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9章:我不会变成妖怪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2本章字数:4244字

    后天半妖之体,也算是天赋能力,受伤之后会抽调身体其他部位的灵力进行修复,可是濑三似乎没有听从墨知那会告诫的要按时吃饭,所以现在的症状就好像是饿昏了。

    墨知已经说出了以性命做担保,铁长老虽然焦心自己的儿子,但是这里有几百只眼睛看着,如果不去救援的话,冷院长那里可就不好过关了,别人不知道院长和冷凝雪的关系,他这个长老可是听到过一些风声。

    将濑三交给墨知,铁长老展开神识,眼睛一亮,化作流光向着远处赶去,墨知也带着濑三运起疾风步,消失在迷雾中。

    确定没有人跟来,墨知找了一处山洞然后用一块巨大青石堵住洞口,拿出吕三千储物戒指内的一块人头大小的萤石,洞内立刻亮了起来,墨知摸了摸下巴,然后幽幽的问道:“老黑,你说他是不是真的运气太好了?”

    老黑也出来打量了一下这个让自己都羡慕的幸运儿,看来看去最后说道:“确实气运逆天,居然能从青楼小娘子的肚子里出来,几万年也就他这么一个吧!”

    老黑没有说错,青楼女子每日接客自然不可能留有身孕,即便是有了也要早早的解决到,不然要是人人都有了身孕,那青楼就变成了孕妇疗养院了,然后过几年成为单亲家庭聚集地。

    所以说能够将濑三生下来,这位青楼女子也算是一位奇人,而且看铁长老对濑三的关爱程度,明显没有丝毫的嫌弃意味,即便是濑三自暴自弃的那会,也没听说铁长老对他不闻不问。

    几万年一个,老黑也不算是夸张,青楼女子若是和有情郎两情相悦,并且男子又有一定的财富,多半会将她赎身然后娶回家,只要不让他做正妻,无论是家族还是舆论都不会说什么,反而会评论此人重情重义。

    但是迎娶回来之后也只能做个侍妾而已,侍妾的地位很低下,在一些大家族也就和一些女奴地位相当,若是今天有谁那人喝酒多瞟了侍妾两眼,很可能就会被送给别人。

    即便是如此,很多痴情女子也会义无反顾的嫁过去,爱情这东西有的时候就是一杯毒药,喝了它会痛不欲生,甚至悔恨三生,但是当它放在很多人面前的时候,还是有人会义无反顾的说:“这穿肠的毒药,就让我了喝吧!”

    将所有的事情都想了个遍,墨知盯着濑三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为什么铁长老会在濑三考试的时候出去执行任务,因为他需要资源,可元婴后期的强者应该更注重道意的领悟才对,这么拼命赚取资源干嘛?

    答案呼之欲出,那就是濑三的母亲还在红妆楼。

    红妆楼里的女子都归花娘来管,有女子怀有身孕她会不知道?肯定是不可能的,那么濑三的娘亲是谁,答案呼之欲出。

    如果不是花娘,那就是花娘亲近之人。

    得出这个答案,即便以墨知的心智,也有惊叹不已!

    甚至有些怀疑铁长老的身份,但是随即又否定了,因为濑三的身份太敏感,商盟不可能不查,几个组织想来应该都有互相的卧底,既然铁长老到目前为止还没事情,那么必然是干净的身份。

    不过既然对濑三的娘亲有了猜测,也算是多了一条路子可以走,不过这些都要以后才能去想,现在的关键还是救治已经快要被饿死的濑三,看到他瘦弱的样子,墨知也摇了摇头。

    捏开濑三的嘴,墨知拿出一个二阶上等凶兽的兽元塞了进去,已经饿到了极致的濑三,根本就不需要运行经脉炼化,没多会就把兽元吸收。

    吸收了兽元之后,濑三的气息变的平稳,性命是已经保住了,没多会就睁开了眼睛,见到面前站着的是墨知,顿时大惊失色,眨着一对外凸的眼睛颤声问道:“墨知兄弟,这里是地府吗?”

    看到濑三吓得模样,墨知都觉得好笑,摇了摇头调笑道:“你这种洪福齐天的人怎么会死,好着呢,这里是山洞!”

