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章:风家的怒火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1:15本章字数:3247字

    《学风五步》神秘出世,立刻引爆了市场,远远地就能看到那排成长龙的队伍,两个店铺的掌柜的时不时地擦着汗,虽然身体因为画身法的缘故觉得疲惫不堪,但是精神头确十足,这一天的营业额都快赶上一年了,这要是报给了上级,这得受到多大的奖赏。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理所当然地抱着天降的身法傻乐呵,比如那位消失不见的酒楼的掌柜的,还有这位食尚斋的老板娘,甚至那两位掌柜的都心知肚明这件事情中有蹊跷,不然他们也不会大张旗鼓地跑到众人面前卖书。

    不管是哪类高级身法,必然都是一些大的世家豪门的不传之秘,现在居然被当作白菜满大街的送人,或者卖上几个金币,事出反常必有妖,所有人都知道。

    掌柜的固然不惧,因为他们相信没有谁敢明目张胆的情况下当街杀人,因为他们代表了两个联盟啊,不管是谁在动手之前都要顾忌到这一点。

    就在场面队伍前面的人喜不自胜,将要获得身法,后面的人不断抱怨出售太慢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卷来巨大的罡风。

    风从虚空而生,携带了滔天的气势,甚至卷动了一些店铺没有管好的门窗。

    “唰!唰!唰!”

    几个人影落到食尚斋的门前广场,卷起满地尘埃,罡风吹的周围人东倒西歪。

    修为稍高的修士纷纷释放罡气,才能勉强站稳脚跟,一些修为低弱的直接被吹的跌落在地,人仰马翻。

    两家的掌柜见到有人捣乱,放下手中的毛笔,袖袍鼓动,眯着眼睛朗声呵斥道:“什么人在此捣乱,要买身法就排队。”

    话虽这么说,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底气,因为这时候他们已经知道来的人是谁了,一个心惊肉跳的念头从他们的心中流过,嘘眯的眼睛是为了要掩蔽内心的恐慌。

    两人心中同时飘过一个念头——这下麻烦了!

    飓风散去,尘埃落下,场间出现四个人,其中三人杀意凌然,眼神凌厉如刀,还有一个人目光游移不断地寻找着人影。

    夏侯昭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鬼使神差地觉得这件事和墨知脱不了干系,所以他在找墨知,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周围的人群众并没有墨知的影子。

    风萧萧盯着那位穿着千道盟道服的鸿儒店的掌柜,随后目光落在他身前的桌子上,五指一张将那还在桌子上的装线书籍摄了过来,一把抓住,定睛一看,勃然大怒,一把将手中的出册捏个粉碎。

    然后生平第一次不结巴地望着那位鸿儒店的掌柜,吐出一个字:“死”

    一字未说完,身影已经到了那掌柜的身前,以手为刀,狠狠地从哪掌柜的脖子上戮过去。

    “噗嗤!”

    那掌柜的的手都没来的抬起,头颅已经掉了下来,鲜血直接从脖颈中喷涌而出,足足冲了一尺多高才落下。

    速度太快了,人们甚至还看到了两个风萧萧,这种身法进入化境带来的错觉,把这些修为低下的修士吓傻了。

    “杀!”

    一人毙命,风居然周身的气息散开,整个人就像是一个龙卷风一般,已经不能用速度来形容,只觉得那人眨眼间就到了一排修士的身旁,挥手就是一道横线切出,随后便看到几十个排队的人只剩了半截身子。

    黑衣仆人也动手了,手中羽扇幻化而出,哗啦啦扇出一股巨大的龙卷,随后便是搅碎了铺道的青石,瞬间暴涨成了一股风暴,几个躲避不及的人立刻被搅碎了身子,碎肉一飞冲天,待到飓风散尽,天空下起了碎肉之雨。

    “夏侯昭,助我风家!”

    就在黑衣仆人动手的时候,对着身旁的夏侯昭急急吼了一句,风家是真的急了。

    这哪里是什么《学风五步》,分明就是风家最高级的身法——《旋风舞步》,魂级上阶的身法,本来是风家的不传之秘,就算当年风萧萧的父亲将它给了墨雪,他也在墨雪的脑海里留下了禁制,墨雪永远都说不出口。

    可是不知道为何,这身法竟然诡异至极地出现了坊市,而且被人当作了大白菜一样,沿街叫卖,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如果现在条件允许,风萧萧甚至想要屠城,这是有人要断了风家的根基啊!

    风萧萧如何都想不通,是谁在和风家作对,他不是没有想过是墨知,而且从那封信来看,墨知肯定是参与了这件事情,但是凭借墨知一个人根本做不到这种事情,就是加上墨王府也不可能。

    一时间原本还热闹非凡的食尚斋转瞬间成了屠宰场。

    “风家的人是要违反城规法制嘛?”

    有人愤慨怒吼,眼睛血红呼啸着不敢的心声。

    “不知者无罪,我等不知啊!”

    有人茫然呼嚎,跪地求饶。

    “早就听闻风家道子神功无敌,某家来会会你!”

