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章:前往移动城堡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3本章字数:3715字

    回到外商学院已经是深夜,至于濑三,墨知倒是不担心,花娘一定会把他无声无息送回来的。

    心情大好的墨知哼着小曲,向麓山上走去,突然觉得身后有人跟着自己,确认了来人之后,墨知就当不知道。

    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墨知坐在桌子旁边,果然没过几个呼吸就有人敲门。

    冷秋蝉穿着一身大红色的紧身练功夫,腰缠黑丝锦带,踩着一双布靴子,依旧是面若寒霜,只是那冷淡的眼眸中藏着一丝复杂。

    见到她,墨知就觉的有些尴尬,嘿嘿的笑了笑,墨知陪着笑脸说道:“院长啊,你这么晚来找我有事嘛?”

    说话的时候,墨知堵住了门,完全没有让她进门的意思,因为墨知实在是不想和这个自己打不过的女人交谈。

    “不让我进去?”

    墨知的动作冷秋蝉看在眼里,声音冰冷的问道。

    “怎么会!”

    墨知突然让过身,说道:“院长请进,我这不是害怕自己这太小嘛!”

    没有在意墨知的那奇怪的语调,冷秋蝉背着手踏了进来,坐到桌子边,随意的打量着四周的装饰。

    其实四周什么都没有,墨知陪坐在旁边,看着她一句话不说,突然感觉屋子里凉飕飕的,自己的手脚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

    这种感觉让墨知非常不舒服,挤出平生最难的笑容,墨知拿起桌子上的白色茶壶,给两人各倒了杯水。

    将茶杯推到冷秋蝉身边,墨知先开口说道:“院长喝茶!”

    冷秋蝉也不推辞,接过茶杯,道了声:“谢谢!”

    听到谢谢,墨知简直快要抓狂了,他现在是真心后悔,自己那会怎么就缺根弦忘了洗澡了呢,现在好了沾了一身骚,浑身不自在。

    狠狠的捏了两把大腿,墨知问道:“院长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嘛?”

    冷秋蝉像是突然愣过神来一般,突然看向一脸希冀看向自己的红发少年,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事,没事!”

    墨知简直有些无语了,你没事跑到我屋里干嘛,还一直赖着不走!

    “那...那院长要是没事,我要睡觉了!”

    墨知实在是受不了她,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她赶走!

    “哦!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冷秋蝉还真的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墨知跟在后面送她,到了门前,刚要关门,冷秋蝉突然转过身来,盯着墨知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没想到这凶巴巴的女人,居然会谢自己,墨知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碰巧了而已!”

    没有管墨知说的什么,冷秋蝉背后双手紧握,轻声道:“还有,请你一定要保密!”

    墨知眼睛一亮,随即明白,答应道:“一定,一定,我如果说出去就让我变成一个麻子脸!”

    等他第二个一定说完的时候,冷秋蝉已经没有了人影!

    见到冷秋蝉没了人影,墨知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脸,因为刚才自己明显感觉道自己的脸部有点僵硬。

    “嘿嘿,臭小子,这小娘子还会害羞啊!”

    老黑很是诧异的笑了笑传声道。

    “她还是拿枪指着我比较好!”

    墨知有些愣神,嘀咕道!

    “你就是个贱骨头,不懂得怜香惜玉,一点都不像翻云寨的人!”

    听到墨知那么一句,老黑破口大骂。

    “你才贱呢,你全家都贱骨头!”

    愤愤的关上门,墨知狠狠的回了一句,随后倒头就睡!

    在墨知酣睡的时候,花娘和殿主两人都快被气的冒烟了,因为红妆楼的宝库被人横扫一空!

    花娘哭红了眼,时不时的擦着,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看着不住来回踱步,叹气的殿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房间内还有四个人,一个身穿艳丽裙子的姑娘,和三个膀大腰圆的三个力士。

    纷纷跪在地上,颤抖不已,头抵住地面,大气都不敢出。

    “哥哥,要不我去联盟请罪吧!我死后,你帮我照顾一下松儿!”

    花娘悠悠的说道,她也是不想再给哥哥添麻烦了,毕竟她是红妆楼主,红妆楼出事,理应由她来负责。

    “胡闹!”

    殿主呵斥了她一声。

    “那你说怎么办?这个月就要将这一亿多枚灵玉送走了,这可是三年的营收,我也补不上啊!”

    花娘哽咽着说道,用手摸了摸已经哭花了的脸。

    一亿多枚灵玉,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整个墨王府,当年也就一亿多枚灵玉的价值,当然这要除去灵矿和神剑!

    想来三年能够赚到如此多的灵玉,这红妆楼还真的是日进斗金。

    若是被联盟知道这财物被人偷了,面临花娘的是将会是泥黎殿内的十八种酷刑。

    殿主那张总是平静的脸,此刻眉头皱成了疙瘩,额头青筋暴起,盯着跪在地上的四人问道:“你们确定自己没有遭受到任何攻击?”

    “回殿主,确实没有!”

    跪下的四人齐声回答道。

    “好了!你们下去吧!”

    殿主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得到命令之后,四人如获大赦一般,赶紧退了出去。

    房间内只剩下殿主和一直哭泣不止的花娘。

    殿主拿出一张报纸,对着花娘说道:“传讯给翠儿,让她通知墨知,就说事情已经准备好了!”

    “哥哥已经决定了?”

    花娘有些意外,以她对哥哥的了解,是不会贸贸然答应的!

    “不答应不行啊!”

    殿主有一种任命的感觉,手里拿着那份报纸说道:“虽说联盟有三怪,但是任谁都知道无面在联盟内地位最高,若是那个孩子能够成为无面少主,我们或许真的有翻盘的机会!”

