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6章:屠戮元婴如屠狗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5本章字数:3308字

    天水城的谢兰客栈的住户,听到那声结结巴巴,却又杀意弥漫的怒喊之后,全都惊呆了,虽然心生疑惑,却没有人敢越足一步,因为他们都知道上面是风家的住所,有着十几位元婴强者把守。

    十几位元婴强者,就是去消灭外商学院都绰绰有余了,确切地说风家当时来的时候,有想过要灭掉天水城外商学院的可能,所以他们从黑土大陆的卫城时候,只留下一位蓝道真人带队,其余的强者都来了。

    倘若风家真的灭掉了天水城的外商学院,千道盟肯定是支持,中军学府不会说话,灭掉了外商学院之后把责任推给刺客联盟,一般都是这干的。

    到时候,就是商盟来人查了,风家也会一口咬定的否认,再加上中军学府的不证明,如果商盟不想开战的话,他们就无可奈何,只能咽下这个苦果。

    可现在全都毁了!全都毁了!

    风萧萧整个人杀意弥散,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血色,衣袍鼓荡,把那闻声赶来的黑衣仆人吓了一跳。

    他讪讪地捡起被丢在地上的信纸,认真地看了看,上面极其丑陋地写着一些字:“风家的那个蠢货,对!就是那个死结巴,你们家那些孙子的狗头就是我斩的,现在知道我厉害了吧,嘿嘿,这还是只是开始,你们风家惹到我了,不想倒霉的话,就抓紧滚,否则我有的是手段灭了你们,哦!说了这么久还没告诉你我是谁呢,没错,就是风家的爷爷——除去那个死结巴!”

    洋洋洒洒,歪七扭八的百来十个字,竟然占了整张纸,在最后“结巴”两个字后面还画了一个猪头,看着就像刚学会写字的孩子胡乱涂鸦一般,明眼人一看便知道是谁写的,却又没有真正的名字,根本不能当作证据,不然墨知可就真成了风家的爷爷。

    黑衣仆人拿着信纸,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风萧萧闭上了眼睛,默念养气心诀,平息了一身暴走凌乱的气息之后,缓缓地睁开了眼,挥手将那信纸搅成了粉末,然后踱步到了窗户边上,他要思考。

    族人惨死、墨雪失踪、以及墨知那封信击散了他的心神,差点陷入了疯狂,好在有雨神给自己梳理过神魂,开启了灵智,不然这位未尝一败的天骄结果如何,可就不好说了。

    冷静下来的风萧萧思考了很久,首先从这些惨死的族人开始,能够不被楼下的人发觉杀掉十几位元婴,这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了得,就算是真人出手也很难,更何况这些族人中还有一些比自己弱不了多少的族人。

    外商学院肯定做不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唯一的真人一直都在千机楼,剩下的冷秋蝉虽然很厉害,但是也做不到这一点,最奇怪的是那些死去的族人,竟然全都被人斩了头颅,没有丝毫反抗的征兆。

    会是谁呢?

    搅尽枯肠,思前想后,风萧萧也想不到一个能够转瞬间灭杀十几位元婴,而且还不给别人发现的人物来。

    “他们被人下毒了!”

    就在风萧萧苦思敏想的时候,一直在检查族人尸体的风居然来到了风萧萧的身边,脸色阴沉难看,看着一言不发的风萧萧说道:“中了奇毒之后,所有人被硬生生斩掉头颅,元婴都没逃出来。”

    听到这话,风萧萧一掌轰碎了那金边的窗沿,木屑纷飞飘散,哗啦啦的落下,吓得下层的客人赶紧逃出了谢兰客栈。

    就在风萧萧等人回到了谢兰客栈思绪万千的时候,黑市的红妆楼后院内却热闹非凡,墨雪溺在冷寒冰的身旁,嘟着脸撒娇道:“冷爷爷,你怎么也不早点救我,前段时间还能给我传声唠嗑,后来你没了音讯之后,我还以为你准备不救我了呢!”

    墨雪已经被救出了好久,化灵散的解药已经被她服下,洗漱一番,又在两个姑娘的帮助下找了一身男装,本来还在这里喝酒,后来冷长老就直接把冷长老也拉了过来,冷寒冰本来就是好杯中之物,自然一百个乐意,笑呵呵地喝着酒。

    这两人倒还好,神态自若,怡人自得,享受着美酒美食,时不时地好唠唠嗑,可有一个胖乎乎的人坐在对面,额头上虚汗直冒,显得坐立不安,尴尬地陪着笑脸,眼神都不敢看冷长老一眼。

    这人正是天水城谢兰客栈的老板,老板姓董,修为破丹后期,年岁三百有余,他本来接到那封信之后,便按照信上的指示,悄无声息,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墨雪救了出来,原本还想着将墨雪带到了黑市之后便可以领取自己的奖励,从此再也不想和刺客联盟有任何的牵扯。

