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6章:水下溜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2本章字数:3065字

    墨知没有回答花娘的话,发到是问了一句:“你要救他?”

    濑三的症状已经治好了,只不过这件事情,花娘肯定是不知道,墨知不介意用先前的好心来欺骗别人一次。

    花娘看着眼前面无人色的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你们走吧!”

    花娘自然是知道墨知提出这话题的原因,其实她还有很多疑问,比如墨知是如何知道被人跟踪的,再比如他是如何知道自己是如何知道自己是松儿娘亲的等等。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在修真界里,或许男性会为了地位、全力、资源等等,不惜牺牲掉自己的孩子,但是很少有女修会如此,这或许是因为女性经受了那血肉相连十个月的缘故,即便是放弃所谓的长生,她也更希望自己的孩儿能够安然无恙的成长。

    更何况,花娘当年可不止十个月。

    “我说话算数,一定会还你一个健康的孩子!”

    墨知对着花娘说到,随即转身就要走。

    但是刚转身,就感觉到了不对,身后突然出现的强劲的破风声,墨知回身就是一掌迎接上去。

    “轰!”

    强劲的力道冲撞到一块发出巨大的声响,也激起了剧烈的罡风吹的周围荒草浮动。

    墨知被一招重创,脚下犁出十多米长的沟壑才渐渐站稳,一口鲜血已经到了嗓子眼,硬生生被咽了下去,死死盯着偷袭自己的那个笑脸黑衣人,他正甩着自己的手掌,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梁晶晶对于突然出现的一幕惊呆了,赶紧跑过去看墨知的情况,她已经看出来了墨知的手骨断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流血而已。

    “花娘你竟然和一个小孩子谈条件,还要放走这两个重要人物,真是不知趣啊!”

    从黑暗中隐现出的黑衣人瞟了墨知一眼有些惊讶,但是随即又看向一旁的花娘冷冷的说道。

    “武殿主,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花娘完全没有了那娇嫩的声音,声音冰冷到了极点,盯着出现的黑衣人说道。

    墨知没有想到武殿主其实早就到了,一直在黑暗中听着他和花娘的对话,等到花娘决定放他一马的时候,竟然突然暴起出手偷袭,一个元婴强者偷袭一个奠鼎修士,这武殿主在墨知看来也是一位人物了。

    “我不管,你是我妹妹,我怎么能不管!”

    武殿主似乎也被激怒了,对着花娘怒喝。

    听到武殿主叫自己妹妹,花娘的声音也尖锐到了极点,怒喝道:“从你当年将我送给血泪杀少主,我们就已经恩断义绝了!”

    “跟着南宫燕有什么不好,总比那个姓铁废物强!”

    武殿主显得很暴躁,手指了花娘骂道:“如果不是他捣乱,我们现在都是道境修士了,能够真正的成为一方强者,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任人驱使的像一条狗,连个道境的边都没摸到!”

    老黑在专心对付魂境内的元婴,无暇顾及到墨知分毫,墨知自己的神识察觉不到武殿主的存在,根本没有任何胜算,现在只能逃走,否则自己和梁晶晶可能都要交代在这里。

    墨知的恢复惊人,断掉的手骨已经隐隐的接到了一块,最多一个时辰墨知便能恢复如初,即便如此墨知也没有丝毫的可能战胜对方。

    “花娘,我墨知说话算数,武殿主!濑三兄弟可是你的亲外甥!”

    墨知冷冷的说了一句,举着凤骨伞和梁晶晶慢慢的向后退去,盯着对方的两人的一举一动。

    “你小子还是不要走了!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考虑了!”

    武殿主说着就要追身过来抓住墨知,但是他做不到,因为他的手被一条红绫缠住了,那红绫的另一头握在花娘的手里。

    见到自己的目的达到,墨知转身就走,和梁晶晶二人一路奔驰,墨知走的时候还把那白色的凤骨伞扛在身后,以免受到袭击。

    武殿主挥手绞碎手上的红绫,狠狠瞪了花娘一眼,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黑暗中,花娘也追了上去,但是她如何追的上武殿主,索性震碎了一身的黑衣,露出一身的红衣,身形一闪分出十多位分身,这是真的分身不是法相,速度陡升了一倍。

    看到追上来的花娘,武殿主站在虚空中怒喝道:“你疯了,强行动用这武技,会受到咒印反噬的!”

    十几位花娘将武殿主围住,盯着他,语气坚定的说道:“我要救我的孩子!”

    武殿主盯着远处已经渐行渐远的墨知和梁晶晶,叹息一声道:“你是我妹妹,为什么就从来我不听我的呢!收了吧,我俩本身就有诅咒,你若是再动用这武技,很可能连命都搭进去!”

