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欠债还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0本章字数:3159字

    那位大王子殿下怒骂一声,运起灵力直接冲了过来朝着梁晶晶面门打来。

    强劲的掌风带着哧啦啦的破空声,雄浑的力道带着隐隐的牛头虚影,这是洪级上品的撼牛掌。

    面对携势袭来的池三观,梁晶晶全然不惧,战意盎然,微微错开脚步,绣有碎花的布鞋稳稳的站在地上,抬手就是一掌,不,应该说是一排掌印。

    排山掌法第一掌:开山

    排山掌法,魂级上品武技,极难修炼就好像磐墨掌法,这一式开山其实是十掌连击,将十掌之力寓于一掌,若是修为够高,一掌开山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雄浑的掌力轰击在一块,卷起了滚滚的尘埃,两人各退了好几步,池三观脸色煞白,显然是吃了亏,身上还有这一个脚印。

    原来刚才交手的一瞬间,梁晶晶还踹了他一脚,饶是他修为奠定了实鼎,身体强悍了不少,也顶不住那登山脚。

    梁晶晶也不是很好,她毕竟比池三观差了一个大境界,所以被对方的灵力侵入到体内,嘴角挂了一缕鲜血,可是这女子心高气傲,还要动手却被墨知一把拉住。

    她刚要甩开,就听到墨知说道:“你现在打不过她!”

    听到这话,梁晶晶挥手打掉拉着自己的手,带着一股决然说道:“受辱而不出声,非梁家人所为!”

    听到这话,墨知觉得眼前的姑娘不仅仅傻,还一根筋,伸手挠了挠头发,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我才不想管你呢!可你要是死了,我找谁去要那份人情啊!”

    周围的人听了这话,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可梁晶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了一怔,随即怒上心头,喝道:“你……你无耻!”

    梁晶晶怒急攻心,口不择言,或许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墨知,被墨知拦住,本来还以为他是担心自己不是对手受伤,没想到对方全然没有这种想法,而是担心他的那份人情没法要回去。

    墨知没有说谎,这姑娘姓梁,而且还有这么高深的武技,修为不俗,而且那二货的性格,估计也只有神界的那个梁家才能养出这样的极品。

    既然是那个梁家,墨知就不能让她死了,这份人情可是很贵重的!

    “欠债还钱!”

    墨知完全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很认真的盯着梁晶晶的眼睛,说道:“难道你想耍赖啊?”

    梁晶晶一时语塞,气的脸都红了,狠狠的盯着墨知,觉得自己以前眼瞎了,怎么会觉着这人还不错呢!

    可是对于梁晶晶的仇视,墨知视若不见,指了指几丈外的那个池海国王子,说道:“你要是跟这个蠢货斗法死了,我那份人情可就讨不回来了,那就是耍赖!”

    被墨知说的无言以对,梁晶晶冷哼一声,拧过头去不理会墨知,倒也没有再出手的意思。

    不过有个人可跳脚了,只见池海国的那个大王子,脸都憋红了,被人两人无视当空气不说,还被后来的这个红色小子说是蠢货,他在国内呼风唤雨的性子,怎能容得这般羞辱。

    “都给我上,生死不论,将二人拿下!”

    随着他的一生怒喝,带来的二三十个亲兵纷纷冲了过来,气势汹汹。

    墨知对着那个大王子喊道:“蠢货,我又没惹你,你招惹我干嘛?”

    他的心里委屈啊,自己不过就是劝架,招谁惹谁了,怎么连自己也要被搭上了。

    听他这么说,那大王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喝道:“不知死活的小子,还敢骂我,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说你是蠢货的,是你爷爷,有什么可生气!”

    墨知嬉笑着说道,不过说归说,手下可没闲着,疾风步走起,两步到了一个恶奴身旁,伸脚一绊,那奴仆立即身形不稳,来了个倒栽葱。

    又一个恶奴从身后袭来,双拳带风,浑然有力碎万斤之势,双拳出去却发现,身前已没了人影。随后脖子一凉,昏睡不起。

    二三十人将墨知围在了里面,挥手间已经有五六人躺在了地上。

    众人见一群人都奈何不了墨知,纷纷指指点点,梁晶晶站在圈外,有些犹豫要不要帮忙,无论刚才有多气愤,墨知都算是因为自己才会被人围攻。

    大王子更是怒不可遏,气的牙痒痒,因为墨知刚才说他爷爷说过他是蠢货,自己竟然还真的想了半天自己爷爷是不是真的说过,后来才发现这家伙,又在骂自己是孙子。

    就在场间,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黑衣长老已经飞到了上空,强横的气息释放出来,很多人立刻脸色苍白,更有甚者撑不住,腾腾的退了好几步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人去嘲笑,因为都已经自顾不暇了。

    正在酣斗中的众人,也都停了下来,墨知则一溜烟到了梁晶晶的身旁。

    梁晶晶因为受了伤,也有些腿脚发软,有些站不住幸好墨知扶着她,对于这种威压,墨知还不放在眼里,魔尊的威压才叫难以支撑呢。

    黑衣长老扫视了一圈,看到墨知仿佛没事人一样,不由得有些诧异,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微微笑了笑,随即严肃道:“想要争斗的话,有的是机会,马上开始森野考核,凝气圆满的学员要杀掉三十只一阶上等的凶兽,奠定实鼎的要杀掉二阶下等的凶兽三十只,马上会有老一级别的弟子带你们进山,都老实呆着,进入森野之后生死自负!”

