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章:天雷锻体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4本章字数:3227字

    在山上溜达了好一阵子,墨知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换了黑色的夜行衣,戴上面具,传声给老黑隐蔽了身形,向着那压城的黑云冲去。

    当然了,在隐蔽身形之前,老黑好好跟他理了一下,翻云寨到底是大当家说了算,还是二当家说了算的问题。

    狂风袭来,吹的山林伏腰,不断叩首,宛若朝拜上苍,空中飞鸟禁绝,凶禽落地,旋风完全统治虚空,呼啸不断,昭示着自己的主权,又或是洋洋得意地自鸣。

    这风只是雨水的前奏,疾风已至,骤雨随行,是自然界的不变法则。

    原本还是淅淅沥沥随意低落几滴的小雨,在越来越迫近的雷声中渐渐变大,绿豆大小的雨点中开始夹杂了滴滴龙眼般的雨滴,落在青石街道上,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忙于生意的人们终于意识到暴风雨要来,纷纷收了摊铺,关闭门窗,躲避到屋内,免受暴雨的侵袭。

    就在众生规避,群神折腰的时候,墨知却顶着狂暴的飓风,向着那乌云密布,黑压压一片的风暴中心赶去。

    浮莲步紧踩不断,风吹的睁不开眼,雨点打在脸上就像是重拳,周身的衣衫已经浸湿了,虽然湿了却又不黏在身上。

    红色的长发被雨水打湿紧盯在一起,分成几缕像是棉花条,被劈头盖脸的风吹在脑后,像是孩童风筝后面随意扎的尾翼,而墨知此去整个人也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前途未可知。

    雨水越来越急,遮蔽了整座天空,这让墨知不得不运转月轮之眼,才能够看清楚四周的情形,或者说是辨别前进的方向。

    一路飞奔,一路向上。

    不知飞奔了多久,墨知终于赶到了那片闪电游走,雷声轰鸣撼人心肺的浓云之上,上方晴空万里,红日犹在,蹲坐在远方的天际。

    踩着浮莲,墨知极尽月轮之眼,也看不到地面,能见到的唯有浓厚到显得有些粘稠的乌云,和不断闪烁着白光的雷蛇。

    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墨知自言自语说道:“老黑啊,我这要是下去,不成功,可就成了焦炭了!”

    “嘿嘿,臭小子你怕了!”

    老黑阴阳怪气的声音来,讽刺说道:“要是怕了就不要下去了,回魔界算了,到时候冷脸说不定会帮你报仇!”

    被老黑嘲笑,墨知眉毛都竖起来了,用手恨恨地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怒喝道:“你这狗屁的破灭神诀,我这就下去,非练成不可,等着我奠鼎中期,回去好好找那风家的人算算帐,奶奶的居然诬赖我!”

    说完,墨知突然散掉脚下的浮云,半截横木一样,直挺挺地落到了那蛛网密布的雷云之中。

    奠鼎中期——血脉钻孔。

    大道修行中,凝气五个阶段,分别为:

    汇气成云,凝云成液,凝液成晶,灵火融晶,构筑虚鼎

    墨知修炼的破灭神诀虽属外道,但依旧没有太大差别,只是将那灵活换成了真火,虚鼎换成了肉身。

    可到了奠鼎阶段破灭神诀完全脱离了大道之法。

    大道之中,奠鼎分为三个阶段,传统上成为前中后期,而前中后又各有特点,或者说是功用不同。

    前期为奠鼎实鼎,传统大道中奠鼎实鼎是将那魂境内的软弱不堪的虚鼎不断凝实,化作一口圆鼎长在云基上。

    中期为脉冲钻孔,通过不断加快灵脉内的灵力的运转速度,打通全身的灵脉堵截点,表现在魂境内就是冲破实鼎上封闭的气窍,灵脉越多,气窍越多。

    后期为汇灵于鼎,脉冲钻孔之后,全身灵力贯通,身体就像是一个干渴的空葫芦,需要不断的吸收灵力,最终装满,而这种情形表现在魂境内就是不断的有灵液流到实鼎内,最终装满实鼎,也就是奠鼎圆满。

    在凝气和奠鼎两个阶段,人们修行的速度非常快,三界内有历史记载,最快的当属那现在的道家圣子,或者说是神子,只用了四年半的时间就成功奠鼎圆满。

    或许历史上还有比他更快的,但是没有历史记载,不足为证。

    但是墨知修的是外道之法,与大道相去甚远,甚至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破灭神诀中,奠鼎境界前中后三期,在墨知看来根本就是淬体三步:以极寒之力速冻肉身奠鼎实鼎,以九天玄雷淬炼肉身,接住雷电游走周身,轰开灵脉的堵截点脉冲钻孔,最后是沐浴灵液,以外在灵液灌满周身算作是汇灵于鼎。

    以前的天火因为墨知的血脉缘故倒不是很担心,甚至是真火,墨知也能控制,极寒之力墨知在黄泉池水中泡过十次,倒也不担心,可这九天玄雷墨知可没有接触过。

    道法自然,所谓得道大多是模仿自然之力,这雷电之力可是相当于道境真人的攻击,一个不谨慎,可没有墨知说的那般乐观,不是成为黑炭,而是直接身死道消,消散于天地之间,尘归尘,土归土,彻彻底底卫道徒。

