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章:伴身尸鬼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4本章字数:3185字

    踱着步子走来的青年相貌寻常,街上一抓一大把,可也就是他这般平常,而且见到墨知刚才那狂暴一击的时候,还能够心平气和,一脸平静的来挑战自己,墨知觉得此人不简单,应该不好对付。

    这种念头一闪而逝,脚下用力,抬腿便踢。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四声,墨知那已经隐隐露出脚趾头的脚丫子狠狠地将四颗头颅踢了出去,暗暗加了力道的人头,如同足球运动员临门一脚一般,狠狠的射向了来人。

    面对着呼呼而来的四颗人头,青年随意的伸出一只手,像是铁锤砸西瓜一般,一拳一个将其中三个砸的稀巴烂,破碎的头颅四处飞散,飞飞洒洒,像是下起了血肉之雨。

    可当他拿到墨音痕头颅的时候,一手接住,打了一个回圈,留在了手里,然后双手托起,像是戴帽子一样,硬生生地往自己的头上挤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把墨知吓傻了,心中迸出一个疑问:“他要干嘛?”

    不过更加惊悚的还在后面,那原本实实在在的一个人头,竟然真的像是空壳一般,被按在了那个青年的脑袋上。

    这骇人听闻的场景,别说是墨知,就连看台上一些人都傻眼了,忍不住发出惊呼!

    那青年毫无阻碍的将墨音痕的头颅按在了自己的头上,完完全全的变成了墨音痕的面孔,左右扭了扭头,发出喀喀喀的骨头鸣响声,最后看向一脸懵逼了的墨知,眼神戏谑,兹出一口白牙,居然是在笑。

    “敢嘲笑我!”

    惊骇也只是一瞬间,墨知随即变得冷静,嘀咕了一声,提着法剑冲了过去,切近之后挥剑便斩,凌厉的水蓝色剑光,直斩青年,可青年却全然不惧,伸出手掌对着那精纯的剑意拍了过去。

    “哧啦”

    青年手掌出现一寸深的剑痕,而那剑光也破败损毁,碎裂成了点点微末尘埃,消失不见。

    此情此景,让墨知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对方的身体很强悍,而且那被砍坏了的手掌,竟然没有流血,冷人匪夷所思。

    就在墨知心中有所疑虑,若有所思的时候,对方动了!

    两步踏至墨知身前,依旧没有任何法器,双手成钩爪,对着墨知的脑袋搂了过来,墨知眼疾手快,脚尖前点向后爆退,可青年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赶上自己的速度。

    眼见着那手爪就要钩住自己的头颅,墨知手中法剑震出了一声嘹亮的凤鸣。

    “丹凤朝阳”

    二十七把蓝色法剑自虚空中生出,各地挥舞着不同的剑招,将墨知的周身护住。

    情年见此,速度稍有停滞,墨知得了空闲,一跃而起浑身灵力汇聚,法剑震颤到极致,凤鸣声再起。

    “凤凰啸天”

    此人怪异,容不得墨知多做保留,趁着对方还有手段没有使出来,抢先下手,斩了再说。

    一丈多的水蓝色凤凰,俯冲而下,瞬间将青年淹没,墨知不做停歇,随即跟进。

    可就在墨知冲到近前的时候,一个身影从已经凌乱爆射的剑光中冲了出来,手持银枪,挑向了墨知的喉咙。

    墨知大惊一剑隔开银抢,身体倒卷而回,口中惊呼:“墨音痕,你不是死了嘛?”

    出来的正是墨音痕,虽然他此时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但是那轮廓确实是墨音痕无疑。

    墨音痕不说话,持枪便上,横扫一片,墨知灵力枯竭速度有些跟不上,身上衣服被银枪扫到多处。

    就在墨知左支右绌,不看抵挡的时候,一个浑身留着红绿的血液额青年也斩碎了凤凰啸天,提着一跟银枪冲了过来。

    烛泪台上出现了二对一!

    墨音痕沉默寡言,可杀意满满,招招凶险,直取性命。

    另一个青年嘴角微笑,时不时的补上一枪,全是墨知防守漏洞之处,似乎还有所保留,又像是在戏虐着墨知一般!

    看台上的年轻修士震惊的程度不亚于墨知,各个嘴巴张的老大,差点就能放下一个拳头。

    老一辈的修士多是一副了然的神色,显然是对这种手段很是明白!

    石玉龙苍白着脸,眉头紧皱看了看旁边的大汉问道:“四叔,这两人对一个不算是违规嘛?”

    大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玉龙啊!你再好好看看,那哪里是两个人了?”

    石玉龙定睛看了看两个拿枪的人,片刻之后,眼睛一亮,似有所觉,试探着问道:“另一个是南宫巡的随身尸鬼!”

    “不错!”

    大汉有些满意自己这位子侄的眼力肯定着说道:“南宫家世代修行尸鬼之法,有鬼灵体诞生,但是没有灵体的小辈多会豢养自己的尸鬼,像是这种能够藏身于体的尸鬼,大多有着血缘关系,千不存一,我记得上次看到,我的修为还在凝气阶段,一千多年了!”

