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凤骨伞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1本章字数:3198字

    “若是她能够二次觉醒,那这凤骨伞就能够发挥三成的威力,不过这凤骨伞之所能够排在两百名左右,是因为它还有这强大的防御力!”

    老黑是个不吐不快的主,要是求着他说,条件一大堆,又是红妆楼,又是女学员的粉色肚兜,你要是不听他说,他心里就像是猴抓一样,心痒难耐啊!

    感觉差不多了,墨知睁开眼睛问道:“防御力有多强?”

    “嘿嘿,小子!你知道为什么会有神器嘛?神器本来是化神修为才能发挥出最强威力的,这凤骨伞若是撑开,水火不浸,风雷不伤,别看你现在力大无穷,你那拳头打上去连它一丝一毫都伤不了!”

    老黑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夸赞这伞的同时还不忘损墨知一番,明显是在记仇!

    听老黑这般说,墨知认真打量着这凤骨伞,中间一根拇指粗细的红色凤骨,晶莹如血玉,十寸一节,上面满是墨知看不懂的符文,而伞面上则是一些比小指头还要细的凤骨,越往上越细,最后聚拢到伞尖头处。

    撑开之后红彤彤的一片,拿在手里轻若无物一般,若是真的有老黑说的这么强,墨知倒是觉得比那些甲胄类的防御强上很多。

    见墨知一直打量着凤骨伞,老黑不由得问道:“小子,你还真的准备明天去和那什么狗屁万烈决斗啊!”

    他倒不是觉得墨知赢不了,以墨知现在的修为,若是真的打一般奠鼎圆满,还真的没有什么难的,主要是速度就比一般人快,这就是优势。但是老黑觉得为了个娘们和人决斗是非常蠢的行为。

    “当然,反正只打一个!”

    墨知显然没有放在心上,他早就有了打算,别说是一个夏侯万烈,就是五个,十个,也不在乎。

    老黑眼珠子转转,突然贼贼的笑了笑道:“不如咱们把那小子擒来,看夏侯家那帮孙子能怎么招!说不定还能换些好处!”

    墨知看了看老黑,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眼光闪闪很是激动。

    老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当然都是胡子,有些扭捏的说了一句:“我是长得好看,但是你也不能一直看着我吧!大黑爷喜欢女人,你是知道的。”

    一句话差点把墨知说的吐血,赶紧解释道:“你和我想到一块去了,我也觉得到时候应该擒住那个夏侯万烈,这样夏侯家才会投鼠忌器!听说夏侯万烈可是下一届道子的热门人选,送他来就是他的长辈为了给他添一些功绩,这样才好名正言顺!”

    说完两人会心的笑了笑,心中想着这才是知己和兄弟啊,不然怎么会都在翻云寨呢?同时觉得对方长得也还不错。

    不过突然,老黑又问道:“你说了不用那小红伞,那你准备怎么擒住他,你的速度不一定会比他快多少!除非你不怕暴露实力!”

    老黑说道这里,墨知摸了摸混沌指环,嘿嘿的笑了笑也不解释,可老黑偏偏就明白了,一副很是佩服的眼神……

    不知道昨天夜里有多少人彻夜未眠,也不知有多少人在谋划算计,当朝阳的第一缕光线照进皇城的时候,外面想起了战鼓。

    墨问天和墨无谓带着墨知向着金殿前面的广场走去,一路上都是一些小奴忙忙碌碌的,墨知等人到了之后,金殿使便走了过来迎着三人到了看台。

    看台呈圆形,墨问天作为贵宾自然是坐在了最佳的位置,隔着法台的对面是夏侯昭王的位置。

    法台很奇怪,不同以往的那些法台,二郎过的法台是一根被四根腰粗的铁链拉着的横木,木头的直径大约有十五米宽,六十米长,看木质应该是梧桐木。

    生死儿郎过,是冷氏一族的族规,天凤筑巢栖高枝,作为有着天凤血脉的冷氏一族,认为若是两个男子同时喜欢一个女子,那么这个女子应该嫁给最优秀的一个,而一般的冷氏女子若是有男人为自己登上二郎过,那是一种无比的荣耀,若是有一人赢了,她则会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习俗已经成了大家的共识,最后变成了族规。

    “千道盟,何长老到!”

    “云墨国,云武王到!”

    “青牛岭,池三观殿下到!”

    “商行,紫长老到!”

    “外商学院,冷长老到!”

    随着此起彼伏的叫喊声,越来越的宾客来到了这里。

    原本还有些冷清的看台渐渐的热闹了起来,冷长老和紫长老很自然的坐在了墨问天和墨无谓的身旁,而墨知因为辈分的问题,只能在后面站着。

    倒是冷长老坐下之后,对着身后的墨知问道:“小丫头说,点子是你出的?”

    墨知也不推脱,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长老,待会打起来,你能打得过那个穿着锦袍的人么?”

