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同归于尽?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1本章字数:3122字

    墨知站起身来,手中幻化出几十颗雷暴珠,看的殿主眼皮一跳,也明白了这小子的来意,暗中警戒墨知,几十颗雷暴珠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真的全同时爆开,即便以自己的修为能够抵挡,但是这武殿也要跟着陪葬,他可不想挨上层的责罚。

    看了他一眼,墨知收回了雷暴珠,继续道:“我真很不甘心,无缘无故的就有一群人悬赏脑袋,我也很气愤刺客联盟三番五次的来杀我,就是为了一些灵玉嘛?我有功法又没有得罪人,凭什么他们来杀我?所以我就想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停顿了一下,墨知又道:“可是最后我还是下不了决心,我不想死啊!”

    说完了之后,墨知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刚才的凶悍劲全都没了,只是望着殿主问道:“我真的非死不可吗?”

    殿主看着眼前的少年,也有些不忍,墨知说的都是弱者的心声,是个人就有弱小的时候,不过在慢慢的变强之后,就会忘记了弱小的感觉而已,然而只要是有人故意撩拨,便会被引起,而一旦被引起,感同身受的经历就会催生出恻隐之心,这是暗影所教的人性。

    “你说的方法行不通,你应该明白!”

    殿主最终还是给出了可以商量的答案。

    “那容我再想想,你能保证我最近是安全的嘛?”

    墨知心中暗喜,觉得这个殿主虽然不错,但还是有些蠢。

    刚才的说法当然行不通,但是只要鱼儿想要食物,墨知就有办法让他们上钩,毕竟他们对自己了解的太少,或者说根本就不了解。

    “黑市里不能杀人,天水城内你是安全的!”

    殿主给了一个承诺,其实刺客联盟也没办法,每次他们都想抓活的,结果两次都没有成功,尤其是上次还损失了一位安插在外商学院的长老,几名奠鼎的学员,他们本来是有希望去黑土大陆的,现在全都死了,最重要的是血泪杀少主身边的一绝也死了。

    杀掉墨知很容易,但是上面的任务和雇主悬赏都要求把功法和武技带回去,这墨知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把那种东西带在身上,活捉失败,又杀不得,再加上墨知的商盟天才学员的身份和名头,还真是有些棘手。

    “原来你不是老大,下次我要和老大谈!现在外面天黑了,夜路不好走,还请前辈给清清道!”

    墨知有些无赖的和殿主说道。

    看了看墨知那得了便宜卖乖的模样,殿主很想去抽他两下,但是实在是有失身份,直接走了出去交代了一下。

    墨知看了看身上那件白色的袍子,一脸的惋惜幽幽的说了一句:“小命现在是保住了,可惜了一件袍子!”

    约莫半个时辰后,墨知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武殿,天已经黑了。黑市到了最忙碌的时候,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墨知翘起了嘴角自言自语问道:“老黑,你说我还要多久才能成为无相的少主呢?”

    “嘿嘿,这得等到无相的少主死了才行!”

    老黑贱贱的笑了两声,很是得意墨知这种无赖的性格,把中午墨知坑了自己一下的事情全望到脑后了。

    “希望那家伙早点出现,不然就只能先躲在外商学院了!”

    墨知挖着耳孔,调笑了两句,此行不虚已经将自己和刺客联盟亲近的念头暴露了出来,又在他们面前暴露了一定的天赋,出来时也没去领取报酬,这回够明显的了吧。

    挖耳孔是墨知从老黑那挖鼻孔的动作演变过来,老黑在臭屁显摆的时候,总是挖鼻孔,不过墨知觉得那太影响美观,所以改成了挖耳孔,毕竟从本质上来说,墨知只是一个二手强盗,自己的东西都是老黑教的。

    一路平安的回到了外商学院,刚到大殿的门前,便看到一位蓝裙的女子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冷冷不带一丝波动,三尺之外就能够感受到那阵阵寒气。

    没有面附轻纱,月光映衬着俊美的容颜,蓝色丝服随着山风微微摆动,站在台阶上带着一股清寒和孤傲的味道,墨知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嘴唇动了动想要打个招呼,话到了嗓子也没说出口,最终还是决定不说话比较好,免得惹人厌。

    “芸萝说你今天去了红妆楼?”

    冷凝雪寒声问道,虽然带着微微的怒气,但是那婉转的嗓音,温润如玉,依旧宛若仙音一般,让墨知心神荡漾。

    墨知内心苦笑了一下,觉得这芸萝师姐不怕事大啊,但是面上满不在乎的回道:“是啊!”