    听到大汉这般解释,石玉龙目露忧色,反倒对着墨知担心了起来!

    担心的不仅仅是他,还有散修一派,没想到南宫家竟然出了这么一手,这个青年虽然比不上南宫燕年轻时的南宫燕,但也惊才艳艳了,若是成长起来,前途不可限量。

    华业原本淡定从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忧色,目光紧盯着场间。

    南宫燕脸上露出了笑意,轻轻的搂住了身旁的云瑶,云瑶见到大仇得报,也很是舒心地依偎在南宫燕的怀里。

    有些道行的人,都看得出来墨知的落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被两杆枪影包围的墨知,破天荒地在打架的时候说话,喊了一句:“爷爷能斩你一次,就能斩你第二次,能斩一个,就能斩两个……”

    危险至极的比斗中,枪影晃晃,剑光闪闪,凤鸣声不再嘹亮高亢,反倒显得有些穷途末路悲壮的意味,可就在这般危局之下,墨知竟然吐露了此等豪言。

    很多人都忍不住摇头,认为墨知这是狗急了跳墙,垂死挣扎说大话而已。

    面无表情杀气腾腾的墨音痕,挺枪直上对着墨知的腹部刺来,寒光一闪便到了身前,墨知刚刚隔开南宫巡银枪的法剑来不及回来,灵力耗尽疾风步速度大跌,墨知危已!

    绷着一脸的狠劲,墨知对着那银枪撞了过去,锋利无比的枪头悄无声息的戳穿了墨知的腹部,透了出来。

    墨知脚步不停,任由那枪身滑过自己的腹部,冲到墨音痕身前,法剑紧握直取人头!

    墨音痕毫无准备,完全没有想到墨知会采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再想躲开那斩来的蓝色法剑,已经来不及了!

    “哧啦”

    墨音痕的头颅再次飞了出去,戴着青色的水滴,随后墨知一脚揣在那无头的尸体上,踏在脚下。

    南宫巡眉头微皱,手持银枪,对着墨知的肩膀狠狠的砸下,呼啦啦地破空声从墨知的耳边划过,墨知身形一歪,一个踉跄,但却没有点倒下,一把握住那枪身,另一只手将法剑直接投掷了出去,狠狠的插在了南宫巡的胸前。

    南宫巡被法剑重伤,松开紧握长枪的手,咯噔噔的退了几步,一脸的惊恐。

    墨知可不会停下,从背后将长枪从腹部拔,一丝血迹都没有,依旧明晃晃的,随后对着那在脚下还在不断挣扎的无头尸体戳了下去。

    “扑哧、扑哧、扑哧……”

    一阵猛戳,就像是缝纫机的针尖走过一块布一般,又像是夏日暴雨淋过芭蕉叶,直接将那尸体戳挣了一个马蜂窝。

    无头尸体浑身筋骨具断,体无完肤,到处都是绿色的液滴,甚至还流到了红色的烛泪台上,看着有些恶心。

    消灭了墨音痕,墨知两手持枪,对着重伤的南宫巡冲了过去,眼睛血红,红发飞舞,看着有些像是疯魔了一般。

    南宫巡也是心狠之辈,从身前将法剑猛地拔出,顾不上还在喷薄的红绿色血液,拿着滴血的蓝色法剑迎了上去。

    墨知双手持枪,左右开攻,只求速度够快,不讲任何章:法和武技,开始的时候,南宫燕还能够苦苦支撑,但是墨知速度越打越快,到了随后愣是打的他防不过来了!

    本体经受了凤凰啸天,又被墨知一剑戳在了胸膛,胸前一片血红,发带松散,整个头发散落下来,看着也很狼狈!

    枪来枪往,挥舞着长枪的墨知突然空中停滞,南宫巡的法剑已经防守到了,可枪没来,刚要隔开胸前刺来的另一把枪,空中的长枪又落了下来。

    “碰!碰!碰……”

    棍棍到肉,南宫巡一下两下还能忍,可多了之后赫然发现,自己的肋骨断了,手骨折了,膝盖有点发软,到处都是枪影,劈头盖脸的咋了过来!

    “当啷!”

    蓝色的法剑掉落到了红玉法台上,然后便看到一个跪倒在烛泪台上的南宫巡,低垂着头颅,黑发散下披盖着脸,看不到表情。

    周身破破烂烂,多处已经变形,只剩下低垂着的手还紧紧的握成拳头。

    墨知收了枪,站在两丈之外,紧紧的盯着,脸色有些苍白,倒不是受伤了,而是魂境内一直燃烧着真火,对自己的消耗也不小。

    如果让墨知全面爆发,这人不是墨知的一拳之敌,但是这会他也只能爆发出一定的身体天赋,毕竟还有这体修一说。

    这一切来的太快了,从墨知喊出那句宣言,再到墨知以伤换伤,不要命似的搏斗,不过就是半柱香的时间!

    众人震撼的难以附加。

    可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墨知赢了的时候,那跪在地上的南宫巡竟然诡异额笑了起来,随后仰天长啸,好不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