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3章:稀里糊涂登法台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4本章字数:3246字

    罪魁祸首墨知勾着头,瞪大了眼睛才能看清远处的场景,咂了咂嘴不禁感叹道:“娇娇姐,还真是凶猛啊!”

    可话一说完,一声开山裂石头的声音响彻天空,像是地震来临一般。

    “卡擦擦”

    大地突然裂开百丈长的口子,光头大汉从中怒喝着冲出,携带者烟尘,脚踩虚空,睚眦欲裂,瞪着娇娇姑娘怒喝道:“石某虽然比你晚入道三十年,安敢这般欺我!”

    说着,地下的石头不断的抖动,突然升空,飞射向大汉,如同被人丢臭鸡蛋一般,不断有石头聚在身上,最后凝成了一层厚厚的石甲。

    石甲瞬息完成,大汉手中幻化出一个金红色的石锤,后栓铁链,缠在手上,两步踏出百丈,到了娇娇头顶,轰然砸下。

    娇娇黑刀挺出,迎上了那红光大盛的石锤。

    “轰隆隆!”

    巨大的力道碰撞,引得一阵狂风吹散开来,墨知蹲坐在三里外祥云上,依旧被吹出了百丈,才堪堪停下。

    一记强横的碰撞之后,娇娇姑娘刀随身走,手中黑刀拖出一条黑线,那是空间的裂缝,闪光一般斩过大汉那厚厚的石甲,石甲应声碎裂成百块,不过那石甲像是有了灵性一般,碎裂之后,立刻凝石。

    大汉回身又是一锤,只是他虽然防御力惊人,但是速度比较慢,一锤落空,便发现娇娇出现在了自己的手臂旁,黑刀上灵纹激发,散着可怕的黑光,狠狠的切了下去。

    “嗤嗤嗤!”

    天级战刀,沿着手臂上的石甲划过,石甲直接被刀气磨成粉,随后便是血肉,一阵金红的鲜血飘洒了出来。

    大汉大惊失色,身形一晃一荡,退到一里开外,手上石甲再聚。

    凝聚的不仅仅是石甲,还有他飘散出来的血肉,只见那原本散落成滴的金红的血液,化成一粒粒红珊瑚珠飘向了娇娇姑娘。

    最后融入了她那身红色的皮衣上,皮衣红光闪闪,随后暗淡,可整个衣服却凝实了不少。

    这一幕太过诡异,不仅是大汉,就连墨知也心中巨震,这刺客联盟不愧是一方霸主,有北冥鲲鱼,有人养绿毛尸鬼,有自己完全不知道的虚鬼,还有血胶衣。

    血胶衣,奇物志中有载,深海幽冥鲨,嗜血是天性,三寸三红皮,扯作血胶衣,胶衣凝血不坏,血甲战斗中生。

    这句话是说,深海幽冥鲨的嗜血天性是来在口中那三寸三的红色血皮,如果能够捕获,用这血皮作为胶衣,那么血胶衣只要有血,就不会崩坏,而随着战斗中血液凝聚的越多,最终甚至能够凝聚成血甲。

    原先,墨知还有些奇怪娇娇姑娘怎么就穿了三尺皮衣,却不想是自己眼不识珠,把这种异宝当多遮羞布了。

    随之变异的不仅仅是血胶衣,还有娇娇姑娘的眼睛,那原本淡淡的青色的眼眸中泛起了一丝猩红,身上的气息骤然炸开。

    那是妖异的红!

    红色的妖气在她周围摇摆,晕染了白丈天空,宛若一片红霞,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不再是那个安安静静,轻声细语的缺心眼,而是锋利的向狼牙一样的锐利。

    只听她厉吼一声,声音尖锐至极,就像是石头划过玻璃一般,刺得人耳鼓欲裂,激荡虚空,身影一闪而逝,下一刻已经来到了大汉身后,黑刀出手便砍。

    “血狂饮”

    魂级上品武技,双手持刀,从下而上,仰背提起,如人饮酒。

    巨大的刀影从刀身迸射而出,如一块飞进的巨大黑布,砍向那一丈高的大汉。

    “卡擦擦”

    狂暴的刀气不断的绞碎大汉身上的石甲,带着一阵烟龙,将他轰出了几百丈远,刚要起身,就见到一个红色的影子闪现至身上。

    “图血手”

    汇聚了周边十丈灵力的巨大血色掌印,如同拍苍蝇一般,从空中拍下。

    大汉石甲还未再聚,又受一击,如同坠落的星石,直接被拍入了地下,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烟尘滚滚。

    这一切来的太快,墨知也没有想到一点鲜血会导致娇娇姑娘突然暴走了!

    墨知眉头紧皱,急急传声:“老黑!”