    其实墨知心中还在隐隐的生着那天当众被拒的气,自己长的这么好看,你怎么就能拒绝了呢。

    冷凝雪微微有些诧异,没想到对方竟然这般坦然就承认了,也不解释一下,难道对方就一点都不在意自己,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随即便冷冷的说道:“你随我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那要带着她们俩吗?”

    墨知指了指门后缩头缩脑的紫芸萝和墨雪,一脸疑惑的问道。

    冷凝雪没有回答,便一个人上了山道,墨知看着紫芸萝和墨雪的奇怪支持动作,摇了摇头也跟着上了山。

    走在冷凝雪的身后墨知能够闻道淡淡的清香,那是修士用来掩饰气息的一种香草,叫海凝香盛产于深海,多被做成香囊或者用在沐浴中,长此以往香味便会浸染肌肤,几年不散。很多女刺客就喜欢用这种方法来遮掩身上的气息,绝大数的女修也都喜欢这种香草,像是梁晶晶身上也有。

    山行六七里,便听到潺潺的水流声,迎着月光可以看到白茫茫的一片,那是一片小瀑布下的潭水,约有百丈方圆,修真者不到汇丹很难做到无视黑夜的地步,但是迎着月光却可以看到那波光粼粼的水面。

    冷凝雪站在一块礁石上,背对着墨知静静的站着,打量着水中的明月,紫色的秀发盘着精美的头饰,一支碧玉发簪穿插而过,显得很是灵动。

    墨知则站在岸边,没有去欣赏那一幅湖光美人,而是看着那轮明月,和揽月楼的很像,可惜小了一点。

    “你退婚吧!我配不上你!”

    冷凝雪淡淡的说道,声音很小宛若蚊鸣,她也是一位高傲的女子,就这般说出了配不上,没有一丝的不甘心和不服气。

    听到这话,墨知立刻收回原本盯在月亮上的目光,笑呵呵的摆手,一点也不谦虚的说道:“没事!没事,我不嫌弃你!”

    听了这话,冷凝雪转过身来,幽蓝色的目光,游移不定的打量着墨知,不知他是装傻,还是真傻,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

    犹豫了一会,她再次淡淡开口说道:“我是天煞孤星,和我沾上关系会给你带来不幸的!”

    说这话的时候,能够听到她心中那份不甘与倔强,但同时又有一份哀伤与没落,情感纷杂,心绪纠结,甚至还带着一份很浓烈的恨意。

    墨知无奈的挠了挠头,目露难色,说道“不行啊!墨老头估计不会让我退婚的!”

    一座引来三位紫道之家争夺的灵矿,整个落凤坡的主导权,其价值可想而知,所以墨知也不敢一下子提出退婚,况且墨知根本就没有退婚的打算。

    “你是凝气榜首,魂力超过四百的天才,喜欢你的女子那么多,你又何必纠结于一纸婚约呢,而且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冷凝雪有些急了,一口气将内心的话都说了出来,其实她还想说你去了有危险,但是她说出来怕墨知误会,她能够看出姑姑对这位少年的赞许,从她内心来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墨知。

    “什么?你有喜欢的人了?长的什么样?有没有我好看?他……他在哪?”

    一听到冷凝雪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墨知直接就跳脚了,刚才的那虚与委蛇的淡定从容也没有了,感觉全身都是虱子,忍不住想要挠两下,但是又不方便,只能不断的挠一头因为不会匝,而散乱着的红发,最后也是急了看着冷凝雪吼道:“你怎么喜欢别人呢!”

    冷凝雪对墨知的这种反应,也不是很吃惊,周身灵力散开,背后蓝色凤羽一展,铺展两下,带着阵风,飞走了,只丢下一句:“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看着冷凝雪飞身而走,墨知恨不得拿跟棍子直接上天,一把给她敲晕了,然后带回去睡了,看你还说不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坐在岸边哀声叹气了好久,失败感十足。

    老黑笑嘻嘻的跑出来,就着月光,对着潭水照镜子,头也不回的安慰道:“小子,别伤心了,现在的小姑娘就是花心,上次还送你一身衣服,说不定明天见到个小白脸,马上就跟着跑了……哎呦,你小子怎么那石头打人啊!”

    墨知听不惯他在那里臭屁,捡了潭边的一块黑石扔他,看了看月亮,又看了看潭水,最后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嘀咕着说道:“凤翔国,我去定了,要是遇到你喜欢的人,我非得揍他一顿不可!”

    话音刚落,运起疾风步,一阵穿行回了修炼洞府,身上的行装一换,化身为脸谱鬼面,黑色的头巾包住所有红发,一身黑衣不见身形,洞府大门打开然后关上,挂上勿扰牌子,像是在闭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