓然,要是把他们揍一顿,墨家的三个老头估计也不会怪自己。

    可这些眼神很显然说明了一些问题,微微思索之后,墨知径直去找了大勺子,他在墨王府的人际关系少的可怜。

    到了后厨,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厨师正在热火朝天的颠着锅,大勺子真名叫陈八斤,个头很大,脑袋也大像个大勺子,和他熟识的人便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大勺子。

    “大勺子,我来拿些饭菜!”

    墨知站在厨房的门口,对着大勺子叫道。

    大勺子头也不回的要喝一声:“好嘞!”

    将爆炒出来的宫保鸡丁将盘子里一放,往空空的锅内撇上一瓢水,嗤啦啦的热气蒸腾,抄了把水洗了洗手,又在衣服身上抹了抹,笑呵呵的跑了出来。

    “墨知少爷,今天想吃些什么,蒸笼里存了不少的饭菜呢!”

    大勺子大嗓门说道,还看了看墨知的身后,像是在找谁一般。

    “小蛾她在修炼,可能一阵子来不了了!”

    大勺子和墨小蛾的关系不错,看他的样子,墨知就知道他在干嘛,所以便解释了一下。

    大勺子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随即又想起了什么,突然小声说道:“少爷,你最近还是要小心,一位老神仙送了丧门帖,说不把你交出去,就要灭了墨王府,搞得府内人心惶惶,孙管家甚至直接带着家眷离开了!”

    “知道了,这都不算事!就给我来些粥食和简单的小菜就好,等小蛾有空了,我让她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