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7章:人生如戏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5本章字数:3414字

    场间没有人说话,墨雪心间犹豫不决,如果她回答愿意,墨知以墨王爷的身份提出退婚,势必会和风家彻底的开战,这种战争固然不至于明目张胆,但是暗中墨王府的族人将会受到风家的追杀,正是因为这一点,墨问天才会回复冷秋蝉,让风家带人走,叮嘱只要保护好墨知就好。

    不答应的话,自己又特别讨厌那个不爱说话的家伙,再想到他竟然想要用自己和那两个小孩子要挟墨知,更是对他深恶痛绝,心中游移不定。

    在整个家族的安危和自己的个人幸福之间,墨雪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如果自己选择了退婚,那会不会给已经遭受了一次灾难的墨王府,带来更大的灾难,想到那些前不久才逝去的族人,想到死去的那个胖胖的三爷爷、气息衰败的二爷爷,还有已经丢掉一只手臂的父亲,墨雪坑下了头。

    紫道之家太过强大,她不能这般自私,因为自己一个人的缘故,将整个家族置于危难之中,婚书当年是自己签订的,虽然那时候自己很小,又有被人哄骗的成分,但是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自己承担。

    “回王爷,墨雪理应按照婚约和风家履行婚约!不会退婚!”

    墨雪咬着牙,含着泪将话说完,声音婉若蚊蝇振翅,可在场的人都有修为,听的很真切。

    年长的人都深深地叹了口气,尤其是冷长老,手里的灵酒放了下来,他虽然是真人,却也没有办法,世界有自己的行事法则,如果胆敢违背,将受到这个法则强烈的反噬,修行如此,行事亦是如此。

    花娘心有不忍,她本就是少女心,如何见得了这种被迫的婚姻,所以她把目光投向了墨知,在她想来墨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按常理出牌的人。

    梁晶晶和濑三都有些同情地看着已经认命了的墨雪,虽然愤慨却又无可奈何,梁晶晶几次忍不住想说话,却又咽了回去,虽然二叔很疼自己,但是这种事情估计二叔都解决不了,只有老祖才行,可是自己长这么大也就见过老祖一次,还是远远地看着。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木已成舟,回天无力的时候,墨知却深深地叹了口气,威严不在,有些困扰地搓了搓手,无意地说道:“你不用担心的,我现在是王爷,老祖他们也不会说什么!”

    墨知也是没办法,如果墨雪说要解除婚约,那自己就盖个章:就行了,到时候墨问天要是发起火来,自己就说是墨雪要求的,反正人已经救了,最多他去找墨雪骂一顿,跟自己没关系。

    可现在让墨知失望了,自己这个堂姐平时看着机灵,行事怪邪,一旦涉及到这种事情,竟然变得这么有自我牺牲精神,让墨知自己都有些感动了,不过感动归感动,自己可不会做这种傻不啦叽的事情。

    在他看来,解决的方法多着呢,比如果躲起来不露面、杀掉风萧萧、自己来个假死、或者找一个厉害的男人先嫁了,然后生一堆娃娃,看风家能怎么办!

    听了墨知的话,墨雪只是狠狠地摇了摇头,呜咽着说道:“我不能退婚!”

    见她哭的伤心,墨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道:“我以王爷的身份命令你退婚!”

    墨知说的很轻松,心中还想着这回墨问天要是见了自己又要责怪自己了,碍于身份,自己还不好反驳,而且那老头对自己不错,飞月前辈还要自己照拂一下墨王府,毕竟这里已经是墨家最后的血脉了,他自己虽然说是墨家嫡系,一丁点墨家的血脉都没有,说出来还真是可笑。

    一句命令你退婚,将这件事定了基调,墨雪都傻眼了,这堂弟做事情本来就是胆大包天,可这是要让墨王府和一个紫道之家正面对抗啊!

    除了花娘,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人们都认为墨雪的做法才是最好的,彻底得罪一个紫道之家,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墨知以前的一些举动,或许有些触及到了一些家族的尊严,或者是利益,但是像这种正面大脸,昭告三界的,这是要逆天啊!

    看着众人一脸恐慌的表情,墨知有些无奈地,坐到桌子边上,喝了一点灵酒,幽幽地说道:“你以为你嫁过去就能缓解两家的仇恨,别做梦了,因为我已经和黑市交易买下了风家一群人的人头!”

    “哗啦啦啦!”

    一个白晶晶的灵酒杯子落到了地上,酒水浸湿了红色玉石打磨的地板,酒杯的碎片散落一地,有一些更是借着冲力滑行了好远。

    “什么?”

    第一个发问的是一直沉默寡言的董掌柜,他恐慌不安定望着墨知,心中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事情。

    买下一群人的头颅,那个真人杀起来可不容易,风萧萧的修为深不可测,想要杀他也很难,可是有一群非常容易的存在,想到这个可能,董掌柜觉得自己的屁股湿了,心凉了,真想大哭一场。

    墨知看了看周围那些惊叹的眼神,最后笑眯眯地盯着董掌柜说道:“不错,就是被你下毒的那群人!这会人头应该已经取来了!”

