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章:凤落炎龙来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3本章字数:3087字

    听到这声凤鸣,所有人都露出诧异的神情,只有冷凝雪神情凝重,因为她修炼的功法也是九转凤身,这是冷氏一族嫡系功法,以天凤血脉为依托,修身的同时又能修行神魂,并且对道意的体悟有着得天独厚的好处。

    但是也有一些不方便的地方,凤本就是雄性,天凤血脉本就刚猛霸道,想要觉醒血脉难之又难,冷秋蝉的血脉不如冷凝雪的纯净,虽然凝丹的时候觉醒过一次,结婴的时候又觉醒了一次,但是依旧没有完全觉醒凤魂。

    觉醒血脉不容易,一种是以更为纯净的血脉之力为引,引发血脉共鸣,就像是冷凝雪那般,还有就是修炼九转凤身,也能够觉醒,还有一次就是冷氏女性在新婚之夜,受到男性纯阳之气的引导,也会觉醒。所以上次发现自己的血脉觉醒,冷凝雪才会拼了性命一般,要杀掉墨知。

    冷秋蝉的血脉已经觉醒了两次,但是因为血脉不够纯净的原因,神魂并没有完全的觉醒,强行催动凤身法相,对她来说会很危险。

    十几丈大小的青色天凤,冲天鸣叫一声,随即俯冲而下,锋利无比的巨爪瞬间划过伏地龙巨大的肉身,撕裂了一块血肉,伏地龙吃痛,眼中也燃起了凶焰,看似笨拙无比的身子瞬间扭了过来。

    灵舌和铁尾同时出动,眨眼间就是数百次交锋,法相和尾巴之间火花飞溅,舌头更是被烧的一片焦黑。

    燃起了凶性的伏地龙,身上的鳞片突然炸开,如跟跟倒刺,随着一声怒吼,一片红色的箭雨飞射出去,打在那巨大的凤身法相上。

    冷秋蝉此刻正站在那凤身法相的头部,脸色苍白的吓人,因为她在燃烧凤血,巨大的凤翅铺展,漫天的青色火苗落下,那飞来的鳞甲都被贴近凤翅那剧烈的高温熔化燃烧。

    但是城内的人却感觉到无比的冷,空中慢慢的飘起了雪花,这种骤冷骤热给人带来极强的反差,就连发了狂一般的伏地龙也觉得尾巴有些僵硬。

    李长老站在铁长老身旁,叹息一声道:“这就是太学院学员的实力嘛?”

    声音中带着一股心酸和了然,更有一种任命的感觉。

    铁长老捂着受伤的肩膀,嘀咕着道:“院长还不是最强的,我平生最佩服一人,那人或许真的能打败真人!”

    李长老看了看铁长老,不再说话,心中黯然伤神。

    惊讶的不仅仅是这些人,还有其他的一些元婴强者,他们都感受到了那浓浓的道意,那是他们一辈子的奢望和渴求。

    武殿主更是双目幽幽,向往之情溢于言表,看到花娘一脸关切的看着濑三,还时不时的露出笑意,更是心生不悦,却又无可奈何,谁让她是自己的妹妹呢。

    黄袍的老者收回了手指下的雨滴,颇为赞赏的说道:“天凤血脉果然名不虚传!”

    在青凤利爪的攻击下,伏地龙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少了很多的血肉,还有几块地方在不断的燃烧,但是自己的肉身却感觉越来越冰冷僵硬,暴躁不安的凶兽,仰起下颚,一声怒吼。

    周身的鳞甲开始鼓起,就像是一个小山包一般,随后炸开,刺出一根根利爪般的鞭子,黑色的鞭子带着一把锋利的尾勾,这是伏地龙用来在地下行走的触角,开山裂石穿行迅速,都靠的是这种长满全身的钩子。

    数十条长满全身的钩子漫天飞舞,将身子缠绕的密不透风,不断的阻击着那青色的凤身。两条钩子化作两条黑线缠住了天凤的利爪,随即其他鞭子和钩子齐发,重重的落在那凤身法相上。

    受到重击,冷秋蝉再也撑不住,“噗”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法相碎裂坠落下来,就像是失去了线一般的风筝,轻飘飘的落下。

    就在伏地龙准备尾巴横扫碾死这个可恶的对手的时候,一个声音飘了出来:“住手,嗜血蝙蝠将这个雌性两脚羊带来!”

    随着这诡异的声音响起,一直巨大的血红蝙蝠落了下来,足足有百丈大小,一对肉爪瞬间接住,就要飞走,但是刚飞的没有两步,就被打落下来!

    击落它的是一道剑光,随即一声平淡的声音响起:“哪里来的孽畜,还不快快现身!”

