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9章:坊市内遭伏击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4本章字数:3384字

    却说,墨知和紫芸萝二人一路急行,出了外商学院,寄出祥云一溜烟地向着坊市赶去。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刚一出学院,就有一个人偷偷向着坊市的另一个方向赶去,速度比他们还快。

    “小师弟,你这么着急去剑阁干嘛,你的法剑坏了?”

    站在祥云上,紫芸萝可不管其他,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不对啊,雪姐说你有神剑啊!”

    “小蛾不见了!”

    墨知脸色阴沉,声音低低的回了一句。

    墨知从麻脸那里得知风萧萧的为人之后,便急不可耐地赶往了清林剑阁,可是那里的老板说小蛾和小石头去谢兰客栈给客人送剑了。

    当时墨知就知道事情不妙,哪里是送剑,分明就是请君入瓮,随后墨知在清林剑阁又等了一个时辰,始终不见两人回来,这回墨知更加肯定是他们俩是被人扣留了。

    墨知本来是想当时就抓着那个老板去谢兰客栈要人,谁能想到那老板表示只有紫家的人能够调动剑阁的力量,无可奈何的墨知只能再次赶回来带上紫芸萝。

    不是没想过独自前去谢兰客栈,可是人家现在一口咬定墨知拿了人家的不传身法,如果直接将墨知拿下,就连坐镇在那里的冷长老都不好说什么。

    功法、武技、身法等等都是一个家族立足的最重要根基,有的时候一些家族结怨很多都是因为你看了我一眼功法,我学了你一个招式。

    像是墨雪这种被人家倾囊相授的,是铁定了要成为人家的人,如若不然就得死,难就难在这里,不是墨知对那位堂姐不关心,而是确实不好搭救。

    不过能够孤身杀进刺客联盟,险境倍生的情况下成为无面少主,救人的法子,墨知已经想到了,可惜还没来得及实施,竟然被别人先逮住了弱点。

    拿人质威胁人,向来都是墨知干的,这回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捷足先登了,墨知的心中拥堵到了极点。

    紫芸萝的速度隐隐地有些跟不上墨知,无奈之下墨知直接把他拉了过来,两人乘着一个祥云。

    这个时候,紫芸萝也发现了墨知确实有点不对,问道:“难道是被人劫持了?”

    墨知看了一眼紫芸萝,动用全身灵力催动祥云说道:“她们俩把剑送往了谢兰客栈!”

    听到这话,紫芸萝也猜到了大概,狠狠地骂了一句:“这个风萧萧果然不是个好东西,一定不能让雪姐嫁给他!”

    墨知也知道紫芸萝和墨雪关系很好,但直到现在紫芸萝才说出这句话,不由得有些意外地问道:“难道你以前还支持堂姐嫁给那个姓风的家伙啊?”

    “对啊!”

    紫芸萝理直气壮地说道:“你想啊,风萧萧可是风家的道子,虽然不爱说话,但是占优势在有背景,天赋好,这种天骄还有钱,人长的还很好看,有几个女子不想嫁!”

    看着她那认真的模样,墨知没好气地骂道:“你就是个财迷,早晚把自己给卖了!”

    被墨知斥责了一句,紫芸萝等着雪亮亮的大眼珠子,狠狠地扭了一下墨知的腰际,反驳道:“你懂什么,如果嫁的好,将来自己就不用努力了,我家祖奶奶就是这样!”

    被扭了一下,墨知这种不在乎痛觉的眉头都没皱一下,反倒调侃道:“那你就应该嫁给神尊,这样你就是三界之母!”

    “不要!”

    紫芸萝非常认真地说道:“神尊太老了,谁要嫁给一个老头子,要嫁的话,就嫁给魔尊他儿子好了,应该会很年轻,还能到下三界玩玩!”

    墨知都被这人给气乐了,笑道:“魔尊没有儿子,只有徒弟!”

    紫芸萝看着笑呵呵的墨知问道:“你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去过魔界!”

    墨知道:“猜的!”

    两人有说有笑,墨知那忧心忡忡的情绪倒是被冲淡了不少,其实主要还是想明白了,风家的目的摆明了就是自己,只要自己没被抓住,那么墨小蛾他们就是都是安全的。

    黑夜的坊市内,基本上都是关门闭户,主要还是没有多少生意,显得清冷异常,因为这个时候比较红火热闹的是黑市。

    接近两个时辰的赶路,墨知二人终于来到了清林剑阁,这个时候的清林剑阁已经关门闭户,没有顾客开着店铺也没用,还有就是这些店铺的老板也都是修士,人家也需要时间修炼不是。

    刚到清林剑阁店铺门前,墨知陡然停了下来,神识一直散开的墨知,这个时候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徘徊在店铺内。

    紫芸萝可没有在意这么多,举起手刚要敲门,却被墨知一把拦住了腰际,随后只觉得自己被人带着飞上了天。

    就在墨知带着紫芸萝一飞冲天之时,清林剑阁的的黑红色的店门轰然破碎成数百片碎屑,带着烟尘飞满了坊市街道。

    “逃!”

    墨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此人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没有丝毫的犹豫,拉着紫芸萝就跑。

    紫芸萝也傻眼了,任由墨知拉着跑了数百丈,随后突然挣开墨知的手,喊道:“我要回去找孙伯伯!”

