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章:一饭之恩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3本章字数:3151字

    墨家祖地门前,七位元婴修士,二十三位破丹境界的修士,或身穿素装,或身披铁甲,全都看着墨问天,有些不明所以。

    墨知站在墨问天身旁,也有些不明白这个老人想要干什么,心想是不是想要收回神剑,不过收回了也没用,因为有了自己的魂血,这剑就是自己的,就算自己死了别人拿去也就是一把比较锋利的剑而已。

    “墨王府遭此大难,估计大家心中都有所怨气甚至是仇恨,但是依旧要忍住,君子藏器于身待机而动!”

    墨问天拉着墨知的手说道:“从今天开始,除去墨雪,墨知,和无意孩儿,墨王府将要举家迁往神都清林城,紫家将对墨王府的子弟进行教导和培养,我也就此退位勋爵给墨知,好让他多一份保护。”

    这一消息立刻炸开了锅,就连墨林也有些吃惊,不过他的性子就是有些木讷,安抚了有些不舍得墨雪,随即带着那群还有些惊讶的子弟离开,准备迁往神界的事宜。

    场间只剩下墨雪、墨知和墨家二祖。

    “老祖,墨知恐难担当王爷一职!”

    墨知也明白墨王爷的苦心,有商盟学员的身份,还有神将府的军衔,到时候一些人想要对墨知不利,也要考虑一下这两方的感受。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汗青的意思,如果你想要获得商盟的庇护,起码要等到破丹,现在的你也只是有些耀眼而已!所以能够多一些保障还是好的,这次刺客联盟做的有点过,想来以后会有所收敛,你要抓紧修炼!”

    墨问天看着墨知语重心长的说道,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在交代后事一般。

    “爷爷,我不要你们走!”

    墨雪双眼微红,拉着墨问天和墨无畏的手,恋恋不舍。

    墨雪从小就是个淘气鬼,和墨无意被称为两大怪胎,没少闯祸,仗着两位老祖的宠爱,一直没有受到多少惩罚。

    墨无畏摸了摸墨雪的头,笑了笑道:“当年那风家的人看重你,你早晚要嫁过去,也要收拾一下性子,免得人家到时候悔婚,你一个姑娘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听到这话,墨雪嘟囔了一句:“还不是因为我的灵体!”

    墨问天也听到了,可是没说什么,交代了二人在学院要互相照应,随后便打发二人离开去领取一些资源。

    墨知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对着墨无畏问道:“二祖,你们什么时候离开?”

    “估计半月之内就能收拾完,会有大的商船来接!”

    墨无畏深深的喘了两口气,对着墨知说道。

    墨知想了一会,行礼道:“我前日偶然得了一些好酒,有利于神魂休养,过几日我托人送来,二位老祖记得喝些!”

    这是墨知答应墨飞月的,力所能及的时候,一定会帮助墨王府,而且这也是墨家所生的血脉了。

    辞别了墨家二祖,墨知和墨雪又到墨林那里领取了大量的资源,灵玉五百万枚,仙桃四颗,丹药几十瓶,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墨知只留下了仙桃和灵玉,丹药什么的都送给了墨雪,因为自己带着觉得烦,也用不到,把墨雪吓了一跳,她记得墨知昨天才和自己说自己缺少资源呢。

    沿着山道向下走,墨知心中思绪万千。

    墨王府迁往神界,对墨知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这样自己就不用担心他们受到牵连,没有了后顾之忧,做起事情来更加得心应手。

    又经过了那片放满棺材的林地,一个凄婉哀绝的哭声影响了墨知的思索,沿声望去,只见一群家丁正围着一个抱着男童尸体的少妇。

    “柳二娘,那孩子已经死了,还是早早埋了为好,以免产生瘟疫,府里不能修行的人还有很多呢!”

    一个管家摸样的人,态度也算诚恳中切,好声劝导。

    可是这人的话完全没有入得那妇人的耳,披头散发手中的剪刀挥舞的更凶,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蹬蹬没死之类的乱语。

    墨知看了一会之后也明白了过来,打发了管家和家丁,走到那妇人的面前说道:“他已经死了,想给他要口棺材也不必如此!”

    对于修士来说,死了就死了,暴尸荒野亦或是入了凶兽腹中,都没什么了不得,但是对于依旧遵循古礼的凡人来说,生死事大,入土为安是不变的信条。

    那夫人见到墨知先是一愣,听到墨知的话之后剪刀掉落在地,大声哭了出来,孩子已经抱在自己的怀里有两天了,她如何能够不知这人已死。

    她所做的不过是想要给自己的孩子要一口棺材,找个单独的地埋了,思念的时候能够祭拜一下,缓解一下心中的悲痛而已。

    以免的他入了万人坑,做了孤魂野鬼,不能超生。

    见到妇人的模样,墨知叹息了一声取出手中剩下的那几十枚金币和银币,说道:“去给他买口棺材吧!”

