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6章:墨王府被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3本章字数:3049字

    遇到阴厉鬼就是一个小插曲,虽然后来,阴厉鬼无数次的懊悔为何自己当时没有挥手杀掉对方,但是有事情只能弥补,不能重来。

    逃遁数千里之后,夜幕降临,原本一天左右的行程,因为阴厉鬼的出现,导致变成了一天半。

    腾驾着祥云的速度自然不能和云船比,更何况还时不时的有些飞禽过来袭扰,虽然幸运的没有遇到三级的飞禽,但也耽误了一些时间。

    现在距离云墨国也就不到两千里,找了一处山洞,将一直杏目圆睁瞅着自己想说话又没有力气的墨雪放到了墙边,取出萤石当作亮光之后,墨知就一个人拿出灵玉来修炼。

    驾着祥云走了四个时辰,墨知的灵力快要枯竭了,驾祥云是一件很累人的活,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人选择乘坐云船。

    停下来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墨雪的毒应该快解开了,一路上墨知从没停止用灵力帮她化解冬日醉,到了现在倒也有些起色起码不用等十二个时辰了。

    不到三个时辰,墨雪终于恢复,深深的呼了口气道:“堂弟,刚才那个老头真的是阴厉鬼?”

    不知是不是的因为中毒的缘故,墨雪的脸有些红,但是还是忍不住发问,她虽然没了力气,但是耳朵还能用,当时她已经感到绝望了,没想到竟然真的能够被墨知忽悠过去。

    墨知捏对了手中的几十颗灵玉,灵力恢复的差不多了,看着墨雪道:“不知道,不过他很危险!”

    墨知没见过阴厉鬼,所以对方说自己是阴厉鬼,墨知也是将信将疑的态度,不过从诸多迹象来看,好像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冒充阴厉鬼这种邪道修士。

    “那你真的是刺客联盟的人?”

    墨雪有些急了,他刚才可是说了自己的老板是武殿主,这次刺客联盟屠杀三方学员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晓了,虽然刺客联盟说不是自己干的,但是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推脱。

    “我是外商学院的学员,黑市武殿的陪练和刺客联盟没有关系,黑市是一个做生意的地方,做陪练只是为了赚资源而已!”

    墨知随意的解释道,在他看来黑市确实是一个做生意的地方,甚至一些经营手段比坊市更好,比如说在黑市不允许杀人这一条,就显示出黑市生意至上的理念。

    “你很缺资源吗?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些的,毕竟我现在修为已经压制了四年,也积累了一些!”

    墨雪很是诚恳的说道。

    听到她这么说,墨知突然觉得明天太阳要从西方升起,这个和紫芸萝一样财迷的堂姐,现在要给自己资源,突然让自己感觉怪怪的,看着对方也觉得顺眼多了,随即笑了笑道:“不用了,堂姐留着自己用吧!”

    墨雪也不坚持,神情反倒是低落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堂弟,如果有一天我不能留在墨王府了,你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下父亲!”

    墨知有些诧异她的态度,不过自己去照顾一个元婴中期的强者,怎么看都不合适吧!

    打量着墨雪,想要看出对方为何这么说,可是依旧找不到任何头绪,最后回了尴尬的一句:“大伯哪里需要我来照顾!”

    被墨知委婉的拒绝,墨雪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随即跳了起来,一手搂着墨知的肩膀,跟兄弟一般,笑呵呵的说道:“也对,那家伙虽然闷了点,但是不笨,走吧,回家去!”

    知道墨雪心中有事,不过对方不愿意说,自己也不想问,收了灵玉二人走出了洞府,墨知有些好奇的说道:“堂姐,你以前怎么总是穿男装,而且现在还搂着我!”

    这句话倒是把墨雪逗笑了,搂的更紧了理直气壮地说道:“你搂着一天了,这回要赚回来,再说我是你堂姐,难道害怕我吃了你!”

    墨雪就是样的人,整天像一个男孩子一样,喜欢穿男装,形式作风也颇有英气,不然也不会路见不平帮助濑三教训别人,第一次见到墨知就是这般勾肩搭背的样子。

    不过此时她身着女装,胸前一团温玉在墨知的胳膊上蹭来蹭去的,这让墨知感觉有些尴尬,内心纠结要不要占便宜,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对于这位大大咧咧的堂姐,墨知也没办法,寄了祥云再次向着墨王府赶去。

    一直到第二日的黎明,两人才风尘仆仆的落到墨王府门前,确切的说是一堆破烂跟前。

    这时候的墨王府已经是一片废墟,门前巨大的石狮一只横卧在地上,另一只只剩下半截的身子深深的埋在土里,到处是一些几丈深的大坑,侥幸残留的一些建筑上也刻满了蛛网般的剑痕,这里发生了一场恶战。

