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4章:破灭元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2本章字数:3090字

    在光照下没有影子,这是一些没有修为的世俗凡人对一些鬼怪的描述,但是在修行界这是一门玄之又玄的武技身法——透影身法。身形如魅一般,能够悄无声息的隐藏在黑暗中和黑暗融为一体,是刺客联盟有数的绝顶身法。

    无面主渗透,笑脸主经营,哭脸主刺杀,这个人的脸上带着的就是一张哭脸的面具,面具上那向下耷拉的嘴角像是真的不开心,因为那是在为即将死去的猎物送葬。

    笑脸迎宾赚八方财,哭脸嗜血送万千葬。

    山洞是一处钟乳石空洞,这也与此地的地貌有关,原本有的一些石柱已经獠牙黑猪用来磨牙,只剩下一些悬在顶端的倒栽竹笋,在萤石的照耀下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哭脸鬼面看了看那只躺在地上的黑猪尸体,肥头大耳,脸盆大的鼻子旁边长着一对两米多长的獠牙,黑白相间长短不一,上面还有一些剑痕,应该是打斗所致,一双大眼依旧圆睁,满是愤怒和不甘。

    肥大的四蹄之间有一个半米多长的口子,堵在口子上的有一个无头尸体,想来是被人一招斩了,四下里不见头颅。

    那人还穿了一件青色的袍子,从那半搭在外面的手来看,应该是个年轻人,或者说就是这外商学院的学员。

    环视了一下四周,黑衣人没有发现多少异样,瞥了那鼓鼓囊囊的猪肚子,抖了抖衣袖,转身就要走出去,因为这里的味道实在是不好闻,确切的说是令人作呕。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个轻微的声响被他捕捉到了,他是一名杀手,拥有着超凡的洞察力,虽然那声轻哼很轻,就像是一个刚刚醒来的小姑娘的鼻息一般,几乎微不可察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

    獠牙黑猪腹内,梁晶晶不知是不是昏睡的时候作恶梦了,突然醒了过来,刚要说话,墨知猛然转头一口堵了上去,然后梁晶晶在黑洞洞的地方突然被人吻了,轻轻哼了一声,不知是梦还是真实,直接脑袋短路一片空白……

    若是在平时,墨知亲吻了姑娘,定然要和老黑好好炫耀一番。可这会,他制止了梁晶晶说话之后,手中的剑握的更紧,因为他感应到刚才的那位黑衣人停下了。

    哭脸鬼面停下了,凝视了那凶兽的尸体,不知在想些什么,转身向洞外走了两步,随即猛一转身,速度加到最快,手里出现了一把黑色的法剑,向那黑猪斩了过去。

    但是就在出手的一瞬间,一把细瘦的红剑破腹而出,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迎着他而来,速度极快使得他不得不回剑格挡开来,随即一个人影从黑猪的肚子里窜了出来。

    那人也带了一个哭脸的面具,两人只是一个照面,便消失无形,看不到对方。

    确切的说是哭脸杀手看不到墨知,隐蔽了身形的墨知运转了月轮之眼,将洞内的一切看了个遍,包括那位沿着墙站立的杀手。

    哭脸杀手也是很震惊,没想到对方仅仅只是一个照面竟然全无踪影,神识感应不到,元婴强者能够看透黑暗的法眼也找不到,这就太诡异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本能的让他感到很危险。

    就在对方还在思考的时候,墨知已经踩着浮莲步,手持匕首来到了那人的头顶,没有任何气息的暴露,在那一尺长的银色匕首距离对方还有三寸的时候,突然发力,刺了下去。

    三寸距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突然感觉到脑袋上的杀意,哭脸刺客大惊失色,身如鬼魅一般,竟然化作一道黑影,溜到了三丈开外,饶是他身形鬼魅无常,也被墨知的匕首伤到了一只胳膊。

    被伤到了的哭脸刺客,没有丝毫的停留,捂着已经被斩的抬不起来,滴在身边的胳膊,飞奔着向洞外奔驰,因为他发现,这个怪异的哭脸黑衣人已经不知自己能够对付的了,敏锐的直觉告诉自己,不逃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墨知怎么可能让他走,在一击没有得手之后,墨知就已经向洞门出奔走站在洞门处如一尊石像,将那一尺长的匕首对准了那黑衣人的奔驰而来的脖颈,丝毫不动。

    “唰”

    就行是鱼线切割了皮蛋一般,那黑衣人的脖颈撞上了无形无影却锋利无比的匕首——杀狗刀,头颅由于惯性直接飞了出去,撞在了洞口的岩壁之上,变得血肉模糊,黑色的面具在地上颠了两下落地。

