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章:走路遇鬼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3本章字数:4587字

    冷凝雪离开后,墨知一个人静静坐在雪中,看着漫天的雪花,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

    一点小事,若是你相信,那么这件事就是天大,一件很大的事情,若你不信,那么这事就会很小,一切都看自己而已。

    自己因为一丁点的担忧,踌躇不前,认为刺客联盟不可撼动,动摇了自己原本的计划;冷凝雪因为姑姑受伤,感觉世间有天命存在,自己渺小尘埃浮萍无力反抗,这些本就是一丁点的小事,却被自己不断的放大,最后感觉不可抗拒。

    事情如何,还在于你如何看!

    那么一直困扰着墨知的世界有多大的问题,也是一个容易到三岁孩子都能回答的问题,当时自己问世界有多大,很多学员纷纷报出了答案,那些答案错了嘛?

    没有!因为这世界本就没有对错之说。

    说世界只有三界的,那么于他而言,世界就只有三界这么大;说世界有六界的,那么于他而言,世界就只有六界;墨小蛾没出过墨王府之前,认为世界就只有一个云墨国;自己没有离开墨守山之前,觉得世界就只有那座荒山和去往舅舅家的路。

    世界有多大,墨知看来这是一个在自己如何看待的问题。

    那么自己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呢?或者说自己相信这个世界有多大呢?

    介子纳须弥,说的是大小互融,小中有大的意思,一叶知秋,滴水藏海大都是蕴含此理,若是如此,世界真的就只有九界嘛?

    墨知相信世界是无极的,无边无际,就好像自己当时回答墨小蛾的那样,世界很大,大到很可能用一生都走不完。

    得到这个答案,墨知既惊慌又欣喜,他隐隐的觉得自己好像一只脚迈入了道的门槛。

    当墨知从悟道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从远处看去他就像是一个雪人,裸露着雪白的上身,如同雪雕,腰部以下全都埋在了雪中。

    “堂弟,你快来,老祖让我们回家!”

    一身黄色貂袍,脚踩兔毛绒靴的墨雪掐着腰在楼下呼喊,那架势别人不知道还以为墨知欠她钱呢。

    “噌”的一声墨知震开周身雪棉袄,飞身落下,看了看一脸焦急的墨雪问道:“堂姐,回去干什么?”

    墨知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如果不闻不问的就回去,未免会被别人怀疑。

    “还不清楚,就是让我们快回去,走吧!”

    墨雪也不是很清楚,拉了墨知就走,此时的天水城已经恢复了交通,乘坐了一艘民用云船,二人向着云墨国进发。

    民用云船也是商盟的一份产业,每个人只要缴纳二十枚灵玉就可以乘坐,墨知和墨雪作为外商学院的学员,可以半价优惠。

    这种云船自然不能够和外商学院专用的云船相提并论,首先是船身狭小,另外速度也只有专用云船的一半,也就是说两人要话费一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回去。

    云船上有一个个的小房间,房间设有一些简单的禁制,里面陈设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外加四把靠着窗边摆放的椅子。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墨雪。

    果不其然,墨知刚把门开了一点缝隙,墨雪就一个欠身挤了进来,随后还关上门,神秘兮兮的拉着墨知到了桌边,自己搬了个椅子,手扶着椅子,将下巴放到椅背上,看着墨知说道:“堂弟,我问你个事情,你可要老实回答啊!”

    墨知看着她那神神秘秘的样子就知道不会有好事,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堂姐,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

    得到墨知的话之后,墨雪又向前凑了凑,生怕别人听到了一般,问道:“你是不是喜欢芸萝?”

    芸萝?紫芸萝?

    墨知直接愣了一愣,不禁想着这位没正形的堂姐在想什么呢。

    “堂姐,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墨知无奈的摇摇头回答道。

    墨雪伸出手敲了墨知一下,很是认真的说道:“你小子别跟我打马虎眼,我们都知道你们会退婚的!”

    被敲了一下,墨知也不躲闪,转而说道:“堂姐,你不要没事找事好不好,说不定这次回家就是给你安排婚事!”

    被墨知这么一说,墨雪有些急了,手捏着椅子道:“我是说真的,你失踪的那几天,芸萝整个人都像是失了魂似的,结果你一回来就活了,后来还屁颠颠的跑回神界去找自己的闺蜜要灵丹来救院长了!”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墨知翻开扣在桌面上的茶杯,给她倒了一杯茶水道:“紫师姐担心是因为我答应她,以后帮她找一些炼丹的灵材,而作为回报,若是我以后进入神都,她帮我在丹行谋一份差事,这样能够赚取修炼的资源。”

    “芸萝答应了?”