    这个少年墨知看过,那会墨王府大比,就是这个少年用一把普通的铁刀迎战凶兽,受伤之后,墨小蛾还给他送过疗伤药。

    这个男孩的名字叫做墨蹬蹬,那会他受伤的时候,柳二娘在旁边安慰,看到那个场景,墨知在心里羡慕过。

    看着手里的金币,妇人轻轻摸了摸那个少年的脸,收起了那副疯狂的模样,手指颤抖起来,隐隐的开始啜泣,其声不响却让人绝望。

    原本已经转身离开的墨知,突然停下了脚步,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回到了妇人的身旁,二话不说带着妇人和那个少年走了,这一幕引起了很多人的诧异,那位管家一直没有走远,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也有所不解。

    墨知本不想管这闲事,可是自己做不到,因为柳二娘让自己想起了母亲,同时也算是欠了那人的一份人情。

    凭着记忆,墨知带着柳二娘到了一家棺材铺,老板看到墨蹬蹬尸体的时候立刻喜笑颜开。

    卖鞋的喜晴天,卖伞的喜下雨,这买棺材的老板最喜欢的就是死人。

    挑了一口上好的棺材,墨知带着柳二娘来到了王城外的一处小山边,取出法剑掘出一处五尺深的坑,将墨蹬蹬的尸体放了进去,以手掌封棺,挥手堆出一个坟堆。

    又采了一块青石,在上面刻了墨蹬蹬之墓的字样,字体歪歪扭扭,用的是左手,右手的女书实在是拿不出手。

    墨知做这些的时候,柳二娘一直在旁边看着,也不说话,直到墨知将石碑都刻好了,柳二娘突然跪了下来,无比感激的说道:“多谢少爷!”

    墨知收起手中的法剑,将她扶起问道:“你不用谢我,大勺子是你丈夫吧?”

    听到墨知这么问,柳二娘抿了抿嘴唇点点头,墨王府的下人孩子如果开启灵脉,都会被赐姓墨,墨小蛾如此,这墨蹬蹬也是如此。

    当时大比,大勺子除了给墨知、墨小蛾加油之外,就是剩下这个叫墨蹬蹬的少年。

    回来的时候,墨知用神识感应过四周,没有大勺子的气息,反倒是原本厨房的位置被夷为平地,估计大勺子也已经不幸遇难了。

    墨知和大勺子接触不多,但是他对自己和墨小蛾都很好,淳朴憨厚,总是大大咧咧的,也算是报了一饭之恩了吧。

    毕竟自从来到人界,除了大勺子就没人给自己做饭。

    墨知问道:“你开启了灵脉,为什么不修行?”

    柳二娘身上有着淡淡的灵力波动,应该还是凝气的阶段,只是已经三十多岁了却没有修行,而且丈夫却是一个凡人,让人很是不解。

    听到墨知的询问,柳二娘抹了抹眼泪,说道:“我本是风国一个城主的女儿,后来战败被俘……”

    经过柳二娘的叙述,墨知也知道了这个女人苦命的一生,原来十多年前风国和其他国交战,结果战败。

    胜者俘虏了作为城主女儿的柳二娘,那年她才十四岁,修行虽然不快,但也是凝气境界的结晶阶段。

    被俘虏了之后,沦落为奴仆自然不会再有资源,那时的柳儿娘也想过死亡,但终究是狠不下心来。

    她在黑市被人当作奴隶贩卖,最后被墨王府的孙管家买了回来。

    过了几年之后被分配给大勺子做媳妇,对于大勺子自然是没有感情的,但是一年之后自己有了身孕,对于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柳二娘当作是自己的心头肉,当然大勺子也很是高兴。

    两人的关系因为孩子缓和了不少,后来这孩子有幸开启了灵脉,被赐姓墨,柳二娘就将自己所学的武技功法传给了他,不期望他能够修行有成,只求他能够健健康康成长而已。

    天意弄人,这次墨王府大灾,大勺子将这娘俩送进藏食物的地窖,自己在堵住地窖门的时候被一道神光打中,顷刻间身首异处,墨蹬蹬见到父亲身死跑过去复仇,结果被倒塌的地窖给埋了,等到柳二娘搬开杂物的时候,已经全身冰冷没了气息。

    后来便是墨知看到的一幕。

    说到最后,柳二娘双手敷面泣不成声。

    看着身形萧瑟的柳二娘,墨知平复了一下内心,问道:“你会做饭吗?”

    柳二娘没有想到墨知会这么问,有点不明所以地怔了一怔点了点头,道:“会一点!”

    “那你以后跟着我吧!”

    墨知不等她回应,取出一把法剑给他,看着远处的一片小树林说道:“不过现在你要先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