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都是一家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1本章字数:3185字

    脸贴着横木的夏侯万烈不停的叫骂,但是墨知充耳不闻,只是盯着站起身来不敢出手的何长老,然后又看了看一直冷眼旁观的夏侯家长老,说道:“大家不要误会,我可不是什么刺客联盟的奸细,相反这雷暴珠是我从千道盟的一家商铺买来,准备去武殿和他们同归于尽用的!”

    夏侯家的锦袍长老站起身来,神态平静对着墨知说道:“你想清楚了,我若出手,你没有机会杀掉万烈!”

    听到紫家的长老要救自己,夏侯万烈立刻呼救,换来的只是墨知将剑钉在了他另一只脚而已。

    “这里可是二郎过,只有生死和出局认输!比试还没结束呢,难道前辈要破坏冷氏一族的规矩!”

    听到这里,那些外围的观众大都是冷氏一族的人,纷纷把目光看向夏侯家,这是他们的规矩,如果有人敢破坏,就是在侮辱他们的祖宗,在这个家族无比重要的国度,那可就是不死不休了。

    夏侯家的长老看着夏侯昭,目光冷冽,其意自明。

    夏侯昭果然换了一副面容,以一副长辈的口吻对着墨知说道:“墨公子,既然你已经赢得了比赛,还请把万烈孩儿放了吧,以后都是一家人!”

    任谁都知道这是假话,夏侯家的态度简直千回百转,但是夏侯家势大,谁又敢说什么,实力才是道理,拳头大的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墨知将那红色的剑再次拔出,再次插向了夏侯万烈的一只手,夏侯万烈简直要疯了,疼痛外加羞恼,使这位公子由原先的咆哮变成了哭喊,愤怒和不甘最后变成了满腹的委屈,觉得墨知简直就是恶魔。

    夏侯昭见墨知不答应,再次怒吼道:“你到底要如何?”

    “我你们夏侯家退出凤翔国!”

    墨知当然不让的说道,运转了灵力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了很久,听到这句话之后,所有人的心脏都漏了一拍,眼皮跳了一跳,冷长老转头看向看了看紫先生,本想示意他估计今天是要动手了,结果发现他人没了。

    没有了紫先生,冷长老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刚才他说了能一个人打两个,这可不是吹的,他已经黄道九重了,估计不到百年就能够进入蓝道境界。

    墨家二老也对视了一眼,显然有些惊讶,因为墨知之前没有和他们商量啊,不过事已至此,自己的孩儿岂能被人欺负了,周身真元散开,随时准备动手。

    冷凝雪看着那个衣衫破烂的背对着自己的少年,突然回想起了她们俩第一次相见的日子。

    那时候小金说,好像有一个妖族在丛林里,想去看看能不能遇到妖界的朋友,结果发现是墨知是人,还被人围攻了,救了他之后就给了他一件衣服,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会和自己有这般的命运纠葛。

    听闻此话,锦衣的长老站起身来对着横木上的墨知说道:“你这的要和夏侯家为敌?”

    说话的时候,身上的气息陡然炸开,一众修士站立不稳,不住的退却,而墨知有着阵法的防护,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不过他从混沌环中取出了那红色的凤骨伞,稳稳的撑了开来。

    笑着对那长老说道:“我墨知的性命不重要,据说人头已经一千三百万灵玉了,反正是要死的人了,就斗一斗你夏侯家又如何?”

    见到墨知的小红伞,锦衣长老和何家的长老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红色的状态说明它已经饱食了凤血,若是真开启了估计自己讨不了便宜,最重要的是救不了夏侯万烈了,这次黑土大陆寻宝,夏侯万烈可是夏侯家的带队,一身的法器也是家主给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他们认为夏侯万烈比墨知强,只是被墨知阴了才会败北,所以有救的价值。

    面对不要命的墨知,他们这些人还真的没有办法,夏侯昭只能拿出镯子,对着静坐的冷凝雪说道:“凝雪侄女,你也是这般想的嘛?”

    冷凝雪面带寒霜,猛然站起,冷声道:“墨师弟的态度就是我的意思!”

    “你……你当真要如此?”

    夏侯昭有些诧异冷凝雪会有如此态度,不由得把玉镯拿的高了一些,不过心中却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知道昨天墨知去找了冷凝雪,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局面。

    见到冷凝雪不为所动,夏侯昭也不是没有后手,笑骂道:“冷凝雪,我念你是凝霜的侄女,一直不追究你的责任,你这个阴年阴月阴时阴刻出生的天煞孤星,若不是为了生你,当年冷女王也不会修为全失,最后惨死皇宫大火,你就是一个害人精,不要妄想本王将王位传给你!”