    说完黑衣长老便离开不去管这些人,一会之后果然出来上百位穿着蓝衣的学员走了出来,他们的修为大都是奠鼎中后期,而且比起一般的修士强上不少。

    或驾着祥云或者骑着坐骑,蓝晃晃的一片,墨知瞅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墨问天所说的那位堂姐,估计是这次没被安排任务。

    很快新学员被引进了学院,沿着一条小道来到了一处山崖边,崖深万丈黑乎乎的不见底,上面盘旋着一只只两丈大小黑羽利嘴的飞禽,被称为引渡鸟。

    这种鸟经过人来无数万年的驯养,慢慢的脱去了凶性,变成了一种良禽,只接受喂食不再嗜血成性。

    它们脖子上挂着一些刻有灵纹的玉牌,纵横交错的飞行,隐有阵理,显然这些鸟是一个阵法,用来封闭这万丈的悬崖。

    一个青年身着蓝色练功服,修为奠鼎后期圆满,应该是此次考核的负责人,站在祥云上道:“森野之林就在这座悬崖下,崖下最高等级的凶兽是三阶上品,如果你们百人合力或许有可能杀死,不必把凶兽尸体带出,直取一些特征器官就行,每三十里内会有一名学员负责安全,想要放弃直接呼救即可……”

    说完他还不忘看了看青牛岭的那群修士,很显然他和那群人很是熟悉,而他身后的那些老生也都纷纷找到和自己有些渊源的新人。

    墨知随意看了一下大概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有熟人,有熟人的学员都是满脸的自信,有人照顾必然会方便不少。

    而池三观更是满脸的挑衅的看着梁晶晶,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这里没有人准备照顾梁晶晶,他摆了个斩首的动作,以示威胁。

    梁晶晶气的咬牙,恨不得过去一巴掌拍死他,但是碍于后方有长老在,憋得浑身颤抖手指都快要掐出血来了。

    “好了,现在考核开始,你们可以下去了!”

    蓝衣男子厉吼一声,拿出一个外置阵旗,原本罩在悬崖上的阵法打开,浓浓的湿气扑面而来,让人不觉精神一振,隐隐的传来凶兽的吼叫,又让人有些胆怯。

    学员们纷纷寄出祥云,向着崖下行去,而没带祥云的就要哭死了,只能彼此大眼瞪小眼,有些考生更是哭了起来,没带祥云的是那群没关系的,当然墨知也是那个没带祥云的!

    让他有些纳闷的是,为什么墨问天没有告诉自己呢?难道是那个老头子老糊涂了。

    原本还想要蹭梁晶晶的祥云的,但是没想到这姑娘看到池三观下去之后,就直接迫不及待的跟了上去,现在留给自己的也就四条路。

    第一,抓一只引渡鸟让它带着自己下去。第二,沿着崖壁慢慢爬下去。第三,抢一个学员的飞行祥云。第四,直接跳下去,用浮云步伐。

    沉思良久,墨知还是决定慢慢的沿着崖壁爬下去,因为抓一只引渡鸟,在抓的过程中很容易被那些心怀不轨的修士盯上,就比如岸边现在还站着几位,一直有意无意盯着墨知的,用浮云步伐的话,很容易被人发现,那自己以后在意脸谱身份用的话会被人认出来,至于打劫一个,墨知看了看身后那群一脸严肃的长老,只能暗暗的摇摇头作罢。

    其实墨知心中悔啊,自己打劫了好些东西,资源袋就有几十个,可是里面自己觉得没用的东西,都被自己一股脑的丢了,现在想想,还真的想给自己一巴掌。

    就这样,墨知也翻身下了悬崖,幻化出小红裙和另一把从何晏那里得来的法剑,像一只螳螂一样,两只手换着不断将剑插向崖壁,好在法剑够锋利,不停地向下褪去速度倒也还行。

    只是这个举动,引来了一些暗中观察的长老的一阵惊叹,那些老一届的学员也有些傻眼,这是要干嘛啊!

    虽说这种方式有些傻,但也不失为一种解决的办法,引起了那些在岸边心灰意冷的考生的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