    “可是他才十几岁,修为这么低,可能性大嘛?”

    花娘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不大确定的问道。

    “若是昨天我还不信!但是今天我信了!”

    殿主看着手中的报纸,声音悠长,似乎是在感叹这就是命运嘛!

    “那我去准备传送阵!”

    花娘踽踽而行,想着红妆楼身后行走,开始了不知安排。

    却说墨知昨天心惊胆战的送走冷秋蝉后,呼呼大睡到天亮,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刚要倒杯茶,就发现洞府门缝隙下有一信封。

    拆开之后,浏览之后,墨知不禁笑了起来,换上黑衣,戴上哭脸面具,隐蔽身形之后,关上洞府的门,挂上谢客牌,造成是在闭关的假象。

    于无声中,悄悄潜入了黑市,找了个无人的小巷子,露出身形,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红妆楼!

    此时已是正午,红妆楼最清闲的时候,进门便看到花娘挽着手,神情焦虑的看着门外,见到那个哭脸面具,立刻迎了上去。

    “花娘别来无恙啊!”

    墨知抱了抱拳,带着面具看不出表情,只能从那圆圆的空洞中,看出眼睛是在笑!

    宝库被盗,红妆楼必然面临险境,殿主定然会有所决断,而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同意墨知的提议。

    只要墨知能够成为无面少主,这花娘的失职之罪,定然可以被免去。

    步步为赢,思思算计,墨知的心智在这时候露出了真正的锋芒!

    “你就不能叫我一声姨嘛,亏得松儿醒了之后还担心你!”

    花娘娇媚着说道,手下也没有闲着,带着墨知向着红妆楼的后院走去!

    “我要是叫了,以后来这可就全都免费了!”

    墨知可不会吃亏,赶紧提要求。

    其实墨知对于称呼没有多少介意的,自己开心就叫,不开心就不叫,很明显他现在心情不错!

    “你这小鬼头,元阳内敛,不经人事,还总是想着往这红尘之地跑,真搞不明白你在想些什么!”

    花娘瞥了墨知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眼神分明就是一个阅遍人间极乐,来看一个处男之后调笑!

    被人嘲笑,墨知也不觉得脸红,反倒神神秘秘的说道:“哎!一眼难尽,家有悍妻,我也只能来这里看看姑娘!”

    花娘噗嗤一声笑出来,也有些好奇说道:“那个冷公主不是与你有了婚约,怎么对你不好?”

    想到冷凝雪那死活不嫁的劲头,墨知深深的感叹了一句:“好,就是每天板着个脸!”

    墨知对花娘的印象很好,或者说墨知对那些慈爱的母亲印象都不错,不然也不会让柳二娘来跟着自己!

    二人说说讲讲,已经来到了后院的一处厅堂内,厅堂外站满了黑衣守卫,警惕的注视着周围。

    一步踏入大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原型的阵法,灵纹纵横交错,散着金红的神光,周边立着十二块青灰色的空间晶石,这是所有空间传送阵都要有的!

    墨知当时从妖界赶往人界的时候,也是用的上古残留阵法,那种身体被绞碎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是让人觉得头晕目眩。

    殿主已经站在阵法旁边,身旁还站着一个账房先生一般的中年人,二人像是在闲聊着什么!

    见到墨知过来,那账房先生说道:“华兄,放心,你们只管前去,黑市我会照顾好的!若是南宫燕经此回去,我定会提前通知于你!”

    殿主对着账房先生行了个礼,说道:“有劳了!”

    随后走进法阵,花娘和墨知也走了进来,随着殿主手中的一枚符令被捏碎,阵法内红光大盛,随即墨知只觉得身体如同被千万白蚁同食,碎成齑粉!

    不知过了多久,三人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不过眼前又是一处阵法。

    接下来的半个月内墨知三人就是在不同的阵法间穿行,即使以墨知的身体也出现了很强烈的不适症状!

    终于在一次巨大的阵法旅途之后,墨知等人来到一处灵气飘渺的海岛,灵花灵草满布,岛上无其他的生灵,只有一中白头黑身的海鸟,约有数十丈这么大。

    殿主拿出一块哭脸的令牌,对着空中大喝道:“血泪杀顶级执事欲前往总部,还望御兽长老现身,送我等一只海燕,度过漫天血雨!”

    声音未落,一个手持竹丈,满头毛发匝成十几个小辫的老者从虚无中走出来,身上传射兽皮,看着就像是一个牧羊的老头。

    “小华业,你可有些年头没有回总部了!”

    那老头看到华业之后,笑吟吟地说道。

    华业从身上取出一颗种子,说道:“长老,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一颗灵草的种子,希望你能够喜欢!”

    一听有种子,那长老抬步瞬间来到他面前,一把夺过种子,盯着左瞧瞧,又看看,说道:“就你最会做事啦!去吧,去吧!”

    得了种子的长老目不转睛的盯着种子,挥手向着天空招了招手,一直三十多丈大小的海燕飞了下来,收敛了翅膀,安静的蹲在草地上,看着就像是一个温顺的小绵羊。

    可是墨知这不会这么想,因为这个海燕的气息明显的就是六阶凶兽!

    纵深跃上海燕的脊背,海燕张开巨大的云翅,震颤了两下,冲天而起!

    终于到了最后的路程,墨知这才放心的摘下面具和头巾,畅快的呼了一口气,这里已经是仙界了,灵气被人界的要浓郁不少!

    看着墨知的模样,华业突然神情严肃的说道:“我现在就告诉你,联盟内的一些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