    得到否定的答复,濑三仔细的打量着四周,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发觉比以前胖了不少,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一般,扶着墙站了起来,急声说道:“咱们得快去救冷师姐,他正被坏人追赶呢!”

    听到濑三这么说,墨知还真的不好再调侃他几句,对于好人墨知实在是没法讨厌,或许是因为自己不是好人的缘故。

    “铁长老去救了,我们不用担心,反倒是我有些话要对你说!”

    墨知盯着濑三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他觉得濑三不错,应该把半妖之体的事情告诉他,并且墨知还有另外的目的,所以权衡之后还是决定要告诉他。

    濑三看着眼前平时总是带着微笑,现在却无比犀利严肃的墨知,有些紧张的问道:“墨知兄弟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墨知背着手对着濑三说了他身体的情况,听的濑三都傻眼了,手不住的摸着额头,不知是真的热还是因为吓出了冷汗,听完了之后濑三眼睛都直了,直接沿着墙壁滑下,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墨知兄弟,你是说我有一半是妖怪?”

    濑三隐隐带着哭腔,生涩的问道。

    “是半妖之体,不是妖怪。你没见过妖怪,不要乱说,妖怪会不高兴的!”

    墨知也不知是自己没有讲清楚,还是他没听明白,总感觉和这种个人话说多了,自己会变笨。

    “那照你这么说,我不会变成妖怪吧!”

    听到解释后,濑三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眼巴巴的问道。

    “后天半妖之体虽然不稳定,但是不会变成妖怪,如果你当时修为够高,将那枚蛇的妖丹炼化,说不定不会被妖丹的蛇魂侵蚀,变成半妖之体!”

    墨知看着一脸还好不会有事表情的濑三,解释道:“你现在瘦弱是因为肉身长期饥饿,我这里有些东西,你吃了之后应该会有所改善!”

    说着墨知又拿出了几颗兽元,递给濑三让他炼化,并且交代一定要守住本心不要受到兽元内的凶残嗜血情绪所影响,不然会沉入到无尽的杀戮之中,最后变得嗜血疯狂,比凶兽还要可怕。

    接到交代之后,濑三盘膝而坐将兽元服下,开始炼化,而墨知则一直在旁边看着,防止对方暴走,同时也是为了验证自己在书中看到的描述对不对。

    随着兽元的能量不断的进入到濑三的体内,濑三原本干瘦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得充盈,就像是一个在短短两个时辰内长胖的瘦子,以肉眼所见的速度长肉。

    细瘦的手指开始变得圆润;干枯的容颜像是注入了水一样,慢慢的鼓胀起来;原本因为瘦弱凹进去的眼眶渐渐的包裹了突出的眼球;瘦竹竿一样的体格,已经能够隐隐的将宽松的衣服撑起……

    然而这只是开始,黑色的皮肤开始变红,就像是冷却后的烧红的铁块,这暗红的铁块上还带着隐隐的波浪线条,若是细看便会发觉,那不是线条,而是鳞片的交叠的痕迹。

    见到这一幕,墨知也不由的勾起嘴角,这濑三的气运简直吓死人,竟然连后天半妖之体的附甲都有,而他自己还不自知。

    那次被蛇吞没,蛇魂应该一直在侵蚀着濑三的体魄,可是眼看着就要将濑三蛇化,气运逆天的濑三又得到了一枚养魂果,魂力大增的濑三成功的在无意识中,将蛇魂炼化,可是蛇妖的侵蚀并没有消失,现在的濑三和先天半妖之体没有多少区别。

    在拥有半妖之体不自知的情况下遇到了墨知,这简直就像是一个彩排好的戏剧一般,让人不禁感慨。

    濑三的变化远不止如此,原本还是忽明忽暗的线条,随后变成了道道裂痕,紧接着一块块如同卷鱿鱼一般,纷纷翘起翻卷,露出底部粉嫩透白的肌肤,然后那些卷起的皮屑纷纷化作黑色的粉末消散于无形。

    蛇有蛇皮鳞甲,每长到一定大小之后便会找一处安静之地,蜕皮生长,这濑三赫竟然和蛇妖一样,也会脱皮生长,只是脱皮之后的变化有点大,而起墨知已经确认了濑三的生母就是花娘,这也太像了!

    “男人长成这样,肯定是找不到媳妇了!”

