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1章:南宫鸭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4本章字数:3801字

    来了一群人,一男五女,男的脸上有个黑红色的刀疤,从左眉毛竖切至左腮,黑发高束,发带飘飘,一身暗黑的长袍无半点褶皱,显然不是凡品,腰间别了一把黑色折纸扇,不知是法器还是装饰。

    脚踩登云靴,落地无声,身旁跟着五位女子,个个国色天香,其他人墨知不认识,但是有一位见到墨知咬牙切齿的贵妇,墨知可是见过。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墨音痕的母亲,云武王的妹妹——云瑶。

    定睛看了看那个隆准隆高,却又有些面色铁青的男子,墨知向后退了两步,心中已经明白,这人正是血泪杀少主——南宫燕!

    娇娇姑娘依旧品尝着自己的仙桃,南宫燕则饶有趣味的盯着牢房内,灰头土脸的墨知,最后皱了皱眉头,说道:“华业那家伙居然想要借助你翻身,真是异想天开!”

    墨知摸了摸自己的脸,眉毛挑了挑,反倒是盯着墨音痕的母亲,很是有礼貌的说道:“原来是六婶,真是好久不见了!”

    墨音痕的母亲叫云瑶,听到墨知如此称呼自己,更是火冒三丈,厉声呵斥道:“你这野种,居然敢杀我音痕孩儿,我要杀了你!”

    她说归说,但是泥黎殿名头可不是白叫的,泥黎殿在凡间戏文中,可是地狱的意思,这里的监牢,可不是她一个元婴修士能够打破的。

    更不用说还有一位娇娇姑娘,这个得道真人在旁边看守着,哭脸让娇娇姑娘来,其实最主要的意思,还是防止有人对墨知不利,至于担心墨知逃走,根本没必要,这里比墨知能耐大的人多了,他们都走不了,更何况墨知。

    “怎么会呢!墨音痕可是我堂兄,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墨知笑呵呵的盯着南宫燕说道,意思就是你儿子姓墨,你老婆被人睡了,看你还淡定嘛!

    果然云瑶听了这话,也是暗生警惕,目光斜斜看了旁边的南宫燕一眼。

    可南宫燕却恍若未觉,反而面露笑意,盯着墨知说道:“你倒是有些不同,当日你敢公开挑战音痕,就已经胸有成竹了吧!”

    “马后炮!”

    墨知坐了下来,毫不客气地说道。

    “当时孙管家跟我说,我只当是小孩子心性,看来当时我是小看你了!”

    南宫燕不在乎墨知说什么,自顾自的说道。

    墨知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把自己老婆送给别人睡,你感觉很光荣啊,要不要送你一幅锦旗表扬你一下!”

    云瑶听到自己被人睡了,顿时火冒三丈,脸色煞白,粉白的手指着墨知说道:“我一直为少主守身如玉,岂容你胡乱污蔑!”

    说话的时候她已经隐隐带着哭腔,显然是对这件事很在意,这也难怪,从他们到这里,墨知一直攻击的就是她,可以说是针对了!

    “守身如玉?”

    墨知眼睛都瞪直了,上上下下打量她一下,最后把自己的靴子脱下来,拿在手里摇了摇说道:“你这种破鞋,也敢说自己守身如玉,那红妆楼里的姑娘就是全天下最贞洁的寡妇!”

    被人骂的连婊子都不如,云瑶直接哭出声来,扮出娇小女人的模样,往南宫燕身上靠。

    南宫燕这会也紧皱着眉头,目光低沉,谁能忍受别人这般辱没自己的女人,这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

    不过能够斗败华业,这人也有过人之处,轻轻的安抚了一下云瑶,示意她不要伤心,如果这时候撇开她不管,那么自己和墨知的心理较量,就输了气势。

    他今天来是有别的事情!

    “听说你有神级功法一套,外加墨家祖地内的神剑一把!”