    声音虽然不大,却稳稳的传遍了方圆千里,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就像是一种福音一般。

    只见一个穿着紫袍的中年人,手边还驾着一个姑娘,一身的红妆,脸色煞白,但是却银牙紧咬,目光凌厉至极。

    来人正是驻守在落凤坡的那位紫家的蓝道真人,随手给冷秋蝉输入一股真元,大袖一挥就把她送到了城内,仿佛那阵法对他无效一般。

    刘城主发出救援的信息之后,三方组织纷纷求救,最后在云墨国的商行回信说有一位商盟的长老在墨王府,只是最近出去办事,估计晚上才会回来,刘城主得到信息后,才会以天明为限,死守城池。

    腾在云上的众人见到真人来到,纷纷松了口气,刘城主紧紧握在手里的铜锤收了起来,一众元婴修士纷纷收起了法器,盘坐虚空调息起来,连番的恶战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消耗,而且很多人都受伤了。

    刺客联盟的黄袍长老,对着身后的账房先生说道:“去接应一下少主吧!此人来了,想必墨王府那边已经动手了!”

    账房先生躬身行礼,领命退走。

    麻行的那位麻脸的老者也收起了手中的玉符,目光望向外商学院的那帮学员,没有找到墨知的身影,摇了摇头消失了身影。

    被斩的红色吸血蝙蝠在地上挣扎着,长着大嘴露出四颗锋利的獠牙,不断的发出吱吱吱的叫声,随后人们便听到了让人头皮发麻的振翅声。

    原本已经越发明亮的天空再次暗了下来,成千上万只吸血蝙蝠遮天蔽日,不断的组成一条螺旋的纽带,像是一条黑暗的龙卷一般,飞落下来,飞蛾扑火似地向着紫袍人冲来,龇牙咧嘴凶态毕露,里面不乏六级凶兽的存在。

    地上的伏地龙全身的钩鞭飞舞,灵舌不断的射向了紫袍的中年人,隐隐要将来人撕成碎片,着来自一天一地的攻击密密麻麻,根本逃无可逃。

    就在这时,紫袍人手中幻化出一把二尺五长的紫色木剑,说是木剑更像是一根树藤,除了一个尖头之外,其他的任何地方都是圆的,上面镌刻着龙纹,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取出木剑的紫袍中年人,以剑为笔,在空中画出一道圆圈,将自己照在了里面,随后那圆圈缓缓地扩大,就像是水纹一般向外荡涤开去。

    那水纹是规则的呈现,灭杀一切,伏地龙那坚硬的钩鞭碎了,化作点点粉尘随风飘去,消失于无形,而那螺旋着飞来的吸血蝙蝠,遇到这水纹般的圆圈,也如同燃尽了生机的枯草一般,粉碎成了灰烬纷纷落下。

    随后这波纹像是清洗剂一般,横扫了城外百里的区域,所有的凶兽纷纷陨落,消失于无形。

    就连那带有刺激气味的浓雾也消失无形,远远的能够看到那一棵枯松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像是要掉落一般。

    见到兽潮退散,城内的人们纷纷露出笑脸,甚至有人仰天长啸,倒真像是打了胜仗般欢声雀跃。

    紫袍中年人却依旧目视远方,到这他这种境界,对天地气息的变化非常敏感,他能够感觉到远方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汇聚。

    “嘎嘎嘎嘎,有意思,来了一个不错的小羊,倒是够本座塞塞牙缝了!”

    一阵怪笑传来,语气大到没边。

    语音未落,大地便震动了起来,随后是整个空间都在颤抖,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他们看到远处的山脉舞动了起来,没错确实是舞动了起来,原来那棵摇摇晃晃的松树不是被吹的,而是因为山在动。

    人们看到那山尖开始变红,一座,两座,三座、、、、、、,万山红遍,隐隐带着阵理,最后轰然炸开,轰隆隆,黑烟翻滚,从里面冲出道道红色熔岩,山顶万年的积雪立刻熔化,最后蒸发于无形。

    那冲出山尖的道道红光,像是蝌蚪一般甩着尾巴,向一处汇集融合,熔岩滴落穿透青岩,燃起山间的枯草林木,到处狼烟四起。

    人们只觉得天空中又出现了一个太阳,发出炽热的红光。

    那汇聚成团的红色熔岩,突然鼓了起来,就像是一只红色的卵一般,缓慢的伸出一只红色爪子、两只、三只、四只、随后是一条带着鱼鳍的尾巴,最后是一个长鹿角的龙头,六根龙须缓缓地浮动。

    身形缓缓身长,十米、一百米、三百米、五百米,一直生长到八百多米才停下,悬在空中扭动着身躯,一声长啸冲向云霄,像是在昭示了自己的归来一般,巨大的爪子下生出红色的祥云。

    位于鹿山的额那些彩色麋鹿,纷纷占到了山顶,看着那飞向云霄的红色炎龙,纷纷仰起了头颅,就像是仰望着领导一般,在他们的头顶,金鹏咋了咂嘴,骂了一句:“奶奶的,腾老头骗本大爷啊,它不是说龙被人关起来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