    老黑探出头来瞅了一眼,嘟嘟囔囔的对着墨知传声,显然对濑三的长相很是不满意,因为这也太好看了一点。

    墨知长的已经让老黑骂惨了,魔尊更是被老黑叫做冷脸,因为这两人长的没有可挑剔的地方。

    老黑可是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最好看的,现在又来了一个被老黑诽谤的,显然是长的太好看,老黑在嫉妒,如果不是熟人,老黑估计又要怂恿墨知胖揍对方,主要打脸。

    这也难怪,花娘本就是一个天生的尤物,铁长老也是一副好容颜,这濑三要是长的丑了,估计铁长老要怀疑是不是自己亲生的了,以前的濑三墨知没有见过,但是现在的濑三估计回头率要比以前高出百倍了。

    蜕去旧皮换新皮,因为以前营养不良导致的黑皮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濑三缓缓地睁开眼,看到墨知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也有点不在然,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顿时傻眼了。

    “感觉怎么样?”

    墨知微笑着问道。

    吞了下口水,濑三结巴着回答道:“很……很好,我这是怎么了?”

    看着濑三的模样,墨知也知道对方的疑惑,大概解释了一下,最后对着濑三说道:“你试着动一下让鳞甲出现在手上试试!”

    濑三眨了眨眼,看了看墨知又看了看自己那白嫩的手,最后还是手握成拳心念一动,果然出现了一块青色的鳞甲在手上,吓得濑三下意识的想要拔掉,可是心念一乱,鳞甲有回到了身体里。

    “还真的行啊!”

    墨知也是第一次见证了半妖之体,这随身携带的防御鳞甲简直太方便了,比什么防御法器都强,随着自身实力的提高,防御能力也会不断的增强,这使得墨知在想自己的九灵圣甲什么时候才能修炼成啊!

    又和濑三交代了一下他的情况,最后叮嘱把这些事情都推到濑三自己的身上,墨知只是给了他一些四品的丹药而已。

    两人就这么出了山洞,然后一路飞掠,终于来到了天水城南门拐角处。

    经过了一天的厮杀,已经到了深夜时分,南城门的雾气也已经能够变的浓厚了许多,在城墙外围堆了一堆的碎石,都是白天的杰作。

    学员们除了在外围警戒的,大都在城墙附近点了篝火,或者修炼或者闲聊。

    铁长老一行人却没有这般闲情逸致,个个忧心忡忡,因为墨知已经将濑三带走三个时辰了,紫芸萝他们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冷凝雪根本就是铁长老在路上遇到的。

    将脸谱鬼面的话告诉了铁长老之后,铁长老已经和远处的几位长老通了信息,城北门的情况也已经传出了消息,几位长老都已经知道了那个能够控制凶兽,无形的存在。

    现在真正让他们忧虑的是墨知把濑三带去哪里了,会不会出事,还有就是能不能救活的问题,铁长老亲自出手也只能吊着口气而已,如果不是看墨知拿命担保,铁长老才不会松手呢。

    他当然不知道濑三是因为饿了,给他灌输真元修复内脏,根本就没多大用处,一个快要饿死的人,你给他药物治好他的胃,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只会让他感到更饥饿。

    冷凝雪目视着身前的火堆发呆,他已经听说了墨知干的事,以她对墨知那无赖性格的了解,很可能濑三已经死了,只是墨知躲着铁长老而已,而这么欺骗铁长老是因为他要救自己。

    这种感觉让冷凝雪很煎熬,她既高兴墨知为自己这么做,又担心他真的害死濑三,想到脸谱鬼面的时候,她又希望对方不要这么对自己,这种感觉压在她心头让她感到很无助。

    就在所有人都怀着心事的时候,铁长老原本紧闭的眼睛猛然睁了开来,铁青地脸上带着欣喜,因为他感觉到有两个熟悉的气息正在靠近。

    果不其然,半个时辰过后濑三和墨知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不过带来的不是喜悦,而惊讶!

    铁长老原本欣喜的面容扭曲成了惊吓,颤颤巍巍问道:“墨知,这人是谁啊?”

    不仅是铁长老,围坐在周围的一群人都有点傻眼,站在墨知旁边隐隐比他还高一些的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玉面郎君,可这家伙却穿着濑三的月白长袍,一双眼睛还特别热情的看着大家,不由得让人心中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