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诱捕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0本章字数:3193字

    说完之后,凌空飞走了,只是飞到上空之后,四位长老向着她行礼道:“院长,已经查出那人是王长老,而那个青年时马钢,三年前进来,真实身份是刺客联盟血泪杀少主身边的绝恨,应该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另外还有六位新生,八名老生都已经清除!”

    冷秋蝉皱了皱没有,没想到会是一位血泪杀少主身边的人,回首看了看扶着梁晶晶的墨知,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上报给商院吧!”

    一位长老立刻去办,另一位黑衣长老道:“诱捕计划已经成功,是不是要把那孩子叫回来了,毕竟他是免试的!”

    冷秋蝉想了一会道:“让他去吧!刚才的表现你也看到了,这里应该没有人能够伤到他!”

    说完冷秋蝉就化作一道红光,向着修炼洞府去。

    墨知听到了老黑回来转述的话之后,顿时心中大为不悦,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平日里一丝不苟心思细腻的墨问天会忘记提醒自己带上祥云呢!原来自己根本就是被当作清除奸细的诱饵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冷院长是想要一劳永逸,给自己除去威胁啊!

    扶起梁晶晶,这姑娘像是吓傻了一般,黑亮亮的眼睛,盯着看着墨知看了好久,最后轻咬嘴唇问道:“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墨知见她没事,便随意的回答了一句:“因为你欠我一个人情啊!”

    说完就忙不迭的跑去看那被冻成冰块的哭脸小丑,得道老黑的确认这人没有生机之后,一拳打了过去!

    “咚!”

    一声巨响,结果冰块纹丝不动,这让墨知有些纳闷了,自己这一拳虽然没用全力,但是打碎青石不在话下,怎么会没用呢!

    “小子,用天火!”

    老黑也想看此人的储物戒中有什么,便出了个注意。

    自从上次融合了天火之后,墨知就没动过,斩了一块干枯的木头,对方在冰块的身下,将天火招出来,点燃之后,淡淡的紫色火焰就这么一边燃烧着木头一边融着冰块。

    当然木头是幌子,是为了防止一直在旁边看着的梁晶晶起疑心,毕竟没有血脉之力,随随便便的就能使用火焰这也太神奇了!

    没多会,冰块就在天火的燃烧下没了,尸体摊死在地上墨知赶紧灭了火,将那哭脸小丑面具拿下,然后又打开了这人的储物戒指摘了下来。

    注入灵力之后,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都到了出来,足足有堆了一个一丈多高的大坟堆。

    不愧是元婴后期的强者,财富不是一般的多,看着一直闷闷不乐的梁晶晶,墨知说道:“一人一半吧!”

    梁晶晶看着这么一大堆资源和法器,也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鼓着腮帮子道:“我要那个储物戒指!”

    墨知没有犹豫直接丢给了她,这个姑娘接了储物戒指就乐了起来,将自己那绣着百合的资源袋拿了出来,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都搬了进去。

    虽然老黑这个时候,吵着这个姑娘不错,应该收了之类的,墨知直接将他屏蔽了!

    五百多万灵玉、玄级上品的防御鳞甲、地级上品的法剑,一块长老的令牌和一个刺客联盟的徽章,是一个沉银打造的哭脸小丑,还有一些功法之类的,墨知也看不上眼。

    墨知分了一百多万的灵玉和防御鳞甲给了梁晶晶,自己则收着那哭脸小丑的面具和徽章灵玉法剑和长老令牌。

    外商学院的长老令牌,墨知准备还给院里。至于功法丹药之类的东西,墨知都送给了梁晶晶,搞得梁晶晶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些东西可是价值百万灵玉啊,就这么垃圾是的都给了自己,虽然梁晶晶家族庞大无比,自己的叔叔更是天纵之才,但是也没有这般大方吧。

    可是墨知却浑然不在意,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受伤了不用丹药,修行不用丹药,至于功法更是不缺,唯独想要一朵祥云却没找到,因为他发现祥云有的时候还是有用的!

    又找了剩下的那些刺客的尸体,发现他们都已经被人搜刮一空了,只剩下冰冷的尸体了,将他们全烧了之后,和梁晶晶找了个空心的树干,躲了起来。

    墨知盘膝而坐,闭目养神但是梁晶晶就没心思了,她被墨知甩飞出去的那一刻就傻了,现在看着墨知怎么看怎么顺眼,双手紧扣,最终她还是犹豫着开口说道:“墨知,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来外商学院?”

    墨知有些疑惑她为何如此开口,睁开眼睛问道:“为什么?”