    花娘看了看远去的墨知和梁晶晶,收回了分身之后,盯了武殿主一眼,其中意味很明显,拿出一件黑色的衣服再次披在了身上。

    武殿主转身没入了黑暗中,他使用的也是透影身法,只不过已经修炼到了化境,能够把这门高级身法修炼到化境,不得不说他的修行天赋很高,而且墨知能够感觉到他的气息甚至比来自神界的冷秋蝉更强,或许冷秋蝉能够在自己进入元婴后期的时候赶上,但现在的她还不是对手。

    得了空闲的墨知,一路疾行来到了那瀑布旁边寒潭,没有丝毫的犹豫带着梁晶晶跳了下去,这瀑布是天水河的一条支流,长年累月的流下,按说就算是再大的池子也应该满了,但是却没有。

    所以墨知推断在这细长的深潭底部定然是有地下暗河,只要能够进入地下暗河,就有机会从这河流出去,也就是这种想法让墨知决定不再待在森野之林。

    躲起来只不过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不要被别人发现而已,墨知可不会再尝试一次被人发现的滋味。

    本就是寒冬季节,又在万丈的悬崖之下,潭水刺骨寒冷,若是平时墨知自然不会在意,但是此刻他被武殿主一掌重创,为了逃走,墨知将全身的气血都调集到了内脏和断掉的手骨处修复,这才能够快速奔走。

    没有了气血加持,再加上重伤,寒透身骨的潭水再加上湍急的水流,着实让墨知有些吃不消,最终还是没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梁晶晶本来还运起灵力抵抗着寒冷的潭水,见到墨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赶紧游了过来想要搭救,墨知却一把拉住他拼了命的向下潜了下去。

    身具上古九灵灵血,给了墨知太多好处,但是也给了墨知带来了一些苦恼,那就是自己的鲜血会引起野兽的疯狂,这也是他刚才要硬生生咽下那口鲜血的原因。

    上古九灵那是世间强大到令人发指的灵兽,当他们强大的时候,他们便是世间神明一般的存在,但是当他们弱小的时候,他们就是别人最好的饵食。

    墨知的血液带着一种芳香,正常修士闻了倒还好,但对于一些修炼血道功法的修士和野兽来说,那就是致命的诱惑力。

    果不其然,墨知的血液在水中散成一团,看着就像是一只在不断扩大的血红色水母,随后一些二指长的银色小鱼游了过来,细长尖细的嘴巴,将那团水母吞食一空。

    如果不是深夜,墨知他们一定能够看大他们那尖细的嘴巴里,有着两排细密锋利的牙齿,这种鱼有个通俗的名字,叫做食人鱼。

    这种鱼没有等阶,确切的说是不够等阶,一条食人鱼哪怕是一般的成年人也能将他杀掉,但是他们却是淡水霸主之一。

    因为他们是群居动物,成百上千万的食人鱼一起觅食,就算是五六阶的凶兽也很难应付,那只有三寸长的细口能够张到一百八十度左右,那细密的牙齿就连石头都能嚼碎,所过之处所有凶兽都会变成一堆白骨。

    好在这寒潭内没有这么多,只有数千只而已,但是这里也已经没有其他的生物,他们平时靠吞食下来饮水的凶兽过活。

    这群食人鱼沿着气味追寻着猎物,若是在白天,墨知就能够看到他们的眼睛此刻已经变的猩红,那是嗜血的症状。

    神识感应到一群追寻着的小鱼,墨知也不敢大意,拉着梁晶晶脚下凝聚出浮莲,像是在水中游走一般,速度极快的向着水底下潜。

    随着接近池底,墨知发现自己隐隐的在沿着水流旋转,而自己能够感应到那群小鱼全都返回了,虽然神识内比较混乱,但是墨知真的能够感受到那群活物折返了。

    这让墨知的心提了起来,因为动物都有着逃生的本能,它们既然不愿接触这水底漩涡,那么这漩涡定然存在着危险。

    沉思了一会之后,墨知还是决定向着漩涡游去,毕竟比起外面那些自己赢不了的元婴强者,还是漩涡比较安全。

    随着不断的靠近漩涡,墨知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被漩涡吸了过去,巨大的撕扯力,差点把自己和梁晶晶分开,墨知无奈只能将她单手环抱在怀里。

    只穿了肚兜和内裤的梁晶晶被墨知这么抱着,完全感觉不到潭水的寒冷,只觉得心跳很快,脸颊很烫,墨知的手臂很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