    见到这一切,墨雪眼圈微红跑向了自己幼时居住的小院,但是看到的也只是一些残留的漆黑基石而已,墨知也看了看已经毫无踪迹可寻的海云阁,心中滋味难名。

    当时他将墨小蛾和小石头带走并且将那套清光流转大阵交给他们俩,让他们带在身旁,以免不时之需。

    他一直都知道这里可能要出事,只是没有想到刺客联盟这次这般强硬,竟然采取强攻的策略,看这场景刺客联盟应该动用了真人,不然不会这般惨烈。

    一朵祥云从后山飞来,上面的人墨知认识,正是墨雪的父亲墨林,只是此刻他的一只白色的袖管空荡荡的被风吹荡向后飘去。

    落到地上之后,对着向自己微微行礼的墨知点点头,他不爱说话,这就是应下了,摸了摸蹲在地上墨雪的头,叹息了一声。

    墨雪抬起头来看了看墨林只剩下的一只胳膊,一下子就扑了过去,哭声道:“爹,这是怎么了?”

    “家里糟了点难,没什么!”

    伸手拍了拍自己女儿的背,轻声的安慰了一下,随即又砖头看着墨知道:“你们随我来!”

    说着凝出祥云带着墨知二人向着后山飞去。

    一路上经过墨林的讲述,墨知倒是了解了一些墨王府遭难的经过。

    就在紫道真人出走的那一天,墨王府收到了一封信,落款是血泪杀少主身边的一绝——绝恨。

    内容很简单,限令墨王府两天之内交出神剑,接到信的墨问天第一时间就去找商行,想要通过商行的渠道联系上外出的紫西方。

    但是在去往商行的路上被人伏击,幸好取得只是一个元婴法相,不然很可能就此陨落。

    原来墨王府当时已经被包围了,留在府内的元婴一共有五人,墨家三祖,墨林和墨音痕的母亲,其他的还有一些破丹,结丹等等。

    这股势力也一已经很强大了,再加上墨王府的大阵,即便是真人来了也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攻破。

    被围困的墨王府,处在一片焦躁不安中,甚至有人想要偷偷溜走。

    无奈之下,墨王府阵法全面开启,缩在壳内不再外出,准备等待救援。让人没想到的是,刺客联盟竟然派来了一位真人,和三位元婴强者,不断的轰击着阵法,足足被轰击了整整一天。

    当阵法被轰碎的时候,墨问天已经将一些家族子弟转移到了后山,自己带着一些破丹和元婴修士御敌,但是他们又如何能够抵挡真人的攻击,就在墨家三祖带着拼死御敌,墨林和云公主准备趁着大阵破坏准备逃走的时候。

    云公主突然对着墨林发起偷袭,毫无防备的墨林被斩落一条手臂,更加诡异难测的是,被斩掉的手臂难以恢复。

    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场大战。

    最终墨林借助道意之力,将对方击退,但是墨家子弟也已经死伤无数,就在两方都在大战的时候,那位真人向着墨家祖地赶去,就在他粉碎祖地大门的时候,祖地内出现了闪出一道剑光,将他重伤。

    随即里面飞出了一把银色法剑,无人驾驭却散发着无尽的剑气,眼看就能将那位真人斩落当场,却不想又来了一位蓝道真人,将那人救走,墨王府才得以保全。

    即便如此,墨王府的也已经没剩下什么了,墨问天重伤,墨无畏神魂受损,一身修为基本废了,墨三胖早在战斗的时候就已经被人下毒,直接陨落在了战斗中,连全尸都没能留下。

    其他的一些破丹境界,结丹境界修士更是死伤无数,就连墨雪的娘亲也没能逃过一劫。

    墨雪听到自己娘亲惨死,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哭的墨知也觉得不是滋味,因为这种哭声自己也有过。

    沿着一条小道,墨知等人来到了墨家祖地,洞门外摆满了好几百口棺材,弥漫着刺鼻的油漆味。

    一些从外归来的子弟正在安慰痛哭流涕的亲人,还有一些直接就默默的跪在棺材旁边不说话。

    圆形方空的黄白纸钱,漫天飞舞飘洒,落下泥泞的山道上,枯萎的荒草上,瘦黑的树枝上,还有一些无声的落在断肠人的肩旁头顶上。

    墨知每一步都有些沉重,尤其看到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一个少年的哭泣的时候,他隐隐的有些后悔,没有给予墨王府一定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