    说到了最后还是实力的较量,要是夏侯家真的不让位,那就只能动手,打起来当然是要赢了,不然的话还是赶快逃跑才是正事,不然就是傻!

    冷长老看了看对面夏侯家的长老,一脸的不屑,朝墨知竖了两根手指,道:“我一人打他两个!”

    墨知会意的点点头,既然冷长老这么说了,那必然是能打得过,不然也不会这么自信了不是。

    不过墨知还是要确认一些事情,问道:“那个叫夏侯万烈的对夏侯家真的很重要吗?”

    冷长老用眼睛瞟了瞟紫汗青,示意这事他不清楚,要问紫汗青。

    墨知有走到紫汗青身边问道:“紫先生,那个夏侯万烈对夏侯家真的很重要吗?”

    紫先生看了看墨知不明何意,但最后还是对着他解释道:“这夏侯万烈是夏侯家下一任道子的备选人物之一,据说有着金灵体,修炼的又是夏侯家的金剑诀,据说现在是十一杀的天才,而且夏侯家这次去往黑土大陆应该就是他带队!你要小心一点,打不赢就认输,别把命送了!”

    “十一杀的天才,还真是厉害呢!”

    墨知叨咕了一声,看了看对面那个一身华服,盘膝而坐的青年,膝上担着一把剑,不用问就知道是个武修,想了一会墨知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若是你们紫家这样的子弟被人擒住了,会花费多大的代价救他?”

    听到了这样的话,紫先生也大概明白了墨知心中所想,不由得静静看了眼前红发少年一会,随后说道:“紫家的规矩,任他生死,但是杀掉他的人估计也不好过!不过这次不一样,黑土大陆开启在即,夏侯家为了保全他估计会出点资源!”

    听到紫先生说任他生死,墨知不由得心凉了一半,不过后一句有让墨知有了底气,只要这货值钱就好,不然就白费了心思。

    人已到齐,金殿使拿着一份简牍,捏着细腔调朗声说道:“昭王念及诸多青年才俊对冷公主的款款情谊,特在此摆下二郎过,年轻才俊皆可上台,先上台者迎接下一位的挑战,上台之后若是一炷香的时间没人挑战,擂台便停止,最后留在擂台上的才俊和墨知公子进行比斗,胜者将成为冷公主的夫婿!一上二郎过生死由天定,飞出横木者判为出局,若是有谁觉得实力不济,还是早些退出横木为好!”

    等金殿使宣布之后,那些外围的年轻子弟已经疯狂了,一群才俊磨拳擦掌跃跃欲试,夏侯昭这次准备把冷氏的民众也拉拢过来,所以将皇宫开放,一些冷氏贵族子弟和世家子弟都来到了这里。

    “咚咚咚……”

    战鼓声再起,围绕着横木的法阵开启只留下一个开口,一个身高两米多,一身横肉的壮汉,大喝一声:“决斗开始!”

    话音刚落下,一个身披玄甲的青年飞身上了横木,随着周围人抱了抱拳说道:“冷厉不才,已经对冷公主仰慕已久,愿意来接诸位的高招!”

    说完他取出一根一丈长的银枪,背在身后,等待着挑战者的登台。

    “石碎边不才来会会冷兄。”

    声音怪异的一个小胖子弹跳着登上了横木,想要抱拳却发现自己的手有些短了,合不到一块,引来台下一阵哄笑。

    冷厉嗤笑着说道:“石猪,你还是回家减减再来吧!”

    石碎边恼羞成怒,握着一口扁平大刀,挥刀冲向了冷厉,刀光凌厉时不时的和冷厉的长枪猛烈的撞击,发出叮叮叮的声响,擦出一片又一片的电光火花。

    虽说这石碎边其貌不扬,但是这一身的本事不是吹的,大开大合招招凶险,逼的冷厉不得不退步防守,身上的玄甲也被砍了几道刀痕,手臂还挂了彩,双手持枪横档刀锋时,脚下一个踉跄,被轰出了横木,出局。

    冷厉的失败,让那些先前嗤笑的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但是依旧有人不服,又来了一个黄衫的青年,手持张弓背背箭桶,上去也不说话,张弓搭箭对着石碎边就是一阵猛射,箭箭凶猛精准。

    石碎边左支右绌,拼死抵挡,但是毕竟刚才已经和一个人斗了法,此时力有不逮,再加上他这体型本就不是特别灵活,被不断袭来的箭矢逼的走投无路,自己跳下了横木。

    赢了之后,黄色衬衫的青年无悲无喜,静立在横木一端等着对手。

    墨知对于这些对手没有多少兴趣,他们只是为了表现一下自己,想要出个名而已,并没有想要真的娶冷公主,所以也不会相互拼命。

    等到夏侯万烈出手,那才是要出人命的时候,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台上的时候,墨知的神识一直都在金殿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