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3章:魔尊的酒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3本章字数:3083字

    回到外商学院,学院的气氛很是低沉,因为不论是抵御兽潮还是学院内的屠杀,外商学院都是损失惨重。

    北门的狙击凶兽,两千五百人最终回来的不到一千个,学院内的屠杀,外商学院损失了一位大阵师。

    更加糟糕的是,院长冷秋蝉因为力战伏地龙的缘故,消耗过度陷入了昏迷之中。

    本想沿着上山的小道上山,却不想在半道上遇到了熟人,刘贺澜一看到自己就冲了过来,拍了拍又看了看,确认没事之后说道:“墨知兄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们一直在找你呢!”

    墨知淡淡笑了笑,说道:“我还好,多谢刘兄弟挂念!”

    对这个刘贺澜,墨知的印象不错。

    然后在刘贺澜的陪同下,两人溜达着向山顶走。

    还没到山顶,墨知老远就听到了濑三的声音:“你们知道嘛!我老早之前就知道通天峰有怪物,那会我在城墙上守夜,看到一个黑影走在月亮里,我相信这次的搜查肯定能够找到那个怪物……”

    “濑三,你就别吹了,要是真有怪物怎么不把你先吃掉!”

    紫芸萝毫不留情的拆台,捧着下巴无精打采的说道:“我不管什么怪物,我就想知道小师弟去哪了,那会明明在我身边的啊!”

    一提到墨知,在场的都沉默了下来,倒是濑三没有多少担心,反而神秘兮兮的道:“墨知兄弟肯定没事,他的本事大着呢!”

    墨雪一听,瞪大了眼睛说道:“你知道?”

    濑三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感觉,我总感觉墨知兄弟是个很厉害的人,那种感觉比院长还强烈!”

    众人一听他说是感觉,纷纷白了一眼,倒是有一个绿裙的姑娘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这姑娘就是濑三的相好的,叫翠儿。

    “借濑三吉言,你们看谁来了?”

    刘贺澜一身锦衣,向旁边跨了一步,让出身后的墨知笑呵呵的说道。

    “小师弟!”

    紫芸萝直接跳了起来,一脸的惊喜轻喝道:“你去哪了?”

    墨知看了看石桌周围的墨雪,剑修姐妹花,那个不认识的绿裙姑娘和嘴巴张的能够塞下鸡蛋的濑三,理直气壮的说道:“当时感觉战斗自己帮不上忙,就去红妆楼坐了坐!”

    众人一听直接傻眼了,互相看了看,眼中的意思非常明显,你脑子有毛病吧,那会都是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去红妆楼?

    就连身旁的刘贺澜也不禁侧目,心想你就是去红妆楼,也不用当着这么多姑娘的面说出来吧!

    “你……你怎么能去红妆楼呢!亏得我……冷师姐还担心你!”

    紫芸萝心中很不是滋味,脱口而出却又感觉名不正言不顺,随即改口。

    “我就是去吃饭!”

    墨知看着他们的眼神,随即解释道。

    但是所有的人都是一副了然的表情,刘贺澜更是拍了拍墨知的肩膀,意味深长的叹息一声,走到了石桌旁边喝茶。

    “堂弟,你要不要去看看冷师姐,她现在很糟糕!”

    墨雪看了看山顶修行大殿,对着墨知说道。

    “好,我去看看!”

    墨知走向了修行大殿,看来墨雪还没有收到墨王府的消息,不然也不会这般无事人一般坐在这里喝茶聊天。

    走进大殿,墨知就看到冷长老站在门外,面色很是不好。

    墨知上前微微行礼,说道:“见过长老!”

    二人看了是墨知,都点点头随即又在门外商讨着冷秋蝉的伤势。

    当时冷秋蝉的重伤被紫西方救下,但是因为失血过多后来又被吸血蝙蝠重伤,随后因为重伤昏迷不醒了,冷凝雪立刻将她带了回来,一直躺了三天也没能苏醒,灵丹妙药吞了很多依旧醒不来。

    墨知走进十一号洞府,发现这里飘着淡淡海凝香的味道,四周收拾的很整洁,客厅内一张褐色餐桌上,摆放着白瓷茶具,所有的板凳规矩地藏在桌下,墙上挂着一些丹青画像。

    还有两个牌位,分别是家母冷姬雪,家父冷秋山,灵位下燃着香火,青烟袅袅,应该是刚刚有人祭拜过。

    客厅和卧房之间以彩色珠帘为门,墨知敲了敲门边,示意自己来了,以免落得个擅闯闺阁的罪名。

    冷凝雪跪在香妃榻前,紧紧握着冷秋蝉的手,背影萧瑟孤寂,声音淡淡的道:“请进!”

    墨知走进去,看着面色惨白的静静躺卧的冷秋蝉。

    冷凝雪感觉到来人没有说话,缓缓转过身来,见到是墨知又转过身去。

    墨知能够看到她双眼通红,面容憔悴。

    “院长会好起来的!”