    事与愿违,他没想到,当他将墨雪安然无恙地带到黑市之后,那位可怕的殿主竟然将他留了下来,说是要请他吃饭。

    这顿饭当真是如鲠在喉,难以下咽,好不容易举起杯箸想要吃一些的时候,冷长老又来了,这让本就已经坐立难安的掌柜的,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他时不时地偷偷看上冷长老一眼,可冷长老不是眯着眼喝酒,就是和墨雪说说笑笑,完全不看他一眼,这让他更加心里没底,如果被判处勾结刺客联盟,那他最轻也要被废去修为,逐出商盟。

    董掌柜心里悬乎,冷长老也是满心的疑惑,他接到花娘的话语,说墨雪已经被人救到了黑市,并且有人要他先来喝喝酒,等会把墨雪带走。

    原本还将信将疑的冷长老,看到花娘身边的濑三之后,疑虑打消了大半,毕竟他也看的出来,这濑三肯定是花娘的孩子。

    可是当他到了黑市之后,那个神秘兮兮的殿主,竟然说还要等一个人才行,这让他有些诧异了,黑市帮忙救人,难道墨雪在黑市有亲戚,甚至他还想着是不是紫家出力,请动了刺客联盟帮忙。

    至于对面的那个董掌柜,冷长老看了两眼就明白了,应该是被刺客联盟引诱,帮忙把人救出来了,可是现在人被扣在了这里。

    屋内三个人,都怀着心思,墨雪先是诧异自己竟然被董掌柜救了,可被送到了黑市之后,他本以为是被董掌柜给卖了,后来发现这董掌柜似乎比自己还要紧张,也就略略了宽了心。

    再后来见到冷长老的到来,心中的云雾完全消散,不管是谁要打自己的主意,都得先过这个真人才行,如果对方都能够打赢了冷长老了,自己担心也没用。

    就在三人心中疑惑难解,或紧张,或释然,或故作洒脱的时候,门外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

    花娘带着三个出现在了屋外,濑三第一个冲了进来,见到墨雪安然无恙,大喜过望地跑了过去,喜滋滋地喊道:“雪师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墨雪其实内心欢喜,面上却故作轻松,抬着眼眉看着濑三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哪天谁要是欺负你,我还能帮你打一架!”

    说话的时候,拿着手中的筷子在空中乱点,好像那空中就有欺负濑三的人一样,惹到濑三一阵尴尬,毕竟自己被人欺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墨雪可没有理会他的尴尬,而是噌地窜了起来,还带着点虚青的眼睛,就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看了看门外含羞而笑的花娘。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墨雪一脸的懊恼,狠狠地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把抓住准备逃走的濑三,仔细瞧了瞧,无比确定地说道:“难怪你小子长这么好看,原来有这么好看的娘亲啊!”

    这话把濑三说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接,看了看身后的娘亲,心中对墨知又是深深地感激了一下,如果不是墨知,估计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娘亲是谁。

    反倒是花娘,一脸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说不出的喜欢,同时她还有着一些憧憬,向往着一家三口能够团聚的日子。

    梁晶晶则要礼貌的多,对着一直喝酒的冷长老行了礼,随后对着墨雪说道:“墨雪师姐,恭喜你脱离危险!”

    墨雪很是洒脱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给她耳语了一句,梁晶晶立刻脸红到了耳根,偷偷看了一眼墨知,也退到了一边,因为他们都知道,墨雪还有一位亲人要和他说话。

    所有人都看着站在随后的墨知,因为神魂受损的缘故,此时他的脸有些惨白,鏖战一整天,脸上都是疲惫的神色,头上包裹着一块黑的头巾,刺猬一样的短发不安分地将头巾顶出一个个凸起。

    墨雪已经听冷长老说了墨知所做的一切,一直很少受人恩惠的墨雪见到墨知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嘴巴有些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说想说的又太肉麻,以她的性子根本说不出口。

    她没有说话,墨知却开口了,背着手,神情无比的肃穆,带着一股淡淡的威严,朗声问道:“墨家之女,墨雪,我问你,可愿和风家道子风萧萧解除婚约?”

    此言一出,立刻惊讶了全场,众人先是面面相觑,随后是不解疑惑,因为在他们看来,墨知是墨雪的堂弟,说出这种话不合适,此外解除婚约,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墨家如果单方面解除婚约,那简直就是对风家最大的侮辱,同时也是准备将风家和墨王府完全的对立起来。

    在神界,即使是男方提出解除婚约,那也是要通过对方的同意,否则就是结下仇恨,冷凝雪心有所属,不想嫁给墨知,可冷秋蝉和冷寒冰根本就没有过多地参考她的意见,她的那位叔爷爷,她更是不敢提及,婚姻之事,岂容你一个小辈做主,说到底这还是一个家天下的世界。

    别人不知道墨知为什么这么说,墨雪知道,因为墨知现在是墨王府的王爷,也就是墨王府的当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