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章:不穿开裆裤的风拂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5本章字数:3228字

    惊呆了的不仅仅是风拂面,还有场下的观众,都看着场上的情景,甚至有一些女修对墨知露出厌恶的情绪,认为墨知有脱别人衣服的癖好,感觉到很恶心,可这种感觉下一刻就消失不见。

    因为墨知一手捏着鼻子,一脸嫌弃的将那肥大的裤子提在手里,打量了两眼后认真地说道:“原来不是开档裤啊!”

    此言一出,台下直接笑成了一片,一方面笑的是墨知刚才的话语,另一方面笑的是风拂面的模样,还真像是没穿裤子的小孩,而且还是一个穿着红裤衩的小孩。

    风萧萧脸色阴沉,原本摇着羽扇的手不由得握紧了一些,因为墨知侮辱风家的弟子,就是在侮辱风家,风家何时被人这般辱过,自己风萧萧何时被人这般戏耍过。

    而风拂面脸都绿了,两手死命地想把上身的衣服向下拽,时不时地又抬起头来看着墨知担心他会偷袭。

    从一开始的时候,老黑看到这个人就向墨知传声问了一个问题,这种小个子的人是不是还穿着开裆裤,然后墨知一回声说肯定是开档的,可老黑说不是开档的,于是两人就打了个赌。

    赌注就是如果墨知赢了就能够当一天翻云寨的大当家,而如果老黑赢了,墨知就要带他去红妆楼玩玩,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墨知的心思就不在和对方的打斗上,而是一直专注地盯着他的裤裆。

    可是由于风拂面的腿实在太短,裤子还特别肥大,即使他迈开腿,墨知也看不到是不是开裆裤,对于答案,墨知心痒难耐,于是决定铤而走险将对方抓住,把裤子脱下来,这样就清楚了。

    这已经不是墨知和老黑第一次打赌了,以前他在幻境中还和老黑打赌,到底那些太监小奴有没有小丁丁的问题,结果也是墨知输了。

    打赌输了让墨知很不舒服,指着那扯着自己衣服的风拂面愤愤然地说道:“你怎么不穿开裆裤?”

    原本就已经遭受羞辱,怒不可遏的风拂面听到这话,简直要气炸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跳脚挥舞着苍狼爪,划出无数风刃,随后光着下身对着墨知冲了过来,口中尖叫道:“此番风某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墨知也很是生气,手中裤子一扔,银月神剑幻化出现,震颤到极致的银色神剑释放出高亢无比的凤鸣。

    “梧凤之鸣!”

    真如天凤独立高大无比的梧桐树顶,俯瞰众生,带着一股睥睨天下之意,一道三丈高的银色丝线被墨知砍出,所过之处碎裂一切风刃冲向了疾驰而来的风拂面。

    风拂面虽然身形矮小,可比毕竟已经四十几岁,见那剑光来势汹汹,立刻交错两个苍狼爪护在胸前。

    “碰!”

    巨大的剑气将他轰退了三步,刚一站稳身形便见到墨知到了身前,挥剑便要砍下口中还骂着:“叫你不穿开裆裤!”

    听到这话,原本准备暂避锋芒的风拂面怒气更盛,狼爪翻手向上,迎上了那落下的神剑,同时短短粗的另一只手横扫而出,对准了墨知的大腿。

    “叮!叮!叮!”

    墨知可不是只落了一剑,他以最快的速度,在一瞬间砍了三下,一下比一下狠,风拂面那原本抓向墨知的左手立刻变了方向,迎上了那不断加重的神剑。

    下盘再无威胁,墨知脚起脚落狠狠踹在了对方的胸口。

    “嘭!”

    风拂面被墨知一脚踹飞出去,可这人空中挥舞了几下手中的利爪,竟然借着反冲之力,稳住了身形,落在了地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风拂面原本厚重的脸,此刻变的有些惨白,他受了很重的伤,可眼中的凶芒大盛,隐隐散发着红光,周身的气息开始浮动,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不待停歇,墨知两步冲到风拂面的身前,神剑散发着朦胧的银光,挥手画出一把扇形剑影,锋之所向正是风拂面那因为短小而不明显的脖颈。

    “嘿嘿,你这小狗倒是真有几分本事!”

    风拂面竟然不躲不闪,上身衣衫骤然爆开,全身只剩一个有些破烂的红裤衩,雄雄飓风从周身爆卷而起,墨知的那神剑竟然忽然一滞,就在这一刹那,风拂面带着一道红色残影,虚空而生,出现在了墨知的身前。

    “刷刷”

    两手的苍狼爪快若闪电,不留痕迹地抓过了墨知的腹部,骤然一惊脚尖点地,猛然后撤,晚了。

    腹部原本还残留的一些衣物被一下子撤碎,墨知甚至能够感受到那冰冷的狼爪撕裂了自己的肚子。

    三道血线飚了出来,随后被暴虐的风刃搅成了雾气。

    目露红光,赤身身子的风拂面全身有无尽的风刃游走,原本滑稽的脸此刻变得狰狞无比,就像是准备食人的饿狼。

    一招得手,他身形不断地绕着墨知游走,以墨知的目力竟然有些捕捉不到对方。

    “哧啦!”