    没有了头颅的身子向外面跑了几步,竟然直接转向了去那摔的血肉模糊的头颅,元婴强者的元婴能够离体生存很长一段时间,能够夺舍别人肉身,所以只要这肉身的生机还未完全断绝,他就能够继续生存。

    墨知不能催动地级法器,很难做到将肉身和元婴一齐斩灭,所以老黑给他出了一个阴招。

    没有了头颅的身体,速度明显下降了很多,追身而至的墨知从后面斩掉了他的另一条手臂,再然后是一条腿,失去了支撑的尸体终于倒地不起,像是真的死了一般。

    这只是假象而已,守在洞口的墨知死死盯着那尸体,他隐身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快些,那么自己存在的消息将会暴露。

    两息过后那具残破不堪的肉身生机散尽,一道亮光从体内飞出,速度极快,那是元婴强者的本命元婴,最最纯粹的真元,在以前,很多邪修将别人的元婴拿来修练,只是后来人们发现了元石,才渐渐转而使用元石而已。

    墨知等的就是这个,这本命元婴极其强悍,是数百个元婴法相的重合,以墨知的现在的能力是不可能战胜的,但是老黑说可以把他关起来,而关锁住这元婴的笼子就是墨知自己。

    只见那一缕灵光快若闪电,拼了命的向外飞去,墨知就站在洞口处,在那灵光接近的一刹那,近身前去,然后那灵光消失在虚无之中,看起来极其诡异。

    却说那灵光,只觉自己在虚无中撞上了一处肉身,随即眼前景色一变,竟然到了一处明亮之处。

    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在远处有一个人,一身黑衣满脸胡子拉碴,衣服上还带着一些补丁,瞪着一对怪眼,露出一口白牙在打量着自己……

    所有的事情几乎是在转瞬之间发生,收了那一缕灵光,墨知显出身形,收了那哭脸面具,走到獠牙黑猪身旁,拿出一块萤石唤道:“梁姑娘,我们得快些离开,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了!”

    躲在里面的梁晶晶感觉到身边的人突然飞了出去,终于确定不是在做梦,但是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又不敢出来,只能僵持在兽腹内。

    现在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心中一阵激动,露出一个头来,看着那满脸是血的人问道:“墨知是你嘛?”

    “是我,快走吧!”

    墨知简明扼要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去找自己那把红色的法剑,顺便将哭脸黑衣人的储物戒指收了,还有那块面具。

    至于岳声山的东西,墨知早就收了起来,人都死了还要资源干嘛。

    梁晶晶借着那萤石的光芒,看了看周围的一切和地上的残肢,问道:“这些人是你杀的?”

    “这两人是潜伏在外商学院的刺客!”

    墨知解释道,反正这岳声山偷袭她,是她自己看到的,而这个元婴此刻没有了面具,只不过是一个头颅血肉模糊的碎尸而已。

    收拾好了一切,墨知带着梁晶晶出了山洞,两人都像在血池里泡过一样,刚才的打斗虽然时间很短,但是那黑衣人的惨叫声可是传的很远的。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过来查看。

    这时候距离天亮还有三个时辰左右,墨知决定带着梁晶晶到瀑布那里躲避,因为山洞内不被发现的概率太低了,而且也很难再找到能够容下两个人的庞大凶兽。

    荆棘之林距离那瀑布大约有百里之遥,不能腾空驾云,在地面上飞掠,以梁晶晶的速度,大概要半个时辰才能到。

    夜晚本应该是凶兽们狂欢的时刻,但是不知是因为兽潮的影响,还是因为这帮不请自来的学员,导致整个森野之林静悄悄的,只是远处时不时的传来一两声夜莺的鸣叫。

    悬崖之下本就有些阴暗,现在又是夜晚,更是阴沉漆黑不见五指,墨知和梁晶晶二人将身法加持到最快,像是两只在漆黑的夜幕中,疯狂奔逃的两只猎物,而他们的身后,一位猎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踪。

    在距离二人约莫二十多里的位置,一位笑脸黑衣人饶有趣味的跟着他们俩,不是很急迫的样子,似乎是在戏谑一般,扭着身子向着墨知和梁晶晶追去,元婴强者自然不需要太用力,就能够轻松的追上他们二人。

    墨知眉头皱了起来,这个人墨知认识,自己能够以神识辨别出对方的气息,对方应该也能辨别出自己的气息。

    不过现在也考虑不了这么多了,只能拉起梁晶晶向着已经距离自己不到三十里的瀑布赶过去,只要潜入水底,就算是元婴也不好找到他们,因为元婴的神识辨析能力有限,在那湍急的水流中很难追寻到一两个人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