    墨雪像是发现了惊天秘闻一般,惊诧的问道。

    “嗯!”

    墨知边喝着茶,边应了一声。

    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墨雪拍了拍胸口松了一口道:“我就说嘛!你又没钱,有没有家世,芸萝怎么会看上你,不过……”

    “哗啦啦”

    墨雪还没说完呢,手里的茶杯摔到了地上,拿着茶杯的手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毫无知觉的垂落在那里。

    见到这一幕,墨知眼光一寒神识散开,同时一手拉起已经浑身无力的墨雪,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墨雪拿着那杯茶不过两息时间,却立刻失去所有的力气,就算是化灵散也没有这种功效。

    拉起墨雪,墨知没有丝毫犹豫,破窗而出寄出祥云站了上去。

    就在墨知跳出窗户的一瞬间,那艘百米长的云船轰然炸开,碎成了一片片巴掌大小的云木,其中还有一些碎布跌落,想来是一些乘客受到了波及。

    受到了这股波动的影响,墨知在空中滑行了百丈的距离才停下,一手搂着墨雪的腰,另一只手中小红裙幻化而出,灵纹激发,目光炯炯盯着前方。

    一个阴惨惨,佝偻着身子的老者静静的伫立在虚空中,手里拄着一根骷髅拐杖,披着一件破旧的羊皮袍子,目光阴冷的看着墨知道:“你这娃娃不受老夫的冬日醉影响,想来有些道道!”

    《万毒札记》有载,冬日向阳花的露水有奇毒,混入水或空气中无色无味很难察觉,能封人灵脉十二个时辰,中毒之人犹如醉酒一般,全身无力瘫软,故名冬日醉。

    神识之内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很明显对方是真人存在,无缘无故灭了一船的人,定然是嗜杀之辈,不可力敌。

    墨知心念转了又转,神色平静盯着古怪的老人道:“晚辈冲撞了前辈的雅兴,还请前辈恕罪!”

    听到被人称为前辈,老人咯咯咯的下了起来,抖动着一撮灰白的山羊胡子,露出一口黑色的牙龈,打量着墨知道:“小子,你还是第一个称阴厉鬼为前辈的,你很有意思啊!”

    “蓝道真人——阴厉鬼。”

    墨知心中闪过这个名字,阴厉鬼和血无常可是刺客联盟出了名的狠人,血无常作为无面少主的护道人,那么这阴厉鬼也很有可能是某位少主的护道人,而根据墨知所知,血泪杀的少主已经来到了东土大陆。

    “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墨知看了看手臂里已经瘫软的墨雪,看着阴厉鬼问道,心中却在不断的思索着应该如何逃走。

    “你们是外商学院学员?”

    老人用一双浑浊的老眼,打量着墨知和墨雪问道。

    “不是!”

    墨知没有丝毫的犹豫否认,手中拿出一块武殿的铜质徽章:,说道:“晚辈是武殿的陪练,此次带着未婚妻回家成婚,!”

    “年纪轻轻就能成为铜牌陪练,倒是难得!但是你影响了老夫试毒,不能饶你!”

    阴厉鬼声音阴狠低沉,随意的说道。

    阴厉鬼不认识墨知,这是自然,像他这种大人物,怎么会有心情去关注一个小娃娃呢!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大人物关注着墨知的话,那么大都使一些家主或者组织的首脑,他们必须时刻关注着这个世界,不能让一些意外的因素影响了家族的发展。

    但是阴厉鬼很明显是个疯子,也不是一些组织的首脑和家主之类的人物,对于墨知这种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兴趣了解。

    这也给墨知带来了生机,墨知盯着阴厉鬼凝神静气的说道:“打扰前辈试毒,晚辈确实罪该万死,只是晚辈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会被冬日醉影响,面对自己竟然没有拜伏于地,听到自己要杀他竟然不会被没有将惶失措痛哭流涕,更没有搏命般的夺路而逃,反倒是气定神闲不卑不亢地和自己交谈,这小子有点不一样啊!

    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得阴厉鬼心中有些诧异,同时也对这个少年来了一点点的兴趣,手指敲了一下骷髅拐杖,动了动干瘪的嘴唇道:“说说看,说完了,我再杀你!”

    “晚辈觉得前辈的毒有些缺陷。”

    墨知运转灵力疏通了墨雪的灵脉,一边对着阴厉鬼说道:“冬日醉,夏日阳,春天葵花,秋天枯木,这四样被毒王灭众生称为四大绝学,挥手间可以屠灭一城,可是前辈刚才下毒被晚辈察觉,所以前辈的毒有缺陷!”