    南宫燕故作轻松的说道。

    “不错!”

    墨知挖了挖耳朵,微微闭着眼睛说道。

    “我们可以做交换!”

    南宫燕言语中多是诱惑,说道:“你应该明白华业不可能助你成为无面少主,但是我南宫家不同,在联盟内举足轻重,我不要功法,只要神剑!”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南宫家可以无视无面阿姨,直接封我为无面少主?”

    墨知似笑非笑的看着南宫燕,无意中瞥了一眼娇娇姑娘。

    南宫燕微微摇头,说道:“你不用试图挑拨无面大人和南宫家的关系,这是一个机会,若是你同意,南宫家的人会支持你,想来无面大人也希望看到一个被家族支持的散修无面少主!”

    墨知思索了一会,手中神剑幻化而出,担在膝盖上,说道:“行啊!但是你得拿东西来换!”

    见墨知松口,南宫燕觉得自己没有白来,顿时大喜,急急说道:“你要何物,我定能满足你!”

    墨知摆摆手,伸出一根手指,很慎重地说道:“你去把我孙子的头颅提来,神剑就是你的!”

    南宫燕眼睛微眯,有些不解其意,看了看周围五个女子,众人纷纷摇头,最后略显困惑地问道:“你...孙子是谁啊?”

    墨知转头看向那个品尝仙桃的娇娇姑娘,笑呵呵的问道:“娇娇姐,我那天在门前骂的那个老头是谁啊?”

    娇娇姑娘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墨知,又看了看南宫燕,说道:“那是圆桌长老——南宫楚!”

    此言一出,南宫燕立刻暴怒,大吼一声:“小子你找死!”

    手握成拳,轰向了那电光游走的铁栅栏,撕裂空气的青色拳头,狠狠的打在那手腕粗的铁栅栏上,立刻激起无尽的电花,整个牢房都在震颤。

    “哧啦啦,轰隆隆!”

    监牢受到攻击,一道腕粗的闪电从栅栏上迸出,直接击打在南宫燕的身上,将他轰飞出去,撞在了身后的三位女子身上。

    挺了挺身子,南宫燕在三位姑娘的搀扶下,站起身来,目露杀机,刚要说话,噗的一声红绿色的血液喷了出来。

    原来这监牢阵法,借的是反击之法,你打的力道越强,那么反击的力道也就越强,刚才墨知只是轻轻的握了一下铁柱,就被电的外焦里内,而南宫燕这种元婴巅峰,力道有多强真的是很难估量。

    当然墨知刚才的举动,是老黑要求的,主要是做个试验。

    可是这南宫燕可是实打实的挨了一记重拳,不过这厮也是够强悍,竟然只是吐了口血,丝毫没有重伤的迹象。

    “嘿嘿,南公鸭子,你倒是再来一下啊!”

    墨知见到对方被激怒,手拍着地面,笑吟吟地说道。

    甩开几位服侍得女子,南宫燕大袖子一抹嘴角的血迹,喘着粗气,说道:“你小子的人头定然是我南宫家的人摘下!”

    说完一转身走了!

    云瑶也怨毒地盯了墨知一眼,杀意不见丝毫的收敛,另外四位貌若天仙的姑娘也走了,她们衣服上分别写着:绝爱、绝恨、绝情、绝仇。

    见到南宫燕走了,墨知有些悻悻然,微微的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心中若是有所思!

    在墨知沉思的时候,刺客联盟总部已经忙成了一团,无论是散修一派,还是世家一派,都在焦急的准备着。

    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原先的无面少主——朱铁胆,不知是何原因暴露了身份,虽然被血无常救回,但是已经再无可能混入神都。

    而据说一个被联盟悬赏的人界天才,决定“弃暗投明”加入到刺客联盟,不仅如此更是准备将自己所修炼的神级功法献给联盟,以换取无面少主之位。

    一传十,十传百,这种千年难得的八卦,可是满足了很多人的好奇心,所以到了最后,连墨知当着刺客联盟圣地——灭圣山门前,不断叫骂南宫家三祖,圆桌长老之一的南宫楚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按照刺客联盟的规矩,少主之位,能者居之!