    在坠落的瞬间,墨知将周身的气血护住内脏,运转破灭神第二层的功法。

    “万壑神雷游走血脉,顺灵引路过清洗周身驳杂……”

    功法还没有运转一个周天,一道张牙舞爪的明亮雷光“卡擦”分裂周天,沿着诡异的路径轰在身上,原本还在默念心法,周身运转灵力的墨知“哇啦啦”惨叫一声。

    这种感觉墨知是有过的,当时在泥黎殿的地牢内,墨知受到老黑的怂恿,让他去尝试一下雷电裹身的感受,也好有个经验,不至于在后来的修炼过程中盲目不知所措。

    这最先的一道闪电就像是点开了雷电的按钮开关,又像是受到了墨知呼嚎的召唤,轰隆隆的声响震得墨知心肺都快炸开了。

    一条腰粗的雷电,舞动着万千明亮亮粗细长短不一的触手,像一条巨型的蜈蚣一般,从墨知的身上肆无忌惮地穿行而过,尾鞭过后留下一个全身黑呼呼,七窍冒烟的黑木段快速地向下坠去。

    全身电光游走不定,肉身撕裂处不断有灵血汇集,滋生出新的肉身,刚刚恢复了一点意识的墨知,刚要骂娘就被一根龙骨般从空中落下的闪电击中,从上而下直接贯穿,墨知全身衣衫开裂,周身更是没有一块好肉。

    如果非要形容墨知的惨状,那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虚空不断炸开巨响,颤抖不已,声响已经让墨知险些昏迷,再加上那肆虐至极,完全不讲道理的雷电。

    积攒了九年的灵血在不断地消耗,每次生出的皮肉就像是粉红的美玉,偏偏又带着一点金色,但是随着一道雷电走过,那新生的美玉立刻粉碎,焦黑化成齑粉,混入了周边那黑呼呼的云层。

    魂境内,老黑神情严肃,手中幻化出一把黑色的大伞,罩住自己和几个表情呆滞,没有任何思想的阴灵,还有那个被他画满周身灵纹的元婴。

    他是在保护他们,因为墨知的魂境内赫然也是万壑神雷从虚空中落下,游走不定搅动了下方的云基,也惊醒了那片神秘的迷雾。

    黑色的真火在不断的跳动,清虚的银色神剑散着银光,剑鸣不断像是要冲出去斩断那不断落下的雷电一般。

    “别死啊,臭小子!”

    老黑低低嘀咕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这破灭神诀能不能成功,在他从血池中醒来的时候,这玩意就已经在他的脑海里了,并且按照第一意识,应该交给魔尊暗夜的,可是老黑不喜欢那个长得好看,还冷着脸的家伙。

    因为不喜欢,所以就一直没有给他,直到墨知被魔尊丢到了血池内修炼《九转生死诀》,借助九灵之血重铸肉身,老黑才混入墨知的魂境。

    那个时候,墨知才五岁多不到六岁,被人种下噬魂丹这种专门毒杀神魂的丹药,当时老黑觉得有意思,就收下了这个小弟,并且让他做了翻云寨的二当家。

    在墨知重铸肉身的一年里,老黑把自己能够记得的所有经历都告诉了他,教他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强盗,怎样讨女孩子欢心,怎样在修行界生存,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到目前为止,老黑和墨知关系最好。

    在黄泉池内,是老黑帮助墨知把《九转生死诀》的换魂移魄改了,更是每个阴灵都挑选个头大的。

    在魔兽谷内,是老黑通过那三百丈的神识感应,时刻提醒着墨知哪里有危险,帮他分析各种魔兽的弱点,应该如何猎杀。

    在百世幻境内,是老黑唆使墨知将家财散尽,买了几千个侍妾,结果导致了墨知唯一的一次被暗影批评。

    ..

    老黑也不知道把破灭神诀给了墨知会给他带来什么,所以现在他也在担心,平日里的吊儿郎当全都烟消云散,消失无形。

    几万里乌云被狂风神雷催促着掠过,雨洗过后的天空露出了澄澈的蓝,残留下的云彩像是薄纱一绺,轻轻的飘在空中,蹲守在远处天际的红色落日给这缕真丝镶上了红色,看起来及其美丽。

    一头花斑六耳虎从洞府中悠闲地走了出来,收腕粗的尾巴坠在身后摇啊摇,赶着绿色的苍蝇,四只蹄子在身后留下两派爪印,它来到一条大河边,坑下头深出血红的舌头不断地添动,卷起略显浑浊的河水。

    突然一段黑色的焦炭从空中落下!

    “碰噔!”

    河面上激起数丈高的水花,花斑虎吓得直接调转身体,扭头就跑,都不敢回头瞅瞅是什么!

    河中的一些游鱼惊逃,倒是有一些傻不啦叽的小丑鱼,被吓得僵直了身子,直挺挺地沉入了水底。

    巨大的波纹激荡开来,传到很远才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