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4章:翻云寨怕过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5本章字数:3548字

    红妆楼的一个装饰华丽的房间内,墨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紫芸萝则坐在圆桌旁两手撑着下巴,鼓着粉嫩的腮,眼睛狠狠地瞪着墨知,怨恨之意溢于言表。

    其实墨知一直都没有睡着,或者说被人一直盯着,谁都睡不着。

    一个翻身,墨知躺在鹅绒被子上,无奈的看着紫芸萝说道:“我说芸萝师姐,你要看着我到什么时候,我都说了不会叫那些好姐姐们和我一块睡了!”

    “哼!”

    紫芸萝揪着嘴,白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也不说话。

    见到紫芸萝不接话,墨知也觉得无趣,再次闭眼睡觉,就当她不存在了。

    二人无话,红烛摇曳,紫芸萝再次冷哼了一声,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可墨知依旧在呼呼大睡,不理她。

    冷冷哼了几声墨知都没有反应,紫芸萝眼睛机溜溜地转了几转,随即收起怒气冲冲地表情,微微坑着头,不一会竟然抽泣了起来,晶莹的泪珠哗啦啦的往下流。

    抽噎的声音不断撩动墨知的心绪,猛然坐起身,刚要发火,看着紫芸萝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又一时不忍心,耐心地解释道:“你先别急,院长他们会带接我们的,不然我一离开黑市很可能就被人砍了!”

    可这话,完全不管用,紫芸萝依旧在那里啪哒啪哒地流眼泪。

    墨知烦躁地想要挠挠头,可赫然发现自己的头上有头巾,只能非常尴尬地闹闹脖子,感觉上就像是真的生了虱子一般。

    “好啦,好啦!”

    墨知无奈地说道:“你到底要怎样才能不哭,大不了,咱们现在就回去了!”

    听了这话,紫芸萝抹了抹眼泪,苦着脸说道:“孙伯伯死了!”

    “那老头死就死了呗!”

    提到那个老顽固,墨知就有些生气,要是那会老头听自己的,也不会落了个身死道消,风家再强势,也不敢当着别人的面胡乱杀人。

    “不许你说孙伯伯坏话!”

    紫芸萝嘟着嘴,气哼哼地喊道,她对孙伯伯很是喜欢,自己从十岁就来到了人界的天水城,从小就古灵精怪的她,也没少惹事,大都是孙伯伯在照顾,就像是在云墨国王城那种事情,在天水城,紫芸萝也干过不少次。

    最后能够坑人家的钱,还能够全身而退,这个孙伯伯可帮了不少忙!

    见她真的生气,墨知有点心虚,小声嘀咕道:“不说就不说,反正都死了!”

    听到墨知还在说,紫芸萝也没办法,抹了抹眼泪,问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墨知往床上一躺,双手枕在脑袋后面,望着屋顶那精美的雕花,冷冷说道:“还能怎么办,那风家的人敢对我身边的人下手,就得让他们付出点代价,让他们疼,知道我的厉害!”

    紫芸萝看着平静的墨知,有些难以置信,同时又有些担心的说道:“你别做傻事,你打不过风萧萧的!”

    墨知瞥了一眼紫芸萝,心想这姑娘小手段一大堆,怎么一遇到正事了,就变成了死脑经,说道:“我又不是傻子,你见过奠鼎修士去挑战元婴的嘛!”

    被墨知一语点破,紫芸萝也觉得自己怎么这么笨了,古怪地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有些不服气的问道:“你打不过风萧萧,还能怎么报复?”

    “嘿嘿!”

    墨知得意的笑了笑,随后说道:“我要是砍了百八十个风家的奠鼎修士,估计也够他们疼一阵子的!”

    紫芸萝一听,眼睛一亮,狠狠地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道:“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呢,我也要一起去!”

    看着紫芸萝那欢喜的模样,墨知不禁勾起了嘴角,说道:“不急,你没觉得我们被人伏击之后,中军学府的反应很奇怪吗,它们距离太平老街也就不过五里地距离,竟然都没有出手,所以这件事情如果搞不明白,咱们还要吃暗亏,所以白天做事反倒安全不少!”

    紫芸萝嘟着嘴,很是不服气地看着墨知,也不接话,她也是个机灵的,经过墨知的提点,怎么会不明白这件事情的不简单,不过再让她承认墨知承认的对,自己岂不是显得很笨,才不会承认呢!

    就在墨知和紫芸萝闲聊的时候,烛光微微晃动了一下,紫芸萝在一阵香气之后,眯了眯眼然后不堪重负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墨知翻身下床,看着那块黑影说道:“华叔,情况如何了?”

    华业从黑影中分出身来,向着墨知行礼说道:“少主,风家人把谢兰客栈的上三层包了,把守的很严,他们已经否认了袭击少主,并称那人不是风家的人,有个前去报信的被风家直接杀了,尸体就放在谢兰客栈门外!”

    墨知微微沉吟了一会,然后说道:“华叔以后别叫我少主了,这是命令!”

    华业怔了一怔,看了看墨知认真的神情,随后行了行礼说道:“领命!”

    见他答应了,墨知突然笑了出来,搭着华业的肩膀说道:“走,咱们去后院喝酒,马上要有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要做了!”