    看着她那欲哭无泪的样子,墨知简洁的说道:“回去就是死!”

    不过墨知刚一说完一个人出现了虚空中,静静地注视着下方二人,冷冷说道:“跟我走吧,或许还能留条性命!”

    盯着空中的黑衣人,墨知缓步走到紫芸萝身旁,微微笑道:“好啊!”

    刚说好字的时候,他就已经动手了,动手的对象不是黑衣人,而是正在那里犯倔的紫芸萝,一把抓住紫芸萝后背的衣襟,凤骨伞幻化而出撑在背后,拎着紫芸萝就跑。

    看地上的的两只老鼠,黑衣人有些不屑,轻哼一声,挥手搅动虚空灵力,汇集而下,朝着墨知抓去。

    不过接下来他就有些傻眼了,因为他发现墨知逃走的方向是街边的商铺。

    嘿嘿,你不是厉害嘛!那就让你好好展示一下自己的本事吧!

    背后扛着白色的凤骨伞,墨知另一手携带着紫芸萝,一脚揣进了一家丹行的木门,脚不停歇,绕道后院,翻墙而走。

    却说那丹行的老板发现店门被人踹开,大惊失色毫不犹豫地冲向门外,正好撞上了俯冲而来的黑衣人。

    这种时候,二话不说,法剑幻化而出,出手就是全力一击。

    黑衣人略略吃惊,随后法相迸出,一只金色的大手硬生生地捏碎了那明亮亮的剑光,大袖紧接着一挥,将面前破丹后期的老板轰了出去,撞到在了店内的柜子上,口吐鲜血昏迷不醒。

    来不及补上一掌,黑衣人身姿缥缈,如飓风陀螺一般,向外飞去,因为在他的神识范围内,墨知已经在这短短的数息时间内,逃出了一里多。

    被墨知上蹿下跳,串门过巷的逃走方式颠簸的不行,紫芸萝忍不住说道:“小师弟,你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别说话!”

    墨知顾不上其他,直接让她闭嘴,他一直用神识感应着,那个黑衣人确实速度太快了,起码是墨知所见过的元婴中,速度比较快的。

    “既然你想逃,我就打断你的手脚,然后再带回去,看你还能怎么逃走!”

    那黑衣人片刻就到墨知的头顶,对着墨知传声。

    墨知可不管那么多,一脚用力踩塌了一处院墙,再次遁入了一家布匹店,故意在里面绕了两圈,一个三十多岁的老板娘,还没说话,就感到上方一股强大的掌力袭来,立刻从窗户飞了出去。

    墨知借着凤骨伞,抵住了那掌风的余力,踢倒了后院的院墙后来到了商行的门前,毫不犹豫地踹了一脚。

    刚才逃出去的老板娘,看到空中那破坏店铺的黑衣人,手中银色显露,一排银针随手扔出,穿透距离射向了黑衣人。

    不过很可惜,她本身只有破丹中期的修为,手法虽然诡异,但是修为不足。

    黑衣人取出羽扇,对着那袭来的银针轻轻摇了摇,随后便见到虚空生风,巨大的风刃“叮叮叮”将银针击落。

    最后也不理会老板娘,再次向着墨知追去。

    一路上墨知不知道踹倒了多少院墙和店铺门,无数的修士被墨知惊醒,然后又有些人被击败,这人竟然完全无视他人,在坊市内肆无忌惮地扫荡。

    可恨今天商行的行长不在,否则定然能够拦下这人。

    在距离天水城几百里外的地方,两个老人正盘坐在两个山头,一个头发灰白,留着一缕胡须,脸上虽然褶皱很多,但眼神依旧明亮,生机盎然,一点都不显老。

    这人不知冷长老又是谁,他穿着灰白的道袍,盯着对面中年人的眼睛说道:“风居然,你今日不是约我出来打架的嘛,怎么还不动手,老头子可是手痒的很呐!”

    对面的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道卦,头发乌黑人致中年,留着转圈的短黑胡须,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冷寒冰,从我进入天水城道明来意,你就一直紧紧盯着我,为什么你这么重视那个叫墨知的小子?据我所知,商盟内,如果修为不到破丹,是不会得到足够照拂的吧?”

    这风居然倒也没有说错,在商盟内如果修为达到破丹境界,并且天赋异禀战力滔天,那么便会受到联盟的特殊照顾,如果能够进入太学,那地位更是卓然不凡,要是能够再能够竞争成为太保,那待遇就不会比一般的长老要差。

    冷秋蝉在墨知助她神魂圆满,觉醒天凤之魂之前只是个太学院的普通学员,可是如果今后回去,倒是有了争夺太保之力,这也依旧只是可能,结果依旧是未知数。

    “嘿嘿!”

    冷长老冷冷地笑了笑,看着风居然说道:“商盟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手,我也劝你一句,墨王府好欺负,可紫家不好欺负,不要那位真人去你们家,否则会很麻烦的!”

    这说的紫家,当然是那个神界的紫家,能够力压何家不敢出声,夏侯家不敢出声的紫家,这里倒不是说紫家底蕴比他们深厚多少,但是有一位不怕事的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