    就算是一些世家什么的,也不能违背无面定下的规矩,只能够不断培养家中的小辈,让他们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从表面上看,倒也显得公平,毕竟你没有生在大的世家,你也不能怪谁!

    近三千年来,几乎没有散修一派别的弟子成功夺得三大少主之位,就连当年惊才艳艳的华业最终也饮恨擂台。

    由此可见世家对于少主之位的把持已经到了一种垄断的地步。

    刺客联盟三大家,南宫家南宫燕占据了血泪杀的少主,朱家的朱铁胆占据了无面少主,石家的一个弟子霸占了笑望杀的少主。

    三家同气连枝,显然散修一派已经被打压的很厉害了!

    处于顶端的三怪,对于这些利益之争倒不是很在乎,就好像哭脸说的那样,自己都不在乎什么神级功法,因为他已经化神了。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对于那些急需资源的人来说,成为刺客联盟的少主,将为他们进阶道境,扫除障碍,而那些需要修为更进一步的道境真人,需要这些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人为他们搜罗天才地宝。

    所以少主之争,说白了还是利益之争,如果说选出来的少主,是为了架在火堆上烧死,估计现在家家户户都是锁门关窗,没有一个敢露出头来。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在无面少主这块巨大的利益面前,自然是群狼四起,诸雄争霸,有实力的人才能最终问鼎。

    南宫家地处北冥巨兽脊背的最南端,那里是一片墓地,横七竖八的黑色墓碑,被刨出地面被人撬开的废旧棺材,散发了森森鬼气的黑色枯松,如孩啼一般的叫唤的夜猫,任谁看这里都是一处险地。

    可这块土地的下方,却有着一片巨大的庄园,玉石堆砌的通道,鹅蛋大小的萤石,五步一个,十步一双,最后通向一处黑水池子。

    池子方圆数千米,周边有九座青铜雕像,散发着清正缓和的道气,池内无数冤魂翻滚,如同藏匿着黑鱼的黑鱼窝一般,无数凄凄惨惨、怨怨恨恨、不甘、不愤、不绝的轻微呐喊传出,只是声音极其细微,宛若蚊蝇振翅。

    南宫燕带着四绝和云瑶盘坐在黑水池旁边,只听到池水下悠悠传来一声:“何时开始?”

    南宫燕身上隐隐泛着绿色,眼睛散发着金光,恭敬的回答道:“明天正午,由哭脸大人和笑脸大人同时主持!”

    “神剑在那个小子身上,他是墨家的人,不知修行的是不是神界的玄冥神功!”

    南宫燕回答说道:“应该不是,弟子感觉不到他身上的阴寒之气!”

    “那就好,你把音痕孩儿的尸体拿出来吧!”

    那声音从池底传来,竟然隐隐带着一股子兴奋的意味。

    云瑶见到墨音痕的无头尸体被拿出,立刻眼眶湿润,心有不忍,毕竟是自己生的,若是入了这黑水池子,成功固然是好,不成功估计连尸体也没了!

    “好吧,你去暗中助助我家弟子,这次真正的对手应该是朱家,毕竟三分天下的局面被打破了!”

    那声音分析说道。

    “弟子明白,但还是要先除掉墨知,免除后患!”

    南宫燕眼中滴血,很显然是对墨知恨之入骨,刚才的云淡风轻,随和适意都是伪装而已。

    “去吧!,别做的太明显,要让他能够上台,上次的那叫华业的小子应该已经察觉到了某些不对,不能让三位大人发现马脚!”

    那苍老的声音,传出声音之后,就见到一只黑色大手伸了出来,将岸边的墨音痕抓入了池底。

    随后便传出了墨音痕充满毒怨的吼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