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章:邪修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0本章字数:3184字

    邪道功法在上古时期就有,修炼功法者大都会选择一些有修为的弟子,最后引起了众怒,惹来很多修真门派的追杀,后来慢慢的就形成了修真界的一条规定,凡遇到修行邪道功法的修士必杀之而后快!

    这娘俩竟然是邪修!墨知心中转过无数个年头,在院子里来回踱着步子,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了一些。

    众所周知的修行邪道功法的也只有刺客联盟,难道这墨音痕娘俩也是刺客联盟的人?这个可能让墨知有些惊诧,如果墨音痕母子也是刺客联盟的人,那么麻烦就大了!

    孙管家一家被灭,别的人可能蒙在鼓里,但是墨音痕的母亲不会,因为她是结婴修士,应该已经察觉到了端倪,那么刺客联盟一定已经获晓了孙管家这个暗桩被拔了事情。

    如果他们不是刺客联盟的人倒还好,就只是为了增进修为,游走在危险边缘的疯子而已。

    或许他们是疯子这种结果更好一些,毕竟墨王府连对刺客联盟报复的资本都没有。

    刺客联盟就像是藏在暗处的一张劲弩,随时可能给射杀自己于无形,这致使做起事情来总是缩手缩脚。

    如果能将这张劲弩夺到手里,用来除去一些麻烦是最好的,借刀杀人才是谋略中的上乘。

    想要混进刺客联盟不是三言两语一朝一夕的事情,眼下他还要护住屋内的两个家伙,墨小鹅是墨知的引道者,若是让她收到伤害,墨知估计很难入道。

    此外,墨知也确实将那个小丫头当作自己的妹妹看待,至于小石头就当是给孙家留个后吧!

    墨知内心感叹,不过感叹对于他来说转瞬即逝,进了海云阁,拿出何晏的资源袋。

    何晏作为紫道之家的子弟,不得不说颇有身家,数十万的灵玉,一件黄级上品的防御皮甲,一把黄级上品的法剑,何晏在擂台上毫不犹豫的拿出神器,在墨知看来简直愚蠢至极,不仅仅催动不了,还容易引起一些人的觊觎。

    可能使这种高高在上的神界子弟嚣张跋扈惯了,做梦也想不到有人敢打他的注意,所以他才会在擂台上直接威胁墨知。

    当然墨知最在意的还是他里面有一块沉银打造的白鹤家徽,以及二十四块半人高的阵基,或者说阵石,上面符文密布,还有一口上有环形凹槽磨盘大小的的阵盘,一杆禁制小旗子。

    打量了一会,身前的那些家当,墨知问道:“老黑,我想给海云阁布置一个阵法,最好能够带有自主攻击性!”

    老黑显然已经从小娘子陨落的悲伤中缓过劲来,悠悠的探出身子,打量了一眼那些阵石,懒懒散散的丢出一句:“不可能,这些玩意最多能布置一个防御阵法!”

    墨知见他没正经的样子,一脸的挑衅,轻笑道:“是你不行吧?”

    “你说老子不行?”

    老黑指着自己鼻子,一脸的愤慨的瞪着墨知,随后就开始骂街般的怒吼:“你小子可知道,阵法源同道境,扭转一片天地之势,除去五行阵法之外,后人推演很多法理也已经解禁了极致,莫说这点小阵法,就是那上古十大绝阵在我看来也不过是手到擒来,就你那几块破基石三两道符文,最多能布置个防御阵法!”

    见老黑说的唾沫星子飞溅,头头是道的样子,墨知也就信了他的。

    这阵理是一门大学问,非一朝一夕之功,除非有天人传道,否则没有千百年的研习琢磨很难有所成就,可以说是除了锻造最难的一门修行了。

    “那这个防御阵法有能防的住元婴吗?”

    墨知还是有一点心里打鼓,问道。

    老黑摸了摸毛茸茸的下巴,嘿嘿笑了两声,得意道:“要是一般人,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老子是谁?翻云寨大当家的,肯定行!把这把死的清光阵改成活的,让罡气流转起来,改成流转清光阵,防御力肯定能够防的住元婴,若是那群傻蛋用丹光之类的灵力攻击,反而能够让阵法撑的时间更久,对了小子,等你有了护体罡气之后也要想办法让他转起来,这样防御力更强……”

    听着老黑说的头头是道,墨知还是忍不住打断又问:“行行行,那能够撑多久?”

    “啊!一天没问题!”

    老黑被突然一问直接回答道,说完就像楼下走去,头也不回。

    看的墨知一愣,禁不住问道:“你去哪啊?”

    “老子去照照镜子,看看谁这么厉害!”

    漂浮着溜下楼,抛出一句话差点没把墨知雷死。

    老黑的见识和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虽然墨知不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这长相嘛,墨知实在是不敢恭维!