    “是为了进入黑土大陆……”

    梁晶晶说起了自己和父亲来此的目的,墨知倒也听过此事,但是一直没有细究,现在听到这姑娘开口,倒也明确了一些。

    黑土大陆,又被成为是天地宝库,因为是其土成黑,被人们成为黑土大陆。黑土大陆据说在上古时期就已经有了,那个时候被是修士们寻宝的乐园,到了太古时期整个大陆便被封了起来,而封起来的原因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那位存在于传说中的太古东皇推算出世间有大劫,所以才会将这一处天地宝库封起来,将这些天材地宝留在其中,等着给那些没有汇丹的修士享用,培养出逆天战力的武修,等到大劫来时来他们将斩劫难,渡众生。

    这种说法得到很多人的认同,还有人将他与那三百年开启一次的蛮荒大陆联系在一起,因为蛮荒大陆也是被太古东皇封了起来,只有破丹境界以下的修士才能进入,有的元婴倒是进去过,但是之后就没再出来。

    很多人将黑土大陆,蛮荒大陆,还有神界的北神山誉为东皇传承地,因为黑土大陆的要求是凝丹境界以下,而蛮荒大陆的要求是最好是破丹境界,还有那北神山云台诸子汇道,争夺魁首,获得佳配和道果的要求是元婴,这不正好是一条龙的武修选择道路嘛!

    神乎其神的是,还有人推算出了,一个人如果能进入黑土大陆,获得里面的不尽资源,最多三百年之后,又能够进入蛮荒大陆,出来之后结成元婴,五年之后就会是北神山云台诸子汇道的时刻,到了那时候就是一举成名的时刻,倒最后就是大劫来临的时刻。

    但是这些推算,很快受到了一些历史学家的抨击,他们讲究要以史为鉴,那黑土大陆是因为异常异变,里面有不尽的骇人灵虫之类的为祸世间,东皇心系人间界,才会设下那逆天的阵法,这是东皇对人们的保护。

    还有那蛮荒大陆,历史学家们也是例证满满的说,那是一座巨大的坟墓,埋葬着东皇的一位老友,很可能是道之始祖刑天圣皇,这种说法一出一片哗然,大家都对此趋之若鹜,认为进入蛮荒大陆就能够获得道之始祖的传承。

    至于北神山的百子道台,诸子汇道不过是因为那北神宫的宫主受过情伤,心里有些偏激就喜欢养一些俊男美女,授予他们功法武技,然后让他们配成一对。

    前面两条都还有人呼应,但是最后一种说法一出就被人骂的狗血淋头,因为东皇这北神宫的诸子汇道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了,嫁出了多少姑娘,送出了多少俊男,这不是找骂呢嘛!甚至有人直接一剑挑了那些臭酸儒,破学士。

    人家历史学家说自己为了历史真相可以破头颅洒热血,还摆出了一系列的那些惊才艳艳的逆天妖孽,走遍了三地,最后也没有什么大劫来临啊!

    这句话也通过反驳大劫论,来从反面证明了自己。

    两种言论争斗不休的时候,一种挑战论受到时代的召唤,应声而出!

    挑战论很是简单,没有什么大劫也不讲究什么历史,讲究是就是修士夺天地之灵,本就是一种逆天的存在,理应有一种挑战自我的精神,所以他们很简单的将黑土大陆、蛮荒大陆、仙界的迷雾幻境和神界开荒等等称为挑战自然,像是千机榜、百战台、黑市武殿等等称为挑战自我。

    为了完善挑战论,他们还提出了一套武修理论。

    所谓武修就是战力无双的意义,修体、修魂、修技、修道。这被称为四修,能够在千机榜的规定年岁内在四修上达到一定成就,就能够成为武修,他们不修阵法,不炼丹,不炼器等等一些算七八糟的事情都不敢,唯一干的事情就是修行和人斗法。

    和同阶斗法,永远追求同境界无敌,无敌之后再去找那些高阶的修士斗法,越过一阶段的叫跨阶,越过一个境界的叫做跨境,后来有人将此中算法简化,将同境界无敌称为一杀,跨过境界打败一人,称为两杀,同时打败两人称为三杀,总之越多越好,历史上出现过三十二杀的逆天轿子。

    这种说法也受到了一种质疑,那就是这跨界也要修士的实力不尽相同,怎么推算呢!后来经过修补,人们一致认为应该以跨过一个境界的初阶来计算,因为同境界进步一个阶段厉害不止十倍啊!

    对于神秘之地,传说中的人物,人们总会有着无尽的猜测,那些已经化神的老怪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各家每过约莫百千年都会培养一位天之骄子,代表家族处理一些事物,即使是一些联盟内的家族也不例外。

    墨知听着梁晶晶的话,对那种什么几杀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有些困惑的问道:“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理由就进入那些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