    冬日醉,夏日阳,春天葵花,秋天枯木,是《万毒札记中》的四季奇毒,墨知阅读三界简史的时候,倒是读到过这是毒王灭众生的绝学,不过后来灭众生消失在大夏城,或者说消失在大夏城内的尹东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冬日醉一般混在空气或水中,吸入之后修士只有不到半息的时间防御,有这种警觉性的和反应力的大都已经元婴境界的强者,墨知是因为灵体的缘故百毒不侵,不然也要中招。

    夏日阳,取赤魔蛛眉心的红山茶花,榨取汁液,倒入城池的饮用水中,当太阳光照到的时候,毒气便会蒸腾而出,弥漫沁人心脾的芬芳,让人产生幻觉飘飘欲仙不能自拔,最终沉浸其中耗尽精力而死。

    春天葵花,指的是地狱葵花的花苞,花苞年磨成粉之后,有着极其恐怖的腐蚀性,遇到之后如果不能及时躲避,轻松毁容重则伤身,被称为近战的利器。

    秋天枯木,传说神界有一片云梦泽,秋天的时候里面有一种枯木,散发的瘴气就连真人都难对付,当年毒王灭众生化身种树翁,在大夏城种树九个月,只等秋天一到才开始发难。

    墨知看过万毒札记,自然对这些毒无比的了解,典型的没吃过猪肉,看过猪跑的。

    被一个小娃娃说自己的毒有缺陷,阴厉鬼觉得很不是滋味,一步迈到墨知三丈开外道:“你倒是说说老夫的毒有何问题?”

    “晚辈若是说了,前辈可否放过我二人!”

    墨知态度恭敬,可语气坚决,那分明就是在谈条件。

    听到了这话,阴厉鬼咯咯咯的怪笑了起来,浑浊的眼睛阴惨惨的盯着墨知道:“你是在跟老夫谈条件?”

    墨知也不隐晦,看了看墨雪的状态,又看向老人道:“我们只是为了活着!”

    “老夫答应你,只要你能说出此毒的缺陷,老夫就放你走!”

    墨知准确的听到了老鬼口中的纰漏,说道:“前辈不是应该放们俩一起离开吗?”

    墨知有两个人,结果阴厉鬼只说了放墨知一个人走,这明显就是一个陷阱。

    阴厉鬼盯着墨知,心中不禁赞赏,小小年纪竟然如此一丝不苟,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设计着自己,可自己却明明知道被设计了还是不愿跳出来,因为他确实想知道自己的都为什么没有让墨知中毒!

    被人设计的滋味很不爽,阴厉鬼可以说是杀人如草芥的人物,不然也不会随随便便就将这一船的人拿来试毒了,本来想着试完毒酒毁了船,一走了之。

    可是谁成想,这里居然还有两个活人,不禁思索着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毒真的有缺陷?

    自己炼毒可是为了杀人,像是冬日醉如果能够用在和自己同阶的战斗中,虽然不能让对方瘫痪如醉酒,但是延缓那么一刹那还是可以的,他们这个境界的人一刹那就已经足够分出胜负,甚至是生死了。

    “老夫会放了你们俩走,你倒是说说老夫的冬日醉有何问题?”

    阴厉鬼沉思之后,还是下决心说道。

    墨知收起小红裙,手中幻化出一个白玉瓶,说道:“前辈的用来承装冬日醉的瓶子是灵玉打造,冬日醉中混入了灵气,让原本无形无影的冬日醉有迹可循,晚辈当时正在修炼,才会察觉,若是改用陶瓷瓶装,应该就不会有这种影响。”

    这不是胡说八道,墨知的神识确实感觉到四周的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异样灵气,本来还不知道是何物,结果这老鬼自己说了是冬日醉,那么就应该没错了。

    阴厉鬼自己也感应了一下,确实如此,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疏忽竟然会有这种纰漏。

    见到阴厉鬼在沉思,墨知已经带着墨雪开始走了,虽然走了但是神识一直开着,也一直在和老黑保持联系,老黑也没了平时的吊儿郎当,因为一个蓝道真人的神识少说也有方圆好几百里,带着两个人隐蔽身形能够支撑一刻钟都难,即使墨知速度全开,也很难在一刻钟内逃出几百里。

    阴厉鬼注意到了墨知的离开,只是自己一个蓝道真人实在是拉不下脸去和一个小娃娃耍赖,反倒是问道:“小子,你是哪个武殿的?”

    墨知心念一转,回身道:“天水城,武殿殿主是晚辈的老板!”

    阴厉鬼听到是天水城,神色变了变,嘀咕了一句:“原来是那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