    一张已经看不出的国字脸,泛着贼光的三角眼,胡子拉碴布满脸,枯松的头发半遮头,一身布衣带补丁,赤脚双足没有鞋,唯一能看得也就是那身高了!若是往那个街头一坐,人们会毫不意外的丢几个铜币,以为这是沿街乞讨的!

    墨知也问过他为什么这个样子,得到的回答是,这就是元神,已经没有肉身和外物之分,你不懂!

    不去管沉浸在自恋中的老黑,墨知飞身从窗户上了海云阁的楼顶,按照老黑交代的那样将真是按照方位摆好,有用阵盘矫正了一下,确认无误后,将半人高的阵石击入地下,掩藏好。

    又到后山找来几只松鼠和松针,将阵棋绑在松鼠的身上,将阵盘放好,将绑有阵旗的小松鼠往阵盘的凹槽内一放。

    只见灵气柱子从楼阁四周冲天而起,瞬间形成一个光罩,守护着海云阁,流光隐现若即若离。

    凹槽内的小松鼠手里抱着松果,两只乌黑的小眼睛,滴溜溜的看着两旁的动静,突然觉得屁股一阵刺痛,吱呦一声,撒开蹄子就跑!

    它这一跑可就不得了了,阵棋是生门所在,生门流动带着所有法门流转,原本静悄悄的清光阵现在赫然旋转起来,可怜的松鼠犹豫屁股上被扎了一根松针,根本就坐不下,只能不断的走动,在狭窄的环形阵盘内,不断的打着圈。

    墨知心中感叹,也只有老黑才会相处此等怪法,生门无规则流转,外人根本无法推算进入,若是灵力攻击只会被流转的阵法吸收,化作整个阵法的一部分,物理攻击力道也会被均匀的分配到阵法的每一个部位,如此一来,即使强如元婴,也很难打破这阵法。

    有了这阵法,若是遇到敌袭,两个小家伙应该就能够撑住一段时间,那么等待救援就可以了,当然最好用不到,墨王府就能够展开一次清洗,把内鬼清掉!

    至于墨音痕母子俩,墨知决定还是不去招惹的好,一来他们若是刺客联盟的人,说不定会逼的刺客联盟失去耐性,狗急跳墙直接将不知名的计划提前,反倒是给墨王府提前招来灾难。

    如果他们不是刺客联盟的人,两个邪修早晚会被发现,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有了这座大阵的存在,倒也不担心墨音痕会报复墨小蛾,等到自己在天水城安稳下来,就会过来接他们俩,或许他们还能够帮些忙。

    又给墨小蛾他们俩留了一封信,说明了自己的去向和遇到危险时阵法的用法,给小石头留了一套功法和武技,注明理解完了之后立刻毁掉。

    将剩下的三块阵石打入灵力缩小成令牌状,留下两块便封了起来,还有把自己的赢得的仙桃留了下来,交代他们奠鼎实鼎之后再吃。

    剩下两天,墨知除了出去吃饭之外,一直呆在海云阁内修炼剑法,晚上则反思前几日遇袭的事情,对于战斗经验又有了不小的积累。

    不过在第二天晚上,墨知又接着老黑隐蔽身形和气息,偷偷潜伏到了一些人的房间,算了算总账。

    然后就出现了,墨王府闹鬼事件,十几个家族弟子夜里像是中了魔咒一般,鼻青脸肿,身上的资源被洗劫一空。

    为了混淆视听,墨知还跑到一些长辈的床前走了一把,大晚上了,有些正在欢乐的人犹豫被人无缘无故的摸了一把,顿时心惊肉跳,估计要很久才能行事了,最要命的是,一些女子丢了内裤肚兜之类还不敢说!

    偌大的墨王府闹腾了一整晚,到处喊捉鬼,墨知就斜躺在海云阁的楼顶,喝着小酒看热闹,时不时的看到护院家丁走过,还给人家指指方向,绘声绘色的描述着鬼的模样和逃走的方向……

    第三日一大早,墨知便早早的来到了祖堂外。

    祖堂外只有墨问天一个人,今天他要来给自己送行,去拜入外商学院。

    出了王府大门,墨问天就凝聚了祥云带着墨知想修真商行赶去,其实对于元婴境界的修士来说,已经能够凌虚御风了,主要还是带上墨知。

    商行是商盟的金钱机构,也可以说是商盟的中枢机构,一般商盟在一片地域的产业都直接受到商行的管辖,不仅如此他们还兼任人才选拔之职。

    一路上,墨问天飞的很慢,给墨知交代了一大堆,从他的口中墨知也得知,墨音痕准备去参加千道学院的选拔,而今年的千道盟招生比外商学院要晚一些。

    其实不是它晚了,而是外商学院早了,由于何家的关系,千道盟还没送出手的橄榄枝硬生生的被何家拦腰斩断,而墨王府和紫家一商量之后,还是决定和外商学院商量提前招生,所以原本元宵节前后招生的惯例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