    有不服气者,拂袖而起,想要和风萧萧战上一场,慷慨激昂。

    “我乃是神界苏家弟子,你们风家敢如此,当真要遭受灭族嘛!”

    也有人声音高昂,带着隐隐的威胁,背着手瞪着场间的已经疯狂了的风家的人。

    太惨烈了,修为低弱者片刻间身首异处,修为高深者也难有一合之将,这简直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风居然面色带煞,雄威无敌,大袖飘开,道韵流转,一根根风线弹射而去,真如切割机器一般,所到之处所有任务全都变成两截;风萧萧人形游走,在人群中时隐时现,每一次闪动都是一片人头落地;黑衣仆人羽扇时时扇动,四五条龙卷在身前舞动而去,带着一片哀嚎惨叫;夏侯昭见到木已成舟,轰隆五丈法相放出,金色的大手对着下方一拍,几个还在逃走的人被拍成了肉泥。

    四人虽然在杀人,却也没有大肆出手,如果风居然全力出手,估计除了风萧萧或许还能够自保,两外两个人恐怕都要被斩落当场了。

    那书屋的掌柜,面色惨白已无人色,神神叨叨地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们失算了,完全没有想到对方是风家,看风家的疯狂劲头,这是要杀尽所有持有功法的人啊!

    场间的声音有一开始的杂乱,渐渐变成了单一的求救声,实力的差距让在场的人感到绝望。

    风萧萧目光冷漠如刀,气息森然像是一个刽子手,身形一动向着已经有些癫狂的书屋掌柜掠了过去,手上凝聚着清虚风刃,离着一丈已经切断了书屋了掌柜的发髻。

    就在书店掌柜绝望地闭上眼的时候,一股强悍的冰冷气息从胸前落下。

    “嘭!”

    疯狂的气息爆炸开来,直接将书店老板崩飞了出去,浑身是血跌落在食尚斋的内堂,虽然重伤却也还活着。

    等他又惊又喜的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窈窕的身影站在了自己视线劲头,看清了来人之后,这位年老的书店老板直接哭出声来:“冷院长,救命啊!”

    随后各处的屠杀都停了下来,风居然画出的风线被一块凭空出现的寒冰拦了下来,夏侯昭的身前出现了一个提着铁刀的中年人,那位黑衣人仆人身前出现了一个妖娆的少妇,体态扭动中身形有幻影出现。

    “冷……冷……秋……蝉”

    风萧萧全身气息骤然散开,全身周围有无数的风刃游走,衣袍鼓荡,发带尽碎,黑发在风中狂舞,白色的鸿毛扇出现,骤然握紧,直接动手。

    “吱吱吱吱”

    几声尖锐的呼啸响彻寰宇,几条弧线带着雪白的风刃斩向了冷秋蝉,冷秋蝉周身空间露出一阵冷气,体表却有蓝紫色的火苗浮现,然后那根寒铁打造的寒冰戈也散发着逼人的寒气。

    猛然挥戈,斩出一条带着寒冰的枪痕,随后整个人爆然冲出,速度竟然不比风萧萧慢多少。

    风刃和枪影撞在一起,发出轰鸣真的虚空晃动,随后两个人以常人难以发觉的速速不断碰撞,只觉得原本还平整的青石广场出现了大量的坑洞,随后天空中有两个人影不断的冲击,发出刺耳的爆鸣声。

    风萧萧和冷秋蝉战在同一处的时候,风居然两手风道道纹流转,盯着挡在身前的冷长老,声音冰冷的说道:“冷寒冰,这一切都是你干的?”

    冷长老叹息了一声,有些惋惜的说道:“哎!老头子倒是想要干出这么震撼人心的事情,可惜啊,我没这能力啊!”

    风居然皱着眉头,声音凄厉,明显不信地吼道:“不是你还有谁?”

    “诺!”

    冷长老指了指悠闲地坐在食尚斋顶楼的窗户边上的墨知,说道:“在那呢!”

    风居然猛然抬头,看到向自己笑呵呵挥手的墨知,随后望着冷长老,眼睛血丝密布,怒不可遏地对着冷长老咬牙切齿地吼道:“你当我是三岁孩子啊,这乳臭未干的娃娃有这本事,今日风某就领教一下你的寒冰道!”

    说着,爆燃出手,两双手的上不断流转的像是丝线一般的风道纹理散开,随后几十根密集的风线向前弹去,无声无息,诡异至极。

    冷长老拂袖翻卷,身前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寒冰,晶莹剔透,在灯光照耀下,散发出淡淡的光彩。

    那风线切到了寒冰上,一尺厚的寒冰骤然崩坏,那些细线也消失不见,随后冷长老一个闪动,再次出现已经到了空中百丈高处,一般的人已经看不到了身影。

    那黑衣仆人见到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子,羽扇翻出几条龙卷飞出,搅动一方,可对面那个妩媚妖娆的女子,竟然一下子分出八个人影,八条红绫飞舞竟然将那飞舞的龙卷硬生生搅碎了。