    说完之后,墨知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修炼洞府,因为他看到冷凝雪那个模样,感觉自己闷闷的不舒服,实在是放松不起来。

    练功房内阵法全开,墨知取出大把的灵玉运起蛰龙睡功,很快进入了坐忘境界。

    魂境内,老黑正在调戏那个被困的元婴,见到墨知来笑呵呵的说道:“来找老子是不是想救那红衣丫头!”

    老黑给那元婴扎了十几个小辫子,看上去就像是十几条小蛇叮在头上,墨知撇了一眼就觉得很丑,随即看着老黑道:“你有法子嘛?”

    老黑嘿嘿嘿的笑了笑,挤眉弄眼的看着墨知道:“这丫头和上次的那个不一样,凤血本就稀薄,又大量的流失,根本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精血,弄不好会走火入魔迷失自己……”

    墨知直接打断,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我就是问问有没有救治的方法!”

    被墨知说自己婆妈,老黑直接跳脚了,指着墨知骂道:“你才婆妈呢,你全家都婆妈!”

    被骂之后,墨知也不生气,反倒笑呵呵的坐了下来,一脸无所谓,很是无赖的说道:“对啊,我家就在翻云寨,全家都婆妈,尤其是那个大当家的,简直就是跟碎嘴的老太婆一样,烦死了……”

    被墨知绕了回来,老黑想骂回去却找不到方法了,转头看到那个正瞪着眼睛看着二人的元婴,啪的一巴掌将他拍飞出去,气哼哼的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一家人吵架啊!”

    拍飞了元婴之后,老黑自顾自的坐下来,嘀咕道:“老子这是找了个什么玩意,怎么能比我还无赖呢,这是要气死老子啊!”

    见到老黑有些失落,墨知赶紧凑过去,笑呵呵的说道:“大当家的,你这是在学小姑娘暗自伤心呐?”

    “伤心你个大头鬼!”

    老黑泛起眼皮,没好气的骂道:“小子,救那红衣小娘子的方法有两种,一种就是激发她受损元婴的自愈功能,也就是唤醒剩下不多的凤血,让她血脉第三次苏醒,方法还是你把她给睡了,别的男子或许只是存在一定几率,你去就是百分之百。”

    墨知看到老黑挤眉弄眼的样子就知道老黑会说这个法子,立即问道:“那第二种呢?你不是说不能用精血嘛?”

    一说到第二种,老黑就皱起了眉头,说道:“去把冷脸那家伙的酒弄点来,给她喝点应该有用!”

    墨知听到这个法子,仔细的打量着老黑,确认他是不是酒瘾又犯了,想要喝酒的缘故,最后还是没忍住问道:“冷脸师尊的酒有什么奇怪的嘛?”

    老黑冷笑了两声,没好气的道:“你以为一般的酒能把我喝醉一百天嘛?如果不是喝了那酒,你小子的神魂拿来的四千多。”

    墨知眼睛转了转,试探性的问道:“那养魂果不能救吗?”

    养魂果可是专门用来提升神魂的,应该能够救助才对啊!墨知可是读过关于养魂果的书籍,这东西可真贵了,不然濑三也不会被称为是洪福齐天了。

    “养魂果,一些帮助神魂壮大的丹药都是用来提升完整神魂的,但是对于受损的元婴神魂,却是毒药一般,只会将受损程度越养越大,毕竟没有哪位丹药大师会去研制提升受伤神魂的修复药物!”

    老黑很是认真的解释了一下。

    听了解释之后,墨知突然想起了魔尊和自己提过的三种丹药,能够随意的控制自己的神魂,还有婕妤师尊因为神魂残缺而陷入沉睡,想来冷脸师尊也是为了能够帮助婕妤师尊苏醒才会研制出那种酒来。

    尽管如此,还是没能成功的保住婕妤师尊,有时候想想魔尊还真是痴情人,但是同时也是可怜人。

    至于老黑对师尊冷漠的态度,墨知总感觉他对魔尊是生气,而不是仇恨,至于是生什么气,墨知认为是因为魔尊长的太好看,老黑在嫉妒。

    思索了一会,墨知自然不可能睡了冷秋蝉,也只能让魔界送一些酒过来了,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墨知看着老黑问道:“你要是多喝些酒能不能恢复?”

    老黑心里乐了乐,心想这小子还算有良心啊,摆了摆手道:“没用的!再说老子现在活的可快活了,这里到处都是小娘子,一个比一个好看。”

    也知道老黑这是在自我安慰,转头看了看那个被他扇飞的元婴杀手,道:“你能不能把他的嘴巴放开,我有些事情要问问他!”

    老黑被这么一说,反倒是想起了什么说道:“有什么问题抓紧问,以后他就没有机会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