    随后身形消散,随后从隐蔽的枯树后面飞出,方向正是那发了狂的娇娇姑娘。

    没有了攻击目标,娇娇姑娘持刀,左右窥伺,寻找下一个对象。

    突然有一个身影从身后从自己的背后搂了过来,双手从腋下扬起,最后从扣在了自己的首脑勺,紧接着双腿也缠在了自己的腿上。

    正在发狂的娇娇姑娘如何能让,嘴里发出类似狼嚎的尖叫,眼睛已经全部血红,在空中张牙舞爪的却又奈何不了。

    墨知这个时候也是不好受,他也明白自己定然阻止不了这个战力已经真人的怪胎,索性将自己最强武法拿了出来。

    咬着牙任凭对方如何挣脱,就是不松手,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看着柔柔弱弱的姑娘,不用真元的话,肉身力量竟然如此强悍,自己已经占据身体结构上的优势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挣得自己骨骼嘎吱嘎吱的响。

    娇娇姑娘在虚空中背着个人,左右奔突的时候,那大汉从下方奔了出来,石甲早就没了,衣衫破败不堪,带着血迹,目露忌惮。

    墨知也看了对方出来,嘴里骂道:“傻大个,还不快走,我们俩着了南宫家的道了,再不走我可就拦不住了,这姑娘好像很喜欢你的鲜血!”

    这是实话,血狼一旦盯上了某一猎物,就会一直到把对方消灭为止,娇娇姑娘就是有着一半狂暴无比的血狼血脉。

    大汉盯着满眼猩红的娇娇姑娘,扭头就走,谁会愿意和这种不死不休的对手交战。

    娇娇姑娘或许不是最强的,但是绝对是同等阶中最难缠的一位。

    大汉几个纵跃飞身而走,带走了那两个吓得瑟瑟发抖的两个小辈,同时心中也对南宫家心怀不满,他知道娇娇姑娘的血脉问题,但是不会无缘无故发难,而且一开始娇娇姑娘的眼睛他也看到了。

    虚鬼若是作用于常人,一般不会无辜发作,除非有引子牵引,但是作用于有着一半兽性的娇娇姑娘就不一样了,这是一个真正随性而行的人。

    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抑制怨气。

    受到制约的娇娇姑娘狂扭着身体,最后索性对着一个山头,狠狠的撞了过去,轰隆隆的烟尘升起,从里面飞出一团红光。

    墨知简直在骂娘了,总感觉自己的背上麻麻的,全身都要散架了,原本只想要找个地方泄泻怨气,结果现在搞得自己一肚子怨气。

    飞出的红光没有消散的意思,随后是巨大的枯树,魂淡湖水,一路穿行,逢山开山,遇水破水,当然了最前面的肉盾是墨知。

    不断的冲撞下,墨知灵骨上的图案一次次的闪亮,越来越来明显,墨知最后感觉自己都快不行了,看不到周边的景色,耳朵里到处都是轰隆轰隆的声响。

    最后听到一声爆喝声:“谁扰乱烛泪台!”

    随即迎来了最强烈的一击,剧烈的震颤后,墨知就到了魂境内。

    “看什么看?”

    墨知瞪着一直打量着自己的老黑,怒气冲冲的喊道。

    “我就是纳闷,你干嘛要救那个跟你不相干的姑娘!”

    老黑挖了挖鼻孔,一脸疑惑的说道。

    “要你管!”

    墨知站起身来,没有理会老黑,反倒是眉头皱了起来,说道:“三千年前,上三界屠魔,想来这个姑娘是妖界哪位前辈的遗骨,虽然不喜欢当什么少主,但是既然干了,就得干好了,不然冷脸师父会嘲笑翻云寨的人没用的!”

    “对对对!”

    老黑一听到翻云寨,立刻觉得墨知说的在理,笑呵呵的说道:“不能丢这个人!”

    见老黑笑了,墨知也笑嘻嘻的凑过来,说道:“大当家的,你说这傻丫头每次发狂如果得不到抑制,会吞噬自己的血肉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

    被叫了大当家,老黑喜滋滋的说道:“血狼,这种东西其实不属于妖,不过妖界确实有血狼,这类生物战力强大,但是却容易发疯,疯起来比魔兽和凶兽凶残,那简直就是嗜血!”

    “疯病不能治疗嘛?”

    墨知听到老黑这么描述,心中怏怏,想来自己所读的书中,都说世间无不可治疗的症状,就连自己的改魂易体都行,难道还治不好一个疯狂病症。

    “治不好!”

    老黑叹了口气,声音悠悠的说道:“这是命吧!”

    听到这话,墨知看着老黑看了很久,扭头走了,他知道老黑没有说谎,但是老黑有事情瞒着自己。

    猛然挣来双眼,墨知就看到一个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的娇娇姑娘,想来她已经恢复了平静。

    她见到墨知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也有些低落,问道:“别人都不告诉我,我也不记得了,你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墨知突然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是我们去摘桃子摔了一跤,然后我接住你了!”

    “真的啊?”

    听到只是去摘桃子,娇娇姑娘眼眸锃亮,笑了笑说道:“那你还有没有桃子?”

    尴尬的笑了笑,墨知挠了挠头,说道:“吃完了!”

    一共就四个仙桃,四天时间吃的精光,若是别人知道墨知一天吃掉两百万枚灵玉,估计要气出血来。

    娇娇姑娘没有要到吃的心中有点不开心,有点孩子气的对着墨知说道:“那你以后有了桃子,要记得给我!”

    看着她那模样,墨知狠狠地点点头说道:“好,一言为定!”

    其实墨知觉得这个姑娘很可怜,也因为这姑娘和妖界有一些关系,自己是魔界的少主,要是不照顾一下,总感觉自己有点失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