    听到这话之后,还抱有一丝希望的董掌柜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整个人都觉得有些软,坐不住自己的板凳。

    他心里明白,可在场的人还不明白呢!

    墨雪惊慌失措地问道:“堂弟,你买了谁的人头?哪来的钱啊?”

    墨知笑而不答,只是将手中的酒杯放下,说道:“殿主,你在嘛?我买的人头应该都取来了吧,后面还有事情要做呢!”

    果然此言一出,一块黑影从门外移了进来,冷长老眼神一冷,自己竟然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存在,着实诡异难寻。

    华业显露出身形,随后拎出一个黑漆漆的资源袋,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一个个血淋林的人头摆在了地上,所有的人都是闭着眼睛,就像好像睡着了一般。

    见到人头的一刹那,董掌柜噗通跪在了地上,有些肥大的头颅不住地磕着地面,口中喊道:“长老救命啊,我真不知道他们要杀害这群人啊,我只是想要救出这个女学员而已,当真不是要谋害这群人的,与我无关啊!”

    墨雪看着那一个个头颅,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墨知,因为这些人自己都见过,正是风家来的一群人,这些人个个气息强横,有些比外商学院的长老还要强悍不少,竟然被人就这么杀了,而指使的人就是自己的堂弟,心中的震撼已经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了。

    濑三和梁晶晶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是看着董掌柜的惊恐的模样,和墨雪的表情以及冷长老严肃的神色,也隐隐有些感触。

    墨知看着吓得三魂无主,七魄消散,神神叨叨的董掌柜,撇了撇嘴很是不屑,随后笑眯眯地对着一脸肃杀的华业说道:“殿主,你要求我的,我已经答应你了,冷长老也来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华业也不看墨知,而是盯着严肃的冷长老说道:“见过真人,联盟昨日和这人做了一笔交易,他用功法和武技换取联盟助对他的支持,助他度过此次风家的危机,并且让我们救出这个姑娘,我们已经办到了!”

    冷长老有些不明白其中的意思,看着眼前的中年人问道:“既然他答应了给你们功法、武技,你只要和这个小子交易就好了,找老头子我干什么?”

    “当然是有些事情想要和真人商量!”

    华业说道:“功法他昨日已经交给了刺客联盟,武技他也答应了,只要他武道达到一定境界,能够画出来的时候,也会主动交给联盟,在此之前,联盟将不会杀他,且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保护,但是联盟是个做生意的地方,十个替魂,一本武技,十三个元婴强者的头颅,外加得罪一个紫道之家,还有些亏”

    听到这话,墨知笑了起来,十分不屑地说道:“我的武技这么好,功法这么厉害,怎么就亏了,而且这个替魂,我也只用了一个而已,其他的九个可以先还给你!”

    说着,墨知伸出十根手指,灵力运转之后,便看到十根鹅毛管的尾部从里面刺了出来,只有火柴粗细,有九根里面放有血液,一根已经空空荡荡,点滴血液没有,看着就像是钢笔的软管一般。

    众人见了那红呼呼的鹅毛管,都不由得惊叹,尤其是冷长老,终于深深地松了口气,在此之前,无论如何他都难以明白墨知如何能够避开奴契。

    “没用的自然要收回!”

    华业冷哼了一声,目光幽幽,盯着那些被称为替魂的鹅毛管说道:“这种物件,只有刺客联盟有,别处如何能够寻得,不能外流出去!”

    墨知斜了斜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华业,问道:“收回就收回,那非要找冷长老来干嘛?”

    华业没有理会墨知,而是看向了冷寒冰,声音冷漠,带着威胁说道:“我想要为这个孩子争取一个去黑土大陆的名额!”

    说话的时候,华业指向了正在仔细观察魂替的濑三,濑三吓了一跳,连忙向旁边挪了两下,可是华业的手指像是指南针一样,一直指着自己,濑三这回可是确定了,对方原来没有知错,真的实在指着自己啊!

    可濑三也不认知华业,一脸古怪地看着华业说道:“为什么是我啊?我又不认识你!”

    花娘也不知道墨知和华业的计划,但是既然自己的哥哥这么说了,定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看着一脸惶恐不安的濑三解释道:“松儿,不得无礼,这是你舅舅!”

    濑三望了望自己的娘亲,又看了那个一脸肃杀,威严不可侵犯的华业,坑下了头嘀咕了一句:“不像啊,舅舅怎么这么老!”

    解释清楚了之后,众人都明白了华业的意图,这是准备给自己的侄子争取一份机缘啊!

    所有人都看着冷长老,似乎在等着他的决断,毕竟这里能够决定一个名额的只有冷长老,原本痛哭流涕地董掌柜此刻也停止了哭泣,只要冷长老同意这事情,他也将在这场交易中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