    第二天清晨,紫芸萝缓缓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被褥上,顿时大惊,然后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发现自己的衣衫完整,顿时松了口气,不过又有些微微的失望,一阵失神,狠狠地摇了摇头。

    一声娇媚的声音传来,吓了紫芸萝一跳,屋子里还有人啊!

    “你醒了,就自己回去吧!”

    定睛一看,不是千娇百媚的花娘又会是谁!

    愣了愣神,紫芸萝问道:“小师弟呢?”

    “他被外商学院的人接走了!”

    花娘随便回了一句,就抽身走了,留下一个人不断幽怨的紫芸萝。

    早上的时候,冷长老和冷秋蝉一起出现在红妆楼门前,将在那里等候多时的墨知带走了。

    外商学院鹿山顶部的洞府内,冷凝雪已经照顾了柳二娘整整一宿,这个姑娘也是聪明,直接没有用什么冷毛巾,而是用的自己的血脉之力,不断散发出寒气,帮助祛除柳二娘内伤后吸收丹药带来的身体发热。

    这种古怪的方法很是好用,天快亮的时候,柳二娘竟然醒了,不过张口第一句话就是:“墨知少爷呢?”

    这一句少爷把准备看望墨知姨娘的冷凝雪说的有些犯懵,原来这个人不是墨知的亲姨娘,听口气还是个下人。

    失望归失望,冷凝雪还是很耐心地说道:“墨知师弟有事出去了,你先安心养病!”

    柳二娘看着眼前紫发,蓝眸举止大方的姑娘,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是谁?”

    这一句话把冷凝雪问的不好回答,因为名义上自己是墨知的未婚妻,可自己私下里已经和墨知有了协定,找个适当的时机就退婚,犹豫了一会说道:“我是他师姐!”

    柳二娘也不做深究,反倒是有些焦虑的说道:“请你告诉少爷,风家的人把雪小姐抓了,如果少爷不去的话,他们会杀了雪小姐的!”

    冷凝雪一听,微微皱起了眉头,虽然她最近一心修道,但是也知道墨雪的事情,原本想着风家可能只是想要找墨知对质,问他是不是真的偷学了风家的独门身法,可这会听这个少妇讲的,完全不对啊!

    看到柳二娘原本缓和的脸色又变得有些煞白,她连忙安慰道:“放心吧,墨雪师妹是外商学院的学员,长老们不会允许那风家这么做的!”

    听到冷凝雪的话,柳二娘微微放松,就在这个时候,墨知和冷长老他们走了进来,见到是冷凝雪在墨知的洞府内,不由得有些诧异。

    冷长老和冷秋蝉对视了一眼,目露喜色心想这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啊!

    墨知看到冷凝雪在,先是左右找了找梁晶晶,发现没有人在最后看向冷凝雪,眼神中带有疑问。

    看着三人异样的目光,冷凝雪连忙起身,道了一声:“我先回去了!”

    然后就丢在在场的三人走了,进了自己的洞府之后,把门关起来,背靠在门上,闭着眼睛双手捂着胸口,刚才那场面让自己感觉有些喘过气来。

    或者说,每次对面墨知的时候,她都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冷凝雪有的时候会想,是他为了自己站上二郎过吗?还是他以自己性命做担保让铁长老去救自己呢?

    冷凝雪自己也说不清楚,可每当这个时候,她又会想起另一个人,又会拿出资源袋中的那双略大的靴子,然后陷入痛苦的纠结中。

    却说柳二娘见到墨知来了,显得非常的激动,挣扎着要起身,却被墨知阻止,说道:“柳姨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然后柳二娘把自己的所有经历都说了一遍,最后从资源袋子中拿出一枚印章:,铜质金身上有雄狮雕刻精美,印章:的旁边写着:“军府制造”四个字。

    印章:底部是“国卫墨知”四个字。

    这是墨知的王爷印记,墨问天当时将王位传给了墨知,就是希望他能够得到一种保护,不过后来墨知先走一步,所以也就没有来得及领取。

    而柳二娘按照墨知的说法,回去跟墨问天请求之后,墨问天直接就答应了,并且让她把这新颁发的王爷印一起带给墨知。

    携带了王印的柳二娘来到天水城的时候,墨知已经在闭关了,为了不打扰墨知,她便找了个客栈住下了,后来听说风家把墨雪接到了客栈,她就想着先和墨雪见个面。

    不过令柳二娘没想到的是,风家直接将墨雪软禁了起来,而那个不说话的青年更是指示手下将柳儿娘打成重伤,并且让她悄悄给墨知传话,如果墨知不去找风家的话,他们就会因为墨雪私自泄露风家独门武技,而处死墨雪!

    柳二娘自幼被困在墨王府,也没什么经验,听了这话之后,不顾伤病赶到外商学院的门外,日夜坚守希望能够等到墨知出关,将消息告诉墨知。

    听完柳二娘的叙述,墨知低低笑了起来,安慰了一下有些激动的柳二娘,随后便出了洞府。

    门外冷秋蝉和冷长老刚才因为墨知他们谈及墨王府的事情,所以先走了出来!

    墨知看向冷长老说道:“长老那会答应我一个人情,现在可还算数!”

    冷寒冰看着一脸带煞的墨知,知道他是动了真怒了,说道:“自然算数,要去哪,老头子陪你去!”

    其实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墨知能够解开风家的这个局!

    墨知牙齿一咬,冷冷地说道:“风家欺我,我就让他们看看,倒是谁欺负谁,翻云寨怕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