    一阵影子都身旁掠过,墨知转身神剑迎敌,铁爪避开剑锋,风刃搅碎了墨知的衣角,露出一片皮肤。

    时左时右,上下跳跃,趁着墨知防备的空挡就会对着墨知来一击,原本出手之后已经处于优势的墨知,转瞬间再次落入了劣势,成了被人猎杀的对象。

    观众席位上的一些低级修士纷纷眯了眼睛,凝神静气想准确把握上蹿下跳的裸奔男孩,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因为速度真的是太快了,没有一息三百米一差不了多少了,简直是墨知表现出的速度的一倍。

    这种已经完全不属于奠鼎修士的速度给风拂面带了无尽的优势,风萧萧勾起嘴角,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风拂面动用了秘法,以全身气血消耗为代价强行将旋风舞步提升到了大成境界,但是以目前来看确实能够击败墨知。

    “怎么样,墨家的小狗,这回知道风家的厉害了吧,我要把你大卸八块,嘿嘿嘿!”

    身形难以捉摸的风拂面无比得意叫嚣着,声音出现在法台不同的位置,无比的得意,这一站若是赢了,估计自己将成为风家下一任道子。

    原本墨知想着要柿子从软的捏,从最弱的风家弟子杀起,这一天估计也能杀个上百,而且凭借奠鼎中期的修为,墨知估计今天能够杀个上百,这一天也就应该能够过去了,自己的计划应该就能够达成了。

    可是没想到,风萧萧竟然把风家最强的弟子藏在了半路,风晓寒一战,墨知消耗很大,原本以风拂面的修为,墨知要想赢也不难,可现在这厮竟然动用秘法将速度提升到这般,原本灵力所剩不多的墨知这回反而显得捉襟见肘了。

    就在别人都认为墨知武技无计可施的时候,墨知做出了一个让所有都惊讶的动作。

    只见他突然闭上了眼睛,右手握剑灵力不断汇入,银月神剑凤鸣声急速鸣响,震得观众席上的一些修士头痛欲裂,随后墨知的神识感应内出现了一个不断绕着自己奔走的身影,凤鸣声一起,那身影出现了短暂的停滞,随后再次疯狂的奔走。

    “右手边,五丈!”

    墨知猛然睁开眼,沉声喝道,剑随心走,剑起剑落,鸣响声达到了极致,一道轮月弧自上而下,像是弹线一般切开墨知的右手一路。

    原本还在得意无比的风拂面,身旁突然出现一道银光,惊惧不已,刚要出手拦劫,已经晚了,那银光真的像是一缕月华,无声地穿过了那缠绕着风刃的苍狼爪,随后是风拂面体表不断旋转的护体风刃,沿着右臂竖切而过。

    “啊!”

    一声惨叫随着一个断裂的孩儿手臂飞出,流下滴滴鲜红的血液,随后便看到一个孩童跌在法台上,左手捂着断臂处,不断地打着滚,光溜溜的身上沾染了大片鲜红的血液,和那残破的红色裤衩交相呼应,就像是盛开的红色牡丹,可惜看起来却不是美丽,而是触目惊心。

    “道……道……意……之……力!”

    就在别人还震惊的无言以对的时候,风萧萧猛然起身,从没说过话的他竟然长大了嘴巴用尽了平生最大的努力,将四个字铿锵有力的报了出来。

    说完了之后,风萧萧额头上已经隐隐出现了汗珠,不知是因为说话艰难,还是因为内心的确实太震惊,才会如此。

    原本还注视着台上的观众,这个时候全都盯着风萧萧,希望他能够给进一步的解释,可是风萧萧显然没有再解释的打算,而是挥手写下了两个字:“认输!”

    旁边的黑衣仆人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道子,想要劝说两句,可是风萧萧根本就没给他再说的机会,而是挥挥手示意他照做。

    墨知回过头来露出一口白牙,盯着那站起来的风萧萧,嬉皮笑脸地说道:“死结巴,现在知道怕了啊,我还没杀够呢!”

    再次被骂了结巴,风萧萧强忍了怒气,皱着眉头,挥手写道:“比斗证明之说,本就是无稽之谈,你若愿意,可做我风家道子!”

    金光灿灿的金字飘在空中久久不散,人们震惊的情绪还停留在脸上,丢失了一只手臂的风拂面豆大的眼睛简直不敢相信的望着空中的字迹,滚滚的热泪流了下来,就像是失去了最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

    “我……我认输!”

    无人的法台上想起了稚嫩的童声,充满了失意和落寞,随后挣扎着从一滩血水中爬出来,他突然觉自己真的没有多少价值,即使自己为家族拼出了性命也一样没有多少价值,随后悄无声息地跨出了那虚化出的门。

    看到他的身影,墨知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