    众人一听不由得一惊,什么情况这是,原来冷女王当年是因为修为全失才惨死的,而原因就是生了冷凝雪。

    当年皇宫的那场大雪,知道真相的人并不多,他们只知道冷姬雪死在了那场大火里,夏侯昭以外戚的身份登临了王位。

    听到这话,冷凝雪嘴唇紧咬,竟然说不出话来,这是她的心结,她一直将母亲的去世归结到自己的身上,沉浸在那场大火的回忆中,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既然脸已经撕破,就不必再顾及其他,夏侯昭的手段全出,对着对面说道:“相信冷长老不会愿意看到千道盟和商盟再次对峙的局面,而且这是凤翔国的国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禁卫军,将墨家一干叛逆全都拿下,如遇反抗格杀勿论!”

    随着夏侯昭的一番话,场间的气氛瞬间紧张了到极点,黑压压的禁卫军将广场围得水泻不通,原本来看热闹的青年才俊,这时候想走都来不及了。

    双方排兵布阵,大战一触即发,可夏侯家的那位锦衣长老和何家的长老,都发现了一个问题,紫先生不见了!

    突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传来,又有一群穿了玄甲的士兵,杀气腾腾的赶了过来,空中飞来七个人,为首的正是冷凝雪的那位叔爷爷,此刻他的手里拎着两个头颅,身后的将军手中也都拎着人头,不多不少正好八人。

    看到人头的那一刻,夏侯昭立刻傻眼了,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锦衣长老也是脸色铁青,何家的长老觉得自己这次来的不是时候,云武王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他的靠山可能要没了。

    至于青牛岭池海国的大王子,早在墨知喊出自己人头价格之后,就已经带着随从溜走了。

    冷氏一族的子弟兵将禁卫军团团围住,手持弓箭弩机的士兵纷纷高举武器,只待一声令下,便是你死我活的厮杀。

    “降者不杀!”

    随着一声军令,那些后来的军人纷纷跟着喊道:“降者不杀,降者不杀……”

    声势浩大,如同巨浪一阵阵的涌向天际,这是军人独有的军威。

    军人和一般的修士不同,修士的厮杀不是为了利益,便是为了名声;而军人的厮杀大都是为了一个执念,这个执念或是保家卫国,或是守护统帅,或着仅仅只是为了战斗而战斗。

    所以很多常年呆在军队的修士,虽然最后没有入道,但是死后神魂也久久不会消亡,很多能够以灵体的形式存在,被称为英魂,甚至有足够强大的英魂甚至能够存活数万年不消。

    场间的局势瞬息万变,刚刚才张开獠牙的夏侯家,直接被人扇了一嘴巴子,有些说不出话来。

    “墨知啊!你怎么还没打完?”

    一个空间波动,紫先生从空间中走出,摸着下巴调侃道。

    不过任谁都能看出来,此刻他距离墨知最近,明显是在保护墨知,防止他被人偷袭了。

    墨知转头看了看他,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也想快点,可是夏侯家的人似乎还没看够!”

    说着他把夏侯万烈最后一只完好的手,钉在了横木上,此刻的夏侯万烈已经没有了多少力气,一是因为血流的太多,二来被封了灵力,除了身体强悍一点之外,修士和普通人没有多少的区别。

    “夏侯百战,你倒是说句话呀!”

    紫先生对着那夏侯家的锦衣长老说道,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你快点滚,不要再在这里唧唧歪歪的。

    “放了万烈孩儿,我夏侯家退出落凤坡!”

    夏侯百战此刻简直要被气疯了,但是又无可奈何,他才是黄道五重,何家的长老和自己差不多,要是硬拼起来,估计一个冷长老就能打他两个。

    再加上紫汗青这个当年百子汇道的魁首,五百岁入道的家伙,自己还真没有多少胜算,再说那紫家现在的家主简直就是一个疯子,自己可不想被人无缘无故的杀了!

    见他松口,墨知也不想多管了将已经半死不活的夏侯万烈提了起来,身上的金丝甲衣被墨知拔了,资源袋被墨知收了,墨知从横木上走了出来,将那上身光溜溜的夏侯万烈扔了过去,摇了摇手中的资源袋,笑呵呵的说道:“多谢了!”

    这种挑衅简直嚣张至极。

    夏侯百战接过奄奄一息的夏侯万烈,狠狠的瞪了墨知一眼,威胁道:“没有人敢欺负夏侯家,小子你等着!”

    说完,便带着夏侯昭走了,至于夏侯红颜不知道去哪里了,何家的长老也尾随而去,看客们都纷纷走了,墨知看到了云武王也在悄悄地离开,便对空的紫汗青招了招手。

    紫汗青一个晃动到了他身前,以为他受伤了,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